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九話 『深紅的變奏曲』C Part

就在醫院逐漸上浮之際,黑髮女子察覺到了,白樺林中,封印惡鬼的方位—傳來異常的殺意。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Berserker近似尖嘯的笑聲迴盪在結界中,撼動著灼熱的大氣,在這焦熱的地獄中,這赤紅的惡鬼竟如魚得水般,肆意地狂笑著—

 

Caster也預想不到,這瘋狂的惡鬼接下來會採取什麼行動。

 

『拿這點█▇█▃星星之火來說嘴█▃█▃…你也只是浪得虛名!

與那▃█▃█▃蝕骨焚心的業火相比▃▇█▃這等火焰——在我眼中——』

 

伴隨嘶吼,尚未解除狂化的Berserker一字一句地說出了挑釁的〝話語〞,彷彿在宣告著狂戰之座所有的鐵則皆不適用在自己身上。

 

在這烈焰的異空間中,惡鬼竟抓準了醫院的方位,舉起手中的武士刀—

 

那赤紅如血的妖刀上,霎時冒出了更加強烈的爆炎。

 
 


『不過是飛螢般的微光!!!!!—
▇█▃█▇█▃█▇███▃█▃█▇█▃█▃—!!!!!!!!!!!!!』

 

『不妙!寶具!!』


 
為時已晚。
不給Caster絲毫的思考時間,妖刀上的爆炎瞬間吞噬了周圍的烈焰,形成一個火焰的漩渦。

 

那灼熱的螺旋扭曲了大氣,扭曲了空間—

 

倏地        爆衝而出!

 

--------------------------------------------------------------------------------------------

 

一重!

 

兩重!!

 

三重!!!

 

Caster佈下的數十重封鎖結界,在Berserker面前就有如脆弱的紙門,在一瞬之間化為烏有。

 

轟!!!!!!!!!!!!!

 

林中的爆發,讓身為殭屍的黑髮女子打了個冷顫

她感覺得到—

破壞了結界,圍繞著地獄業火的赤紅螺旋,正以自己為目標殺來。

 

『法師!』

就算沒有聽到主人這聲呼喊,Caster也完全了解當務之急—

 

『保護公主!』

向前一指,包圍醫院的殭屍大軍與六煞一擁而上。

 

Caster明白,憑這些半腐化的血肉之驅,就是再多也擋不住寶具攻擊—

但是再巨大的暴風,若在行徑途中不斷遭遇阻礙,其威力也必會削弱。

屆時,必能用龍頭長槍將其擋下!

 

█▃█▇█▃█▇█▃!!!!!!』

 

        果不其然,一般的殭屍兵在被捲入暴風的一霎那即刻化為飛灰,就是那注入了劉月朧大量魔力,超越死徒數倍的精英—六煞亦然,雖能抵擋數秒,卻也逃不過毀滅的命運。

 

 

或是身首異處,或是橫腰兩斷,甚至被捲入螺旋之中,連化為灰燼的時間都沒有—

為了保護公主,六煞一一倒下,縱有削弱,亦無法阻擋Berserker的攻勢,畢竟寶具的威力並非一般攻擊可以比擬,光靠龍頭長槍亦無法阻擋。

 

瘋狂的惡鬼眼看就要殺到黑髮女子面前—

就這危及存亡之際,她想到了—

 

 

〝…錦囊?〞

〝不錯,請公主隨身攜帶,危急之時,方可開啟。〞

 

 

        臨行前,Caster曾交代過的最後一計,

往腰際一摸,錦囊尚在,黑髮女子將袋口一解—

飄出一根白色的長羽—

 

 

鏘!!!!!!!!!!!!!!!!!!

 

        妖刀,就停在眼前數吋之處。

 

 

        不同於龍頭長槍的紅,

它的槍尖纏繞著雪白的獸毛—

散出的寒氣,彷彿來自極北的冰寒之中—

 

錦囊中的白羽——竟化為一把雪白的長槍。

與龍頭長槍交叉一架,將那赤紅的妖刀擋了下來—

 

▃█▇█▃!?

 

        此時天空的黑色裂縫已將醫院吸入大半,眼看就要把這巨大的醫院整個拉入異空之中。

 

『公主!法陣即將關閉!萬不可讓狂戰士跟至本陣!』

聞言,黑髮女子即以龍頭長槍向Berserker突刺而去,企圖將他震出裂縫之外。

 

 

 

『▄██▃休想!!!

『呃!?』

側轉身軀,Berserker閃過長槍,一把抓住黑髮女子的右腿。

 

烏雲爆散,法陣爆縮,巨大的醫院隨著裂縫,消失在虛空之中。

 

--------------------------------------------------------------------------------------------

 

『什麼!?』

看到如此龐大的醫院消失在半空中,讓趕到現場的露維雅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敵人到底在倫敦佈下了多麼龐大的魔法陣?

 

磅!!!!!!!!!!!!!

 

就在驚訝之際,一個龐然巨物墜落在身旁。

撞擊力道之大,將露維雅身旁那一排白樺樹連根拔起,在白色的雪塵中,露維雅看到了那不祥的身影—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一聲詭異的號叫,巨大的身軀從地上一躍而起。

 

被貫穿的肩膀僅剩幾條碎肉連結著殘破的右手,

撕扯成碎片的布袍再也遮不住那沾滿穢血的利牙,

紅黑色的體液或是爆噴而出,或是汩汩流下,再再都顯示出Berserker那一擊的威力之大—

 

 

雖然僅剩下它,這個背負著『六煞』之名的不死怪物,仍在那一擊後生存了下來。

 

『把這個醜陋的東西給我解決掉!!』

受不了那撲鼻的腐臭氣味,用手帕遮住口鼻後,露維雅憤怒地下達了攻擊命令。

 

一瞬之間,帶著惡意的詛咒彈,帶著火焰的炫目閃光,各種攻擊性魔術如怒濤般襲向這隻噁心的怪物。

 

即便如此,在劉月朧畢生的惡意中生成的它,並不知道恐懼為何物,就算右半身全毀,也會遵循著鬥爭本能尋找眼前最該消滅的目標。

 

—眼前,那散發著最強大魔力的金髮女子。

 

煞!!!!!!!————————

 

敏捷的動作完全想像不到它剛剛才受到寶具攻擊,對迴身閃避掉所有攻擊魔術的〝它〞來說,因為身軀過於扭曲而掉落的內臟,也不過是多餘的東西—

 

在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的轉瞬之間,巨大的利爪已經殺到露維雅面前。

 

『嘖!』

轟————!!!!!!

 

        一顆紅寶石在怪物的面前炸開,爆出的火焰讓怪物朝一旁飛去,露維雅定神一看,擲出寶石的,竟是站在一旁的奧提麗亞。雖然威力不大,但卻足以改變怪物殺來的軌道。

 

 

『不…不准你碰…露維雅…堂姊。』

奧提麗亞用近幾乎顫抖的聲音說出這句話。

無法隱藏的恐懼讓擲出寶石的右手不停地發抖,但她說什麼也不會眼睜睜地看著這隻怪物傷害最敬愛的堂姊。

 

『奧提麗亞!危險!快退—』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雖然露維雅即時發出警告,但在她說完之前,被炸飛的怪物已經盯上攻擊自己的奧提麗亞—

 

『你休想對奧提麗亞動手!!!!!』

露維雅向不死怪物衝去,而感受到殺氣的怪物也直覺性地將目標轉向露維雅。

 

除了武鬥派魔術師以外,要以人類的肉體對這種超越死徒的怪物進行肉搏戰無疑是自殺行為。

 

『露維雅堂姊!!不要啊!』

看到露維雅如此行動,奧提麗亞慌張地叫了出來。

直到接下來的景象震懾住自己為止—

 

露維雅用力一扯,那青藍色的絲質衣袖竟像早就開好切口一般,順著風向後飛去,本來的長袖禮服瞬間變成一套低胸晚禮服,露出露維雅白皙的臂膀。

低身一個翻滾,露維雅閃過了狂襲而來的巨爪,那雙纖細的手竟然順勢抓住了怪物的雙腳。

 

『嘎嘎嘎嘎嘎!!!???』

『喝啊啊啊啊啊啊!!!!!!!!!!!!』

 

 

—就如同龍捲風一般。

 

不死怪物的巨大身軀以露維雅為中心開始旋轉,

這無疑是摔角技巧中的——『Giant Swing(巨人摔)』,

以燃燒的倫敦為背景,纖細的露維雅將身長超過兩公尺怪物如同玩具般旋轉著,如此景象,任誰看了都會目瞪口呆,更別說是奧提麗亞了。

 

『哈!!!!!!!!!!!!!!』

『嘎!!!!!!!!!?????』

以大地為支點,露維雅猛力一蹬,順著巨大的離心力將怪物甩向數十公尺的高空中。

 

砰!!

砰!!

突如其來的兩聲槍響,

命中了怪物的頭部與手掌,將它最後的武裝—牙與爪炸成碎片。

 

『幹得好!』

彷彿早就預料到這兩槍的到來,露維雅讚嘆了一聲。

以輕量魔術躍向空中,一把環住怪物的腰際,將怪物以頭下腳上的姿勢翻轉過來。

 

『好好的享受這華麗的技巧吧!!räjähdys!』

配合著垂直落下的巨大重力,露維雅預藏在手中的數十顆寶石在怪物體內炸裂,重重朝地面撞下的不死怪物,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就這樣成了血肉的碎塊。

 

Excellent!!—喔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拭去額頭的汗珠,露維雅‧艾帝魯菲爾特用高揚的笑聲宣告著勝利。

 

--------------------------------------------------------------------------------------------

 

『………露……維雅堂姊?』

見到奧提麗亞那不可置信的模樣,露維雅只是輕輕的笑了笑。

 

『好好記住了,才色兼備,武藝雙全,才夠資格稱為真正的淑女。』

『是!』

奧提麗亞的眼中閃著光芒,這個優雅又強悍的堂姊,在她心中的地位又更上了一層樓。

 

要不是奧提麗亞擲出那顆紅寶石,自己恐怕也身受重傷了吧?

明知道有多危險,卻硬要出手相助,那好勝的模樣,彷彿是十年前的自己…看到這樣的奧提麗亞,露維雅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此時,一道身影自白樺樹頂躍下,背在身後的巨大狙擊槍還冒著硝煙—,正是小怜的大姊,世界聞名的死徒獵人—秋羽 螢。

        然而,看到她臉上的表情,露維雅愣住了,從學生時期認識到現在,露維雅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明白的顯露自己的感情,那個冷酷無情的死徒獵人已經蕩然無存,在自己眼前的,只是一個擔心妹妹安危的姊姊。

 

 

『—小怜人呢?』

她的聲音雖然沉穩,卻帶著慌張,彷彿連接受道謝的時間都沒有。

 

『…小怜她—』

面對這個問題,露維雅無言以對,看著醫院消失後留下的大塊空地及燃燒的倫敦,答案已可想而知。

 

這是身為管理者的重大失職,自己已經有接受處罰的準備,但是…

不能信守跟好友間的承諾,卻讓露維雅無法釋懷…—

 

--------------------------------------------------------------------------------------------

 

Berserker!?…發生什麼事!?你在哪裡?!』

『!!』

正下方的病房,傳出了小怜的叫聲,想來是屍毒對她的影響有限,小女孩已然清醒過來,正呼喚著自己Servant

由黑髮女子細微的神色變化,Berserker察覺了異樣。

 

『—原來你們這些臭死人的目標是小ㄚ頭?—癡心妄想!!!

 

        咆嘯著,Berserker抓住黑髮女子的手加重了力道,猛力一甩,力道之大,幾乎要將黑髮女子的腿硬生生扯下,若她不是殭屍,只怕會當場昏厥過去—

乘著這個力道,Berserker將身體盪進了小怜的病房,惡鬼巨大的身體將病房連至頂樓的天花板及牆壁砸個粉碎,黑髮女子也趁機抽離了自己的右腳。

 

『呀!』

小怜嚇得縮起身子。

只見Berserker擋下了落下的石塊,將小怜舉起。

Berserker!』

『她是我的!!!—誰也別想動她!!哈哈哈哈哈—

彷彿在宣示主權一般,惡鬼將小怜搶了回來。

 

『豈可功虧一簣!』

Caster的怒鳴在空中響起,龍頭、獸鬃兩把長槍一擁而上,朝Berserker殺去。

 

 

『給我抓緊了!丫頭!▇▆█▇██▆██▆▆——!』  

Berserker抱著小怜,僅用單手應戰,

血紅的妖刀在兩把長槍之中游移廝殺,以一敵二,竟也戰得不分高下。

 

雙槍在空中一個迴旋,同時刺向惡鬼的心臟與咽喉,必是料中一邊應戰還要一邊護著小怜的他無法硬檔,但這對Berserker來說卻不足以構成威脅—

 

只見那赤紅的身軀一個扭轉,惡鬼以野獸般靈敏的身形閃過雙槍,這時—

 

        一道身影衝入戰場,竟是黑髮女子。

 

鮮紅的雙眸看準了迴身閃避的時機,從惡鬼手中一把將小怜奪下!

 

!!』

 

        虎口拔牙必遭反噬,更何況是這瘋狂的惡鬼,唯一的機會就是—便是不要給他任何時間反擊!

        抱著小怜一落地,在Berserker的妖刀尚與雙槍纏鬥之際—

 

 

一記震腳,

將惡鬼腳下的地板震個粉碎!

 

見此良機,兩柄長槍就像征戰多年的同袍一般,同時下劈橫掃,將Berserker的下盤瓦解後,以槍身猛力一旋,將惡鬼震飛而去!

 

 

██▆██▆▆——!!!!』

Berserker!———』

小怜在黑髮女子懷中掙扎,悲鳴響徹了黑色的虛空。

 

        惡鬼的眼中爆出怒火,然而他並無法飛翔,只能眼睜睜看著黑髮女子向小怜後頸一擊,讓她昏厥過去。

       

『不愧是吾欽點的猛將,竟讓吾煞費苦心…

我們後會有期啦—哈哈哈哈哈!』

 

Caster的笑聲中,赤紅的惡鬼墜入虛空,被烏雲和雷光吞噬。

 

--------------------------------------------------------------------------------------------

 

法國南部,

接近義大利國境的公路上,一輛紅色的跑車自晨昏中呼嘯而過。

 

少女手握方向盤,以極快的速度專心地駕駛著,馬不停蹄地趕了一天的路,清晨的寒風讓疲累的雙眼陣陣刺痛,但少女明白,自己決不能停下—。

 

距離她們從巴黎出發已經過了整整一天一夜,埋葬機關該有所行動了。

逐漸升起的朝陽正殘酷地在自己耳邊低語著—

時間,已經不夠———

 

『哈啾!』

一聲響亮的噴嚏讓好不容易專心下來的茱荻絲又浮躁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