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29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二話『起始的交響曲』H Part

 天照的威光閃耀在七支刀的鋒刃上
—並非毀滅,而是淨化的光芒。
 
染色的黑翼,正要恢復純潔之際—
神、卻不願賜予那僅是數秒的奇蹟。
 
無數細碎的光點向四方奔流、潰散的聖杯,正將一切回歸原點。
 
 
『約翰…對不起…』
『…沒問題的、安德列和茱荻絲……是我們孩子啊—』
 
緊緊地抱著丈夫—
輕輕地擁著妻子—
萊希特夫婦的身影,被光芒吞噬。
 
絕望的裂痕—出現在七支刀的鋒芒中。
失去了奇蹟構築的太陽,
失去了支撐自己的御主,
失去了一切庇佑的巫女,只能看著大家託付給自己的祈願化為細碎的光點。
 
羽翼、又再度化為黑色。
血淚、又再度奪眶而出。
 
『…齊…格菲…大人……齊格菲…大…人…』
 

 
天照的巫女抱住了黑染的女武神,
名為卑彌乎的少女現在唯一能作到的、
只有在消逝前,給哀傷的布倫希爾德最後的溫—
 

 

 

無數的雪片,飛落在我身上。



地下大空洞崩塌的瞬間,
我被寶具爆發的衝擊彈到地面—
這會是Berserker的為我做的嗎…?


 

         



我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正一點一點的流逝。
失去了心臟,
只能以剩餘的魔力維持著身體機能而已。



但…
能這樣安靜地迎接終結,
對我來說,已經是無比奢侈的幸福。



 

 
火山中竄出的烈焰,圍繞著聖杯的光芒。
與漫天的大雪一起在空中飛舞…
 


宛若夕照…
 


宛若晨曦…


 
我用最後的力氣,拿出懷中的照片。
哈哈…都皺掉了…
這下…克勞蒂雅…一定會生氣吧?
因為…這是女兒們…唯一一張的照片嘛…




 
…好想再多看你們幾眼。





 
陪妳們一起在森林中散步…





 
陪妳們一起長大…





 
就算無法成為魔術師也沒關係…妳們還是我最親愛的…



 

 


芙蕾雅—
 

索妮雅—……
         
-------------------------------------------------------------------------------------------
 
「—妮雅。
—索妮雅.馮.愛因茲貝倫。」
「啊…是。」
站在船首的索妮雅回過神來。
呼喚她的,是這艘船的主人,
時鐘塔的現任主席代理—露維雅婕莉塔.艾帝魯菲爾特。
 


「就快到了,冰島。」
露維雅指著前方,
「感謝您願意出借船隻…」
「噴射機的話會更快,但現在應該沒有東西可以在空中飛了吧?」
     
巨浪翻騰。
         
電閃雷鳴。
         
從今天早上開始…正確來說,是從芬里爾帶走芙蕾雅的數小時後—
冰島上的火山就像開了閘的猛獸一般,開始大量噴發。
僅僅34小時的光景,整個冰島…以至於歐洲的天空,都已經被火山灰掩蓋。
         
異常、且毀滅性的地質活動。
讓歐洲的政府組織亂了手腳,只有一些古老結社瞭解這場災難的起因。

時鐘塔。
         
聖堂教會。
         
亞特拉斯學院。
         
徬徨海。

在他們的安排下,冰島已經撤離成一個空無一人的死寂大陸。
         
「聖堂教會的代行者…愛因茲貝倫的人造人…東方大陸的薩滿…甚至連Servant都在我艾帝魯菲爾特家的船上…。」
露維雅有點得意地笑了出來。
「就這樣原原本本地告訴她的話…Miss.遠坂一定不會相信的…呵呵呵。」

她在說的是遠坂家現任當主,遠坂凜小姐吧?
在如此危險的關頭,想到的竟是與摯友間的競爭…這位大小姐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啊…
索妮雅如此想著,卻沒打算要再深入詢問。
         
12月,是冰島近乎永夜的季節。

一天只有數小時的白晝…但如今的天空,早已分不清白晝與黑夜。      
在那帶著閃電的黑色雲霧彼端,已是黑暗的夜空。
 


 
持續抵抗著命運的少女,

正準備踏上自己最後的旅程。
 
-------------------------------------------------------------------------------------------
 
隆隆的地鳴四處響起,
芬里爾悠然地站在工房中央,觀賞著一切。
 
此處,是一切的起源。
大聖杯、正貪婪地吞噬著四周的魔力。
從帶有魔力的死徒肉塊,
一直到覆蓋整個冰島的地脈能量。
 
14年前被毀的那一刻起,一直暴食到現在—
 
「又一次的聖杯戰爭,讓祢更加完美啦……我的…聖杯…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