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一話 『染血的少女』

 
 
 第一話『染血的少女』

 
 -10年後-
-英國-倫敦 -

 
從快速飄移的雲朵中透出銀白色的月光,照耀著大教堂。
大教堂的屋頂上,兩道光影在空中相交,迸出巨大的劍擊聲響



        黑鎧騎士如暴雨般的攻勢,被手持長槍的銀白身影一一化解,兩道身影如同銀彈般在月光下交錯著。
 
         兩道人影落在教堂兩側的尖頂上,兩人同時擺出戰鬥的架式。


 
 

遇見她也是你的命運…,就在這裡作個了結吧!Saber!』
身著長袍的少女全身發出藍色光芒,在空中畫出魔法陣持續送出魔力,支援著黑鎧騎士。


 

Lancer,速戰速決!在波及到一般民眾之前結束這場戰鬥!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任務!


修士裝扮的男子對手持長槍的身影下達指示。
 
手持長槍的身影對男子點了點頭,壓低身形,槍尖爆出金色的光芒。

『哼!…』
黑鎧騎士見狀,舞起長劍,捲起巨大的爆風。
 
兩道人影回應了主人的指示,化為金色與黑色的閃光向對方衝刺而出,槍劍相交,如同炸彈爆發一般,隨著震耳欲聾的爆音,巨大的閃光照亮了倫敦的夜空。
-------------------------------------------------------------------------------------
 
『轟----』
響起轟然巨響的,是倫敦魔術協會本部-時鐘塔的基礎魔術學科教室。
煙霧瀰漫中,灰頭土臉的芙蕾雅急忙打開窗戶,讓煙霧散去。


 


咳咳…!芙蕾雅同學!妳搞什麼鬼阿!』
用不知道哪裡拿出來的扇子揮開煙霧的,是芬蘭的魔術名門─艾帝魯菲爾特家的大小姐奧提莉亞。
 
『各位同學不要吵…。』
基礎學科的講師想穩定狀況的聲音馬上被喧鬧的吵雜聲掩蓋…。
 
『對,對不起!』
『連基本的魔術都會失敗,簡直是丟盡你家族的…』
奧提莉亞說到一半,像是想到了什麼,漸漸露出輕蔑的笑容
『喔~抱歉,我都忘了芙蕾雅同學妳不用負擔什麼『家族名譽』呢,真是輕鬆啊。』
 
我…』
        自幼被收養的芙蕾雅,被出身於魔術世家的同學們瞧不起,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妳別太過分了!
幫芙蕾雅說話的瘦小身影,是來自埃及的留學生,也是芙蕾雅的好友克麗奧。
 
『姑且不論實習…艾帝魯菲爾特家的血統好像沒有在筆試部分幫到妳啊?不知道妳那個捲捲頭的”王冠魔術師”堂姐,知不知道妳上次筆試的成績呢?』
克麗奧看了芙蕾雅一眼,偷偷的笑著。
 
        內向的芙蕾雅,對同學的嘲笑唯一的小小反擊,就是以成為優秀的魔術師為目標,找到自己的家人,不再讓人有嘲笑她的理由,幾次筆試下來都是第一名的芙蕾雅,對出身『大家族』的同學而言,自然成了最大的『障礙』。
 
『妳…妳…』
痛處被戳中的奧提莉亞憤怒的顫抖著。
『一個鄉下來的轉學生竟敢這麼囂張!!』
 
『各位同學,現在還在上課中…。』
在奧提莉亞失控的魔力流竄的教室中,已經沒有人聽得到這句無力的話語了。
 
『什麼鄉下啊!埃及的魔術歷史比芬蘭久多了!』
克麗奧毫不客氣的頂了回去。




『看我今天不教訓妳這個囂張的老百姓!』
『來啊!』
『別這樣啦!我真的沒事…!』。
 
碰!」一聲巨響讓吵雜的教室安靜了下來。
妳們這些學生怎麼回事啊!!妳!妳!還有妳!全部給我出去罰站!』
 
-------------------------------------------------------------------------------------
 



『竟敢讓本小姐罰站…,等著被開除吧…』
 
『剛剛…謝謝喔。』
芙蕾雅小聲的對站在一旁的克麗奧表示謝意。
克麗奧也對芙蕾雅眨了眨眼。
 
雖然克麗奧轉來不過半年,這個開朗的埃及女孩卻像認識了好久的朋友一樣走進了芙蕾雅的世界,不在意她的身世,單純的把芙蕾雅當好朋友看待,在芙蕾雅被欺負時總是會挺身而出,對芙蕾雅而言,克麗奧不只是朋友,更是互相支援的夥伴。
------------------------------------------------------------------------------------- 
 
雖然是白天,卻因為堆滿書冊典籍的關係,窗外光線只能透過書籍的縫隙微微透進來,芙蕾雅的導師,同時也是她的監護人─聖盃學者-古德曼沃爾夫教授的研究室一直都維持著這樣的氣氛,芙蕾雅在下課後,總是會來研究室找教授。
 
與往常一樣,古德曼整理著堆積如山的書籍,芙蕾雅則在一旁幫忙。
 
『怎麼啦,又被那個大小姐笑啦?』
……嗯。』
芙蕾雅點了點頭。
別放在心上了,妳的魔術實習才剛開始,沒有人一開始就很熟練的。』
古德曼教授安慰著芙蕾雅。
不是因為那件事啦…是…。』
 
古德曼教授停下了手邊工作。
家族的事嗎?』
嗯…。』
妳現在…過的不快樂嗎?』
咦?欸?沒有沒有,教授你很照顧我,克麗奧也對我很好…。』
聽到教授這樣問,芙蕾雅慌張的解釋著。
 
那就好,我還以為是我這個監護人做的很失敗呢。』
說著,古德曼從書架的頂層拿下一本厚重的書。
 
『妳知道…『聖盃』嗎?』
我知道,教授你專攻的不就是聖盃的傳說嗎?』
『哈哈…可不全是傳說喔,『聖盃』是真的存在的。那是一個可以實現任何願望的寶物喔。』
古德曼微笑著翻開其中一頁,將書本擺在芙蕾雅面前。
 
不過…要找到它可不是那麼容易,歷史上多少人想找到它都是鎩羽而歸,只有對魔力源的探索特別有天份的魔術師才有機會發現這個寶物。』




魔力源的探索,那不就是…』
原本看著泛黃書頁的芙蕾雅,像是聽到了什麼好消息似的,驚訝的抬起頭。
 
 
沒錯,就是妳的強項,妳從以前開始,對魔力的流向就比一般魔術師敏感許多,只要完成修業,一定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聖盃探索者。』
 
不管教授說的是為了安慰芙蕾雅,還是真有其事,這確實給了芙蕾雅心靈的慰藉跟新的目標。
能夠實現所有的願望嗎?…如果能找到聖盃的話,是不是也可以找到我真正的家人呢…? 」
芙蕾雅在心中暗自想著。
 
 
啊!教授!不好意思…那個…我該趕去醫院了。』
看著手錶,芙蕾雅慌張的說著。
『妳要去探望小憐對嗎?快去吧。』
急忙跟教授道別的芙蕾雅,快速的往外跑去。
------------------------------------------------------------------------------------- 
 

        芙蕾雅急忙的跑著,來到了廣大的大中庭,絡繹不絕的觀光客與天頂的三角玻璃撒下的柔和光線,將芙蕾雅帶到了我們所熟悉的世界,這裡已經不是『時鐘塔』的範圍,而是隱藏了千年的魔術協會在世人眼中的假像—『大英博物館』。


急著趕去醫院芙蕾雅,邊看錶邊在走廊上奔跑著。
「碰!」
一個突然的衝擊讓她跌坐在地上。
 
芙蕾雅迎面撞上的是一位身穿藍色教袍的神父,從他身旁的教會騎士與校內負責接待的高階魔術師難看的表情看來,不難想像他是時鐘塔的重要客人。




好痛…』
小姐,妳沒事吧?』
神父微笑著,伸手扶起芙蕾雅。
啊!對,對不起。』
 
哈哈…不用這麼緊張,咦?妳…』
握著芙蕾雅的手,神父的表情產生了些微的變化。
 
嗯?』
芙蕾雅疑惑的看著眼前的神父。
喔,沒什麼…看妳這麼急,一定有重要的事吧?』
 
一旁的魔術師已經準備要罵人,神父回頭擋在魔術師面前,用手偷偷示意芙蕾雅快走。
 
啊!真、真的很抱歉!』
發現這個小動作的芙蕾雅,再一次道歉後,跑著離開。
高階魔術師似乎想說些什麼阻止這個莽撞的學生跑走,卻被神父低沉的聲音打斷。
我們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辦吧?…那個『吸血種』的事。』

-------------------------------------------------------------------------------------
 
 
芙蕾雅跑到魔術協會前的廣場,總算能停下來喘口氣。
呼…呼…逃過一劫了…。』
 
像發現了什麼似的,芙蕾雅回頭看著魔術協會的建築物。
剛剛那個神父身上…似乎…嗯…應該是我的錯覺吧?』
 
啊!真的遲到了!』無心多想的芙蕾雅急忙趕去醫院。
------------------------------------------------------------------------------------- 
 
『對不起,我遲到了,原諒姐姐好嗎?』
芙蕾雅拿著花束,走進了病房。


 


『芙蕾雅姐姐!』
半坐在床上的少女對著芙蕾雅開心的笑著。
 
秋羽大姊…妳姊姊呢?』
大姊出去工作了…小憐一直都在等芙蕾雅姐姐來喔。』
真的很抱歉,今天學校有點事…。』
只要芙蕾雅姐姐有來看小憐,小憐就很高興了。』
 
來自日本的女孩─秋羽憐,在半年與大姊來到英國,成為芙蕾雅的鄰居,父母雙亡的她由大姊照顧,而大姊外出工作時,則會拜託芙蕾雅代勞,兩人因此成為好朋友,在小憐因宿疾住進醫院後,芙蕾雅也會不時的來探望她。
 
今天還好嗎?有沒有不舒服?』
芙蕾雅走到窗台邊,更換瓶中的花朵。
 
『醫生叔叔說,小憐的身體比以前好多了…可是…還是不能到外面去玩,小憐從小就是這樣…是不是好不了了呢?』
小憐難掩失望的神情,小聲的說著。


 


芙蕾雅走到病床邊坐下。
『不准說這種話,小憐妳一定會好起來的,姐姐跟妳保證。』
 
沒有家人的芙蕾雅,由於有古德曼教授的照顧與好朋友的支援,才能過著現在的生活,雖然不算圓滿,也算是擁有小小的幸福,芙蕾雅希望能將這種心情也傳達給身邊的人。
 
嗯…』
小憐對著芙蕾雅微笑。
 
這個項鍊是什麼啊?好可愛喔。』
芙蕾雅看著掛在小憐脖子上那手工細密的小布包,好奇的問著。
 
這是我們國家的護身符喔,是大姊從很~有名很有名的寺廟幫小憐求來的喔。』
~好棒喔,下次也可以幫姐姐求一個嗎?』
嗯!當然好啊。』
       
從病房傳出的笑聲,似乎已經將小憐的煩惱驅散,兩個女孩開心的聊著。
------------------------------------------------------------------------------------- 
 
在醫院陪伴小憐直到會客時間結束的芙蕾雅,要趕回住處時,已是夜幕低垂,
雖然頂著冬季的寒風,芙蕾雅心中卻充滿了溫暖。
 
『聊太久了…不過小憐很高興呢,下次帶個蛋糕給她吧。』
 
「沙沙…」
『嗯?』
本來以為只是樹葉被風吹動的聲音,芙蕾雅往聲音的來源看去。
 

 


『咳!呃…』
白天在走廊上偶然相遇的神父,再度出現在芙蕾雅面前──帶著致死的重傷。
 
『神…神父!你怎麼了?』
芙蕾雅急忙拿出手機。
請等一下,我馬上叫救護車…』
 
神父握住芙蕾雅的手。
咳…已經…來不及了…』
 
怎麼會…。』
芙蕾雅微微顫抖的手上,已經沾滿了神父的鮮血。
 
『我的…感覺沒錯…,妳果然是…那個家族的人。』
 
家族──讓芙蕾雅驚訝不已的兩個字。
欸?我的…家族?可是…』
 
『現在…只有妳能幫我了…』
神父說畢,握住芙蕾雅的手放出紅色的光芒。
 
我將妳的命運交給這個女孩了,這是我的第一道,也是最後一道命令,回來吧,Lancer!!!』


 
強烈的光芒讓芙蕾雅閉上雙眼,右手背一熱,多了一道像是狀似十字架的的刻印。
這…這是…』
 
正在驚訝的同時,空中的銀白光芒織成了巨大的魔法陣,一位金髮少女從空中翩然而降...銀白色的鎧甲與長槍染滿了鮮血。
『拜託妳了…引導她…完成我的遺願…。』
握住芙蕾雅的手漸漸鬆開,注視著銀鎧少女的年輕神父慢慢閉上了雙眼。
 
『主…!』
銀鎧少女看著倒地的神父,緩緩別過頭去。
 
當芙蕾雅還在驚訝眼前發生的一切,渾身是傷的少女以長槍支撐起虛弱的身體,碧藍的雙眼注視著芙蕾雅──

 
 
妳…是我的主人嗎?』




------------------------------------------------------------------------------------- 

-次回預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