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四話 『崩壞的序曲』 B Part

慘叫聲四起,整座倫敦眼劇烈的搖晃,就算是自己擅長的魔術,要推動如此巨物要消耗的魔力量可想而知,汗珠不斷的從古德慢的額頭滲出。

每一個迴轉到地面的乘坐艙都有觀光客倉皇的逃出,在這樣的狀況下旋轉摩天輪的古德曼與芙蕾雅又要面對另一個危機—

 

從支架上緩緩走來的Assassin

 

 

"一旦有危險,請妳立刻用令咒呼喚我—"

芙蕾雅想起了Lancer的話。

『…這樣的話,克麗奧她…。』

 

可是,當看到教授痛苦的眼神,芙蕾雅下定了決心。

 

『拜託!救救我們!Lancer———!』

 

一劃令咒從芙蕾雅的右手背消失。

 

        就在Assassin要擊碎乘坐艙的前一刻,就和第一次見面時一樣,從那虛空中的魔法陣出現的銀鎧少女——閃亮的銀槍刺向Assassin的胸膛,Assassin迅速的向後一躍,閃開了銀槍,退回鋼架的底端。

 

Lancer回頭看著芙蕾雅,擔心的眼神透露了心聲,她早就知道這裡即將發生的事,可是,她必須遵守跟芙蕾雅的約定。

 

『…我相信,

芙蕾雅一定也會遵守跟我的約定,在危險的時候呼喚我。』

不安從Lancer的眼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帶著些許的淚光,破涕為笑的表情。

Lancer…』

『接下來交給我吧,芙蕾雅!』

 

Lancer燃起了鬥志,頭戴冥王面具的Assassin則像在挑釁似的站在支架上,就在倫敦眼的鋼架間,穿越時空的激戰再度展開。

 

 

-------------------------------------------------------------------------------------------

 

 

隨著奧提麗亞的通報追蹤而來的魔術師們,見到的是不可置信的景像。

 

 

遊客們尖叫逃竄著,倫敦的巨大地標發出陣陣轟然巨響,在鋼架間交戰的兩道身影更是讓前來的魔術師們捏了一把冷汗。

 

 

光天化日之下,沒有任何隱蔽,完全無視規則的—『聖杯戰爭』。

 

『先把一般民眾全部疏散,記下他們的身份—』

 

帶頭的高階魔術師趕忙下令。

『之後再來慢慢清除他們的記憶!』

 

        就在魔術師們分頭行動的同時,芙蕾雅與古德曼的乘坐艙也到達地面,芙蕾雅出了艙門,卻發現倫敦眼還繼續的轉動著。

 

而古德曼完全沒有要下來的意思,繼續操縱著氣流轉動這巨大的摩天輪。

 

『教授——!?』

芙蕾雅大叫著。

『後面還有其他人啊—』

古德曼指著後半部摩天輪上那些驚慌的遊客,讓自己的乘坐艙到達底部,的確只放了一半的人下來而已。

『妳快逃—讓Lancer帶著妳走!不要在這裡纏鬥!時鐘塔的人已經來了!』

『可是—』

 

『我沒事的!』

 

古德曼教授對芙蕾雅笑了笑,把一本筆記丟給芙蕾雅,那是從研究室帶出來的,把聖杯戰爭相關的資料整理成的筆記。

 

 

 

『等這次的事情結束後…我們父女倆—』

 

轟然的爆音掩沒了古德曼的話,摩天輪的乘坐艙繼續向上旋轉著,將古德曼帶入了高空。

 

 

 

 

-------------------------------------------------------------------------------------------

 

 

 

 

『——Vici !!!

 

那古老的咒文,那讓亞特拉斯煉金學院的宿舍被烈焰吞噬的惡魔話語,又再度響起。

 

        Assassin,準備將Lancer燒盡的灼熱魔力波,不只是Lancer,一旦發動,必定會將倫敦眼附近地區一起消滅。

 

 

Lancer!拜託阻止他!教授還在上面啊———!』

 

芙蕾雅對Lancer大叫。

 

要阻止他的話只能使用寶具了

 

Lancer心想。

可是,芙蕾雅能承受得住嗎—?

 

現在沒有判斷的時間,只能孤注一擲了。

 

『芙蕾雅!』

少女舉起銀槍。

『我會用自己的魔力發動寶具!

—雖然只有少量,但仍然會動用到妳的魔力!』

光靈體化就會讓芙蕾雅感到身體不適,發動寶具所需的魔力,根本不是見習魔術師承受得起的。

『妳千萬要撐住啊!!』

 

這時,阿努比斯已經毫不留情的擊出了自己的寶具,如奔騰的巨浪,赤紅的灼熱魔力波向Lancer與倫敦眼襲來。

 

 

Lancer看著眼前襲來的殺意,槍柄上與槍尖發出了金色的光芒,大量的魔力開始聚集。

 

我要,守護芙蕾雅—

 

 

『————!!!』

 

擊發而出的寶具,出招時的聲音,完全被巨大的爆音掩蓋過去。

 

金色與紅色的魔力在空中互相撞擊,交迸出巨大的沖擊波。

 

 

-------------------------------------------------------------------------------------------

 

 

 

 

        從芙蕾雅體內抽離的魔力讓她快要暈眩過去,可是,芙蕾雅仍然站著,努力維持自己的意識,因為她知道,教授也正在努力著。

 

 

兩股魔力在空中相撞後消失,捲起一陣煙塵。

 

 

倫敦眼仍然屹立著,最後一車的遊客從乘坐艙中逃出,

 

教授他成功了,

接著只要用氣流緩降的基本魔術回到地面就好—。

 

『太好了…』

 

芙蕾雅如此相信著。

 

直到那聲金屬支架的悲鳴劃破這片寂靜。

 

 

Assassin的阿努比斯面具彷彿發出了一陣奸笑,消失在空中。

 

 

『!?』

 

Lancer這才注意到支撐倫敦眼的巨大鋼架上,

每一個支撐點,都爬滿了金色的眼鏡蛇—。

 

        所有的支點都被毒牙的酸液侵蝕殆盡的倫敦眼,開始緩緩的向市區方向傾斜,往芙蕾雅的方向倒下。

 

 

(氣壓        等級:最大    暴風衝擊)

Air PressureLevelMax Storm Impact —』 

 

 

 

教授熟悉的聲音在空中響起,一陣巨大的氣流將原本倒向市區的巨大鐵架推向泰晤士河的方向,在消耗完大量的魔力之後,再使用氣流造成這樣的巨大衝擊波—。

 

古德曼‧沃爾夫已經不打算離開乘坐艙了。

 

 

        芙蕾雅看著古德曼所在的乘坐艙,跟著摩天輪一起倒向冰冷的河水,在撞擊河面的一瞬間,被那1500噸扭曲變形的鋼架壓入河底,整座倫敦眼激起巨大的水花,瞬間變成一堆破碎的鐵塊。

 

 

『……教授…?』

 

水花猶如突如其來的豪雨一般,灑在芙蕾雅的身上。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發自靈魂深處的悲鳴,芙蕾雅跪了下來,

一直到ArcherLancer把她細瘦的身軀抬起帶走為止。

 

-------------------------------------------------------------------------------------------

 

 

        在倫敦塔的屋頂,Archer正在跟茱荻絲報告倫敦眼發生的事,芙蕾雅則一言不發的蹲在角落啜泣著,緊緊抱著古德曼教授最後丟給她的那本筆記。

 

 

Lancer在一旁看著自己的主人,心中百感交集。

 

 

自己也曾經歷過一樣的事,可是,跟現在不一樣,那是一個戰亂的年代—

 

 

芙蕾雅她…本來不用承受這樣的痛苦。

 

 

茱荻絲走向芙蕾雅,一把扯起她的衣領。

 

『妳要哭哭啼啼到什麼時候!!』

『我…不要再繼續…了,不要…再有人死了…』

芙蕾雅哽咽的擠出了這一句話,這是教授最後的心願,希望她退出這場殺戮,甚至為了保護她而犧牲了自己—。

 

『妳以為兄長他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把Lancer託付給妳的!!』

 

聽到茱荻絲這麼說,芙蕾雅呆住了。

 

 

『如果妳還要這樣下去!就把Lancer交給我!!馬上滾回妳的時鐘塔去!!』

 

Lancer想要上前制止茱荻絲,卻被Archer用手輕輕的擋下。

 

『小槍,』

Archer搖了搖頭。

『主人說的是真的,如果你們家的小女孩過不了這一關,接下來她絕對承受不了。』

 

說到兄長,茱荻絲眼中也滲出淚來。

 

『召喚出Lancer以後,兄長就被任命為這次的監督者…

已經處在聖杯戰爭中的兄長,卻還執意要追尋那個吸血惡魔的行蹤!!…』

 

芙蕾雅說不出話來。

 

不只是自己。

眼前的代行者少女也一樣。

 

這份悲傷,正是聖杯戰爭帶來的,為了實現願望要付出的慘痛代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