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三話 『祕窖 暗殺者』 B Part

『…那我先走了—妳一定要趕上啊!』

說畢,Lancer往公園方向趕去。

 

『風向正好…距離1200…』

Archer注視著公園的方向,臉上自信的笑容彷彿已經取得勝利一般,手中的長弓已然成為另一種型態。

Change—狙擊Mode…』

形狀逐漸拉長的寶具,與其說是弓,更像是一把重型狙擊槍。

 

『等你中箭以後再來慢慢後悔挑上本小姐的主人吧…狗頭的…』

 

        架起狙擊模式的『長弓』,Archer對準了黑色的阿努比斯—

--------------------------------------------------------------------------------------------

 

        Assassin發散陣陣殺氣,既然確認了目標,就要迅速達成『主人』交代的任務,粗大的手掌加強了手勁,這讓茱荻絲呼吸越發困難,眼看就要死在這暗殺者的手中。

 

『主人!妳沒事吧!—』

『救救她!』



隨著芙蕾雅的吶喊,在最後一刻趕到的銀槍騎士朝暗殺者的頭部一槍刺去。

 

—不論眼前陷入危機的少女剛剛是否在追殺自己,芙蕾雅不想再看到有人犧牲了。

 

Assassin仍然緊扣年輕修女的喉頭,閃躲銀槍的態勢卻讓勁道大減,這也讓暗殺者失去了殺死目標的最佳時機。

 

這時,看到出現在Assassin手臂上那新月狀的光點,茱荻絲露出了微微一笑—




暗殺者還在思考光點從何而來的同時,一枝銀箭確實貫穿了光點所在的位置。

 

『呃!—喝!!』

在鬆開五指的同時,Assassin將茱荻絲狠狠的往一旁的樹幹上甩去。

 

        背部本該撞上樹幹的衝擊,被鎧甲的觸感所取代,就在撞上樹幹的前一刻,Lancer將茱荻絲漂浮在空中的身軀接了下來。

 

--------------------------------------------------------------------------------------------

 

『哈哈!接得好啊!小槍!』

就在銀箭命中目標後的數秒,Archer已然感到現場,速度之快讓Lancer驚訝不已。

 

vidi

同樣的古老語言再度響起,帶有魔性的雙眼這次的目標是站在樹梢上的雙馬尾少女。

 

『小心!Archer!他有看破真名的能力—』

茱荻絲大聲警告自己的Servant

 

『哈!無聊!』

雙馬尾的少女挺起胸膛,大聲說道—

 

 

本小姐名叫阿塔蘭忒!月神的獵手—阿塔蘭忒!

碰到本次戰爭最強的本小姐算你倒楣!』

 

『………………………………』

不只是Assassin,連茱荻絲都久久說不出一句話來。

 

『嗯…沒聽過嗎?果然不夠有名啊……』

看到毫無反應的AssassinArcher抓抓頭,顯得相當失望。

 

『大笨蛋…』

這是妳自報真名之後唯一的反應嗎?茱荻絲心想—

雖然很清楚自己的Servant是什麼性格,可是這出乎意料的舉動還是讓茱荻絲無言以對。

 

        銀箭造成的傷口不斷淌著鮮血—

手臂負傷,眼前的敵人增加為四名,其中兩名為Servant,暗殺者立刻做了決定。

veni—!!

捲起一陣旋風,Assassin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夜色中。

 

        敵人消失,芙蕾雅全身癱軟下來,鬆了一口氣,今晚實在發生太多事了,眼前這手持銀槍的少女,再次救了自己一命—

 

『真是抱歉,

還沒有跟主人自我介紹,我是您的ServantLancer。』

彷彿看出了芙蕾雅的困惑,少女回頭蹲下,注視著芙蕾雅驚訝的雙眼,說出了自己的身份。

 

Lancer?』

『我的前主人…安德列‧萊西特神父將我託付給您,從這一刻開始,我的銀槍將守護您直到聖盃戰爭的最後一刻—』

 

聖盃戰爭,這是芙蕾雅今晚第二次聽到這個名詞了,這個讓教授如此緊張,讓自己被代行者追殺的『戰爭』到底是什麼?想到這兒,芙蕾雅發現年輕的代行者正盯著自己瞧,剛剛自稱『阿塔蘭忒』的少女也正打量著自己。

 

『妳真的…

是一個奇怪的魔術師。』

收起了武裝,茱荻絲對芙蕾雅說—

 

--------------------------------------------------------------------------------------------

 

        不只是芙蕾雅,對克麗奧來說,今晚也是個奇特的夜晚,凌晨時分,芙蕾雅跟帶著銀槍的金髮少女再度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還帶著一個修女跟一個綁著雙馬尾的…弓箭手。

 

『我最喜歡的睡衣…』

那件印有法老圖案的睡衣,已經在Lancer著裝的魔力衝擊下變成碎片,儘管Lancer已經再三道歉,克麗奧仍然相當沮喪,這可能是她今晚最在意的事了。

 



『喔喔,好可愛的房間啊,比修道院那殺風景的小石室有趣多了』

像個看到新玩具的孩子,Archer不斷在克麗奧的房間跑來跑去,小小的金字塔模型,法老王的小布偶,沒有一樣不吸引她的目光,光是不要讓這個好奇少女拆了自己的房間,就讓克麗奧忙不過來了。

 

『妳過來一下…』

芙蕾雅被茱荻絲叫了出去,來到二樓的陽台。

 

Lancer都跟我說了—

感謝妳一直到最後一刻,都想幫助兄長…』

 

『本來我以為…妳奪走了兄長的令咒,現在看來,妳好像連聖盃戰爭是什麼都不知道啊?』

 

眼神中透漏著不安與期待,聖盃戰爭,芙蕾雅今晚最大的疑惑—

 

『我與兄長,都是被聖盃選中的參戰者,也就是Master,每一名Master都可以召喚一名Servant作為搭檔,只要贏得最後的勝利,

聖盃便會實現勝利者的任何願望—

而這七組人馬為了爭奪唯一的聖盃而進行的殺戮儀式就是—聖盃戰爭…』

 

茱荻絲說著,脫下手套,露出了右手腕上的令咒—

 

 


『—至於令咒』

『就是妳右手背上那十字形的刻印,聖盃戰爭開始時,被聖盃選中的魔術師身上都會浮現印記,這三道印記,代表了Master對自己的Servant擁有的三次絕對命令權,是連繫MasterServant的証明…

—也是聖盃戰爭的開戰信號。』

 

說到這兒,茱荻絲停頓了一下。

『兄長他…就是死在這場該死的戰爭中…』

 

芙蕾雅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背,終於明白茱荻絲口中的『兄長』,就是在自己面前死去的那位神父。

 

 

『嚴格說來,我跟妳算是敵人。』

這句話讓芙蕾雅打了個冷顫,後退了兩步。

 

『但是…』

『——我們兄妹倆…從小就只有那一個…想要…也必須實現的願望,

既然兄長把Lancer託付給你,一定有他的考量…,我不會以妳為目標的。』

茱荻絲觀察出芙蕾雅的不安,微微的笑了笑。

 

        可以實現任何願望的聖盃…

 

芙蕾雅想起了教授說過的,關於聖盃的種種,但是卻從沒提到追尋聖盃要經歷如此血腥的『儀式』—也教授不希望我捲入吧…。

 

『妳剛才說…ServantLancer她也是…』

芙蕾雅繼續追問,她想知道今晚救了自己數次的女孩到底是誰。

 

『所謂的Servant就是—英靈

曾經在歷史上創下豐功偉業,留下無數傳說的英雄們昇華而成,聖盃將他們分為七個職階—SaberLancerArcherRiderCasterAssassinBerserker,並給予他們一時的實體,讓他們出現在現世,

兄長召喚了Lancer,而我則召喚了Archer…』

說到這兒,茱荻絲用無可奈何的眼神看了正在房間裡和克麗奧搶玩偶的Archer一眼。

 

『神父他有告訴過妳Lancer是誰嗎?』

芙蕾雅迫不及待的問。

 

『很遺憾,兄長還來不及告訴我就…』

茱荻絲繼續說道—

『她現在是你的Servant,不會對妳隱藏身份的。』

 

--------------------------------------------------------------------------------------------

 



   烈焰,不斷燃燒著

 

為了守護所愛的祖國,家人,朋友,

我參加了那場血腥的戰爭,

率領著我所愛的同袍弟兄獲得了一場又一場的勝利,

不管敵人如何的咒罵,奸臣如何的搬弄是非,我都忍了下來…

 

我相信,這條路是正確的

 

但是,那樣的結局,真的是我想要的嗎?—

 

Lancer—』

芙蕾雅的呼喚打斷了Lancer的思考。

 

『—主人』

『別叫我主人了,那樣好怪!』

芙蕾雅笑了笑

『我叫芙蕾雅,芙蕾雅‧沃爾夫—

叫我芙蕾雅就好了。』

與北歐神話中的女神相同的名,養父古德曼‧沃爾夫教授的姓,不是什麼魔術名門的大姓,卻是芙蕾雅自豪的名字。

 

『我剛剛才知道聖盃戰爭什麼的…其實…心裡還很亂—

但是…我還是想知道救命恩人的姓名,我想好好跟妳道謝。』

Lancer的眼睛瞪得圓大,眼前的少女沒有任何心機,只是單純的想要跟她道謝。

 

『我可以知道,妳真正的名字嗎?』



『是的,主—』

『芙蕾雅!』

『啊,抱歉…芙蕾雅—』

就算是溫和的安德列神父,Lancer仍然稱他做主人,一時改不過來的習慣造成的失態,讓Lancer臉頰通紅。

 

『我是—』

 

—危險!!!

 

強烈的耳語,讓Lancer半開的嘴唇停了下來,強烈的危機預感再度襲上Lancer的心頭。

 

『不好了,主——芙蕾雅,敵人…』

突然的警告讓芙蕾雅嚇了一跳,她馬上也感覺到了,那不祥的,充滿殺意的魔力波動。

 

        屋內的Archer停下了嬉鬧的動作,克麗奧終於搶回了自己的寶貝布偶,還不知道即將來臨的災難—

 

『可惡!被發現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