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六話 『花與霧的協奏_花之曲』B Part

『只能孤注一擲了…。』

茱荻絲下定決心,故意慢了一步,露出一個破綻。

 

果不其然,下一秒,致命的一拳已經殺到眼前。

『現在!』

茱荻絲以極小的動作側身閃過這一拳,被拳勁劃破的臉頰噴出了鮮血,然而這卻是必要的犧牲—。

茱荻絲一把抓住擦過臉頰的殺拳,順勢向後一拉,這讓女子的重心瞬間失衡,向前一傾—

 

 


轟————!!!!!!

 

〝成功了!〞

充滿魔力的神誡之手確實的貫穿了心臟——

正當茱荻絲這麼想時,映入眼中的卻是不可置信的畫面。

女子扭曲變形的左手正滴著黑色的血。

 

 


就在神誡之手貫穿心臟的前一刻,她以不可能的姿勢將神誡之手硬是擋開,而代價就是一隻手臂。

 

就在茱荻絲驚訝之際,女子快速地將右手抽回,向後躍去。

 

『裡門頂肘…』

看著自己變形的左手,女子輕聲說道。

儘管最後殺向自己心臟的不是『手肘』,這一拉一推,仍讓女子看穿了茱荻絲所〝應用〞的招式。

 

茱荻絲明白,面對眼前的對手,同樣的招式已經不能使用第二次,而敵方攻擊的主力—右手卻仍毫髮無傷,情況相當不利—

這樣下去,只有……

 

--------------------------------------------------------------------------------------------

 

嗖!嗖!嗖!

 

數枝銀箭從女子下方的屋頂爆穿而出,女子向後翻滾躲開了攻擊,下一瞬間,屋頂瞬間爆裂,從爆發的煙塵中出現的,正是剛才發動攻擊的Archer

 

Archer!?』

『弓箭手…』

在場的兩個人用不同的語言同時叫出Archer的名字。

『…多謝妳們幫本小姐自我介紹。』

 

Archer的出現讓女子不敢輕舉妄動,由攻擊轉為警戒,漸漸移動到屋頂邊緣,伺機撤退。

 

『沒用的!一旦被本小姐盯上妳就休想逃!!』

Archer抄起長弓,對準了女子放出了箭矢。

 

然而,就如同直接從虛空中撕裂一般—

在銀箭發射之際,女子的背後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黑色的裂縫,瞬間噬去了她的身軀。

 

 


箭矢在空中炸裂,女子則像空氣般消失在黑色的裂縫中。

 

『啊————!!犯規啦!!!』

眼睜睜的看著敵人逃掉,Archer氣得大叫了出來。

 

『妳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是叫妳盯好Lancer她們嗎!?』

『啊……放心啦。

我盯得好好的——。』

 

『茱荻絲學姐!』

忽然的呼喚聲讓茱荻絲嚇了一跳,但在看到呼喚自己的人後,讓茱荻絲整個人從戰鬥的緊張感中放鬆下來。

『!珍…………珍妮!?』

『學姐妳沒事真是太好了!』

從頂樓的門口現身的,是帶著嬌小修女的芙蕾雅與Lancer,早已換回便服的Archer微笑地跟她們揮手。

 

--------------------------------------------------------------------------------------------

 

少女們在香榭大道上的咖啡座找了位置坐下,在敵人撤退的現在,眾人終於可以稍事休息。

『來,小心燙喔。』

『謝謝—。』

 

 

 


芙蕾雅將熱牛奶遞給疲憊不堪的珍妮後,回到自己的座位,茱荻絲似乎想跟珍妮私下談談。

『所以…除了妳之外,所有人都……』

雖然明白眼前的小女孩相當疲憊,但是茱荻絲必須儘快瞭解現在的狀況。

 

 

『嗯…聽說羅馬尼亞發生了怪事,巴黎分部的前輩們幾乎都去支援了…,

前天晚上…主教大人突然叫我去幫教會買些日用品…

…回來以後…大家……就都不見了。』

在聽她述說完聖母院發生的事後,茱荻絲腦中浮現了在祭壇下發現的青白色八卦法陣,在代行者們不在的狀況下,一般的神職人員恐怕…。

 

看到眉頭深鎖的茱荻絲,珍妮露出了擔心的表情。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在市區裡躲了一夜…今天早上看到歐洲之星的緊急信號,才…。』

『嗯,妳很勇敢,

多虧了妳才讓我能掌握現在的狀況。』

『!……謝謝。』

茱荻絲溫柔的稱讚,彷彿是神的話語,讓珍妮一夜的疲憊一掃而空。

 

『可以幫我叫阿塔蘭忒學姐過來嗎?我們有事要商量。』

『好!』

 

--------------------------------------------------------------------------------------------

 

 

『她怎麼會叫妳……學姐啊。』

Lancer雖然已經習慣了Archer的隨性,不過對任何人都報上真名這件事,仍然讓她覺得難以釋懷。

『本小姐剛被召喚的時候跟主人一起待在巴黎嘛…不小心被她看到了,

她就以為我們是同事,所以…』

『妳就這樣報上真名!?』

『名字取了不就是要用的嗎?』

 

『阿塔蘭忒學姐—』

小修女充滿精神的呼喚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茱荻絲學姐說有事要跟妳商量,請妳過去一下。』

 

 


OK~,妳在這裡乖乖的,先讓這兩位姊姊跟妳玩喔。』

『什麼玩~!珍妮再怎麼說也是聖堂教會的聯絡員,不是小孩子了!』

『好好好~這句話等妳長高點再說吧~。』

說完,Archer丟下漲紅著臉的珍妮,往主人的方向跑去。

 

 

『妳好勇敢喔,一個人冒著危險來這裡通知我們。』

Lancer微笑看著眼前跟自己一樣金髮碧眼的小女孩。

 

『嗯!我相信這一定是神的指引,讓我來保護茱荻絲學姐的。』

 

聽到珍妮這句話,Lancer一瞬間愣住了。

『大姊姊?』

『………啊,對…對啊!

一定是神引導妳到這裡來的。』

『大姊姊也相信神嗎?』

看著Lancer胸口的十字架項鍊,珍妮好奇地問。

『嗯…。』

面對小修女的疑問,Lancer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看到珍妮與
Lancer交談的身影,讓芙蕾雅想到了遠在倫敦的小怜。

如果小怜也可以這麼有精神就好了…

我跟她約好了…卻沒有出現,她現在還好嗎…?

 

 

這時,茱荻絲跟Archer走了過來,說明現在的狀況。

『巴黎分部已經沒有辦法提供協助了,我們必須自力前往梵蒂岡,現在需要交通工具…』

『如果是車子的話,主教大人的用車還在車庫裡喔。』

聽到這裡,珍妮興奮的說道。

『真的嗎?』

『大功一件喔,珍妮。我們要去梵蒂岡,妳也一起來吧。』

Archer摸著小修女的頭,笑著說道。

 

『嗯!』

聽到學姐的邀約,珍妮高興的點了點頭,心中的喜悅不言而喻。

 

 

--------------------------------------------------------------------------------------------

 

『多謝法師大人相助…』

在距離巴黎數百里之外的某處,黑髮女子撐著自己變形的左手,向面前的白髮男子道謝。

『莫要言謝…

若非公主力克強敵,佈好最後的靈脈點,我亦無從出手…。

如今巴黎亦在我陣法之內了。』

 

 


名為法師的男子轉向一個青白色的巨大『八卦』,露出了奸笑。

『接著…

就讓那些愚昧之輩,率先品嚐我等之成果吧……。』

 

--------------------------------------------------------------------------------------------

 

 

『妳真的很喜歡茱荻絲呢。』

看到珍妮雀躍的帶著路,芙蕾雅笑著說道。

『嗯!茱荻絲學姐是我最尊敬的人,

我以後也要成為像學姐一樣厲害的代行者,然後就換我來保護學姐了!』

『別鬧了!不准妳作這麼危險的事!』

聽到珍妮毫無心機的發言,茱荻絲有點生氣的訓斥著她,話雖如此,卻帶著十足的關心。

 

她永遠忘不掉那一夜,身為代行者執行的第一個任務。

那個滿臉沾滿鮮血與污泥,坐在父母的屍體邊哭泣的珍妮,花了多少年才找回笑容,然後成為神的信徒。

這也是茱荻絲第一次感謝神,讓自己可以代行神的意志。

 

一旁的Archer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

『嘿嘿~妳還裝~明明就很開心~。』

說著,Archer快速地從茱荻絲的懷中抽出一張照片。

 

—那是珍妮正式成為巴黎分部的聯絡員時,茱荻絲與珍妮在聖母院前的合影,相片中的茱荻絲像多了一個妹妹一般,笑得如此開心。

 

 

 


『這張照片是什麼啊~~?』

『還給我!』

Archer與茱荻絲兩人,就在大街上當場追鬧了起來。

 

 

『西北者,法蘭西之國——

 

『啊!——』

就在追鬧當中,原本拿在Archer手中的相片突然脫手,隨著風飄了出去。

Ar….阿塔蘭忒!妳去給我撿回來!』

差點忘了珍妮跟在身旁,英靈之名幾乎脫口而出。

 

『啊,我來撿就好。』

小修女機靈地跑向照片飄去的地方。

 

『啊,別跑太快—』

芙蕾雅擔心的說道。

 

——名喚巴黎,是為乾地——

 

『我拿到了~~!』

珍妮拿著相片,高興地揮著手,朝著茱荻絲跑來。

 

瞬間,Lancer心中一陣糾結,強烈的劇痛襲上胸口,讓她彎下身來。

那是一種極度不祥的預感。

 

Lancer?

察覺到Lancer的異狀,芙蕾雅趕緊詢問。

 

Lancer自己也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在敵人已經撤退的現在,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當她察覺這股來自遙遠東方的殺意—

以及即將發生的悲劇時,一切都太遲了。

 

——天陣也!』

 

轟隆!!

 

天空,響起了雷聲。

狂風刮起,像是突然降臨的風暴,厚重的烏雲瞬間覆蓋了整個巴黎,在閃著雷光的雲層中,隱約透著一個奇怪的圖形。

 

 


然後,就像斷頭台的刀刃一般,數十道黑色的閃電往這個名為巴黎的死刑犯劈下—

 

『咦?…』

『珍妮!!危險!!』

茱荻絲往前衝去,伸出手來。

 

就在正上方,黑色的巨雷帶著青白色的電光,直直地降臨在一行人所在的大街上。

這一切就發生在數秒之間,珍妮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直到她聽見學姐的呼喊。

 

在黑色的雷光下,珍妮無助的把左手向前伸向茱荻絲,另一手仍然緊抓著自己跟學姐的合照。

 

 


『茱荻
學姐————……』

 

那是茱荻絲聽到珍妮說的最後一句話。

 

然後,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伴隨著巨大的衝擊波,讓她震飛到數十尺外。

 

珍妮細小的身影,消失在黑色的雷光中。

 

--------------------------------------------------------------------------------------------

 

哀號聲,哭泣聲,警報聲—

四起的濃煙,散落的瓦礫—

整個巴黎瞬間陷入恐慌狀態。

 

鮮血從茱荻絲的額頭流下,她的眼前一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