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28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四五話『千年的思念』B Part

 翻滾了幾圈、起身的Lancer這才察覺到、剛才擋下魔劍傳來的反動讓雙手的虎口滲出了鮮血,而纏身的重壓讓她無法發揮原來的速度。
與眼前的對手多次交手、Lancer早已察覺這股『重壓』的真面目。
一如人類畏懼黑暗。
一如野獸畏懼火焰。
 而身為英靈的Servant、本能且無法反抗地畏懼著引導者-女武神的威光。

「!」

沒有時間讓Lancer思考如何彌補差距。
黑色的女武神迴身扭轉、飛舞的披風讓她化為一道肉眼無法捕捉的黑影。
帶著巨大劍壓的橫劈,朝著Lancer斬來。
鏘!!
淒厲的金屬悲鳴在耳際響起,
雙劍交鋒-
Saber與女武神幾乎同時迴轉身軀,一記縱斬,把魔劍的橫劈給擋了下來。
看了單手持劍的Saber一眼,提爾鋒劍身上的符文爆射出紅光-



瞬間、數十倍的劍壓加諸於黑刃之上,
只剩一隻手臂的
Saber、在女武神的威光壓制下絕不可能抵擋。
然而下一秒、白色的聖旗飄揚在女武神眼前,有如磁極相斥一般,一股無形又巨大的力道將她持劍的雙手連同魔劍一起震開。
「還沒結束呢!」
抓住反擊的時機,Saber的黑鎧放出狂戰士的紅色光芒,抽劍橫劈、黑色的大劍重重地斬向女武神持劍的右手。



沒有砍中的手感,取而代之的、是厚重的金屬悶響。
女武神放開了右手的魔劍、硬是用右肩甲接住了這一斬,噴出的鮮血與鎧甲的碎片遮蔽了Saber的視線,在此同時、她用左手接住了空中的魔劍,直直朝著Saber砍了下來。
「休想!」
銀白的聖旗直接在空中截住了魔劍、隨即迴轉槍身,擊中女武神的左臂,讓魔劍砍了個空。
此時、與Saber的黑鎧一樣、女武神的鎧甲也開始冒出紅色的光芒,〝英靈殿〞已經開始重現Saber的寶具。
 
「退開!」

鏘轟-
察覺危險的SaberLancer以絕佳的默契同時出腳,將狂化中的女武神踹飛了出去。
          
喀喀喀—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魔劍猛力刺進地面,劍身四周的岩層爆散、黑色劍氣混著熔岩噴發而出、就這樣止住身軀、落在熔岩與碎石之間。

『………』
黑色肩甲碎裂,滲出鮮血。
Saber的大劍斬中,右肩、腕甲碎裂,見骨的刀傷清晰可見。
Lancer的聖旗集中,左手腕粉碎性骨折。
『為什麼…』
抬起頭來、女武神滲著血淚的鮮紅雙眸直盯著LancerSaber,然後、緩緩地用雙手將碎裂的肩甲除去。
抹去滿手的鮮血後,她本該殘廢的雙手竟然絲毫未損,連傷口都已消失無蹤。
 
『為什麼…不肯告訴我呢…?』

隨著這句意義不明的話語,提爾鋒上的符文一閃、前所未有的殺氣與重壓瞬間籠罩整個戰場。



「-嗚!」
LancerSaber雙雙跪地,
女武神的威壓,化為之前的十倍、甚至百倍。
「…是劍上的符文…增幅了她的力量。」
儘管以大劍撐住身體,只剩右手的Saber仍無法使出全力、僅以單膝跪地已經是他的最大極限。
「不趕快…起身的話…!」
全身就像被五花大綁一般,Lancer連要舉起聖旗都十分費力,然而、敵人並不打算給他們任何機會。
提爾鋒的鮮紅符文狂笑般地閃爍著,
黑色的女武神舉起魔劍、猛力迴旋—
捲起熔岩、吞噬大地,
漫天火塵中、數十道的紅黑色斬擊交錯成海嘯般的奔流、朝兩人殺來。
          
Chapter—Grimgerde
索妮雅的吟唱響起,
隨著『以甲冑護身者』女武神.葛琳潔德之名-
從女武神之書中,飛出了無數的銀白絲線,構築交織成一面銀白色的巨大盾牌,在斬擊到達的一剎那、擋下了最初的衝擊。

然而、女武神之書只是魔術的奇蹟、終究無法與神代具現的魔劍相提並論,帶著怨念與惡意的黑色巨浪已經讓大盾出現了裂縫。
此時、兩人的正下方出現了一道光芒。
芙蕾雅的魔術、魔力探索的十字光環,正在下方的地面急促地閃著銀光。
「…芙蕾雅。」
「快躲開!」
在倍增的威光壓制下、LancerSaber只能用盡全力向後翻滾,沒有辦法拉開距離,但足以避開即將出現的災厄—

剎!

剎!

剎剎剎剎剎!

數十道黑色長槍從地面竄出、如同荊棘般交錯狂刺,將眼前的大地化為碎塵!索妮雅創造的銀白大盾也應聲爆裂。
 
Chapter-—Waltraute
以『戰場之勇者』女武神.瓦爾特洛德之名、賜予汝勇氣與力量。
Chapter-Schwertleite
以『揮劍者』女武神.史維特萊德之名、讓吾與汝的羈絆更加閃耀。
 
女武神之書在索妮雅的高速吟唱下放出更加強烈的銀色光芒。
不同於令咒的巨大魔力灌入LancerSaber體內,瞬間減輕了威光帶來的重壓、大盾的碎片在空中化為一條條銀色絲線、快速地集結、編成、竟為Saber構築出一條銀白色的左手臂。



「哈!」
擺脫重壓的Saber以銀白的左臂握住大劍迴身縱斬,將一道黑色斬擊抵銷。
芙蕾雅的銀色光環如同翩翩彩蝶、漫舞在提爾鋒的黑色斬擊中、精確地指出下一道道斬擊襲來的方向,讓純白的聖旗與黑色的大劍完全抵禦了魔劍的攻擊。

〝左上〞
突然,一個聲音在Lancer的腦海中響起,
她隨即將聖旗往左上方一揮-
-!
震天的爆音。
聖旗接住的,竟是提爾鋒的劍刃。
不知何時,在狂亂的斬擊中、那黑色的女武神已經親自殺到眼前-
交纏在魔劍刀刃上的聖旗瞬間被詛咒侵蝕、這是前一次交鋒時就已經發生的…但這次、隨著聖旗漸漸染黑,魔劍上的黑竟像被吸走一般、透出了銀白的劍芒—
 
▆▆菲▆

「!」
一個混沌不清的名字在Lancer耳際響起,
隨之而來的-
是愛戀的微風、
是嫉妒的怒火、
是幸福的溫暖、
是悔恨的凜寒、
萬千複雜的思緒與情感彷彿跟著那些被淨化的〝黑〞一起湧入心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向面無表情的黑色的女武神,放出了近幾瘋狂的尖嘯,用力將魔劍從聖旗中抽走,瞬間、那不祥的黑又再度掩蓋了魔劍上露出的些許光芒。

『啊啊啊格▆大人▆▆▆▆▆大人▆▆▆▆▆大人▆▆▆▆▆▆▆▆▆▆▆▆

 聽似清楚的話語又再度變成無意義呻吟的同時、女武神將魔劍用力插進地面。
 
▆▆傳遍九界的冥王▆▆之歌 ( Sorrow of Hel )
 
周圍的岩漿瞬間被染黑、化為像焦油般的詭異物質,而從這些黑色的物質中,爬出了一個又個拿著各種不同武器的〝人形暗影〞。
          
「這些東西果然是妳創造出來的…」
Saber認得這些東西。
在雅典,RiderLancer戰鬥結束、Rider遇襲之前。
索妮雅與Saber曾想趕往戰場阻止芬里爾的偷襲,而在中途絆住他們的,正是這些充滿殺意的黑色暗影。
它們或是喃喃自語、或是與其他黑影大打出手,與其說是召喚了軍隊、不如說是引出了一群躁動不安的怨靈。
「姊姊…它們跟聚集在提爾鋒刀刃上的魔力帶有一樣的氣息。」
「提爾鋒的劍下亡魂嗎…真是令人不快的寶具。」
銀色的光環掠過成群的暗影,發現了它們的真面目。
在此同時,索妮雅向前一站、擋在芙蕾雅前方,銀色絲線在手中構築成銀色的長矛,無數的戰鬥經驗告訴她,敵人呼喚這些怨靈,只為了一個目的。

▆▆
魔劍舉起的的霎那、原本騷動的暗影全部像是被震攝住一般停下了動作…然後、一起看向魔劍所指的方向-芙蕾雅與索妮雅。
鏘!!
Saber斬下一把投擲而來的長槍、
暗影大軍放出詭異的鳴叫,同時衝了過來。
突然、一道耀眼的白光阻止了攻勢,揮舞著聖旗的Lancer一躍落在暗影大軍前方。
 
「…我知道這是無理的要求。」
Lancer回頭看著Saber說道。
「但是…能幫我救她…脫離提爾鋒的詛咒嗎。」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