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六話 『花與霧的協奏_花之曲』A Part

--------------------------------------------------------------------------------------------

 

列車在駛入了市中心的巴黎北站後,立刻無聲無息地駛向了下一個目的地,彷彿這班列車從來沒有來過一般。

一行人在空蕩的車站內,等待著茱荻絲的下一步指示。

『我要回巴黎的聖堂教會分部一趟,跟梵蒂岡本部取得聯絡。』

『那我們也…』

『這裡是法國教區的總部,隨便帶時鐘塔的魔術師去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更何況妳還是這次戰爭的Master。』

茱荻絲阻止了想要一起跟來的芙蕾雅,並用嚴厲的語氣再一次提醒她Master的身份。

 

『妳們先去戰神廣場待命,結束後我會去找你們會合。』

『我…我從來沒有來過巴黎,就算妳跟我說在哪裡也…。』

芙蕾雅揮著手,慌張地說。

『不用擔心。』

茱荻絲看了在一旁閒晃的雙馬尾少女說道。

Archer會帶妳們過去。』

『啊?妳不需要本小姐跟著啊?

小槍夠強了,不需要本小姐保護的—』

聽到主人要跟自己分頭行動,Archer回頭睜大了雙眼問道。

『她…她們再怎麼說也是聖盃戰爭的參戰者,…需要有人監視她們。』

茱荻絲說畢,看了芙蕾雅一眼。

 

 

『哼~~監視嗎~~??

我說主人哪......妳知道什麼是傲嬌嗎?

『妳說什麼!?』

茱荻絲語帶驚訝,不禁思考起,這個精力過剩的弓箭手平時到底都在吸收些什麼知識…。

『沒事沒事~,妳說了算~本小姐會好好〝監視〞她們的~。』

聽到主人心口不一的發言,Archer鞠了個躬,並對茱荻絲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明白就好!』

 

--------------------------------------------------------------------------------------------

 

Archer一身輕便的短裙裝扮,在這冬季的大街上顯得格外顯眼,路過的民眾無不回頭觀望這個身材姣好的妙齡少女,走在Archer身旁的芙蕾雅不免害羞了起來。

 


『我說…你們家小槍怎麼不現身哪?一直保持靈體化多無聊!』

『小槍?』

第一次聽到這個稱呼的芙蕾雅顯得有點驚訝。

『就是Lancer啊~…小槍~妳在吧?』

 

『可是…穿著鎧甲跟長槍會驚動到一般民眾的…。』

悄然響起的聲音,是出了車站之後就一直保持靈體化的Lancer,音量之小,就像是對Archer說的悄悄話。

 

『妳不會像本小姐一樣把武裝解除掉嗎??』

Archer拉了拉自己身上絲質上衣。

『把武裝解除…』

『對啊~用睽違已久的肉體接觸這個世界~這跟我們生活的時代已經不一樣了~超有趣的說!』

Archer伸了個懶腰,吸了一大口氣。

『而且看得出來…妳對這個城市很感興趣。』

 

就算沒有Archer的千里眼也看得出來,在歐洲之星駛入巴黎以後,Lancer就像怕看漏了什麼似的,一直盯著窗外。

『……我—』

Lancer…妳…—』

正想說些什麼的Lancer,聽到了芙蕾雅的聲音。

『芙蕾雅?』

『妳…

妳的外號…叫小槍啊?』

『…啊!?』

面對芙蕾雅這個疑問,Lancer頓時無言以對。

『哈哈哈哈哈哈哈,沒錯沒錯,妳問得好啊,小女孩~』

一旁的Archer搭住芙蕾雅的肩,早已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如果Lancer現在有顯現實體的話,一定會擺出一個尷尬又不知所措的表情吧…。

 

 

--------------------------------------------------------------------------------------------

 

位於西提島上的巴黎聖母院,是巴黎總教區的主教座堂,也是聖堂教會的巴黎分部。

這裡是有名的觀光景點,門口的聖母院廣場總是聚集了大批的觀光客,由於時間尚早,門口只有一對看似自助旅行的老夫婦,這點茱荻絲並不意外,奇怪的是,他們在聖母院的大門前議論紛紛,卻沒有要進去參觀的意思。

 

『不好意思,請問…』

茱荻絲正覺得奇怪時,老夫婦向她走來。

『…聖母院要內部整修到什麼時候呢?』

『內部整修?』

『對啊…也沒有事先通知…昨天開始就突然關閉了,讓我們的行程大亂呢!』

老先生邊拿著導覽手冊邊抱怨道。

 

 

『……因為這次的整修是突發性的,我們有一部分的壁面在前晚坍塌下來了,您也知道,聖母院已經有700多年的歷史了,為了維護遊客們的安全,我們才會突然封閉的,造成你們的不便真是抱歉。』

察覺事有蹊的茱荻絲立刻對著老夫婦露出了不遜於一般神職人員的笑容,並用流利的法文有禮貌地說明原因。

『請兩位務必在整修結束後再來參觀喔。』

 

『原來是這樣啊…真是辛苦你們了。』

老夫婦似乎很滿意茱荻絲的答案,向她道謝後離去,只留下茱荻絲在原地盯著門口那塊寫著〝內部整修〞的告示牌。

 

『怎麼回事…。』

說著,茱荻絲握緊了藏在長袍內的神誡之手

 

--------------------------------------------------------------------------------------------

 

OK~我們到了,這裡就是待命地點,可別亂跑喔。』

 

一行人到達的地方,是名為『戰神廣場』的廣大公園,不論是誰,在進入大廣場後一定會注意到的,正是矗立在公園西北方,花都的地標

 

—艾菲爾鐵塔。

 

而芙蕾雅的目光,在進入廣場後,就被這座雄偉的鐵塔深深地吸引住,如果自己現在不是逃亡之身,如果…克麗奧跟教授也在的話…。

 

『怎麼樣,很棒吧?我第一次看到時也嚇到了。』

Archer一句話打斷了芙蕾雅的思緒,得意的表情好像艾菲爾鐵塔是她蓋的一樣。

『…我只有在照片上看過,沒想到會如此雄偉…。』

 

『巴黎竟然有如此雄偉的建築…請問這座鐵塔叫做…?』

『叫艾菲爾鐵塔~本小姐剛剛不是才………咦?

 

 

 

Archer猛然回神,才發現發問的是已經解除靈體化的Lancer,金髮少女正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鐵塔,一身的裝扮卻引來更多的目光。

 

 

『媽媽,那個姐姐穿得好奇怪喔~』

『不要亂指,人家在拍戲…。』

 

Archer一把勾住Lancer的脖子,飛快地把她拉到一旁的樹叢內。

 

 

『小槍……妳妳妳搞什麼鬼啊!?』

『咦?我…我不是已經卸除鎧甲跟兵器了…』

『不是這個問題吧!?

…,現在沒有人穿這樣在街上走的啦!!』

 

『那個…還好吧?』

芙蕾雅走到樹叢附近,悄悄地問道。

『一˙點˙都˙不˙好!』

從樹叢裡傳出來的,是Archer極度不滿的聲音。

『本小姐有必要教教你們家小槍現代的常識。』

 

 

--------------------------------------------------------------------------------------------

 

年輕的代行者從教堂側面的密道躍下,無聲的落在空無一人的大禮拜堂內,窗外的陽光透過玫瑰窗的彩繪玻璃投射進來,讓整個禮拜堂沐浴在柔和的光芒中。

然而,除了微微晃動的燭光外,整座聖母院內安靜的詭異,一個人影都沒有,就好像居住在這兒的神職人員們全都憑空消失了一般。

 

茱荻絲繃緊了神經,神誡之手已然充滿魔力,處在隨時都可以攻擊的狀態…直到她發現祭壇下的異樣。

 

一個閃著青藍色的光芒,不斷發出魔力的奇特法陣。

形狀就跟她在倫敦的通訊迴路被封鎖時,在螢幕上看到的一模一樣。

 

 

『八卦…』

茱荻絲輕聲唸道那個她不願承認的名稱。

她認識這個法陣,屬於遠東的大陸魔術系統,一個長期以來跟魔術協會互不往來,聖堂教會的勢力所不及的地區。

 

〝喀…〞

細微的聲響引起茱荻絲的注意。

聲音來自上方的鐘樓。

 

--------------------------------------------------------------------------------------------

 

『呼…呼…』

在巴黎市中心的某條暗巷中,傳來細小的喘息聲。

 

一名身著修女服的少女拖著腳步,慢慢的前進著。

雖然看來十分疲憊,眼神中卻仍燃著一絲希望。

給她希望的,是手中那不斷的閃著紅光的十字架。

 

—這是來自倫敦的歐洲之星所發出的信號。

 

 

 

卡!

 

年輕的修女差點絆倒,隨即扶住一旁的牆壁。

『不行不行…打起精神來!珍妮!』

名為珍妮的少女用力地拍打了自己的臉頰,重新站穩。

『一定要通知其他人…通知學姊…。』

 

 

--------------------------------------------------------------------------------------------

 

茱荻絲小心翼翼的步上鐘樓,尋著聲音的來源而去,即使是白天,走道仍然十分昏暗,僅能靠著透射進來的陽光辨別位置。

 

然後,在鐘塔的陰影處,茱荻絲看到了三道人影。

 

『瞭解……

最終地點佈陣後……

將往下一地點移動…確認……Reims。』

其中兩名男子穿著奇特的異國服飾,為首的黑髮女子則身著白色套裝,彷彿正在與人交談似的,望著天上暗自呢喃著。

 

Reims?』

雖然聽不懂他們的語言,最一個單字似乎是地名,可以隱約聽出發音。

Reims(蘭斯)—那是位於巴黎東北方的城市,不但擁有悠久的文化,更是歷代法國國王加冕的蘭斯大教堂的所在地。

 

 

就在此時,女子似乎接收到了什麼訊息,瞬間散發出濃烈的殺氣,看向茱荻絲躲藏的地方。

 

『!』

雖然茱荻絲成為代行者不過數年光景,對自己隱藏氣息的能力卻相當有自信,就連死徒也未必能察覺自己的位置。

 

除非…自己已經身在對方的某種結界內…

 

儘管訝異,身為代行者卻不容許任何的遲疑。

 

『嘎———!!』

下一瞬間,神誡之手的近戰型態已經貫穿了其中一名男子的側腹。

 

但是成功發動先制攻擊的茱荻絲卻感到錯愕。

她瞄準的—

是為首女子的心臟,而這名男子竟在攻擊命中前以極快的速度擋在兩人之間。

就在貫穿的同時,從男子傷口散出的濃烈死臭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雖然跟在前晚在倫敦遇到的死者散發著同樣的氣味,功力卻是完全不一樣。

 

此時,側腹被貫穿的男子緊扣住茱荻絲卡在自己體內的右手,另一名男子張開利爪,朝著茱荻絲左側的太陽穴襲來。

在這千鈞一髮之時,年輕的代行者非但不防禦,反而將左手的神誡之手朝著地板—

 

轟——!!

 

十字光彈擊中地面,魔力爆裂的強烈光芒瞬間擴散到整座鐘樓。

 

強光灼傷了男子的雙眼,帶有殺氣的一爪揮了個空—

就在下一瞬間,兩道巨大的棍形光束已經確實的命中了兩名男子的頭部。

 

 

就在確認眼前的兩個死者倒地後,茱荻絲才微微睜開緊閉的雙眼,如此強烈的光芒就像雙面刃一般,對自己的眼睛也造成不小的傷害,而第三名敵人的存在讓她不得不趕快讓雙眼適應。

 

就在茱荻絲的視線逐漸恢復之際,黑髮女子已然躍出鐘樓,輕巧地踏著屋頂,朝巴黎市區而去。

 

顧不得眼睛的疼痛,尋著女子的身影,年輕的代行者追了上去。

 

--------------------------------------------------------------------------------------------

 

『嗯~好,就這幾套吧?』

Archer在服裝店的櫃前端詳了半天,手上抱了幾套剛剛挑選的衣服。

一行人在Archer的半強迫下,來到了巴黎市中心的拉法葉百貨,除了琳瑯滿目的商品外,彩繪玻璃組成的圓形拱頂更讓芙蕾雅目瞪口呆。

 

『真的沒問題嗎?茱荻絲小姐不是說要在廣場待命…』

『安啦!她真要找的話還是會找到我們的,比起這件事,妳也挑幾件衣服吧?

我看妳帶來的行李裡實在沒幾件像樣的。』

『可是…』

『錢的問題不用擔心!交給本小姐吧~!』

Archer拿出了一張信用卡在芙蕾雅面前晃了晃,上面沒有任何銀行名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銀色的十字架。

 

 

『這該不會是聖堂教會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