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八話 『槍與劍』B Part

『怎麼會…』

剛剛那平靜的景象好像做夢一般——

現在芙蕾雅眼前的,是可怕的煉獄。

 

 

然後,芙蕾雅聽到了哭聲——

 

--------------------------------------------------------------------------------------------

 

少女獨自在火焰中哭泣著。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爸爸————!!媽媽————!!姊姊————!!』

她不斷的呼喚著家人,然而,在這一片火海中,卻得不到任何回應。

 

『大家…大家都不見了…』

〝對…大家都不見了…〞

早上還陪伴在身邊的家人們,都不見了,一個都不剩了——

 

『為什麼…沒有人救他們…』

〝是啊…沒有人會救他們的…〞

國王沒有救他們,士兵沒有救他們,甚至連神……也不願意伸出援手。

 

『為什麼…沒有人願意幫幫我…』

〝沒錯…我們…永遠永遠…得不到救贖…〞

 

珍妮跪了下來,她終於想起來了——

 

那殘酷的回憶

 

 

朋友,救不了自己。

國家,背棄了自己。

 

神,也放棄了自己——

 

自己就這樣帶著無限的背叛,消失在大火中。

 

--------------------------------------------------------------------------------------------

 

〝——但是…現在…我們有機會復仇了——〞

『復仇…?可是…神說…』

〝當我們面對惡魔的審判時————神在哪裡?〞

『…………』

〝沒有人會救我們的…只能…靠自己…〞

『我…自己。』

 

 

 

烈焰中,珍妮找到了一直在跟自己說話的〝人〞,

就好像在照鏡子一般…

那聲音的主人…竟然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

〝她〞跟珍妮一樣,正流著淚水,不同的是,

她掛在雙頰上的——是鮮紅的血淚。

 

這時,一隻手緩緩地向珍妮伸了過來。

 

〝來吧,接受我,一起取回…我們應得的————〞

『…………我們,應得的…』

珍妮顫抖地把手伸了出去。

 

對…沒有人會救我的,我們只能…

 

 

 

突然——

 

一雙溫暖的臂膀從珍妮的背後一把抱住了她。

這個擁抱彷彿把珍妮拉離了那片烈焰,

這份溫暖,讓她想起自己的家人——

 

 

『…姊姊?』

『小妹妹…不要怕,沒事了…』

珍妮眼前的,是一個短頭髮的大姐姐。

『我馬上帶妳離開這裡。』

 

〝妳想做什麼…!!!!〞

『…感覺好溫暖……。』

〝這只是虛偽的假象而已!!難道妳還不明白————〞

『我…想跟…這個姐姐走。』

說著,小珍妮握住了短髮少女的手。

〝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該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珍妮看到火焰中的『自己』發出淒厲的叫聲後消失無蹤。

 

 

 

『來吧,我們快走。』

小珍妮的手被拉著,

眼前的少女就像天使一樣引導著她——往那片火焰之外走去,

珍妮覺得…她認識這個姐姐——

 

在那飄渺的夢中,曾經看過她——

那個惡夢中,唯一的一道曙光…

 

『…芙…蕾雅。』

『!』

少女的腳步停了下來,因為小珍妮呼喚了自己的名字。

 

眼前的小珍妮對自己笑著,流下了歡欣的眼淚。

芙蕾雅漸漸的,認出了那張熟識的臉龐——

 

『……Lancer?』

『……芙蕾雅。』

 

 

--------------------------------------------------------------------------------------------

 

 

Saber,給她最後一擊吧…俐落點。』

索妮雅看著躺在地上的Lancer,別過頭去,對著Saber下令道。

而黑鎧騎士似乎也明白了主人的意思,舉起了長劍。

 

『請放心,她不會感覺到一絲痛苦的。』

『…嗯。』

 

這時,走向LancerSaber,卻發現了異樣。

在她身旁的芙蕾雅仍然沒有意識…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兩個女孩的手已經緊緊握在一起。

 

 

如同螢火蟲般微小光點,正在Lancer與芙蕾雅身邊繞行著。

在光點經過的地方,女孩們的傷口,正漸漸癒合——

 

 

然後,兩個女孩的身影被溫暖的光線籠罩了起來。

 

『!!』

感受到魔力流動的索妮雅猛然回頭,注視著眼前的景象。

Saber則露出了一個微笑,彷彿失去的寶物又再度出現一般——

 

『……終於破繭而出了嗎?』

 

--------------------------------------------------------------------------------------------

 

兩個女孩在光芒中恢復了意識,注視著彼此——

 

 

『對不起…』

芙蕾雅淚流滿面地抱住遍體鱗傷的Lancer

『如果我…能再堅強一點…』

 

這時,Lancer將手溫柔的放在芙蕾雅的嘴唇上,不讓她再說下去。

『別這麼說…』

『可是…』

 

 

 

『是妳…拯救了我啊…芙蕾雅。』

 

Lancer擁抱著自己的主人——

少女的身上再度出現那銀白色的鎧甲,

重創全身的劍傷、爪痕,

甚至連芙蕾雅被貫穿的右肩都在那溫暖的光芒下開始癒合,甚至——

讓原本爆成碎片的銀槍都恢復了原狀。

 

『讓我再一次對神發誓——』

Lancer看著芙蕾雅說道。

『我將守護妳,直到聖盃戰爭的最後一刻。』

 

光芒散向四方,讓整個大教堂廣場瞬間亮如白晝。

出現在光芒中的,是Lancer與芙蕾雅兩個少女的身影。

 

Lancer望向了Saber,似乎在說著

〝自己,已經不再迷惘。〞

 

黑鎧騎士將長劍一揮,注視著眼前的少女們,輕聲說道——

『看來,這次可以見識到妳真正的實力了…Lancer。』

 

--------------------------------------------------------------------------------------------

 

自交手的第一擊起,Saber就明顯感覺出Lancer的差異。

在那刺來的銀槍上,已經感覺不到任何陰影——

 

一劍擋開了銀槍,Saber的劍法凌厲依然,但眼前的少女,已非泛泛之輩。

她的銀槍——

不是為了殺戮,不是為了復仇

而是為了守護自己所相信的一切才揮舞的。

 

 

『很好!這才是我要的!』

彼此賭上自己的信念,這正是黑鎧騎士期盼的戰鬥。

 

『…為什麼要站起來?…難道妳受的傷還不夠嗎?』

就在兩個英靈激戰之際,索妮雅走向芙蕾雅,冷冷地問道。

 

此時的索妮雅,已經恢復戰士的眼神,

不管Lancer之前是如何的慘敗,能夠瞬間恢復到現在的狀態,代表她身上有著深不可測的實力。

 

 

『如果可以的話…我根本不想戰鬥……』

教授的死,克麗奧的背叛,崩壞的世界曾讓芙蕾雅失去一切,但是…

『但是…如果害怕受到傷害而逃避的話……只會讓同樣的悲劇一再重複而已。』

 

 

 

『我相信Lancer。』

如今,少女心中有了強力的支柱。

 

索妮雅沈默不語,這樣的理想論她聽過太多,

如果沒有相應的力量,最終也只會悲劇收場而已——

這,就是聖盃戰爭。

 

『……既然這樣,就讓我試試看妳有沒有守護一切的力量吧!

ChapterⅧ——Rossweisse——!!!

 

隨著咒文,銀白色的戰馬再度從虛空中爆衝而出,

Saber也毫不猶豫的躍上戰馬。

黑鎧騎士這一躍的意義已經與之前不同,不是為了消滅眼前的敵人——

而是對手值得自己使出全力!

 

--------------------------------------------------------------------------------------------

 

面對帶著疾風的黑刃,Lancer只能轉攻為守。

Lancer巧秒的翻轉手中的銀槍,讓斬來的黑刃順勢滑開,進而化解Saber的攻擊。

但是如此消耗下去,最後的勝者必然是騎著戰馬的黑鎧騎士。

 

『…必須使用寶具,一擊決定勝負——』

這是Lancer能想到的,也是唯一的致勝方法。

 

然而,同樣的招式,對Saber又怎會有用。

不再使用直線範圍的斬擊,黑鎧騎士靈巧地操控著戰馬,猶如閃電一般穿梭在Lancer身邊,一劍一劍地消耗著她的戰力。

面對騎乘戰馬的Saber,就連Lancer也捕捉不到那疾如迅雷的身影。

 

 

『怎麼了!妳的實力就只有這樣嗎!』

『唔…!』

 

Lancer帶著些許猶豫,她不知道銀槍會不會回應自己,

就算可以順利擊出,也必須一發命中,殘餘的魔力量已經不允許她發動第二次的寶具攻擊。

 

『該怎麼辦才好——』

 

--------------------------------------------------------------------------------------------

 

看著Lancer苦戰的身影,芙蕾雅心急如焚。

她好想幫助Lancer,但是…自己也只有探測魔力的能力而已,這在實戰中根本派不上用場。

『神啊…』

芙蕾雅祈禱著,全力釋放著自己的魔力,這小小的支援是她現在唯一能做到的,就算魔力迴路就此報廢也好,她現在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幫助Lancer

 

然後,

就像眼中要噴出火焰一般,

忽然的一陣灼熱從芙蕾雅的眼窩深處爆發,

異常的刺痛讓她摀住了自己的雙眼。

她感覺自己的眼睛、自己的整個身體都爆出魔力。

 

 

瞬間,一個由光線勾成的十字出現在Saber身旁。

『這是…!?』

 

這個出現在身旁的十字光環讓黑鎧騎士的攻勢慢了下來。

他第一次見到這種魔術,就算加快速度,光環仍然緊追不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