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七話 『FakeReality』B Part

Lancer——!!』

碎裂的石塊與鮮血充滿了視線,

模糊的意識中,彷彿聽到芙蕾雅在呼喚自己的名字,自己卻沒有辦法做出任何回應。

銀白色的鎧甲染滿了鮮血,敵人正步步朝著自己前進,即使如此,少女卻提不起力氣撐起自己的身體。

 

 

她陷在雕像的碎裂底座中,那是座奇特的雕像——

儘管巨大的衝擊力讓雕像出現了裂痕,

那英姿煥發的騎士的雕像仍然散發著不凡的氣息。

 

乘著高貴的駿馬,右手舉著寶劍,彷彿在接受凱旋的歡呼。

 

金髮少女依稀看到崩落的碎片上刻寫著騎士的名字,

 

用她熟悉的語言——

 

磅鏘!

 

然而,猛然的一爪,打斷了思考,將少女更用力的朝碎石堆撞去。

 

 

鐵爪敲擊鎧甲的撞擊聲響徹了教堂廣場,

如暴雨般無情地襲向已經毫無抵抗的少女,

在銀鎧上留下一道道的爪痕,四散紛飛的血沫肆意地沾染在騎士雕像上。

 

『克麗奧,我求求妳,快阻止Assassin…』

芙蕾雅哀求著克麗奧,請她停止這場戰鬥。

『不行…我不行…只要凱撒開始戰鬥…就根本沒辦法…』

埃及女孩只是瑟縮在地上發抖著,她臉上的燒傷、背上的大片血漬,似乎都在述說著她根本控制不住這瘋狂的暗殺者。

 

『克麗奧…用————…………!』

就在此時,彷彿看穿了芙蕾雅的企圖一般,暗殺者的雙眼瞪向芙蕾雅,讓她全身動彈不得,甚至無法發出聲音。

 

--------------------------------------------------------------------------------------------

 

Lancer細瘦的身軀被高高舉起,即使已經失去意識,銀槍仍然緊握在手中。

 

『不…不要擔心…芙蕾雅…妳不會受傷的…只要…只要Lancer消失…,Assassin就不會再殺了…妳就安全了…。』

Lancer隱約聽到克麗奧在對芙蕾雅說話——

 

 

這樣…就好了…

即使被眾人遺棄,即使面對死亡…

即使什麼都改變不了———————

只要重要的人平安無事…我的犧牲也…

 

〝這就是妳想要的…?〞

 

黑暗中,少女聽到了聲音,與她平時感覺到的完全不同——

 

一道深邃的,陰沉的聲音。

 

〝這就是妳再一次出現在世上的理由?

讓這種愚蠢的命運再重複一次?

 

少女無法反駁,

這對她來說,只是悲劇的輪迴而已——

但是,沒有人瞭解,也沒有人問過她真正的願望——

 

〝我都明白——

 

…妳…真正想要的……是———

 

就像連思想都被浸透一般…少女感覺自己被慢慢包覆起來。

 

在那一片黑暗之中。

 

--------------------------------------------------------------------------------------------

 

遠方,Caster正監視著蘭斯大教堂前的激戰。

Lancer組確定落敗了——

一切都在他的計算之中。

 

正當Caster露出得意的微笑時,眼前的影像突然化為一片雜訊,消失無形。

 

『怎麼了?』

一旁的老人有點不高興地問道。

 

『監視的殭屍…被消滅了。』

 

就算是魔力強大的Caster,要監視距離遙遠的蘭斯,仍需要傳輸的媒介,

而他的寶具——附在殭屍身上的白色羽毛,正擔任著這個重要角色。

靠著散佈在歐洲大陸的無數殭屍讓他可以掌握到所有的動向。

 

 

Caster相當不悅,他不喜歡意料外的發展。

但是他自己明白——

除了強悍的Rider,現在仍有一組人馬不在監控之下。

『莫非是…』

 

蘭斯大教堂的屋頂上。

那把插進殭屍頭顱的黑色長劍,證實了他不安的預感。

 

--------------------------------------------------------------------------------------------

 

左手扣著Lancer的咽喉,Assassin的右手再度開始聚集魔力——

前所未有的灼熱波動正倒數著少女的死期。

 

而芙蕾雅全身就像被綁了千斤的鐵塊一般。

無法哀求,無法阻止,無法做任何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前方的處刑秀上演。

 

『消失吧…』

阿努比斯深沈的詛咒再度響起,時間到了。

就在魔力波正要爆發的一瞬間——

 

 

 

 

 

 

 

 

 

 

Lancer朝地面直直落下。

Assassin原本扣著少女的左手,卻在空中飛舞著。

 

『呃啊啊啊啊啊—————!!!!!!!!!!!!』

Assassin壓住鮮血狂噴的傷口,不可置信地看著前方——

 

看著那閃入兩人之間的黑色疾風。

那砍斷他左手的黑鎧騎士。

 

 

Sa————ber!!!!!!!』

 

--------------------------------------------------------------------------------------------

 

這突如其來的闖入者,讓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咳…咳咳!』

芙蕾雅身上的束縛魔術瞬間解除,讓她猛咳了好幾聲。

雖然很想立刻衝去Lancer身邊,但是黑鎧騎士散發出來的壓迫感卻讓身體不聽使喚。

 

這是芙蕾雅第一次見到——

號稱Servant中最強的職階——Saber

 

此時,一個少女的聲音響起。

ChapterⅢ,Waltraute!』

隨著咒文,一道光芒從少女手上的書冊飛向Saber,融入其身。

Saber就像接收到了強大的力量,將Assassin巨大的身軀一腳踢飛。

 

 


Assassin
的身體仍然飄在空中,黑色長劍就已經如暴風雨般向他斬去。

失去左手的Assassin只能靠右手抵擋,完全不是眼前這個黑鎧騎士的對手。

 

就在鐵爪架開一波攻勢時,長劍的劍柄就這樣順勢轟在Assassin破裂的面具上。

這一擊,讓阿努比斯的假面整個爆裂開來,露出了沾滿鮮血的面容。

 

 


即使如此,Assassin眼中的殺氣仍絲毫未減。

那是一個帶有深沈眼神的男子,臉上的刀疤與鮮血讓人不寒而慄。

彷彿心中有著無比的黑暗——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Assassin發出瘋狂的嚎叫,與Saber對峙之際。

 

身披灰色長袍的少女已經出現在芙蕾雅與克麗奧面前。

正是Saber的主人——索妮雅。

 

『把Assassin給我擋住!』

再度下令後,索妮雅懍厲的眼神盯上了渾身顫抖的克麗奧。

 

『三流的鬧劇…我最痛恨這種作法。

ChapterⅠ,Gerhilde——

一條條藍色的細絲從書冊中飄出,隨著著咒文在少女的右手逐漸成型——

 

化為一把閃著螢光的淡藍色長矛。

 

 

克麗奧的表情瞬間轉為極度的驚恐。

『不要……不要………。』

 

雙腳完全不聽使喚,克麗奧就這樣跌坐在地上。

『芙…芙蕾雅……』

克麗奧滿臉淚水,對著癱坐在地上的芙蕾雅伸出了顫抖的手。

『救……救救我……我不要死…不要啊……。』

 

『無須多言。』

長矛朝著克麗奧的胸口直刺而去,就在快要刺穿她的心臟時——

 

--------------------------------------------------------------------------------------------

 

『妳幹什麼!』

長矛停止了動作,

停在芙蕾雅的胸前。

 

就在長矛快要貫穿克麗奧時,芙蕾雅就這樣用自己的身體,擋在索妮雅與瑟縮的克麗奧之間。

 

『她可是妳的敵人哪!』

芙蕾雅看著滿身鮮血躺在地上的Lancer,她明白眼前的灰袍女孩想表達的意思。

但是…就算這樣…

 

 

『克麗奧她…只是太害怕了而已…,拜託…不要殺她…』

就算克麗奧剛才沒有阻止Assassin的殺戮,芙蕾雅仍然相信自己的好友,就像她說的,她只是控制不了Assassin而已。

 

『天真…給我閃開!!』

長矛就這樣從芙蕾雅的臉頰旁擦過,朝著克麗奧刺去——

 

同一時間,一旁的戰鬥亦有了結果。

Saber黑色的鋼靴已經踩住暗殺者的胸口,將他壓制在地上,就在長劍要刺入其咽喉之際,黑鎧騎士發覺了奇怪的異樣。

 

眼前的Assassin身上突然失去了某種氣息——

某種非常重要的——

 

Saber察覺時,已經來不及回頭救主,只能對著索妮雅大喊——

 

『索妮雅!!小心!

這傢伙不是Servant———!!!!!!!!!!』

 

『!?』

 

Saber的警告讓索妮雅的長槍猶豫了半秒。

更讓克麗奧…………閃過了長矛。


 

 

一把閃著黑金色光芒的短刀,就這樣從芙蕾雅的右肩穿刺而出。

 

『啊啊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