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話 『命運的前奏』 A Part



第二話『命運的前奏』


 

『這裡很危險!請跟我來!主人!』

少女將微微顫抖的手伸向芙蕾雅。

 

芙蕾雅在這之前就已經感覺到了。少女身後的樹林,散發著強大的魔力源,以及不祥的殺意,少女話才說完,一道黑色的斬擊如閃電般自樹林襲來。


『─危險!』

少女揮起銀槍彈開了黑色的衝擊波,而細小的身軀也因為巨大的衝擊力而往後方的樹木撞去。

 

        芙蕾雅驚訝的呆立在原地,少女似乎沒有時間在意因為抵擋衝擊而吐出的滿口鮮血,衝至芙蕾雅身邊,一把環住芙蕾雅的腰際─


 

『抱歉了!』

少女抱著芙蕾雅飛躍而起,消失在夜幕中。

-------------------------------------------------------------------------------------------------
 


 

數分鐘後,兩個人降落在泰晤士河畔的樹叢中。

 

『到了這裡應該暫時安全了

 

說完,少女雙腳一軟,倒臥在芙蕾雅懷裡,染滿鮮血的銀鎧與長槍,就像蒸發一樣,化為光點消失在空氣中。

 

『喂!妳怎麼了!醒醒啊!』

 

不論芙蕾雅怎麼呼喚,少女已經無法做出任何回應。

 

 

 

『妳等等,我馬上送妳去醫

 

 

原本想說出醫院的芙蕾雅,腦中閃過了今晚發生的一切──

 

要是發生在一般人身上,就算說破了嘴,也不會有人相信吧?但是芙蕾雅的另外一個身份─『魔術師』,就跟今晚發生的事一樣,是虛幻的存在。

 

 

這時候,能幫助芙蕾雅的──

 

 

-------------------------------------------------------------------------------------------------

 

 

距離魔術協會大約數分鐘路程的這棟建築物,是埃及魔術協會-『亞特拉斯鍊金學院』為留學生與煉金術師準備的宿舍,身為鮮少對外交流的鍊金學院這學期唯一一個留學生,克麗奧很幸運的分到了原本應該數人同住的宿舍。

 

 

咚咚咚

 

急促的敲門聲把克麗奧從睡夢中驚醒。

 

『到底是誰啊…?都幾點了

 

克麗奧不耐煩的打開了大門。


 

 

『呼克麗奧幫幫我』

 

『芙芙蕾雅!?發生什麼事了?

全身淋溼的芙蕾雅攙扶著不知名的金髮少女,這樣奇異的景象確實地把克麗奧的睡意都趕跑了。

 

『能不能先讓她暫時在妳這裡休息,她受了很重的傷!

 

『可以是可以…』

 

兩個人小心翼翼的將少女安置在空房間的床上後,芙蕾雅用克麗奧遞給自己的毛巾將濕漉的頭髮擦乾,無力的攤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芙蕾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是誰?

 

克麗奧再也壓不住心中的疑問。

『我也不知道…,但是…教授他應該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妳說…古德曼教授嗎?』

芙蕾雅看著自己右手背的『刻印』,點了點頭。

 

-------------------------------------------------------------------------------------------------

 

 

聖堂教會倫敦分部的大教堂內,神父冰冷的軀體靜靜的躺在地下聖堂,無盡的沉默似乎訴說著茱荻絲心中的哀傷。


 

『兄長…』

忍著淚水,拿著兄長生前愛用的滅魔兵器,年輕修女的雙手不斷的顫抖。

 

『查出來了,致命的一擊是一道帶有詛咒的劍傷。』

 

聖堂騎士拿著調查報告,冷靜的說著。

 

『劍…傷?』

 

 

『另外,從屍體上的痕跡研判,殘餘的令咒已經在安德列神父死前轉移到他處,就Lancer的魔力反應仍然存在這一點看來,我們研判令咒應該是被其他的Master奪走了。』

 

『追蹤得到Lancer的魔力反應嗎?』

強忍著情緒,茱荻絲問道。

『相當的微弱,不過由於沒有靈體化,可以得知大略方向,可是詳細位置就…』

『詳細位置我自己找!』

『!?』

看著轉身往外走的茱荻絲,聖堂騎士急忙放下手邊的報告向前追去。

 

『茱荻絲修女!請等一下!我們已經要求魔術協會協助調查了,而且本部的正式命令還沒…』

 

緊握著兄長的遺物,復仇的烈焰已將最後一點理智燒盡,年輕的修女對聖堂騎士的話充耳不聞,快步走出地下聖堂。

 

就在茱荻絲步出大門的同時,像是跟隨著茱荻絲似的,一道人影從大聖堂的屋頂朝夜空中躍去。

 

 

-------------------------------------------------------------------------------------------------

 

 

就在距離時鐘塔不遠處的泰晤士河畔,座落著魔術名門艾帝魯菲爾特家族在倫敦的豪宅,據說是現任當家在求學時代,為了充當『宿舍』而置產的,總是傳出悠揚樂聲的宏偉洋館,今晚卻散發出詭譎的氣氛。

 

『開什麼玩笑!』

 

露維雅用力掛上電話!

 

        露維雅捷莉塔‧艾帝魯菲爾—『史上最年輕的王冠級魔術師』,名門艾帝魯菲爾特的現任當家,對時鐘塔的貢獻與忠誠有目共睹,備受議會與院長的信任,除了代替時鐘塔的高層處理一些『世俗』的事務外,也負責傳達最高議會的決議。

 

今晚,為了傳達議長的命令,負責傳達的魔術師白白被憤怒的露維雅罵了一頓。


 

 

 

        正準備就寢的奧提莉聽到堂姊這聲不尋常的怒吼,披著睡袍從來到客廳的入口一探究竟。

 

露維雅身旁圍繞著幾個時鐘塔的高階魔術師與一級講師,從溼透的外袍看來,像是急忙趕來似的,在露維雅一一指示後,神情凝重的離開。

 

『發生什麼事了…』

 

看到一向以優雅著稱的露維雅堂姊憤怒的神情,奧提莉雅擔心地問。

 

『聖堂教會的傢伙們,竟然要徹查全校的魔術師,簡直不把我們放在眼裡!…』

 

露維雅憤憤地唸完幾句後,才注意到到堂妹擔心的眼神,馬上回復成平時『優雅』的模樣,身為現任當家,在還是見習魔術師的堂妹面前,可不能因為這點小事驚慌失措。

 

『奧提莉雅,妳別擔心,我絕不會讓那些教會的傢伙在時鐘塔的地盤上為所欲為的~~喔呵呵呵呵呵…』

 

 

        露維雅高傲優雅的笑聲讓奧提莉雅十分安心,但是窗外的大雨,似乎預言著即將到來的風暴...。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