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298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三話『冰封之島』C Part

 「…克麗奧!…是克麗奧嗎!?」
 
「…本后說過不准再……算了、能叫出那個名字,代表本后清除得很成功。」
金色毒蛇在Assassin手上蜷曲著,口中的毒牙淌著轟黑色的穢血。
「本后可沒有蠢到讓那個吸血雜碎掌握寶具的全貌…憑著『密窖暗殺者』要抽換那些咒血簡直易如反掌。」
「克麗奧…」
聽到芙蕾雅再次呼喚了那個名字,Assassin一把將芙蕾雅推開。
「妳可以滾了。」
 
小聖杯。

而且是很煩人的小聖杯。

沒錯、這才是對眼前這個人造人少女的正確認知。
只要讓她脫離操控,芬里爾就永遠不可能得到聖杯。

但是…為什麼自己會在剛才她睜開眼睛的一瞬間,說出芙蕾雅的名字?
這個問題的答案、就連Assassin自己也不知道、也不想承認—
 
「—妳沒事…真的太好了…」
「—!」
看著芙蕾雅落下的淚珠,Assassin啞口無言。
眼前的少女,竟然還擔心著自己。
「我還以為…妳被Rider的寶具…!…這樣的話、凱撒先生他一定也—」
「他死了。」
「!…」
「在召喚出本后時…他就已經有所覺悟了,不干妳們的事。」
 

為什麼要跟她說這麼多?
 

為什麼就是想跟她說這麼多?
 

為什麼凱撒大人離我而去的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會是她?
 

明明本后好幾次都想殺了她,為什麼她現在可以為了我們…露出哀傷的表情?
 
—轟!
 
一道銀色閃光從眼前掠過,打斷了Assassin的思緒,在眼前的地面炸開了一個大洞。
「咳!咳!…索妮雅姊姊!?」
「……芙蕾雅、快點離開Assassin!」
站在岩壁上的,是手捧女武神之書的索妮雅。

「索妮雅.馮.愛因茲貝倫…妳該知道就算是戰鬥用的人造人,也不會是英靈的對手吧?」
 看了索妮雅一眼,Assassin靜靜地說道。
「所以呢?」
 聽完了Assassin的話,索妮雅反而往魔導書中灌注了更多的魔力。

「姊姊、快住手!」
「—芙蕾雅!?」
就像是蘭斯大教堂前的重演,芙蕾雅又一次阻擋在Assassin面前。
這一擋,讓Assassin跟索妮雅都呆住了。
「是克麗奧救了我的!」
   


      
「噗…呵呵…哈哈哈哈哈……」



就在索妮雅呆住的同時,Assassin慢慢地…笑了出來。
「克麗奧?」
「真是個…無可救藥的…大傻蛋啊。」
Assassin放下了匕首,看了芙蕾雅一眼。
「本后好像有點明白…Lancer的感覺了。」
Lancer…!…克麗奧、妳知道Lancer她在哪裡嗎?」
「…讓妳那個愛打架姊姊帶妳去找她吧。」
說著,Assassin手中那眼鏡蛇形狀的黃金手環,化為點點的金色光芒散落到地面上,然後、那些光芒…開始緩緩地鑽入地面。
 
隆隆…
 
「本后…還有其他事情要忙。」
 
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隨著光芒消失、地面開始震動了起來,這並非大聖杯造成的鳴動,而像是…有什麼巨大的東西,正在地底鑽動一般。
 
「芙蕾雅,我們走吧…Lancer她需要妳的幫助。」
「…嗯、我知道了。」
扶著芙蕾雅,索妮雅將魔力灌注到腳上,往洞外前進。
慢慢消失在洞穴的另一端。
 
「克麗奧—」
「…!」
 
遠方傳來的喊叫聲,吸引了Assassin的注意力。
 
「不管妳是不是Assassin,克麗奧就是克麗奧、我們一定一定還要再見————」
 


聲音消失了。

被地鳴掩蓋。

也被Assassin自己微微地啜泣聲掩蓋—
 



「什麼叫〝不管妳是不是Assassin〞…這小丫頭…真是蠢到沒救了…呵…」

 
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轟!!!

地面碎裂崩毀,放出了金色的光芒。
一條如同巨龍般的金色眼鏡王蛇,從地面竄出—


 
「本后最心愛的密窖暗殺者啊…」
Assassin的手向前一指。
「毀了聖杯。」

--------------------------------------------------------------------------------------------
         
巨大的金色毒蛇沿著岩壁爬行。
粗大的金色軀體慢慢開始環繞聖杯—
此時,一個低沉的聲音在四周迴響了起來。

 
「真是隻…令人大意不得的賊貓啊…。」     
 


「…還以為是誰呢,這不是吸血雜碎的聲音嗎?」

 
「主人死了以後…還能回頭與朋友和解…開心嗎?」

 
「偷窺…還真是低級的興趣啊。」
Assassin看向岩洞的某一個角落。
「在Assassin面前玩躲貓貓?你認真的嗎?」

         
「不愧是暗殺者…現在妳發現我了…想拿我怎麼樣?」     
 

 
「這樣如何?」
揮手一指,原本在聖杯周圍纏繞的巨大毒蛇立刻抬起頭來,
朝著芬里爾躲藏的角落噬咬而去—
    




     
鏘。




一個十分安靜,卻又十分的淒厲的聲響。
就像是在耳中響起的高頻音波一般—靜靜響起。
下一瞬間。
巨大毒蛇的頭顱,緩緩地與身體分離,爆碎成無數的金色碎片—
「…!」
黑色的鎧甲與大劍沾滿了巨蛇的鮮血—
那流著血淚雙眸,緩緩轉過頭來,看著Assassin

 
「原本她的任務…就是在聖杯戰爭的最後、將足夠的Servant送進大聖杯…既然現在愛因茲貝倫的Saber擋下了敵人—她自然就可以回來了…不是嗎?」

 
「…原來這個黑色的傢伙就是你的Servant嗎?還真是棘手啊…」
女武神散發出的威壓,讓Assassin止不住地顫抖。
七大職階中最為弱小的Assassin與身為破格英靈的Saber對戰,結果可想而知。
即便能夠死裡逃生,寶具賜予她的『單獨行動』最多也只有三天的時間…
 
「—但是…可小看本后了。」



Assassin舉起了匕首。
散落一地的金色碎片,慢慢聚集—
化為蛇鱗,
化為毒牙,
化為一條條毒蛇,
最後、化為一片金色的蛇海。
         



是想為Master報仇?




 
還是想要再見芙蕾雅一面?




 
Assassin已經不想去思考這些問題了。
她只知道、自己從來沒有—
 
 









 
 
像現在一樣開心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