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28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三話『冰封之島』E Part


越朝光源接近、那不祥的黑便越發具象。
穿插、糾結—
成為一條一條的黑繩、緊緊纏繞在名為貞德的少女身上。
 
       
Lancer!』
見到眼前的景象、芙蕾雅呼喊了出來,但少女、並沒有任何反應。
『妳等著…我馬上幫妳解開!』
就在芙蕾雅抓住其中一條黑繩時—

〝—魔女!〞

近乎尖嘯的咒罵聲、在芙蕾雅耳邊響起。
『!…嗚…』
顧不得幾乎貫穿耳膜的尖嘯、芙蕾雅忍著痛、用力一扯—

〝魔女!魔女!瀆神———……

聲音、就在芙蕾雅黑繩斷裂的瞬間、嘎然而止。

放開黑繩的芙蕾雅、下意識地看了自己的雙手,
剛才接觸繩子的手掌,浮現了灼傷般的紅黑色血痕。
Servant的意識中感到如此清楚的疼痛,是芙蕾雅從沒聽說過的狀況,但擅長感知的芙蕾雅隨即感覺到自己的意識…
自己的靈魂—正從手上的血痕中緩緩流失。
 
『啊……呃………』
此時,芙蕾雅聽到了微弱的聲響、隨著黑繩的斷裂、似乎讓少女有了回應。
『…!』
不能在這時候退縮。
芙蕾雅心理想著、馬上抓住了另一條黑繩。

〝—聖女、是奧爾良的聖女啊!—…

聲音、一樣在芙蕾雅扯斷黑繩的同時停了下來。
 


〝妳一定沒問題的…跟隨神的旨意吧—…〞
 


〝像妳這樣粗鄙的農家女怎麼能上戰場?快點回家去種田吧———…〞
 


〝是您!是您救了法蘭西啊!啊啊、您一定是神的使者——…〞
 


〝我啊、根本不相信有什麼神的存在,直到我遇見了妳啊,貞德——…〞
 


〝住嘴!住嘴!妳這樣的魔女!就該處以火刑——…〞

 

不單是辱罵、不單是詛咒。
託付、期待、讚許、責備、景仰、嫉妒、傾慕—

這些黑繩、便是少女至今背負著的一切、一切、一切—
然而、就在芙蕾雅將黑繩一根根扯開後…映入眼簾的景象,讓芙蕾雅呆住了。
         
『嗚…嗚……』
沒有流血、沒有掙扎,但—        
一把黝黑的長槍,硬生生地穿刺在被黑繩纏繞的少女胸口。
哀傷的啜泣聲帶著暗紅的淚,從她的雙眼汩汩流出。


芙蕾雅在蘭斯大教堂前、與Lancer那唯一一次的意識同調中—
見過眼前這拒絕一切、憎恨一切的少女。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瞬間、槍柄上出現了無數荊棘般的黑刺、刺入芙蕾雅的身體。
強烈的思念如海嘯般灌進芙蕾雅的意識之中。
 
 
『我可以知道…你真正的名字嗎?』『我剛剛也幫妳挑了一些衣服…妳試穿看看吧?』『不吃早餐的話一整天都會沒精神的!』『一定沒問題的!我們一定、一定會贏得聖杯,然後讓妳實現願望—所以、別再露出那種悲傷的表情了。』『Lancer…妳願意相信我嗎?』『我們一起戰鬥、讓我為妳指引出明路。』『LancerLancer!妳沒事…真的太好…————————————
 
『…Lancer。』
 
『從此之後…妳不再是我的Servant。』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字
 
一句
 
全都是芙蕾雅的話語。
 
-------------------------------------------------------------------------------------------
 
『原來…』
 
芙蕾雅用殘破的雙手,握住了黑槍。
 
『讓妳這麼痛苦的…是……』
 
竄出的黑刺,不斷削去芙蕾雅的靈魂,
意識、離她越來越遠。
但芙蕾雅沒有放開黑槍,反而握得更緊。
 
她給了少女救贖、卻也為她上了枷鎖。

她給了少女溫暖、卻也將她心中最重要的一塊封閉了起來。

 
失去一切的哀傷。
 
遭到背叛的遺憾。
 
痛苦的記憶。
         
負面的情感。
 
乃至於救贖一切的悲願—
 
正因為背負了這一切—『貞德』才得以完整。
 
         
『我會接受全部的妳…』
 黑槍的尖端、放出了光芒。

『然後…將我的心、留給妳。』
瞬間、芙蕾雅的形體消失,化為耀眼的光點—
包覆了少女心中的所有的黑暗。
 
       















         
 
少女睜開了雙眼。
    

     
那是曾在惡夢中,無數次拯救她的曙光。



但這次少女身後的陰影沒有消失、
那曾被驅逐的黑暗,也一起獲得了救贖。

 
-------------------------------------------------------------------------------------------
 
「芙蕾雅!!芙蕾雅!!!芙蕾雅!!!!」
 
乾燥灼熱、卻又寒冷刺骨的空氣、是甦醒的芙蕾雅首先感覺到的。
她想看看是誰在叫自己的名字…卻無法睜開雙眼。
刺痛、無力,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一般,連動一下手指頭都沒有辦法。
「竟然削去自己的魂魄!真是亂來!」
是姊姊的聲音。
索妮雅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然後…芙蕾雅感覺到一股魔力注入自己的體內。
慢慢地,芙蕾雅睜開了雙眼。
 
 
「芙蕾雅…」
Lancer…歡迎回來。」

擁抱著自己的,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女孩。
芙蕾雅看著自己殘破的身體,稍微理解了狀況。
自己與Lancer整個意識連結的過程、在這裡的世界、只過了短短幾秒而已。
她在連結後便失去了意識,身體則因為強大的衝擊而飛了出去,如果不是Lancer,自己應該已經失去性命了…。
這時、芙蕾雅看到了自己的右手。

Lancer…我已經沒有令咒了…這樣……」
「就算這樣妳仍然是我的主人!!」
彷彿永遠不願意放手般,Lancer更加緊抱著芙蕾雅。
她絕不是芬里爾培養出來的虛擬人格。
她是我的主人…芙蕾雅。

 
「竟然連那規格外的魔女都能解決了…妳們果然很厲害啊…愛因茲貝倫。」
 
芬里爾令人不快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儘管索妮雅反射性地舉起了魔導書,Saber斷了一隻手臂卻是不爭的事實。
若芬里爾的女武神選在這時候襲來,將會演變成最糟的事態—
 
「我很想慢慢等待、但我已經等不及想快點看到聖杯了…畢竟…—」
芬里爾帶著訕笑的語氣、停頓了一下。
「英靈、只剩下你們兩個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克麗奧…騙人……克麗奧!!
隨著芙蕾雅的哭喊,黑色女武神的身影出現在空中。

手上的金色頭飾…漸漸化為碎片。

-------------------------------------------------------------------------------------------
         
炎灰與冰嵐之中,一艘小船緩緩停靠在海岸。
兩個人影下了船,登上岸邊的山崖,看著這被黑暗包覆的大地。





「沒想到在世界的另一端、還隱藏著這種巨大的聖杯…」
「生存的Servant為三騎…已經是最終階段了。」
「是嗎…?那我們得快一點才行了。」
青年整了整大衣,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女。
 
傾身一躍、
 
躍入了這場『聖杯戰爭』的最終戰場。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