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話『混沌之宵』B Part

「……不行…小怜…不能離開。」

大姊聽到小怜這麼說時,大姊那被雨水淋濕的肩膀微微地顫了一下。

「父親大人說…要是小怜離開了……秋羽家就——

 

父親大人說…有個很壞很壞的東西堵住了家族的靈脈。

但是…只要小怜執行了〝儀式〞,那個東西就會永遠消失,家裡的大家就都能得到幸福。

 

…這是,只有小怜才能辦到的…

 

「不要管父親大人怎麼說!!!!!」

大姊大喊了出來,這讓小怜嚇了一跳。

「妳呢…妳自己怎麼想?難道…難道連妳自己也不想活下去了嗎!!!」

  

從來沒有人這麼問我。

…我緊抓著大姊的背,大哭了起來。

…小怜…想活下去……

 

--------------------------------------------------------------------------------------------

 

▇█▆▁██▆▃▄▅────

LancerArcher…我道那長槍跟箭雨是誰的傑作哪,原來汝等也是那卑鄙小人的走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Berserker…………說話了……!?」

在與Caster決戰的前夕,茱荻絲萬萬沒想到Berserker會突然出現,而這應該失去語言能力的惡鬼竟然說起話來,更是讓她驚訝不已。

 

「聖杯戰爭的小小框架休想限制住本王一絲一毫!!識相的把小ㄚ頭交出來,本王留妳們個全屍!!」

惡鬼停止了攻勢,想來是要在開始屠殺之前,從眼前的〝走狗〞身上問到小怜的情報。

 

「哪來的小ㄚ頭啊!?看你紅成這樣!腦袋八成是燒壞啦!」

「強奪了本王的人還想裝蒜!!——嗯?……」

在與Archer對嗆之後,Berserker似乎注意到了什麼。

 

接著,惡鬼如炬的目光惡狠狠地瞪向了芙蕾雅。

 

 

 

「我看過妳……小丫頭叫妳〝芙蕾雅〞來著對吧?」

「!!」

芙蕾雅聽到這句話,心中一陣錯愕,眼前這初次見面的狂戰士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但是在內心的深處,一個芙蕾雅最不願承認的假設瞬間充滿了她的思緒。

「不會是………小怜…」

「!!芙蕾雅,危險!!」

下一秒,Lancer將芙蕾雅一把推開,銀槍擋下了往芙蕾雅頭頂劈下的妖刀。

在芙蕾雅說出〝小怜〞的一霎那,赤紅色的武士刀就已經砍了下來。

 

 

「露出狐狸尾巴了吧!!妳這Caster的走狗!!!」

「唔…!」

Berserker的力量之大,讓Lancer跪了下來,眼看就要被妖刀劈成兩半。

「小槍!低頭!」

 

        Lancer將頭一偏,一記銀箭從Lancer臉頰旁呼嘯而過,不偏不倚命中妖刀的刀鋒,銀箭雖被鋒利的刀刃一分為二,但這記衝擊讓Berserker的力道大減。

「哈!」

Lancer抓準了時機,將銀槍轉守為攻,突刺而出,更讓Berserker後退了數尺。就在此時——

 

 

 

▇█▆██!!!」

Berserker一聲大吼,只見惡鬼的肩頭冒出鮮血,而趁勢襲擊他的,正是Caster的龍頭長槍。

 

然而,攻擊還沒結束,一陣淒厲的箭雨如同瀑布般從惡鬼頭上襲擊而下!

 

Berserker重整態勢,彷彿肩頭上根本沒受傷似的,妖刀一記對空橫掃,將那數百枝的長箭都給劈了下來。

 

「好樣的!本王就在這裡把妳們都送進地獄!!!!!

▇██▆█▓▇███▆█▇██▆█▊▆█ ——!!!!!!!!!」

 

「!?——那可不是本小姐發射的——

Archer話語未畢,惡鬼已然向少女們殺來。

 

「哇靠!這隻紅色長角的傢伙都不聽人說話的呀!」

Archer手中的長弓瞬間轉換成大刀,擋下了惡鬼的妖刀。

就在此時,Lancer的銀槍從側面突刺而來,逼得Berserker側身一閃,抽離了妖刀,少女們成功壓制住了惡鬼的第一波攻勢。

 

Lancer!」

芙蕾雅出聲叫住了自己的Servant

「拜託妳壓制住他,小怜…小怜好像出事了!我要問清楚!」

「……好的。」

 

「喂喂…小女孩,妳要小槍〝壓制〞住這隻大野獸!?」

「我一個人的確是很難辦到…」

就在Archer向芙蕾雅抱怨的同時,LancerArcher輕聲說道。

——但是如果加上英雌阿塔蘭忒…狀況就不一樣了。」

「…!」

「妳願意…助我一臂之力嗎?Archer…我的戰友。」

 

 

「……………哼哼…本小姐只跟妳確認一件事。」

「?」

——要是本小姐不小心幹掉了他也沒關係吧?」

 

「妳給我小心應戰啦!」

茱荻絲一聲大喊,適時提醒了得意忘形的Archer

「唉呀~偶爾讓人家耍一下帥嘛!破壞氣氛的臭主人!」

 

「▇██▆▊█▅▄██▆█▇██▆█▊▆█▄──!!!!!!!!!」

一聲惡吼,Berserker的妖刀上冒出了熊熊的烈焰,再度襲擊而來。

  

Archer!我們上吧!」

「沒問題!」

 

在入夜的阿爾卑斯山腳,惡鬼與少女們的激戰於焉展開。

 

--------------------------------------------------------------------------------------------

 

「萬事俱備了…主公。」

「幹得好!」

報告完現狀後,劉月朧大大地讚許了Caster一番。

在敵人已經如此接近本陣的狀況下,還能引誘他們開戰,讓儀式順利進行,如此謀略,恐怕只有Caster辦得到了。

 

看著被結界束縛在半空中的小怜,劉月朧不禁笑了出來。

「就快了……我畢生的願望…即將得以實現…」

 

 

 

「亥時已到,請主公準備接收令咒的儀式吧!」

Caster大手一揮,啟動了小怜腳下的法陣。

 

--------------------------------------------------------------------------------------------

 

武器的交擊聲與淒厲的咆嘯不斷地迴盪在森林之間。

每當那瘋狂的妖刀砍下,便會被Archer的水晶大刀抵擋下來,那不輸給Berserker的怪力正是雙馬尾少女得意的技能之一,但在狂化的野獸面前還是略顯吃力。

 

「▇█▄█▆█▊█▅▁█▆█▊█▇▄!!!」

「要比力氣的話本小姐可不會輸給你!!!」

Archer!」

OK!小槍Go!」

 

       

       

Lancer的銀槍從Archer的身後殺出,直取Berserker的眉心,眼看避無可避之時,那惡鬼巨大的身軀竟瞬間一個扭轉,閃過了這如迅雷般的一刺。

 

妖刀上四散的火星飄散在四周,在少女們出色的相互支援下,惡鬼沒有辦法打倒任何一人,但Berserker那如野獸般靈敏的直覺卻也讓他避開了所有決定性的傷害,戰況逐漸陷入了膠著。

 

「小槍。」

Archer握緊了手中的長弓。

「能拜託妳拖住他幾秒嗎?本小姐要送發大的給他!」

「…好!」

一聲簡單的答覆,Lancer衝刺而出。

        銀槍如暴雨般的擴散突刺,與妖刀怒滔的瘋狂斬擊在空中正面交鋒,銀白的閃光與烽紅的火星瞬間佈滿了整個戰場。

 

--------------------------------------------------------------------------------------------

 

「妳就是小怜嗎?~妳好,我叫凜,是妳姊姊的好朋友喔。」

       

大姊帶著小怜逃了好久好久,最後來一個叫〝冬木〞的城市,聽說管理這塊土地的人是大姊在倫敦唸書時的同學,也是她的好朋友…。

 

「去倫敦的事宜已經安排好了,到了那裡之後,直接聯絡露維雅,妳還記得她吧?」

「我知道,是當時跟妳一起破壞………抱歉………是常跟妳〝起爭執〞的艾帝魯菲爾特家的法國捲大小姐。」

「…破壞教室的事情就忘了吧……總之,我已經跟她說好了,她會安排妳在倫敦的住所的。」

「真不好意思…麻煩妳們了。」

 

 

「幹麼這麼見外,我們可都是妳的好朋友啊,露維雅可也是滿口保證地說:

〝喔呵呵呵呵呵呵呵~Miss.遠坂,妳終於知道要拜託本小姐啦,安心吧,本小姐的安排絕對比妳想像的好上百萬倍,喔呵呵呵呵呵呵呵~〞。

老實說讓我有點不爽…」

「噗哈!!…咳!…咳!…妳學得還真像。」

 

看到凜姊姊的模仿,大姊笑了出來,連叼在嘴上的煙都掉在地上了,姊姊們真的是很好的朋友呢…小怜也能像大姊一樣,有這麼多朋友嗎?…。

 

--------------------------------------------------------------------------------------------

 

        「…祈求阿爾提米絲女神的加護……」

        躍上樹梢的Archer舉起長弓,手中出現了三枝箭矢,對準了激戰中的獵物。

儘管在黑暗的森林中Berserker就如同掠影般迅速,但在月光的照耀下,任何獵物都逃不過Archer的雙眼。

  

        「吃小姐一發!!!」

疾如迅雷的第一箭瞬間命中了惡鬼帶傷的肩頭,讓握刀的右手力量大失。

 

█▓▇█▇▃▅▆▄▓▇──!!!」

        惡鬼十分憤怒,恨不得馬上將樹梢上的弓箭手斬下,Lancer的銀槍卻即時殺到,阻擋了他的去路。

惡鬼立刻在下一瞬間察覺了敵人的企圖。

 

█▓▇█ ▇▃▅▆▄ ▓▇——!!!」

咆嘯著,惡鬼的刀上爆出前所未有的烈炎,Lancer在一瞬間被烈焰所包圍,隨著一聲大氣的爆響,她失去了Berserker的身影。

 

Lancer!上面!」

那是芙蕾雅的聲音。

 

聞訊仰望的Lancer看到了。惡鬼化為一柱烈焰螺旋,以極快的速度向Archer殺去,正是當時重創Caster殭屍軍團的寶具。

然而一道銀白的光芒正緊追著火焰的螺旋,指引著惡鬼本體的位置——正是芙蕾雅的十字光環。

 

「中!」

        Archer的第二箭穿破惡鬼的火牆,貫穿了Berserker的左腳,但是衝鋒而來的爆炎並沒有因此減慢。

 

〝一定要阻止他!〞

四周的烈焰讓Lancer感到暈眩,火焰會勾起她那深邃痛苦的回憶,但是——

 

現在敵人的刀尖指向的,是將生命託付給自己的Archer

而緊追著火焰螺旋的十字光環,是芙蕾雅給予的指引。

  

「沒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