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一話『鎮魂歌(前篇)』A Part

「但是…她現在…確實就在阿爾卑斯沒錯。」

 

「我的身體不要緊,跟蹤我們的人呢。」

索妮雅扶著Saber站了起來,看著他問道。

「抱歉…失去蹤影了,那隻死屍隱藏氣息的手段比想像中還要高明,看來在生前就是高手。」

「哼……Caster也收集了不少優秀的屍體嘛。」

 

「無所謂…」

索妮雅抬起頭來凝望著眼前的阿爾卑斯山脈。

        「如果我的推測正確的話…接下來Caster也不會特地派人追蹤我們了。」

 

從山脈中散發出來的詭譎氣氛,讓少女更確定了自己的推測,接下來的地域——正是Caster的〝工房〞所在。

 

--------------------------------------------------------------------------------------------

 

Archer,還有多遠?」

「嗯…不知道……」

        「不知道!?」

        從一向自信滿滿又擅於追蹤Archer的口中聽到這句話,讓茱荻絲感到十分驚訝。

        昨夜,結束與Berserker的惡戰之後,一行人就朝著芙蕾雅所追蹤到的地點不斷前進,如今,已經到達人跡罕至的阿爾卑斯山脈深處。

 

在熟悉山況的Archer帶領下,翻過一座座的山巔,甚至越過了數座連茱荻絲都覺得頭痛的斷崖絕壁,非但如此,覆蓋在山頭的積雪又讓行程更為艱困,若非有Servant的幫助,一般人要到達這裡,怕是得花上數周的時間。

 

        「…本小姐從進入這座山開始就感覺怪怪的了…好像……鼻子塞住了一樣。」

        「鼻……塞!?」

        「唉呀本小姐不會講啦!反正就怪怪的!」

 

「茱荻絲。」

芙蕾雅出聲叫住了茱荻絲。

「不只是ArcherLancer跟我也有一樣的感覺…我想…妳應該也感覺到了吧?那種……像是在深海裡,全身都被水壓束縛的感覺…而且——

 

芙蕾雅像是察覺了什麼似的,看向了某個方向。

「以冬天來說…現在實在太熱了。」

「熱?」

茱荻絲這才察覺到,陣陣溫暖的氣流,正從芙蕾雅所看的方向吹拂而來。

 

在白雪藹藹的的阿爾卑斯山中,這陣暖風反讓茱荻絲感到一陣惡寒,一瞬間,山腳下那遍地不合時節的薰衣草浮現在腦海中。

 

她立刻著手測量了暖風的來向。

 

「……東………南風?」

 

「找到了!!」

Archer突然大喊一聲,指向某個方向。

「哈哈!這點鼻塞沒什麼啦!本小姐一樣可以找到那小白臉的老巢!」

 

「跟著本小姐來!太陽下山之前就可以到了!」

一行人跟著Archer繼續前進,而芙蕾雅與茱荻絲也已隱約感覺到,等待著她們的,將是一場史無前例的惡戰。

 

--------------------------------------------------------------------------------------------

 

Berserker…對不起…我…」

「多說無益,妳若死了只會給我帶來困擾而已。」

 

 

        惡鬼在小怜身旁席地而坐,武裝已然解除,身上那狂暴的紋路也已消失,儘管如此,卻止不住身上強壓的殺意。

 

 

 

就在數個時辰之前,這狂暴的惡鬼因為令咒的召喚,降臨在Caster的本陣,眼見仇敵,赤紅的妖刀立刻毫不猶豫地向Caster的腦袋砍去。

 

「汝若欲ㄚ頭命喪黃泉,儘管砍下無妨!」

▇▃▅▆!?」

Caster這句話就像一道無形的障壁,讓那妖刀在眼前停下。

 

「我見識過你的寶具,在那火焰的螺旋之前,任何的結界或防護魔術都變得毫無意義,我不會再有同樣的誤判。」

說畢,Caster緩緩飄起,上升到那一片無垠的黑暗之中,從Caster漂浮的高度判斷,惡鬼立刻知道自己正身處一個巨大的封閉空間。

 

 

這個巨大的密室,正是Caster的自信所在。

霎時一陣閃光,洞穴的天頂出現了奇特的異像——

天頂的岩層破碎成片片的岩塊,而岩層的上方,竟是一片閃著詭異光芒的湖水,而Caster身後的法陣,似乎正是造成這一切異象的原因。

 

「此處乃吾為你主僕…準備的特別牢房。」

看著小怜與BerserkerCaster胸有成竹地說道。

「此洞窟地處深山湖泊之底,而破碎之岩層皆由吾之法陣所支撐。

然…此法陣極為敏感,汝若膽敢放出一點魔力,法陣便會解除,屆時數萬噸的湖水瞬間傾洩而下,對汝自是無關痛癢…但汝那體弱多病的主人又如何呢?」

Caster指著已經昏厥過去的小怜,露出了一個奸笑。

 

█▓▇▃………本王定將你大卸八塊!!」

Berserker咒罵著,慢慢放下了手中的妖刀。

「識時務者為俊傑,我主上十分欣賞你那無比的霸氣,

若投效我主,則尚有實現宿願之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曾叱吒風雲的惡鬼,現在,已是俘虜之身。

--------------------------------------------------------------------------------------------

 

夜幕逐漸低垂。

 

在阿爾卑斯山的山中湖泊中央,立著一座異樣的高塔,正是Caster的本陣。

身著青色法袍的法師站在頂樓的陽台,透過水鏡一面監視著Berserker與小怜,一面盤算著接下來的計畫。

 

「狂戰士的狀況如何?」

主人的出現打斷了Caster的思考。

 

「……此人雖狂,對小ㄚ頭的性命卻是異常重視,諒其不敢放肆,且…釋放那小丫頭只是轉移他的注意力,那丫頭身在法陣中心,令咒移轉的儀式仍在繼續進行中。

雖然小丫頭用掉了一道令咒,剩下的兩道仍可讓臣控制住狂戰士。」

「原來如此…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今夜,臣的法陣即將大功告成,若是受到阻礙,一切都將功虧一簣,料想那槍兵與弓兵亦會在今晚進攻吧?…但是…」

 

Caster大手一揮,捲起一陣狂風,將陽台的布幕一掀而起。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煞—————!!!!!!!!!!!!」

 

數以萬計的殭屍兵放出詭異又令人膽寒的淒厲叫聲,此起彼落地在山谷各處響起。

劉月朧雖身為死靈術師,見此景象亦大為驚訝,就連身上那件覆蓋全身的龍紋法袍都遮掩不住身體興奮的顫抖。

 



「吾等半年來的旅程並沒有白費,主公。」

「這是您的王師!任何膽敢妨礙主公的敵人都將被碎屍萬段!!」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劉月朧舉起手中的龍頭拐杖,接受這來自冥河彼岸的歡呼。

 

「主公。」

Caster躬身說道。

「明晨卯時——便是吾等大業成就之時。」

 

「故今夜一戰,極其重要,臣將切斷與殭屍兵的五感共有,轉而全力指揮部隊作戰,如此就算與英靈交手,亦能一搏。

請主公親自坐鎮中央,維持大軍之血肉,臣之指揮方能發揮最佳效果。」

「好。」

劉月朧帶著禁衛部隊滿意地轉身離去,正當此時——

 

「公主…」

「是。」

Caster叫住了殭屍少女。

 

走到Caster面前,少女面無表情地等候著下一步指示。

看著那不帶著一點感情的鮮紅眼眸,Caster伸出了那蒼白冰冷的手輕撫少女的臉頰,沉沉說道——

 

「過了今夜,主公之願便會實現,屆時妳我——

也將再次團聚。」

 

 

 

沈靜許久之後,Caster轉身望向那漫天的星斗

 

彷彿憶起千年前的往事——

 

平原上的風、墜落的本命星

——以及那永遠的遺憾

 

但這一次,他不會再失敗。

 

「月英,今夜一戰,主公就交給妳保護了。」

少女聞言,點了點頭。

 

--------------------------------------------------------------------------------------------

 

「噁心死了…」

就在死者的閱兵結束時,細小的聲音在這充滿屍臭的隊伍中響起。

 

 

黑色長髮的少女身著死兵的服飾,正暗暗地抱怨著。

 

        「都是主人太沒用,害得本后得親自來…不過~連本后的氣息都沒察覺到,看來這Caster也沒什麼嘛~。」

        一派輕鬆地說出這句話的,正是藉由隱密寶具——虛偽的亞力山卓城〞潛入Caster本陣的Assassin

 

「你們會殺到剩下誰咧~到時候別怪本后補刀子囉~~♪」

 

--------------------------------------------------------------------------------------------

 

「我回來了。」

Archer的聲音在茱荻絲背後悄悄響起。

「狀況如何?」

「人超~~多……不對,應該說是…〝死人〞超多的。」

「果然跟學姐說的一樣…。」

 

憑藉著芙蕾雅與Archer的探索能力,少女們順利地找到了Caster的〝本陣〞。在茱荻絲的建議下,一行人在距離本陣的山谷數公里處的樹林中停下了腳步,擬定接下來的計畫。

 

「從Caster的各種行動來看…極有可能是熟悉〝道術〞的高階魔術師。,這種擅於操控地脈天道的魔術師所建立的〝工房〞強度不是一般的英靈可以比擬的,甚至會達到〝神殿〞的等級。」

茱荻絲面色凝重地說道。

「老實說…在這裡開戰,對我們極為不利,但是我們別無選擇了…Archer!」

「哈,妳想看地圖對吧?」

「沒錯,麻煩妳了。」

 

Archer一臉得意地站了起來,用長弓在地上畫起了地圖。

長弓的尖端拖曳著一道銀白色的光線,讓Archer鉤勒的每一筆線條都有如立體地圖般地浮現出來—

由北東西三面向外延伸的河谷,

以奇特的佈陣包圍著中央大湖的八方向軍營,

座落湖中的高塔,以及在高塔兩旁的湖中小島,

甚至因為魔力的影響而被分為陰陽雙色的湖面都一一呈現在地圖上,鉅細靡遺的程度令人讚嘆。

 

       

       

「好厲害…」

「啊哈哈哈哈,探查地形這點小事沒什麼啦,本小姐從小在山裡長大的呢!」

看到Lancer驚訝的表情,讓Archer更加得意了。

 

「八…卦?」

芙蕾雅看著Archer畫的地圖,輕聲說道。

 

「什麼!?」

從芙蕾雅的口中聽到〝八卦〞這個名詞,讓茱荻絲十分吃驚,這是屬於東方大陸的魔術系統,就是身為代行者的茱荻絲也只是略知一二而已。

「妳怎麼會知道這個法陣的名字!?」

 

像是想起了什麼的芙蕾雅,從胸口拿出了一本黑色的筆記本翻閱著。

「我記得在教授的筆記本上…看過一樣的圖案……妳看!」

 

筆記本的其中一頁密密麻麻地寫滿了異國的語言與英文翻譯,茱荻絲立刻認出了那名為〝中文〞的文字與畫在書頁上的八卦圖形。

 

不僅如此,連如何破壞陣法的方式,都用英文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