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29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二話『起始的交響曲』G Part


 —妾身的寶具—            —會永永遠遠地追著妳—

妳再也再也     再也再也 再也再也再也  逃脫不了 妾身的詛咒——

 
Assassin最後的話語,彷彿在耳邊響起。
就如傳說描述的一般,
身為女武神的布倫希爾德,是純潔無暇的神之使者,
但眼前染滿鮮血的齊格菲,卻是唯一能開啟她『罪孽』的鑰匙。
 
『我、以令咒之名命令妳—』
 
這是…芬里爾的聲音!?
這麼說來,剛才一陣混戰的時候,芬里爾到底—
煞地一聲,
突然的狂風吹散了黑霧,
眼前的景象讓我與萊希特夫婦都呆住了。
 
芬里爾…將他慘白的嘴唇,貼向Saber的脖子。
怎麼可能…
該不會!
…顏色變了!
隨著被咬破的咽喉流出的紅色液體,
Saber巨劍開始出現裂痕、片片剝落。
從碎裂的劍中,竟出現了一把與Berserker手中配劍一模一樣的大劍。
巴孟克。
剛才Berserker就是感覺到另一把巴孟克的存在才會失常的嗎…!
 
『緊握著情人的劍,卻又想不起劍的主人是誰,封印妳記憶的神真是太殘酷了…讓我幫你一把—』
隨著芬里爾那帶著詛咒的話語,巴孟克上出現了鮮紅色的盧恩符文。
像是被侵蝕一般—
 
直挺的劍身,化為扭曲的詛咒之刃。
 
銀白的鋒芒,化為深沈的黑夜之闇。
 
『…獻給妳,我亞倫格林家的魔劍—提爾鋒。』
 
 
-------------------------------------------------------------------------------------------
 
『齊格菲先生…終於等到您的Servant了。』
終於等到…
這個死徒,連我持有的聖遺物都調查過了嗎!?
 
               Berserker                   Saber
『利用大英雄齊格菲讓女武神布倫希爾德精神崩潰,才能使她完全折服,這可是計畫中十分重要的環節呢。』
芬里爾用少了一道令咒的右手撫摸著Saber的臉頰。
 
『利用他人的思念毀壞心靈…汝將自己的從者當成什麼了!?』
強烈的閃光從身後爆射而出。
Lancer的語氣沒有太多的感情起伏,但那乍射出光束的神槍,卻隱藏不住她的憤怒。
         
『道具,就和你們一樣。』
芬里爾輕聲回答道。
『所以…就讓我的道具請你們退場吧、Saber。』

!?
『瑪利亞!!躲開—!』
約翰.萊希特的聲音?

發生什麼——————— 咳呃!!

這是…

貫穿我身體的…

黑色…長槍…

 
-------------------------------------------------------------------------------------------
 
『主人!!!』
『芬里爾!你—』
『跟Servant作戰…還不如直接消滅Master,這應該是基本吧?』
 
完全…沒有察覺到…
難道…Saber的攻擊…已經超越了Servant的反應速度了嗎?
 
我…與萊希特夫婦的四周,已經佈滿了針刺般的黑色長槍。
『————!!』
瑪利亞.萊希特抱著被黑色長槍貫穿的約翰.萊希特不斷哭喊,
為了掩護受傷的妻子,約翰.萊希特幾乎被黑槍貫穿了全身,已經回天乏術了。
 
『瑪…利亞……咳!…咳!……』
『約翰!不要再說話了!我們…』
『叫…Lancer…帶著妳………快…走!』
『!?』
 
約翰.萊希特突然舉起手臂,令咒放出了光芒。
 
『…!…原來如此,真不愧是我的主人。』
Rider似乎接收到了約翰.萊希特的訊息,露出了微笑,
然後,仰頭祈禱—
 
日者、眾陽之宗也。
 
諸星萬象,繫之而行。
 
今、陰蝕陽衰,災異數見,願以此身諫日,以正天道—
 
語畢,失去了渾天儀的Rider竟再度張開了固有結界,刺眼的光線立刻照耀四周。
『唔!該死—!』
芬里爾用黑色的斗篷阻擋四散的光線。
對死徒而言、這些光線早已不是致命的要素,但是這令他們焦躁的灼熱,仍然烙印在古老的記憶中。
出現在面前的,不再是漫天星斗,而是火紅的生命之星—太陽
 
『就此…跟諸位道別,接下來就拜託—』
話還沒說完,Rider的氣息已經消失。
失去了Master魔力供應的Rider,以令咒的魔力張開了最後一次的固有結界後,化為片片光點。

『交給朕吧。』
Archer說著,再一次展開了眼前的地圖。
他背後那巨砲與鐵槍的陣列再度展開、連我都感覺得到,這支軍隊正在消耗巨大無比的魔力,就算Archer的職階擁有『單獨行動』,又能支撐多久呢?
但、Archer毫不在意,抽出了腰間的指揮刀朝地圖上的〝某一點〞用力刺下—
 
 
『全軍—開火!!!!!』
 震耳欲聾的砲聲瞬間響起,衝天的硝煙似乎連太陽的光線都要遮蔽。
是想趁著芬里爾虛弱時攻擊他嗎?

不對。

我撐著模糊的視線,往炮擊的方向看去。
隨著第一聲轟響消失的,是以長槍貫穿Berserker的其中一個女武神,她消失後,刺入Berserker軀體的長槍也跟著爆碎,難道—
 
▇▃▅▆▇▃▇▆▆▅▅▃▃▃!!
 
Berserker的吼聲讓我清醒了過來—
我明白了,這是約翰.萊希特給我的…毀掉聖杯的最後機會!


 
『垂死掙扎!!Saber!把他們全宰了!』
芬里爾馬上看出了我們的企圖,Saber黑色的身影以迅雷般的速度衝向Archer
此時—

一道更加強烈的光芒,從太陽飛向Saber



鏘—!!

『!—太陽神—的巫女—
『不只驕傲和尊嚴…汝連言語的能力都失去了嗎?但是—』
Lancer一個旋身,全身爆出更加強烈的光芒。
『我不會讓妳妨礙主人的!』
在太陽的加護下。
Lancer的能力明顯提升到了另一個境界,超越一切職階,足以和掌管英靈的女武神一決勝負的境界。

瑪利亞.萊希特抱著氣若游絲的約翰.萊希特
眼神堅定地看著Lancer的戰鬥。
雖然約翰.萊希特希望Lancer帶著自己的妻子逃脫,但瑪利亞.萊希特似乎不這麼認為。

沒錯,若被芬里爾拿到聖杯。
這個世界,恐怕不會再有安全的地方了。

咳!

咳咳!!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傷口。
緊急發動的治癒魔術讓我被貫穿的內臟一時還能維持機能…但也維持不了多久了。
在這之前,一定要—
         
轟—!!!
 
轟—!!!!!!!!!
 
▇▃▃▅▆▇▃▃▃▆▅▅▃▃▃▃▃▃▃▃▃!!!
 
最後一個女武神,在Archer的炮擊下化為灰燼。
隨著Berserker的嚎叫、紅黑色的血沫從他的傷口飛散。

是嗎…殘餘的魔力甚至已經無法負荷Berserker的再生了

只剩下—
最後一發寶具的魔力。
 


噗喳!!


—!




心臟、被一隻蒼白的爪子攫了出來。




 
『跟Servant作戰…還不如直接消滅Master,我剛才應該說過了,對吧?』
 
芬…里爾…

 
哈…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什麼好笑的!!』
 
『消滅…Master…那也要………我……是Master才…行……對吧?』

 
吸血雜碎。
你現在的表情,怕是想忘也忘不掉吧。

 
女武神計畫。
原本就是以雙生人造人為基礎訂立的。


 
是啊…


 
從一開始…


                                                        小聖杯
BerserkerMaster…就是拿著大劍殺害自己姊妹的……『她』。
 
寶具釋放後。
『她』會因為魔力枯竭,失去性命,Berserker…也會消失。

但是…這樣就夠了。


 黃昏般的光線,
 灼燒了眼前的景色。



                 
幻想的大劍,帶著萬能的願望機,



消失在虛空之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