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29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三話『冰封之島』D Part

 
Saber
滿身的傷痕與被斬裂的盔甲,是與兩個規格外英靈死鬥的痕跡。
而天上的裂縫與滿地被扯裂的鐵鍊,正是Saber的固有結界『普瓦捷』被黑劍的女武神衝破的證據—
為此、絕不能再讓另一個『敵人』離開結界。
 
「…我不會讓妳走的!」
 
鏮啷!鏮啷!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身纏鐵鍊的Lancer放出怒嚎。
闇染的聖旗如同一條憤怒的黑蛇,在Lancer身旁亂竄、接觸到黑旗的鐵鍊馬上被腐蝕,進而斷裂,但下一秒、又不斷有新的鐵鍊從戰場的地面竄出,將Lancer纏得更緊。
 
「那是…Lancer!」
「別過去!」
索妮雅一把拉住了準備衝向前的芙蕾雅。
「…姊姊?」
「仔細看!Lancer的身旁…」
順著索妮雅手指的方向看去,芙蕾雅這才注意到—
不只是纏在Lancer身上的鐵鍊,就連她身旁的碎石、甚至泥土,都在腐敗侵蝕,化為黑色的飛屑。

「那是有如固有結界般的侵蝕。」
複寫。
替換。
將世界的一部分遮斷、轉化為近似自己的存在。
「妳被芬里爾擄走之後、Lancer就產生了某種轉化、
讓她…讓英靈貞德.達爾克本身變成了〝拒絕世界一切〞的—」


—…」

突然之間、低沉的嗓音凍結了空氣。
焦黑的聖旗爆射出暗紅色的光芒。
「———你們是這麼叫我的對吧、英格蘭走狗?」
黑色的火焰吞噬了聖旗,再度將旗幟化為巨大扭曲的黑鐮。
「…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何謂———」

彷彿連爆碎的聲響都來不及傳到耳中,
緊緊纏住Lancer的鐵鍊瞬間化為點點鐵屑。
「—!」
Saber意識到危險的瞬間,四座巨大的攻城車殘骸倏地從戰場的濕泥中佇立起來,重重倒在Lancer身上。
但、在飛揚的繡鐵與泥塵中,魔女已經解放了不祥的真名。
 
Heretical Sorrow
悲嘆
 
彷彿將戰場上的怨氣全部凝固、聚集、壓縮—然後一次釋放。
黑色的兇炎化為萬千的巨大黑刃,肆虐狂吼,斬風所經之處、盡皆化為飛屑。
這些黑屑在空中爆縮、降天空侵蝕出一個一個的黑洞,最後—
吞噬了固有結界。
-------------------------------------------------------------------------------------------
 
普瓦捷的灰暗的戰場如同潮水一般退去、無息地消失,
冰島凜冽的冰雪與灼熱的火塵再度掩蓋大地。
 
「!…芙蕾雅。」
在固有結界消滅的一瞬間,Lancer察覺到了芙蕾雅的存在,
她環顧著戰場,這才發現索妮雅已經失去了蹤影—

「…在找什麼東西嗎?」
Saber的出現,正好點燃魔女的怒火。
 
「…芙蕾雅在哪裡?把我的芙蕾雅交出來!」

「想要…就來搶吧,法蘭西的魔女。」

「你找死!!」

-------------------------------------------------------------------------------------------
 
趁著Saber引開了Lancer的注意力。
索妮雅發動了隱蔽身形的魔術,帶著芙蕾雅躲到了岩石的陰暗處。
但在英靈面前,尤其是在尚有聯繫的MasterServant之間,也只是杯水車薪而已。
 
Lancer她…仍然是妳的Servant。」
索妮雅將目光落在芙蕾雅手背上剩下的唯一一道令咒上。
「我希望由妳…親手結束她。」
「不行…」
「妳還不懂嗎?Lancer已經不是原本的她了!」
「我知道的…但是…」
芙蕾雅握住了自己帶有令咒的右手,
舉起了小指頭。
「我跟她…跟Lancer約好了。」
 
「姊姊,請幫助我!我一定會阻止她…阻止Lancer的。」
芙蕾雅說完、微閉雙眼…偷偷看著索妮雅。
從第一次遇到索妮雅姊姊開始—只要提出這種請求,就一定會被痛罵『天真』,而芙蕾雅說出這句話之後…也已經做好覺悟了。

「噗…呵呵。」
「…對不起!…但是我…………咦?」
出乎意料地、索妮雅竟然笑了出來。
「我怎麼好像…早就猜到,妳會這樣跟我說了…。」
「…姊姊。」
擺出了一個點疲倦的微笑。
從第一次遇到芙蕾雅開始—這個妹妹的行動就一直是她沒辦法預測的,與其她的Master成為好友、甚至幫助想要殺死自己的敵人,儘管遍體鱗傷,仍然不改初衷。

以聖杯戰爭的Master來說、是絕對不合格的,但是—

索妮雅覺得、自己好像慢慢想起了與芙蕾雅…與母親生活在愛因茲貝倫的時光。
沒錯…眼前的芙蕾雅…絕對不是那個臭死徒培養出來的虛擬人格。
 
索妮雅輕輕地拿起了女武神之書。
          
「只有一個方法…失敗的話、可是會賠上性命的,妳做好覺悟了嗎?」
「是!」

-------------------------------------------------------------------------------------------
 
黑鐮翻騰起碎石與熔岩。
不論是飛雪還是火焰,在接觸到她的一霎那、便會化為飛灰。
 
對身為魔女的Lancer來說—
這世界的一切、都在排斥著自己。
 
她只能不斷地侵蝕—
不斷地拒絕—
不斷地尋找自己的『歸處』。
 
Lancer。」
「……芙蕾雅!」
突然之間、她追求已久的身影,那只屬於她的身影—
出現在前方、呼喚著她的名字。
 
Saber的大劍仍然阻擋在前方。
但她的眼中、已經容不下其他的存在了。
帶著貪婪的喜悅—
帶著獨占的欣喜—
直直地向前衝去。
芙蕾雅、就在前方。
 
圍繞身旁的黑旗跟著她,
劈斬、突刺、橫掃—
不斷地將可憎的敵人向後逼退。
每將敵人擊退一點。
離芙蕾雅、就更近一點。
已經近在咫尺了。
芙蕾雅的話、一定會接受她的一切。
芙蕾雅的話、一定會擁抱她的一切。
芙蕾雅的話、一定不會拒絕—
 





「我…以令咒之名命令妳—」
「!?」
 





 
忽然響起的話語、讓魔女愣住了。
「……………………………………芙…蕾雅?」
令咒?
令咒?
芙蕾雅她—?


「停下…妳的腳步!不要再抵抗!」
話語一畢、
超乎想像的魔力重壓將魔女層層束縛。
Lancer重重摔到地面上。

在地面上、她看到芙蕾雅朝自己走過來。

在地面上、她聽到Saber落在自己前方的鋼靴碰撞。

在地面上、她聞到泥土、鐵鏽、火焰—

還有被自己侵蝕的世界…
化成的黑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魔女的雙腳重重地踩在地面上,掙扎著將身體抬了起來。

「芙蕾雅…芙蕾雅…芙蕾雅!妳也背叛我了嗎…?就連妳也背叛了我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淒厲的尖嘯中、Lancer身上的黑炎集中地面瞬間爆發,朝著芙蕾雅衝了過去!

鏘!

Saber阻擋在Lancer前方,被往後硬推了數十公尺—幾乎到了芙蕾雅面前。
一陣灼熱襲來,芙蕾雅前方的岩地被魔女的侵蝕化為飛灰,只要再前進一步,就連芙蕾雅也會屍骨無存。

「滾開!!!!!」
Lancer在釋放出的尖嘯、黑炎不再往前推進,轉而化為鐮刀的形狀、寶具的形狀—



「………呃!!!」
魔女的悲嘆掃過、
帶著黑鎧的一隻左手,掉落在遠方的亂石中、
化為黑灰。
Saber!!」
Saber的意識中,響起了主人索妮雅的聲音,隨即、他也回應了主人。
「不要管我!專心支援芙蕾雅!!」
 
Saber這麼一吼,索妮雅才回了神。

現在芙蕾雅與Lancer之間、正處於最剛好—也最危險的距離。

看著眼前的芙蕾雅,索妮雅舉起了手中的魔導書。
女武神之書,原本就是為了支援身為人造人的自己所創造的魔導禮裝。
與自己擁有同為愛因茲貝倫血脈的芙蕾雅,一定沒問題的!
 
「Chapter-Ⅳ—Schwertleite」
 
光芒籠罩了芙蕾雅的身軀。

擁有『馭劍者』之名的女武神,彷彿沁入了魔術迴路,

同調—

同調———

同調————


將芙蕾雅的意識拉進了自己的Servant—英靈、聖女貞德的意識之中。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