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五話 『亡者之夜』 A Part


議會跟院長把時鐘塔託付給自己,就算賭上艾帝魯菲爾家族的名聲,也要解決給他們看。

『哼哼哼…看到我現在的樣子,不知道Miss.遠阪會怎麼想呢—』

 

在最艱難的狀況下,露維雅想到的是在數年前結下不解之緣,遠在東方的好友。

 

鈴鈴鈴鈴鈴…

突如其來的電話把露維雅從回憶中拉回現實世界。

 

『希望是好消息…。』

小小抱怨了一句,露維雅接起了電話。

 

        暖爐的火光將整間書房染成紅色,露維雅剛剛閱讀的資料已經被闔上,靜靜的躺在桌面上,檔案的名稱,正是那已經成為歷史的魔術師家族—

 

『~愛因茲貝倫~』

 

--------------------------------------------------------------------------------------------

 

雪,緩緩的落下。

街上的行人們紛紛走避,這場隨著黑夜而來,毫無預警的大雪。

 

茱荻絲交代Lancer帶芙蕾雅進入塔樓內躲避大雪後,與Archer繼續留在屋頂上,那個暗殺者隨時都有可能再度出現—

芙蕾雅瑟縮在牆角,思考著茱荻絲剛剛的話。

 

『與所屬的組織無關,退出戰爭的魔術師,聖堂教會都會給予保護—。』

 

        現在退出的話,周圍的人就不會再受到波及,我也…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想到這兒,芙蕾雅心口一陣抽痛。

 

        —教授已經不在了。

 

可是…至少克麗奧不會再有危險,小怜也—。

 

寒冷的身軀突然感到一陣溫暖。

身穿銀鎧的金髮少女把毛毯蓋在芙蕾雅身上後,對著她輕輕一笑。

 

Lancer,那個將自己從無數的危機中解救出來的少女,一定也有想要實現的願望吧—。

 

我…到底該怎麼辦?

 

『—芙蕾雅,就算妳退出聖杯戰爭,我也不會責怪妳的。』

Lancer說出的這句話,讓芙蕾雅驚訝的看向她。

 

『我發過誓,要守護妳到最後一刻。』

Lancer在芙蕾雅身邊坐下,碧藍的雙眼看著芙蕾雅。

『正因為如此,更不能讓妳有生命危險。』

 

像是想起了什麼,Lancer的眼中透著一絲悲傷。

『…這一切,

本來就不是一個15歲的女孩該承受的。』

 

        —不要再上演相同的悲劇了,這種痛苦,我一個人承受就好。

 

『也許,在沒能保護住教授的那一刻開始,…我…就已經失去守護妳的資格了。』

 

『沒這回事!』

芙蕾雅大喊出來,讓Lancer嚇了一跳。

『要不是妳的話…我…我—』

 

『…妳真的…一點都不適合聖杯戰爭呢。』

Lancer露出欣慰的笑容,輕撫芙蕾雅的臉頰。

『但是,我很高興—

能成為芙蕾雅的Servant。』

 

Lancer的手掌傳來的溫度,讓一股安心感從芙蕾雅心中慢慢湧出。

這是芙蕾雅一直想要尋求的感覺—

從來只能在教授身上—在親人身上得到的安心感。

 

『要不要…睡一下?』

Lancer這麼一說,芙蕾雅才發現自己已經兩天沒有好好闔眼休息了,伴隨著安心感而來的—是精神上與肉體上的極度疲倦。



芙蕾雅點點頭,擦乾了眼淚,靠在
Lancer肩上,閉上了紅腫的雙眼。

 

在一片黑暗中,芙蕾雅的腦中仍會浮現
—那扭曲變形的乘坐艙和阿努比斯的邪笑。

 

『…我好怕—』

芙蕾雅微微顫抖的身體,被Lancer輕輕的抱住。

『不用擔心,我會一直在妳身邊的。』

 

如果自己有姊姊的話,應該就是這種感覺吧。

 

--------------------------------------------------------------------------------------------

 

『數量?』

身披長袍的少女穿梭在街上的人群中,快步的走著。

20個左右…,我們已經完全被包圍了。』

回答少女的,是靈體化的Servant

 

大雪紛飛的倫敦街道上,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氛,是一般人察覺不出來的,

—死亡的氣味。

 

『哼…』

在確認了數量之後,少女轉進了暗巷之中。

 

跟著進入暗巷中的,是剛剛尾隨少女的不速之客,有穿著西裝的上班族,有戴著毛線帽的工人,看起來就跟一般人沒什麼差別

—除了那如死魚般空洞的雙眼與不斷散發出來的死亡的氣味之外。

 

『呃——嘎——』

似乎接到了什麼指示,這些『人』發出詭異的叫聲,將少女團團圍住。

 

少女停下了腳步,眼神中帶著一絲輕蔑,看著包圍自己的敵人。

 

『不自量力的傢伙……Saber!!』

 

        下一瞬間,少女眼前的兩名敵人已經隨著揮舞的黑色劍刃應聲倒地,成為噴濺在牆上的血漬。

剩下的敵人快速的向四方散開,用強而有力的爪子伏在牆面上,露出白森森的利牙,發出威嚇的嘶叫聲,並由左右兩側向剛剛出現的黑鎧騎士襲擊而去,而其中四名則以少女為目標展開攻擊。

 

       
十數名的襲擊者,在黑鎧騎士無數肉眼無法分辨的快速砍劈下,連哀號的機會都沒有,就已經化為無聲的屍塊,儘管眼前的敵人已經全數倒下,黑鎧騎士卻沒有任何去幫助主人的意思。

 

然而,看到自己的Servant如此行動,少女只是微微一笑。

 

Chapter- Gerhilde…』

拿起手中的書本,少女念起咒文—。

 



在一陣藍色的光芒後,攻擊少女的敵人們身上多了數個被穿刺的大洞,像斷了線的傀儡般散落在地上。

 

『妳的身手還是一樣俐落啊…。』

『如果你肯來幫我,我應該會更高興一點。』

對於黑鎧騎士的"誇獎",少女淡淡的回道。

『哼…妳可不是那種需要騎士救助的公主啊。』

 

少女與騎士站立在無數的屍塊中相視而笑。

 

『這就是妳之前跟我提到的死徒嗎?』

黑鎧騎士看著滿地的血肉。

『很像…可是,他們的攻擊太有系統了,像是有人在指揮似的…。』

說著,少女在遍地破碎的軀體中注意到了奇怪的異物,在噴濺滿地的紅黑穢血中顯得格外明顯。

 

 


寫有朱紅色咒文的黃色紙片 細長的白色羽毛

 

『這是…』

 

        正當少女要撿起碎紙時,地上所有的白色羽毛瞬間冒出青藍色的火焰,將所有的屍塊燒的一乾二淨,只剩下焦黑的地面,彷彿剛剛在地上的血腥景象不曾有過一般。

 

『湮滅證據嗎?…』

『沒關係…我心裡大概有個底了,曾經在文獻上讀到過。

這種手法…八成是死靈法師。』

『死靈法師?所以敵人的身份—』

『沒錯…』

少女回頭看著黑鎧騎士。

Caster

而且…並不屬於任何我們熟悉的魔術系統。』

 

--------------------------------------------------------------------------------------------

 

黑夜,已經隨著不斷增強的風雪,完全降臨在倫敦。

 

YO,小槍。』

綁著雙馬尾的弓箭手用奇特的方式打完招呼後,站在石製的窗台上看著Lancer與熟睡的芙蕾雅。



『噓—…』

Lancer擺出『安靜』的手勢,擔心Archer吵醒了芙蕾雅。

『—就跟妳說不要叫我小槍了。』

『好吧,那—槍槍。』

『………妳有什麼事嗎?』

Lancer一臉無奈,明顯對Archer的任性放棄了抵抗。

 

『本小姐來呢,是要把這封信拿給那個小女孩。』

說著,Archer拿出了一個有著茱荻絲簽名的信封。

『我們家主人說,拿著這封信去聖保羅大教堂,聖堂教會就會保護那個小女孩,直到聖杯戰爭結束。』

Archer將信封丟給Lancer

 

『感激不盡…』

『—不過呢~~!』

打斷了Lancer的道謝,雙馬尾的少女似乎還想說些什麼。

 

『本小姐覺得有些事,必須讓那個小女孩知道,雖然我家主人叫本小姐不要說啦…。

 

Archer拿出一片金色的鱗片,慢慢的把玩著。

『那是…Assassin的寶具!』

感受到殘留的魔力,Lancer腦中浮現的,是那群把巨大摩天輪推向地獄的金色惡魔。

『我在偵查時發現…那個埃及小女孩的病房已經是一片狼籍,小女孩當然也失蹤了,而這片鱗片—就留在那裡。』

『克麗奧!—』

Lancer不自覺的呼喊出聲。

此時,Lancer感覺到了來自少女身體的微微顫動。

她回頭仔細查看了芙蕾雅,少女的呼吸依然平靜沉穩,緊閉的雙眼似乎在告訴Lancer是她多心了。

 

Lancer鬆了一口氣,這件事絕對不能讓芙蕾雅知道。

 

『留下這麼明顯的線索,擺明在跟本小姐挑釁。』

Archer說完,將金色的鱗片捏成碎片。

 

『那個狗頭的殺了小女孩的老師,綁架了她的朋友—

本小姐覺得,就算要退出,也應該親自去做個了結。』

『她跟我們不一樣,她只是…』

『我知道小女孩很痛苦!

但是,這是屬於她的戰鬥。』

銳利的紫色眼眸讓Lancer沒有辦法反駁。

 

『倫敦塔橋。』

 

Lancer還沒回過神來,Archer已經遞出了今晚的邀請函。

『狗頭的氣息就消失在那裡,…八成佈下了一堆有趣的陷阱在等我們過去吧?』

雙馬尾的女孩說到這兒,興奮地笑了出來。

 

『本小姐要說的就這些,接下來交給妳決定了。』

Archer躍出窗外,回頭對Lancer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消失在大雪紛飛的夜幕中。

 

Lancer看著窗外呼嘯的大雪,她必須做出抉擇—。

 

--------------------------------------------------------------------------------------------

 

在泰晤士河畔,身批雪衣的奧提麗亞專心的看著魔力計的指針。

 

剛才打來家裏的,是一通來自魔術協會的電話。

 

據報,亞特拉斯鍊金學院留學生克麗奧‧塞勒涅的失蹤現場,偵測到Servant的魔力反應,雖然即刻展開追蹤,但是氣息在泰晤士河沿岸突然消失,判定此Servant的職階為『Assassin』,克麗奧‧塞勒涅被捲入『戰爭』的機會極高,現已展開搜查—。



『本來是為了私下跟她作個了斷才用的偵測魔術…竟然會用來救她一命啊,我要她欠我一個大人情!』

奧提麗亞使用的,是家族專屬的寶石系統追蹤魔術,那一塊不帶任何魔力反應,只有艾帝魯菲爾特的魔術才偵測得到的紅寶石碎片,現在還纏在克麗奧的一頭長髮內。

 

魔力計的指針停止了轉動,指向了東方的某處。

 

『我就知道我一定可以幫到堂姊的。』

帶著興奮與一點緊張,奧提麗亞朝著指針的方向倫敦塔橋跑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