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298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三話『冰封之島』A Part

 18世紀末。
避開了魔術協會的監視,
鍊金術名門愛因茲貝倫家族特意前往那偏遠的東方島國,一個名為冬木的荒僻之地。
傾注全族之力,他們在那裡召喚出了史上最大的奇蹟—
 
不用說愛因茲貝倫,只要稍有名氣的魔術世族比起來,亞倫格林家都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家族。



是助手,

是搬運工,
是魔力的提供者,
更是一介無名之輩。
也因為如此,我才能以隨從的身份在一旁看著—
看著屬於我…芬里爾.N.亞倫格林的命運降臨。
 
無暇的魔力結晶。
         
萬能的願望機。
         
 聖杯。
--------------------------------------------------------------------------------------------
 
『真有那種東西的話,時鐘塔怎會不聞不問?』
妄加臆測。

『你別說廢話了,快下台吧。』
妄自尊大。

『那種東西就魔術的領域有可能開發出來嗎?我看你給愛因茲貝倫的人造人當個挑夫,連腦子都被燒壞了。』
先入為主。

沒有親眼見證過奇蹟的蠢人,只會覺得我是異端。
--------------------------------------------------------------------------------------------
 
第一次的奇蹟,在醜陋的爭奪中告終。
為了使地脈恢復,他們等待了六十年的歲月。

帝國瓦解。
工業革命。
人類的世界不斷地突飛猛進,
魔術的存在則漸漸被人們遺忘。

這樣混沌的時代中,他們再度聚集在冬木,準備再次召喚聖杯。
 
小心翼翼的艾因茲貝倫家族,當然不可能再找同樣的人作為助手。
應該說…他們連我是不是活著都不知道。
對他們來說,我只是一個隸屬於徬徨海的搬運工。
 
但我仍然拖著衰老的身軀,來到了冬木,
我想親眼看到,這奇蹟的降臨。
 
第二次的奇蹟,仍以失敗告終。
我看著滿是皺紋的雙手,心中明白,自己已經不可能再等待下一個六十年了。
--------------------------------------------------------------------------------------------
 
我想將追求聖杯的熱情傳承下去—
…不可能、不可能有人理解我的理想。
 
我想留下研究聖杯的種種,這會是一門偉大的學說—
…不可能,這些人視我為異端。
 
除非,我自己…能夠繼續研究下去。

沒錯…就算要我出賣靈魂…

也要繼續—
--------------------------------------------------------------------------------------------
 
六十年…

又一個六十年。


19世紀、20世紀—

第三次、第四次—

我放棄人類的身份,自願活在暗夜之中,換來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我終於明白,那一塊土地的價值,早已消耗殆盡。
         

若我想再一次見證200年前的奇蹟,只能自己尋找。
只要能找到屬於我的聖杯…
這不斷妨礙我的世界—
便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現在。
順著地脈不斷擴散而出的巨大聖杯,將會吸乾這個星球。

時機成熟的那一刻—

那純潔無瑕的魔力結晶,將會再一次出現在我眼前。
--------------------------------------------------------------------------------------------
 
「很美吧?」
芬里爾詢問著芙蕾雅,芙蕾雅沒有回答他。
而芬里爾也不期望芙蕾雅會回答,被自己的『牙』操控的人偶,是不可能會回答的。

結合大陸魔術系統『屍毒』的概念、將心靈操控的詛咒魔術透過噬咬注入目標的體內,只要咒血流竄全身,便永遠是自己的人偶。

這是芬里爾成為死徒之後才開發出來、他自豪的死徒專用魔術『誓約之牙』。
唯一的缺點,便是咒毒的量取決於自身的魔力,
一個人造人,一個英靈,早已超過芬里爾的魔力極限。
為此,芬里爾十分感謝令咒的存在。

         
「芙蕾雅…我的好女兒啊,妳看到了嗎?妳將我需要的一切…都吸引到這裡來了呢。」
芬里爾身後的監看魔術,形成了一面面半透明的屏幕。

         
映照著停靠在港口的魔術協會船隻。

         
映照著索妮雅與Saber朝這裡前來的身影。

         
映照著在這火山上方、兩道交錯的黑色閃光—

--------------------------------------------------------------------------------------------
         
一邊閃躲著火山噴發出的碎石,一邊跳躍在碎裂的大地上。
索妮雅與Saber騎乘著女武神之書—Rossweisse構築的銀色駿馬,往大聖杯的所在地—拉基火山奔馳。

「小心!!」
Saber拉緊韁繩,閃過了一道黑色的斬擊。
一道又一道的黑色斬擊不斷朝殘破的大地砍去,不論是冰河還是巨岩,都被切成片片的碎塊。
 
“黑色英靈”。
 
“女武神”。
 
“在羅馬的街道上與Archer一起對抗的敵人”。

她的斬擊確實有如此威力,但將大地化為碎岩的,卻不是那黑色的大劍。
         
索妮雅倒抽了一口冷氣。
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們眼前。
但眼前的『她』—卻已不再是自己熟悉的那個Servant

         
黑色的聖旗扭曲成不祥的圓弧、如同死神的鐮刀,渴求著鮮血。

黑色的戰甲閃耀著妖異的紫光、如同冥府的燈火,覬覦著亡魂。

         
Saber…英格蘭的黑太子。」
她說話了。
一邊與黑色英靈對峙,一邊以那蒼藍色的瞳孔瞪著Saber

「別急。」



「收拾了她、下一個就是你。」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