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五話 『亡者之夜』 B Part


--------------------------------------------------------------------------------------------

  

『你以為這種東西困得住本小姐嗎———!』

怎麼會中了這麼白痴的陷阱!



Archer
的怒火毫不保留的從紫色的雙眼中爆出,瞬間,纏住少女纖細雙手的兩條眼鏡蛇爆出裂痕。

 

『不會讓妳逃走的……』

深沈的聲音彷彿來自地獄深處,Assassin的雙手開始集結巨大的魔力。

 

『—!!』

金色的鱗片不斷從Archer的身邊爆散開來,滿是裂痕的巨蛇們反而在碎裂前纏繞的更加緊密。

 

『可惡…』

茱荻絲在判定光彈射擊不到塔橋上的暗殺者後,脫下了右手的武裝,露出了令咒。

 

移動到安全的位置—

 

就在茱荻絲心中這麼想時,一把閃著銀光的長槍劃破飛雪,直直朝著阿努比斯的眉間而去。



『!!』

連閃避的機會都沒有,來自死角的攻擊命中了準備出招的暗殺者,冥王的面容應聲破裂。

 

『小槍!』

Archer看到的,是站在橋塔下方,擲出銀槍的金髮少女。

 

『抱歉!來晚了。』

『本小姐就知道妳一定會…』

Archer的眼神猛然一變,感覺到了Lancer身後的殺氣。

 

在銀槍離手的金髮少女後方,更多藏在暗處的金色暗殺者,正向她襲擊而來。

 

『哈啊啊啊啊啊!!——』

金色的碎片在眼前爆散開來,那如玻璃爆碎般清脆的爆音,一路延續到Lancer身後。

 

原本纏住Archer與準備襲擊Lancer的巨蛇們在流麗的閃光下,全數化為金色的碎塊。

 

        Archer手上那把由長弓變化而成,如水晶般剔透的雙頭大刀,在與金色碎片的相互輝映下,顯得如夢似幻。



『看來他也有弓箭手不擅長打近身戰的錯誤觀念哪。』

雙馬尾的少女對著Lancer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

 

--------------------------------------------------------------------------------------------

 

在距離塔橋邊不遠的河畔,一對無神的眼睛靜靜的觀察著這場雪夜中的戰爭,如果有別人在附近的話,一定會聞到那股死亡的臭味吧。

 

『槍…槍……兵……,

弓…箭—手……,

暗…殺…者者…。』

發自那蒼白嘴唇的,是以破碎的聲音念出的異國語言。

 

語畢,沒有做出任何進一步的動作。

 

只是靜靜的觀察著。

 

--------------------------------------------------------------------------------------------

 

        在塔橋的另一端,Assassin掩著破碎的面具,滿手的鮮血暴露了受傷的事實,滿地的眼鏡蛇的金色碎片代表設下的陷阱已經被破解,但是…

從那破碎的面具中露出的眼神,卻仍帶著無限的惡意。

接著,Assassin做出了奇怪的手勢。




『呀——!』

奧提麗亞的尖叫讓茱荻絲注意到她,也注意到橋面上發生的異變。

滿地的金色碎片開始顫動,變化,變成一條條金色的小蛇。

這是冥王最後的陷阱—

 

『什…!!』

茱荻絲反射性地發動神誡之手,而光彈將小蛇炸碎的金色粉末,又引發更多大型的金色碎塊化為蛇形。

 

奧提麗亞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對身邊的蛇群擲出手中的攻擊性寶石,炸裂的寶石引發的金色粉塵,讓奧提麗亞瞬間被金色暗殺者包圍。

 

『該死!』

茱荻絲暗罵了一句,衝向驚慌失措的年輕魔術師,但金色的蛇群如潮水般,眼看就要吞噬奧提麗亞。

 




這時,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是
Assassin的巨大黑影,從碎裂面具中露出的灰藍色眼珠充滿了殺意。

Vici…———

茱荻絲這次清楚聽到了那句帶來毀滅的咒文。

 

Veni,vidi,vici

這是那個曾經率領萬千大軍,叱吒古老帝國的男人寫給議會的信中出現過的名言。…他怎麼會淪為『Assassin』—

 

 




『跟本小姐打架時專心點!!——』

Archer一腳踹中了Assassin的側腹。

 

讓眼前的敵人有機會趁隙襲擊自己的主人讓Archer覺得相當沒面子,這記帶了惱羞成份的飛踢踢得相當重,Assassin巨大的身軀飛出後撞擊橋邊的護欄,爆出翻騰的煙塵。

 

重拾銀槍的LancerArcher同時向煙塵的方向衝去。

Veni !!

撥開煙塵與飛雪,黑色的旋風自絕境中衝出,三道閃光繼續開始在空中交戰。

 

        茱荻絲急忙看向奧提麗亞所在的位置,金色的蛇浪已經將那裡侵蝕出無數坑洞,正當茱荻絲絕望之際,她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景象。

 

應該已經受到聖堂教會保護的芙蕾雅—

正攙扶著奧提麗亞逃跑著。

 

--------------------------------------------------------------------------------------------

 

『芙…芙蕾雅同學!?』

『啊…奧…奧提麗亞,妳沒事吧。』

看著奧提麗亞,芙蕾雅的心情相當複雜,只能露出苦笑。




『妳怎麼會—』

衝到兩人身旁的茱荻絲,將本來要問的問題吞了下去。

早知道不要叫她去送信…

腦中第一個浮現的,是Archer那不懷好意的笑容。

 

『抱歉…』

『…既然妳來了,我需要借助妳的力量。』

『我的力量?』

這個要求讓芙蕾雅有點驚訝。

 

『妳的魔力探索能力!』

說完,茱荻絲回頭打碎了附近的金色小蛇。

 

『妳也看到了,這些小蛇會不斷的產生新的蛇群,

Assassin現在採取守勢,遲早這些蛇會跑到街上去,要打贏只有一個辦法…』

『是…?』

『找到他的Master!直接切斷魔力來源!』

 

說完,茱荻絲停了下來,再繼續往前逃跑,只會把更多的蛇引到街道上。

『魔術師!妳也來幫忙!』

『我…我!?』

奧提麗亞回過神,驚訝的問。

 

『我們會設法擋住蛇群,妳去找到Master的位置!快!』

說完,茱荻絲面對金色的蛇群,擺出戰鬥架式,奧提麗亞也急忙掏出剩下的寶石。

 

『探索…。』

這是教授最讚許的,芙蕾雅的能力,以往只有在實習時使用過,這是第一次,自己背負著救人的使命。

 

想到教授,芙蕾雅振作了起來。

『為了救出克麗奧…』

我絕對不能讓教授失望!

芙蕾雅閉上了雙眼——。

 

 



『眼前的兩個魔力團…是奧提麗亞與茱荻絲…』

 

 



『那個巨大的閃光…是
Archer,旁邊那個溫暖的魔力團——是Lancer

 

 



『這個充滿殺氣的黑色氣團…是
Assassin——嗯?』

 

雙眼瞬間感到一陣幾乎令人暈眩過去的灼熱,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感覺,芙蕾雅痛的流下淚來。

 

感覺到了!

在黑色氣團的後方,有一個很小的,幾乎沒有散發出魔力的氣團。

 

『還沒找到嗎!!』

茱荻絲擋著越來越多的蛇群,似乎快撐不住了。

 

『找…找到了!在他後面的橋塔頂樓——!!』

芙蕾雅急忙報出感覺到氣團的位置!

 

Archer!!』

隨著茱荻絲一聲令下,雙馬尾的少女對著橋塔上射出了一箭,橋塔頂部應聲倒塌—。

 

--------------------------------------------------------------------------------------------

 

如同時間暫停一般,在場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動作。

 

在箭矢擊發的瞬間,暗殺者就以極快的速度衝向崩塌的橋塔,如今,Assassin巨大的身軀,正保護著自己的主人—

 




『芙…芙蕾雅…』

像是被強制解除一般,橋面上的蛇群停止了動作,回復成金色的粉末,纏滿繃帶的少女隔著紛飛的雪花,驚訝的看著芙蕾雅。

 

橋塔裡已經沒有其他人的蹤影了,保護著受傷少女的阿努比斯說明了一個芙蕾雅絕不想承認的事實。

 

『克麗奧…妳…怎麼』

『不要過來!!』

克麗奧抱著頭嘶喊著。

 

Assassin!!』

下一瞬間,Assassin抱起自己身材嬌小的主人,化為一道旋風衝向夜空的黑暗。

 

只留下一臉呆然的芙蕾雅,看著摯友的身影消失在風雪中。

 

--------------------------------------------------------------------------------------------

 

忽然間,由塔橋兩側湧來的不祥殺意充滿了四周。




年輕的代行者感到一陣噁心,在場的所有人當中,她最熟悉,也最厭惡這種充滿了死亡的味道。

 

『這些是什麼東西啊!』

奧提麗亞驚訝的叫出聲來。

 

無數的死者。

爬上了橋塔,湧入了橋面,以緩慢噁心的動作逼向前來,整座倫敦塔橋已經被這些散發著腐敗氣息的東西給包圍。

 

『這也是那個狗頭搞的鬼嗎?』

『這麼大量的死者…怎麼可能沒被發現。』

Archer快速的回到茱荻絲身邊,兩人面朝塔橋的兩側備戰。

 

『芙蕾雅…』

Lancer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她發過誓要守護的少女,如今正面無表情的站在自己的眼前。



『克麗奧她…』

臉上混雜著雪水與淚水,芙蕾雅吐了一口白煙,輕聲說道…

『一定…一定有什麼苦衷的,對不對?』

 

『沒錯…一定是這樣的。』

Lancer緊緊抱住了芙蕾雅,她只能這樣回應眼前的少女。

 

--------------------------------------------------------------------------------------------

 

『轟——!!』

一個巨大的爆炸,在塔橋的北側炸裂,自煙塵中現身的金髮女子指揮著身後的大隊,並擲出下一發寶石—

 

寶石在空中畫出一道漂亮的弧線,放出巨大的閃光,瞬間將前方所有的死者化為灰燼。

 

『露維雅堂姊!』

奧提麗亞認出了那熟悉的身影。

 

『時鐘塔的人…』

茱荻絲觀察了眼前的狀況,當下做出了決定。

Lancer!帶著妳的主人,我們要撤退了!』

『可是…』

『接下來交給他們就好!』

茱荻絲指著北側,正在消滅死者的魔術師們說道。

不能在人前使用魔術的魔術師們,正用大範圍的攻擊魔術殲滅在塔橋上的無數死者,想必附近區域都已經被時鐘塔封鎖了吧…

 

『妳的主人現在不能落入時鐘塔手中!』

使用了簡單的重量魔術的茱荻絲與Archer雙雙躍入空中。

 

『芙蕾雅,我們要離開了!』

抱著芙蕾雅,Lancer跟著茱荻絲與Archer,越過塔橋另一側的無數的死者,飛入大雪中。

 

看著芙蕾雅消失的身影,奧提麗亞還是不敢相信今晚發生的事,那個前天還在教室引起爆炸,笨手笨腳的芙蕾雅,剛才卻救了自己一命。

那個在雙眼中帶著決心與些許悲傷的女孩,已經不是自己認識的芙蕾雅了。

 

『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