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28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三話『冰封之島』B Part


「艾帝魯菲爾特小姐。」
「…!」
 
露維雅回頭一看,呼喚自己的是聖堂教會的代行者,同時身為監督者茱荻絲。
他攙扶著帖沐兒過來,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咳……大地…在悲鳴。」

虛弱的帖沐兒一面說著,一面指往冰島內陸的某個方向。
「…那個方向是拉基火山!難道…」
「沒錯…那裡是地脈的集束點,也就是大聖杯的所在地。只要能在那裡截斷地脈,就能平息這一切了。」
帖沐兒對地脈精確的掌握度,讓露維雅大為讚嘆,但茱荻絲隨後講出這句話,更是讓露維雅瞪大了雙眼。
「…妳身為監督者,聖堂教會不會有意見嗎?」
「早在芬里爾出現時…不、打從一開始,這場聖杯戰爭就已經失控了,現在再拘泥於聖堂教會的規矩的話,只會讓世界毀滅而已!」

轟—!!

拉基火山的方向傳來噴發的聲音,大地再度開始震動。
一道黑色的光芒直衝天際—
--------------------------------------------------------------------------------------------
 
「……」
女武神打散了一波又一波的攻擊,
衝擊如同隕石一般四散崩落,將周圍化為一片焦土。


留著血淚的她,仍然面無表情,冷冷地看著敵人,倒是提爾鋒劍身上血紅色的符紋不斷閃爍,像是遇到千年一遇的敵手般興奮不已。
—詛咒的魔劍提爾鋒、已經好久沒有遇到跟自己一樣,充滿了黑暗混沌的敵手。

鏗鏘!

鋼靴一踏,女武神身旁的地面翻騰起沖天的沙塵,她的身影帶著魔劍詛咒的血紅光芒,化作一道黑色的虛無、瞬間衝到『敵人』面前。

斬擊—
詛咒的斬擊。
本該讓一切屍骨無存的斬擊,竟像砍向雲霧般毫無手感。

擋住魔劍的,是帶著紫光的焦黑旗幟,圍繞在主人身邊,為主人化解帶有惡意的攻擊。
「那麼…該我了?」
Lancer說出這句話的霎那、原本如黑蛇般飄揚在身邊的聖旗鏗地一聲,將魔劍震開—
焦黑扭曲的旗身燃起紫黑色的火焰,化為宛如鐮刀般的形狀。
      
「…」
女武神仍然面無表情,她手上的魔劍卻像是在狂笑般爆出更加刺眼的血光與瘴氣—

「—去死吧、異教徒。」
黑鐮對準了女武神的咽喉揮下的一擊—

鏘!!
竟被地面竄出的長槍硬生生地截擊、中斷。

「!?」
Lancer驚訝地向後一躍。
這才注意到—
四周碎裂的火山岩,已被潮濕陰冷的土壤取代。
鐵鏽、鮮血、故鄉的泥土,混雜的氣味灌入Lancer的鼻腔、讓她一陣不悅。
這是她曾經看過的景象,在阿爾卑斯山,黑鎧騎士與惡鬼的最後一戰中,Saber的寶具所重現的古戰場—普瓦捷。

就在Lancer轉頭的同時,女武神也默默地把視線轉向同一個方向。
Saber佇立在戰場中央,鎧甲上閃爍著青藍色的光芒。
靜靜地看著原本死鬥中的兩個英靈。
 
「你的Master呢?」
將黑鐮架到肩上,Lancer瞪了Saber一眼。
「沒必要回答妳的問題。」
 

〝芙蕾雅與Lancer…仍然有所連結、再這樣消耗大量魔力的話、芙蕾雅會有生命危險。
 

〝我一定會找到芙蕾雅…在這之前、不能再讓Lancer肆無忌憚地使用寶具。〞

          
Saber不發一語,只是默默地執行著索妮雅隻身潛入拉基火山之前、對自己最後的命令。
 
「哼~不說是嗎…不知道你想幹嘛…但是張開如此令人不悅的固有結界一定—」
轟!———
Lancer瞬間跳到Saber上方、用黑旗重重地砸了下來!
固有結界內的戰場像是要被翻過來一樣,掀起土石的巨流。
「—是想找死了…嗯?」
 
鏘!

下一秒、煙塵中斬來一道紅光,精確地打中了黑旗的槍身,讓Lancer向後飛了數十公尺。
沙塵散去,Saber鎧甲原本青藍的光芒中、混雜了一抹狂暴的赤紅。
 

 
面對兩個破格英靈,Saber握緊了手中的大劍—。
「少廢話、來吧。」

--------------------------------------------------------------------------------------------
 
           在倫敦、與Lancer
  遇—
                      在時鐘塔、與克麗       
                                                     奧一起被教授責罵—
      在羅馬、與茱荻
                     絲的訣別—
                                                 在阿爾卑斯山、與Caster的大戰—
                       在愛因茲貝倫
                  荒廢
                             的城堡
                                         ,與記憶中的母親再會—
                 與姊姊…索妮雅姊姊——
                                                                在羅馬相認—
                                                                                              —分離——
 
 
混亂的片段,如同潮水般,在記憶的大海載浮載沉—

 
然後,像是有一股引力,慢慢地把記憶的碎片聚集。

 
拼湊成一個個的名字。

 
拼湊成一段段的回憶。

 
最後,拼湊成
—芙蕾雅.馮.愛因茲貝倫。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像是被人從深海中硬是拉上海面,一陣強烈的暈眩感襲來。
 
模糊中、一條金色的毒蛇,從自己的頸部竄向眼前的人影手中
 出現在眼前的是自己意想不到的—




























 
「…芙蕾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