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三話 『祕窖 暗殺者』 A Part

--------------------------------------------------------------------------------------------

 

夜霧中,芙蕾雅不斷的逃命。

 

     從後方襲來的,是聖堂教會的新兵器『神誡之手』所產生的十字形魔力彈,根據『黑鍵』相同的原理所開發,直接以使用者的魔力轉化成實體彈,能以腦波進行簡單的操縱追跡,在接觸到物體時引發的魔力爆發就如同小型炸藥,一陣又一陣的爆風,讓芙蕾雅遍體鱗傷。

話雖如此,芙蕾雅卻能清楚的感覺到後方襲來的魔力流向,總是能以『直覺』閃過致命的攻擊,不知不覺中,追擊的戰場已經從街道變成了樹木茂密的公園。

 

『奇怪—』

疑惑不斷的在茱荻絲心中擴大…。

 

        武裝齊全的現代士兵、魔術師、甚至死徒—身為代行者,年輕的修女交手過的敵人不計其數,能夠奪走兄長的Servant,一定是強敵,茱荻絲如此確信著。

但是,眼前這個幾乎感受不到任何魔力的女孩,完全沒有戰鬥的意思,只是一昧的逃跑。

 

 


        真的是她奪走兄長的
Servant嗎?

為什麼無法給予她決定性的傷害?

難道是陷阱?

 

『啊!』

泥濘的地面讓芙蕾雅腳下一滑,跌了一跤,這對現在的芙蕾雅來說,無疑是致命的錯誤。

 

『…站住!』

不放過這一瞬間的失誤,茱荻絲的神誡之手已經對準了芙蕾雅,阻止滿身泥濘的少女再度爬起。

 

『真是個奇怪的魔術師…能避開我所有的攻擊,卻又不反擊,不管這是不是妳的圈套…我現在就要—』

 

『聽我解釋,我真的…』

想要解釋什麼的芙蕾雅倏地眼神一變,不像是因為懼怕茱荻絲的威脅,反倒直直注視著她的後方,從樹叢中悄然出現的龐然大物——

 

一瞬間,芙蕾雅向前撲倒茱荻絲。

茱荻絲發射的十字光彈,擦過芙蕾雅的左肩,直到她發現芙蕾雅的真正目的。

 

        兩人剛剛對峙的地方,已經被侵蝕出一個大洞,巨大的利牙冒著黏稠的綠色毒液,從剛剛咬空的大洞中慢慢舉起,隨著煙霧散去,如樹幹般粗壯的的金黃色身軀出現在眼前,頭部兩旁那眼睛狀的花紋惡狠狠的凝視著眼前的兩個『獵物』。

 

那是一條金色的蛇。一條挺起前半截身軀已比成年男性更高大的金色眼鏡蛇


『這是—』

 

--------------------------------------------------------------------------------------------

 

Change!!—連弩Mode!!』

隨著Archer口中奇怪的『咒語』,長弓化為弩弓的形狀。

 瞬間箭如雨下,Lancer只能不斷閃躲。

『哈哈哈哈哈,如何如何?這句台詞配本小姐的寶具!超~~酷的對吧?我昨天剛學會的喔~』

終於找到對象可以炫耀所學,Archer露出得意的笑容。


        雖然幾度想要脫離這場戰鬥,直奔芙蕾雅的身邊,但是
Archer總是能以驚人的速度及箭幕壓制Lancer的行動,如果要前進的話,只有打倒Archer一途—

 

『還能使用嗎…我的寶具…?』

Lancer一面閃躲,一面望向手中的銀槍。

自前夜激烈的的戰鬥之後,只有在克麗奧的宿舍稍事休息,對魔力的補充根本無濟於事。

 

正當思考之際,一陣耳語,讓Lancer的動作遲鈍了下來。

 

        ——不安的預感。

 

        就在前一個主人—安德列‧萊希特神父遭到致命的攻擊前,也有一樣的耳語,這是只屬於自己的,一種近似預知能力的天賦,但是…

『我卻沒有辦法阻止事情發生—!』

Lancer在心中暗自大叫著。

 

『恩?身體不舒服阿?不接受暫停喔—』

嘴巴上這麼說,觀察出Lancer異狀的Archer竟也停下了攻勢。

 

『等一下!Archer

—有危險,不只是我的主人,妳的主人也…』

就算早一秒也好,Lancer只想儘早結束這場戰鬥。

 

『啊~?我的主人?別開玩笑了!她強的跟鬼一樣耶!』

Archer狐疑的看著Lancer

『以防萬一!我確認一下…,可不准趁機逃跑啊!』

回頭警告後,Archer望向公園的方向。

 

        就在Archer的千里眼確認公園內的茱荻絲與芙蕾雅兩人被襲擊的同時,與主人的聯繫這才開始警告Archer—自己的主人有危險!Lancer在數分鐘前的『宣言』確實的說中了現在的狀況。

 

『哇喔~真的耶!妳好厲害喔!』

比起擔心,Archer顯露出更多的驚訝與興奮,不過馬上又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真是個找人麻煩的主人啊…打得正高興說—』

 

『拜託,我跟妳約好!絕對會與妳再戰一場,現在先…』

 

『嗚…好吧!暫時休戰!』

Archer答應了Lancer的請求。

『—先把我們的主人救出來再說!』

 

 達成一時的協議,兩個英靈奔向自己的主人們所在的公園。

 

 

--------------------------------------------------------------------------------------------

 

神誡之手的十字光彈如暴雨般落在金色的眼鏡蛇身上,金色的巨大蛇軀瞬間炸裂,如煙霧般消失。

 

『小心!樹叢裡還有—!』

數道殺氣正從四面八方的樹叢內殺來,芙蕾雅說完後,害怕的閉上了雙眼。

 

        聽到芙蕾雅這麼說,茱荻絲確認了方向後,瞬間向周圍的樹叢射出無數的十字光彈,從樹叢中發出巨大毒蛇的嘶叫,僅存的最後一隻襲擊者從兩人的正後方殺到。

隨著爆裂的聲響,最後一隻眼鏡蛇的頭顱已經被神誡之手的格鬥戰型態伸出的棍形光束貫穿。

 


—這就是聖堂教會的異端殺手『代行者』的實力。

 

『耍這種無聊的小把戲…』

茱荻絲暗自唸著。

 

        但是,就在眼鏡蛇的巨體消失的同時,一道巨大的身影以意想不到的高速從茱荻絲面前落下,瞬間掐住茱荻絲的咽喉—

 

『咳!—呃』

兩手的武裝瞬間被卸除,年輕的代行者細瘦的身驅被高高舉起。

 

披著長袍與怪異面具的身影映入眼簾,芙蕾雅曾經在神話傳說中看過那令人不寒而慄的面具,黑色的胡狼頭鑲著金色的花紋—

 

埃及的冥界神—阿努比斯。

 

 

 不斷散發出魔力的巨大的身軀,竟能完全隱藏住自身的氣息,就在芙蕾雅驚訝的同時—

 


Assassin

茱荻絲掙扎著,她感覺得到—眼前敵人的身分。

 

vidi

唸起古老的語言,阿努比斯面具上那如渾濁的血液般暗紅的雙眼注視著茱荻絲,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茱荻絲‧萊希特…

    聖堂教會…

    對封印指定死徒特設組織『魔刃追尋者』所屬的…代行者—』

低沉沙啞的聲音除了茱荻絲的真實姓名外,更道出了教會不可能為外人所知的秘密組織名稱。

 

『怎麼可能…難道…』

 

—讀心術!?

 

茱荻絲閃過一絲不安,希望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如果…眼前的敵人真的會讀心術,就代表—擁有看破『真名』的能力。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