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話 『命運的前奏』 B Part

『這樣下去可不得了…』

『教授…』

正當古德曼沉思之際,芙蕾雅出現在研究室的門口。

 

 

『芙蕾雅?這麼晚了到這裡來做什麼,怎麼不先通知我──』

話說到一半,古德曼似乎注意到了什麼,睜大雙眼,露出驚訝的表情。

 

古德曼快速走近芙蕾雅,緊抓著芙蕾雅的右手,看著她右手背上那十字形的『刻印』。

『這…這是』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

 

芙蕾雅幾乎快要發不出聲音,在拜託克麗奧照顧昏厥的少女後,自己一個人跑到時鐘塔來,雖然只是短短數分鐘的路程,感覺卻像走了好幾個小時,那黑色的殺意與滿身鮮血的神父一直在芙蕾雅腦中繚繞不去。

 

『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嗎?』

教授的雙手傳來的溫度讓芙蕾雅安心,不論碰到什麼問題,博學多聞的教授總是能幫她順利解決,這次一定也一樣…芙蕾雅如此相信著。

 

在聽芙蕾雅說完今晚發生的事之後,古德曼露出凝重的表情。

 

『聖杯戰爭…』

打破了沉默,古德曼緩緩的說出這個陌生的字彙,讓芙蕾雅更加的困惑。

 

『你說的那個女孩現在在哪裡?』

『在克麗奧的宿舍,我拜託克麗奧暫時照顧她…』

『亞特拉斯煉金學院的宿舍啊…

好!妳現在趕快回去那裡好好待著,我整理一下相關資料後會馬上趕過去!』

像是做了什麼重大的決定,古德曼認真的跟芙蕾雅說。

 

『可…可是教授,這到底是─』

垂死的神父提到的『家族』是什麼意思?

聖杯戰爭又是什麼?

沒有得到任何解答,反而增加了更多疑惑,芙蕾雅緊張的追問。

 

『小聲一點!』

古德曼打斷了芙蕾雅的問題,緊張的看看四周。

『不能在這邊說…妳現在的處境相當危險,聖堂教會正在找妳,回到亞特拉斯所屬的宿舍應該可以避一陣子。』

『找我?』

『根據妳剛才說的,那個神父應該是聖堂教會的特使…

雖然議會已經下令不准任何教會的人進入本部,但是根據我對聖堂教會那群人的認識,他們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的…』

 

古德曼探頭看看窗外,持續一晚的大雨剛剛停歇,戶外寂靜的詭異。

『雨停了,趁他們還沒找到這裡,快點走!』

 

芙蕾雅慢慢走向出口,不安的看著古德曼。

 

『不要擔心,我會馬上趕過去的!』

古德曼說完這句話,身影消失在研究室的深處。

 

------------------------------------------------------------------------------------------------

 

月光漸漸從散去的烏雲中透出,漸漸包圍亞特拉斯鍊金學院宿舍的,是倫敦著名的大霧,克麗奧幫少女換上睡衣之後在一旁看護著。

 

『嗯…』

床上的少女漸漸睜開了雙眼。

『妳醒啦?…還好吧?』

克麗奧看著少女,關心的問著。

『這裡是─』

話還沒說完,少女像是想到了什麼,快速的從床上坐起。

『主人!』

『主…人?』

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的克利奧,疑惑的問。

 

『就是…──

一個短頭髮的女孩!妳知道她去哪裡了嗎?』

連芙蕾雅的姓名都不知道的少女,思考了一下之後慌張的問。

 

『短髮女孩…喔~妳說芙蕾雅啊?她去時鐘……學校了!』

面對眼前這個陌生的少女,克麗奧差點要說出『時鐘塔』這個不能被一般人知道的名詞。

 

少女的眉頭一皺,心中的驚恐不言而喻。

『怎麼會…!』

 

        少女隨即閉上雙眼,沉默了數秒,抬頭望向時鐘塔的方向。

 

『我必須去找主人!』

少女說完,回頭注視著克麗奧。

『—感謝妳的照顧,我不會忘記妳的恩惠的。』

 

『啊!這裡是2樓——』

克麗奧話還沒說完,少女已從窗台一躍而去。

 

        克麗奧急忙跑向窗台邊,少女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建築物之間。

 

『—那件睡衣…是我最喜歡的耶…』

這是一頭霧水的克麗奧看著Lancer消失的背影,擠出的唯一一句話…。

 

 

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在屋頂上飛躍的少女表情一變。

 

『主人有危險!』

說著,少女身上亮起一陣光芒,先前消失的銀鎧與銀槍再度到少女身上。

 

槍之座的英靈─Lancer再度踏入這名為倫敦的戰場。

 

-------------------------------------------------------------------------------------------------

 

霧氣漸濃,芙蕾雅已經快要看不到人行道上的石磚,但是她必須跑,聽從教授的指示趕回克麗奧的宿舍,教授緊張的神情,聖堂教會的追捕跟今晚的事件有關嗎?不安的思緒讓心中疑惑的漩渦越來越大。

 

─也許那陌生的少女可以告訴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濃霧中散發出來的魔力,讓芙蕾雅停下了腳步。

 

『能夠感覺到我的存在,不愧是身為Master的魔術師…』

 

從濃霧中出現的,是一個年輕的修女,穿著在雙手上─那形狀特殊的『護腕』正散發出陣陣的魔力波動。

 

『兄長的令咒…』

看到芙蕾雅右手背的『刻印』,修女的眼神一變,惡狠狠的瞪著芙蕾雅。

 

『代行者』

─這個不祥的名稱出現在芙蕾雅的腦中,那是聖堂教會的異端殺手,對他們來說,最大的獵殺對象除了傳說中的吸血種之外,就是──魔術師。

在很久以前,魔術協會與聖堂教會就簽下停戰協議,『和平』一直維持至今,尤其對芙蕾雅這種見習魔術師來說,這種事就像傳說故事那樣的沒有真實感。

──為什麼?

 

『不用期待妳的Servant會來幫妳─』

一句話打斷了芙蕾雅的思考。

『把兄長的…安德列‧萊西特神父的令咒給我還來!』

 

『等…』

沒有辯駁的機會,第一發攻擊已經向芙蕾雅襲來──

 

------------------------------------------------------------------------------------------------

 

──嗖嗖嗖

三道閃光如閃電般從天而降。

Lancer向後一躍,以銀槍擋開了這突如其來的襲擊,隨著清脆的聲響,三支箭矢落在腳邊。

 

『哈哈~閃的好閃的好,不這樣就沒意思了!』

 

        如寶石般的紫色雙眸正注視著自己,那形狀詭異的長弓在朦朧的月光下格外顯眼,佇立在屋頂上的,是一個綁著雙邊高馬尾的少女。

 

『雨後的月色最美了~~對吧?Lancer?』

少女將長弓往肩上一扛,對著Lancer微微一笑。

 

『弓箭手…妳是Archer─』

『這不是廢話嗎?難道本小姐看起來像Berserker?』

打斷了Lancer的質疑,Archer露出不悅的神情,往自己的身上猛瞧。

 

『……如果沒有交戰的意思,就請妳讓開,我要趕去主人身邊。』

聽到Lancer這麼說,Archer想了一下。

『交戰啊…的確沒有這個意思,雖然很想讓妳見識見識本小姐這世界最強的弓術,但是妳似乎跟我家主人有什麼淵源,她只交代我在『問話』結束以前別讓妳

去打擾她跟那個女孩──』

 

『女孩!?』

Archer的話中聽到這個關鍵字,Lancer確信那是自己的主人─芙蕾雅。

 

!?

Lancer的銀槍已然殺到Archer的身邊,被Archer以長弓擋下。

 

『拜託妳讓開!不然─』

『本小姐知道妳在想什麼,妳一定以為弓箭手被近身就束手無策了吧?其實妳的觀念蠻正確的,不過,那指的是本小姐以外的弓箭手──』

 

銀槍漸漸被長弓壓制,Archer的怪力讓Lancer吃了一驚,但是她並不打算退卻,堅定的眼神帶著出不屈的鬥志,注視著眼前的敵人。

 

不想再失去—─

我必須守護的人了。

 

『真棒的眼神啊,本小姐最喜歡這種對手了──今晚,妳就陪本小姐好好的玩玩吧…』

帶著絕對自信的微笑,Archer向後一躍,瞬間射出的數發箭矢,拉開這場戰鬥的序幕。

 

-------------------------------------------------------------------------------------------------


-次回預告-








-------------------------------------------------------------------------------------------------







感謝喬巴贊助的Archer,Cos某個經典年代物 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