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八話 『槍與劍』A Part

Assassin拿著手機,用半調戲的語氣跟另一頭的〝人〞輕聲說著。

一旁的壯碩男子正試圖用治療魔術接回自己被斬斷的左手。

 

 

『少把本后當白痴!你早就知道Saber會出現了吧!!』

Assassin突然大吼了出來,似乎累積的憤怒已經到達了頂點。

『告訴你!從今以後,休想再指揮本后!』

語畢,從Assassin手中竄出的金色小蛇瞬間將手機拆成碎片。

 

『咳!咳!咳咳咳!!!』

突如其來的劇烈咳嗽聲。

治療到一半的男子,就像要把肺臟都吐出來似的,咳出大口的鮮血,Assassin看著虛弱的主人,露出不悅的表情。

 

『那…那…你還有辦法召喚凱撒大人嗎?』

雖然身為暗殺者,真身為埃及豔后的克麗奧,在提到〝凱撒〞時,竟也露出了些許嬌羞。

 

『短時間內…恐怕…』

『呿…』

Assassin更加不爽了,因為〝那傢伙〞的指示,自己不但暴露了身份,差點成了本次聖杯戰爭最早脫落的一組,現在甚至連『跟心愛的凱撒大人並肩作戰的甜美時光』都毀了。

 

 

『…就等那些白痴自相殘殺好了…』

沈靜了許久,Assassin說出了接下來的戰略。

 

『你在這段時間就好好養傷吧。』

『謝謝…。』

 

 

『別搞錯了!本后可不是在擔心你!

在他們殺到剩下最後一組時,我們會需要凱撒大人的力量。』

『可是…那傢伙不會發現我們嗎?…』

Assassin的主人身為人類,卻能用肉身發揮出跟Servant同等的戰力,甚至多次被寶具擊中亦不能讓他倒下。

如此強悍的魔術師竟然露出了極度不安的眼神,明顯訴說了一直向他們下指示的〝那傢伙〞絕非普通人物。

 

『開玩笑~,只要有本后的〝虛偽的亞歷山卓城〞,那傢伙也好,那群死纏爛打的臭死人也罷,誰都察覺不到我們的位置!』

說完,Assassin一身的埃及綾羅瞬間化為一般便服,化為『克麗奧』的模樣,而在此同時,這一身的裝扮竟連她的氣息也遮蓋住了。

 

『只要你持續供應我魔力,我們就算躲上個一年十年都不成問題!』

 

看到Assassin如此的自信,男子也露出了安心的表情,他明白Assassin絕不是在誇大其辭。

這個寶具不僅能遮掩氣息,更能放出虛幻的假象,

Assassin在時鐘塔以〝克麗奧〞的身份潛伏了半年,甚至讓其他參戰者誤認自己是Servant,藉以掩護Assassin的真正身份。

而且,在『阿努比斯的假面』已經破碎的現在,他也只能慢慢養傷,靜觀其變。

 

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那傢伙〞要對芙蕾雅這個小女孩如此執著…。

 

『但是…本后…可不會乖乖躲著…。』

就在男子思考的同時,Assassin突然露出了一個奸笑。

 

『本后要把你們耍得天翻地覆,到你們都死光為止…。』

 

--------------------------------------------------------------------------------------------

 

舞動的刀光,交錯的身影,長劍與銀槍又再次交鋒。

 

兩把古代兵器每次碰撞所迸出的巨大聲響,就像戰艦的主砲在極近距離發射一般,如此巨大、如此淒厲,若非索妮雅佈下的隔絕結界,怕是早已將整個都市的居民全部驚醒。

 

LancerAssassin戰鬥過後已經遍體鱗傷。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若要保護芙蕾雅,就該帶著她逃離這裡,她根本不該與眼前的黑鎧劍士交戰。

〝殺!〞

又是那個聲音。

少女不知道那來自何方。

但是…在她的體內有某種意志驅使自己的身體繼續向敵人揮舞那沈重的銀槍,不但如此,她刺出的每一槍,都帶著更大的殺傷力與……殺氣。

 

 

反觀Saber,那黑色的長劍就像是在跳著流麗的舞蹈一般,將殺到的銀槍一一化解。

 

對於虛弱的Lancer竟能發揮出如此異常的戰力,Saber看來卻十分冷靜,就像看穿一切似的…

黑鎧劍士只是默默地與眼前的少女交戰著。

 

 

--------------------------------------------------------------------------------------------

 

 

芙蕾雅跪在地上,呆然地看著。

 

看著Lancer拖著滿身的創傷與Saber戰鬥著。

 

如今自己相信的一切在眼前無情地崩毀,她所相信的世界…

是一片假象。

是自己的天真讓Lancer陷入危機,像這樣的Master早該失去資格,甚至喪命。

 

曾經,她希望救回克麗奧——

曾經,她希望找到自己真正的家人——

曾經,她希望能夠幫助Lancer,能夠幫助因聖杯戰爭受苦的人們——

 

直到現在,她現在才清楚地明瞭——————

 

自己,什麼都做不到。

 

 

『芙蕾雅…。』

索妮雅注視著眼前的女孩良久,自從小怜口中聽到這個名字後,她便想要確認那件事——。

 

『果然…不是嗎?』

然後,她做出了結論。

縱使眼前的女孩跟自己有著極為相似的容貌,然而,也只是相像而已。

 

在她身上,感覺不到自己正在尋找的東西。

 

索妮雅知道,那東西…早就已經消失了,

跟著數年前的那場悲劇一起…這也是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的原因。

 

鏘!

 

一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讓兩個女孩同時從思緒中脫離——

眼前的戰鬥,有了結果。

 

--------------------------------------------------------------------------------------------

 

『妳…』

在接下Lancer的猛力一刺後,Saber順勢向前一衝,貼近Lancer,在少女面前低聲說道——

 

 

『————打算用這種充滿迷惘的攻擊跟我交戰到什麼時候?』

『!?』

 

接著而來的,是一道由下而上的黑色斬擊。

 

『!!』

Lancer本能地向後一個空翻,化解斬擊的力道。

然而這一斬來的猛烈,已將Lancer腹部的鎧甲斬成碎片,然後,在她阻擋長劍的槍柄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裂痕。

 

 

這是Saber第一次攻擊。

也是雙方交戰至此,唯一造成傷害的攻擊。

 

『咳!咳!』

Lancer咳出一口鮮血,跪倒在地上,然而——

少女握著銀槍的右手卻仍在顫抖,那瘋狂的顫抖,憎惡的顫抖…

她甚至控制不了自己投向黑鎧騎士的,那充滿殺氣的眼神。

 

Saber默然地看著Lancer,眼神猛然一變。

說道…

『索妮雅…

請使用ChapterⅧ支援我…』

這是Saber自開戰以來,第一次主動要求主人支援。

 

ChapterⅧ !?…你確定?』

索妮雅稍稍猶豫了一下,這不像是Saber會提出的要求,然而,面對自己的質問,Saber只是點了點頭。

『我還以為…你想在公平的條件下一決勝負呢。』

『我是這麼想的,但是——』

Saber回頭看了索妮雅一眼,帶著些許的失望跟憤怒。

『…現在已經沒有那個必要了。』

 

 

『………是嗎?我明白了。』

完全地信任自己的Servant,索妮雅輕輕地拿起那本黑色書皮的魔導書。

 

『…ChapterⅧ——Rossweisse——』

 

隨著咒文的吟唱,前所未有的劇烈強光從書頁中爆射而出。

銀色的光線在虛空中逐漸形成某種形狀——

 

勾勒出健壯的鐵蹄

 

交織出飄逸的鬃毛

 

然後,隨著一聲雄偉的嘶叫————

一匹閃著銀色光芒的駿馬,降臨在Saber身邊。

 

 

--------------------------------------------------------------------------------------------

 

躍上馬背的Saber拉扯韁繩,那由魔力形成的馬兒彷彿擁有了生命一般,忽地讓前半身躍騰而起,在空中舞動著巨大的鐵蹄。

散發出來的驚人氣魄,彷彿連大氣都為之震攝。

 

 

這是黑騎士第一次在聖杯戰爭中,以騎乘的狀態應戰。

Saber將長劍舉在胸前,對索妮雅行了個禮。

『感謝主人欽賜戰馬,我以騎士之名立誓,絕不辜負您的期待。』

『不過是跟你約好的事情罷了……速戰速決!』

索妮雅一邊專心地吟唱著術式,一邊回答Saber,從索妮雅異於以往的眼神中不難看出,要維持這匹戰馬,需要消耗極大的魔力。

 

『是!』

簡短的回應,Saber將黑色的長劍指向Lancer

『來吧!Lancer!』

 

宣戰布告一落,騎著戰馬的黑色騎士如同暴風般向前疾衝而去,帶著魔力與暴風的長劍,瞬間就已經劈到Lancer眼前。

『!!!』

 

 

硬是接下Saber攻擊的Lancer,向後飛了數十公尺,槍柄上擴大的裂痕跟四散爆碎的地板都明白地訴說了這並非一般的攻擊,靠著主人支援而使出的這一斬,竟有媲美寶具的威力。

 

『這並非寶具。』

似乎看透了Lancer的想法,Saber淡然地說道。

 

『只是為了回應主人的期待而使出的攻擊罷了——』

說畢,調轉馬頭的Saber,準備發動下一次攻擊。

 

--------------------------------------------------------------------------------------------

 

 

鐵蹄踩踏大地的巨響無情地逼近——

Saber的下一波攻擊已然發動!

 

『我明白…現在絕不是戰鬥的時機——但是…但是——————

〝殺!殺!殺!〞

那〝聲音〞引發的劇烈頭痛讓少女低下頭來,但是…壓抑不住戰鬥衝動的Lancer若想在這種狀況下保護好主人,只有背水一戰!

 

 

『至少——要保護好芙蕾雅!』

 

Lancer穩住下盤,將槍頭反轉,指向疾衝而來的Saber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