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二話『起始的交響曲』F Part


 攻擊聖杯,
就有如直接破壞地脈一般,不要說地震,光是這個洞窟還能維持不崩塌就已經是奇蹟了。

——————!
明明漂浮在空中—
我卻彷彿聽到那鐵靴重踩起跑的淒厲聲響,
一直採取守勢的Saber,如流星般直直向Berserker的方向衝去。
 
Rider!阻止她!』
我聽到約翰.萊希特的叫聲。
『不好…速度如此真快,只能強行改變天象了。』
天空轉暗,Rider身旁的〝星象盤〞開始加速,
 
『天騎.渾天儀—』
 
渾天儀。
我記得那是Rider生前為了觀測星象所製造的儀器,現在…竟成了他的作騎嗎?
隨著寶具的真名解放,
漫天的星斗彷彿要被拉扯下來似地—以Rider為圓心開始高速旋轉。
將原本靜靜漂浮的隕石,化為流星。
大量的流星雨瞬間砸向Saber
Saber沒有改變路線,只是撇了一眼襲來的流星雨,隨著放出了強光—
 
 
她的身旁冒出了無數的女武神,衝上前去將流星一一斬落,
突然,一群女武神改變了飛行航道,有如在天空中轉彎的白鴿群一般,直直朝Rider衝了過來。
另一個寶具的真名響起。
 
 
Le Premier Consul Franchissant Les Alpes
                       
 
另一個寶具的真名響起。
—是Archer
他的前方出現了一張古老的地圖,舉起右手、Archer往地圖上一指。
『消滅敵軍。』
響起的已經不是火槍、而是轟然的砲擊—
數千門大砲組成軍隊、排成陣列,彷彿在Archer的身後築起了一座要塞。
集中砲火將襲擊Rider的女武神群轟成碎片。

『方才妳對朕的侮辱、現在加倍奉還!!』
砲彈的轟擊猶如巨龍的烈焰、直直朝Saber的本體轟去。
在空中急速迴轉,帶領著女武神群的SaberRider張開的固有結界中高速飛竄。

一個—

兩個—

三個—

身旁的女武神不斷被砲火轟落,被流星擊墜,
Saber的本體在女武神群包圍下,一邊閃避砲火、一邊朝著Berserker前進。

『神武‧天 雲』




『!!』
 刺眼的光線籠罩了Saber的女武神群。
 Lancer的神槍放出耀眼的光芒,向前一刺,將大群的女武神化為灰燼。
 如同被太陽吞噬一般,就是再強的Servant也難以存活—
『…!』
Lancer轉頭看向聖杯的方向。

以那毫釐之差,Saber的本體閃過了Lancer的寶具,衝到了Berserker的身旁。

 Berserker傳來憤怒的嚎叫,
他以大劍彈開了Saber的攻勢,然後—
從背後并出了大量的鮮血。
怎麼可能?
Berserker是不可能受傷的!唯有那未受龍血浸浴的—…!!!
我突然想到了什麼。
Caster的沉默,正印證了我的猜測。
Saber的身後,附著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因那個存在,Saber的每一斬,都能以100%的機率命中Berserker唯一的弱點。

Caster—皮耶爾.西蒙.拉普拉斯所有,能夠自由操控機率的寶具—
 
Démon de Laplace

人稱—拉普拉斯的惡魔。
 

 
下一秒—

Saber的大劍已經貫穿Berserker的心臟—

Saber的大劍從Berserker的胸口擦過,沒有造成致命的傷害—

胸口的傷口直穿心臟,讓心臟整個被攫了出來—

被鎧甲卡住的劍刃,就這樣被折—
折—
折斷—
折—
就這樣從鎧甲的縫隙中抽了出來,準備再一次發動攻勢。

『咳…!連被折斷的可能型都不存在—
…這些神話武器的強度,看來不是信口胡謅的呢。』
SaberBerserker交鋒之後,Caster身後的惡魔,出現了裂痕。
         
就在SaberBerserker纏鬥的瞬間
戰局的變化,就發生在一瞬間。
 
拿著長槍的女武神—
奏起淒厲的金屬音,粉碎了Rider的星象盤。
讓周圍的星空變回原本的岩壁。
 
拿著大盾的女武神—
騎著戰馬的女武神—
在戰場上飛舞巡迴,阻隔了Archer的砲火。
 
戴著戰盔的女武神—
手持長劍的女武神—
帶著假面的女武神—
環繞在Lancer的身旁,以劍刃的牢籠困住了太陽神的巫女。
 
 Ride of the Valkyries
『—女武神的騎行。』
 
輕唱著寶具的真名,Saber將戰場交給了自己的姊妹們,
與之前圍繞身旁的無數女武神相比,她們的人數較少、但是每一個都有與Saber的本體匹敵的強度—
是詠唱寶具真名的關係嗎?
我還在思考時,Saber的下一斬,讓Berserker跪了下來。
縱使是不死身的英雄,在弱點被看破後…仍是無用武之地。
勝負已定。
瞬間壓制所有的Servant,召喚Caster的寶具毀滅不死身的Berserker
在女武神壓倒性的力量前,已經無計可施—。
 

『主人—
請解除與我的契約吧。』

…!?
Caster、他在跟約翰.萊希特說話。
Caster…你在說什—』
『我所知道的宇宙,照著一定的公式運行—
而我所跟隨的〝智者〞明瞭一切的真理…並讓宇宙繼續以它該有的樣子運行下去。』
說到這兒,Caster看了一眼附著在Saber身後的『惡魔』。
『只是…真正的宇宙—
存在著更多我所不明白的渾沌…〝智者〞似乎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Caster身後的惡魔開始崩塌,
約翰.萊希特沉默了數秒,緩緩舉起手來。
『我明白了…謝謝你,Caster。』
 
 『感謝主人讓我經歷這一切…若真有神的存在—



祂一定會給予主人祝福,在這個…不存在智者的宇宙—

Caster說出這句話時,
Berserker第一次以肉身擋住了Saber的劍刃,
Saber身後的『惡魔』,隨著Caster最後的寶具發動一起—化為碎片。
 
—太好了!Caster的犧牲帶來了勝機。

沒有那操控機率的惡魔,Berserker不滅的肉體一定能讓寶具順利發動—
本該如此的。

BerserkerSaber砍中之後,竟然不動了,
他舉起手來,抓住大劍,不讓Saber把劍抽離。
 
『…█▃孟克…』
『放開!這把劍是………這把劍—…』
…!?
聽到Berserker講出了這個名字後,Saber的動作也停頓了下來,
好像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鏘!


鏘!

鏘!

鏘鏘鏘鏘鏘!—

不等Saber把話說完,原本在抵擋英靈的女武神們竟從背後貫穿了Berserker
『!』
▅▆▅▆▃▃▃
被長槍貫穿的Berserker吐出大口鮮血,放開了Saber的長劍。
面具,也臉上掉了下來。
 

 
『…齊格菲…大人…!』
 
 
Saber,說出了Berserker的真名。
這也是在一切的混亂開始之前,Saber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