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一話『鎮魂歌(前篇)』B Part

 

        〝臣…若更加果斷——

        悔恨,盈滿心頭。

 

        〝臣…若更加奸險——

瘋狂,充滿思緒。

 

〝然,欲創主公所求之仁世,則必先捨仁。

以滅主公之怨敵、以滅如此之亂世、

以滅不從之愚民——哈哈…哈哈……如此便好…

如此必能成主公之大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劉月朧驚醒過來。

雙眼全盲的他,在養神時總會斷斷續續地看到如此意象——

看到那披頭散髮的Caster,在黑暗中瘋狂的大笑。

儘管這等意象在召喚了Caster以後已是司空見慣,卻仍讓他感到不適。

 

七道陰冷又兇煞的〝氣〞一如往常地圍繞在自己身邊。

其中一個是自己的愛女。

以及從不離身的六具妖屍——『六吉部隊』。

那是以百年以上的半妖化古屍為基底,在戰鬥方面加以特化的禁衛部隊,與機動部隊的〝六煞〞正好相反,牠們從不離開主人的身邊,會本能性的排除任何接近主人的敵人。

 

「父親大人?」

察覺父親的不適,黑髮女子詢問道。

「我沒事…今夜極其重要,汝等務必要守住此陣。」

「是!」

 

塔樓不時發生的震動表示Caster正與敵人交戰。

劉月朧十分清楚自己的Servant在這千年的歲月中做出了何等覺悟。

如今Caster的處事作風,已與生前大異其趣。

 

——是的,就跟現在的自己一樣。

 

「吾已是風燭殘年…今僅能以相對之覺悟,回報汝爾。」

劉月朧脫下了數十年來從不離身、代替自己〝視覺〞的護目墨鏡,露出了全盲的雙眼,用那帶有魔力的〝淨眼〞直接接觸周圍的氣場。

這能讓老人的感應能力達到頂峰,但消耗的魔力也將同樣倍增。

 

 

Caster以寶具賦予讓萬千殭屍同時啟動的〝靈〞。

而月朧的「操屍之術」則賜予他們不輸給死徒的〝肉身〞。

加以Caster的魔力增幅,兩兩相輔,缺一不可。

 

劉月朧坐定身形,將自己畢身的魔力注入陣法中央,讓Caster可以給予殭屍部隊最精細的指示。

 

「此役若成…則吾之大願亦將實現,此生…再不需操屍之法矣。」

 

--------------------------------------------------------------------------------------------

 

        「嘎——————!!!!」

        怪叫聲四起,芙蕾雅在樹叢中不停地奔跑著。

        儘管芙蕾雅努力地躲藏,在數以千計的殭屍包圍下,終究暴露了行蹤。

        所幸身上法衣讓殭屍兵探索活人的特殊能力無法發揮作用,僅能以目視尋找芙蕾雅。

       

箭矢不斷地朝著芙蕾雅所在的樹林射來,試圖阻止女孩繼續逃亡,但帶有魔力的箭頭反而成了最好的指標,讓擅長探測魔力的芙蕾雅避開了攻擊。

       

「呼…呼…不行…還不能停下來!」

        急促的呼吸聲顯示少女的體力已經到達極限。

還沒有訊息同伴們的行動有任何進展,芙蕾雅知道自己的工作還沒結束。她不能求救,必須幫助Lancer繼續拖住Caster的大軍。

——即使多一秒也好。

 

「嘎!!!!」

「啊!」

一隻埋伏在半路的殭屍一把抓住芙蕾雅的腳,讓她重重地摔了一跤。

 

眼看獵物到手,殭屍兵馬上將利爪高高舉起,準備了結少女的性命。

       

「嗚…走開!!——Lumen(光)!」

        情急之下,芙蕾雅的雙手放出一陣光芒,這基本的照明用魔術,竟在芙蕾雅的十字光環聚焦下,將原本分散的光源集中成強烈的閃光。
 

「嘎——————!?」

被強光灼傷了雙眼的殭屍慘叫著放開了手,芙蕾雅立刻抓緊機會爬起身來。

 

「好機會!……!!」

原本準備逃走的芙蕾雅,卻被眼前的景象止住了腳步。

 

剛才的強光雖然救了芙蕾雅一命,卻也告知了敵人自己的位置。成群的殭屍兵已經將芙蕾雅團團圍住——

「怎麼會…」

芙蕾雅退後了幾步,撞上了身後的樹幹。

一雙雙閃著兇光的眼睛盯著眼前的少女,準備執行主人的命令:將眼前的少女撕成碎片。

就在這絕望之際——

 

一道銀色的閃光瞬時將眼前的殭屍群轟成了碎片。

 

 

「芙蕾雅!妳沒事吧?」

Lancer!?」

眼前的金髮少女在千鈞一髮之際拯救了芙蕾雅,從她滿身的大小傷口看來,不難想像那不顧Caster的寶具攻擊,衝破一道道防線,只為了拯救主人的勇姿。

 

「妳怎麼會在這裡!Caster——

「小心!」

Lancer一把將芙蕾雅擁入懷中,用身體保護著少女,一面用手中的銀槍將襲來的箭雨全數擊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aster的笑聲在空中回盪著。

「何等愚蠢!何等愚昧!竟欲以陳腐之計與吾抗衡,如今汝等已如甕中之鱉,若再要頑抗,休怪我無情!」

山谷中的殭屍群漸漸包圍了過來,龍頭長槍也以領軍之姿在不死大軍上空盤旋著,將少女們逼入了絕境。

 

 

「茱荻絲她們…」

「冷靜下來!不要聽他胡說!」

Lancer緊緊抱住芙蕾雅,讓慌亂的少女鎮定了下來。

 

「對不起…」

Lancer一邊戒備著眼前的敵人,一邊說道。

「我知道這樣會打亂所有的計畫…讓大家陷入危險…,可是……」

 

Lancer…妳願意相信我嗎?」

芙蕾雅看了Lancer一眼。

「我們一起戰鬥,讓我為妳指引出明路。」

 

「芙蕾雅…」

Lancer露出了微笑,左手環住芙蕾雅的腰際,右手將手中的槍尖對準了前方的敵軍。

「我相信妳。

讓我們一起殺出重圍吧!!」

 

「冥頑不靈!此處便是汝等的葬身之處!!!」

似乎察覺了少女們準備抵抗到底的意圖,Caster帶著點憤怒的命令響徹了整

座山谷,殭屍大軍狂嘯著,向眼前的目標殺去。

 

「抓緊了!」

「嗯!」

一道巨大的十字光環出現在Lancer與芙蕾雅身前,直指Caster

 

接著,就如同一記貫穿天際的銀箭——少女們的身形,向前疾衝而去。

 

--------------------------------------------------------------------------------------------

 

        「嗚哇~~~~~~怎麼又是同一個醜雕像啦!?」

        身在湖底石牢的Archer,在第十八次看到同一個雕像時,終於在心底悄悄承認自己迷路了。

        而且在這偌大的地牢竟然連一個守衛都沒有,想要找個倒楣鬼〝發洩〞一下都沒辦法,一想到小槍正在湖面上無雙Caster的大軍,Archer更加鬱悶了。

       

「噗哈~~~~~~~~!!!!!!」

        就在這個時候,快要爆發的Archer做了一個大大的深呼吸。

 

 

        「哼…哼哼…哼哼哼

碰到這種事情還能讓自己冷靜下來……本小姐果然很了不起。

……等著瞧……該死的小白臉……等本小姐把人質救出來……你就等著被射成蜂窩吧……。」

壓抑住怒火,Archer繼續朝深處前進。

 

--------------------------------------------------------------------------------------------

 

        Saber,等等。」

        「?」

        從西面的河谷往中央前進的索妮雅與Saber突然停下了腳步。

       

        「該不會…」

        索妮雅像是要確認什麼似地,拿起了魔導書。

        Helmwige!!!」

 

        隨著召喚,書中冒出萬千銀絲,在索妮雅的頭上形成了一頂閃著青藍色光芒的盔帽,也是一直以來幫助索妮雅探測出各種情報的最佳利器。

 

        「!…」

        見到主人再次戴上藍色盔帽,Saber的肩膀微微地震動了一下,在索妮雅的身體還沒完全調適的狀況下,這已經是第三次呼喚魔導書的力量了。

探測、戰鬥、強化…從魔導書中呼喚出的每一種能力都能夠媲美同系統的最強魔術,但這樣的力量就如同雙面刃一般,正一點一點地侵蝕著少女的身體。

 

明知如此,Saber卻沒有阻止索妮雅的意思。

Saber我會遵守跟你的約定,相對的,戰略由我作主。

這是少女與他約定,黑鎧劍士相信,主人會這麼作一定有她的理由。

 

「果然…

Saber!斬碎前面那塊巨大岩柱!」

「沒問題。」

聽從主人的命令,一記黑色的爆風在下一秒迅斬而出。

 

轟!!!!!!!!

隨著斬擊,眼前的巨大石柱瞬間爆散崩落。

煙塵散去,一根雕刻著東方巨龍的巨大〝龍柱〞呈現在兩人眼前。

 

 

        「呼…這裡…是Caster的魔力源之一…Helmwige探測的結果顯示…

整座山谷…就像一座巨大的魔力爐,從四面八方吸收著大地靈脈的魔力。」

        索妮雅解除了盔帽之後,拭去滿臉的汗水。

自從進入阿爾卑斯山以來,本來就要消耗大量魔力的魔導書在使用時變得更加吃力。

 

「…我來把這根柱子斬斷。」

「不行…」

索妮雅抓住了Saber的手臂,阻止了他。

「柱子周圍有強力的守護結界,必須…要寶具等級的攻擊…」

「……!!」

聽到〝寶具〞二字,Saber眉頭一皺,放下了手中的長劍。

 

        「看來…非得召喚Ortlinde不可了…」

 

        「不行!!妳的身體——

        Saber終於忍不住大喊了出來。

        「現在只剩下這個方法了!!只有破壞這裡!我們才有勝機!」

 

        Saber無法反駁,雖然身為Servant,但現在自己的身上,卻沒有名為寶具的力量。

 

       

 

        「…為什麼要為她做到如此地步?」

        沈靜許久,黑鎧劍士問道。

 

        「不只是她…」

        索妮雅舉起魔導書,看著Saber微微一笑。

        「這也是為了實現跟你的約定啊。」

 

 

--------------------------------------------------------------------------------------------

 

        「這個叫〝令咒〞的東西如果沒有了…小怜就跟Berserker沒有關係了嗎…?」

        「小鬼!妳在胡說些…」

        就在惡鬼回頭準備斥責小怜的悲觀言論時,突然安靜了下來。

 

        小怜在哭。

        她正看著自己胸口上那如鬼面般的令咒,暗自垂淚。

這是她第一次知道令咒的功用,也是第一次意識到令咒的存在。

 

       

       

        「如果Berserker的主人變成那個可怕的爺爺的話…是不是就可以實現願望了呢?」

        小怜很清楚自己跟劉月朧的魔術修為天差地遠,與其跟著只有大量魔力卻不懂應用的小怜,不如跟著實力強大的月朧更有可能奪得聖杯。

 

        「閉嘴!」

        Berserker一聲狂吼,把小怜嚇了一跳。

        「身為臣下竟敢在本王面前胡言亂語!聽好!沒有人能指揮本王!」

        惡鬼將小怜一把抓起,憤怒地說道。

 

        「就算我的魔力源是ㄚ頭妳,照樣可以取得聖杯!!!」

        「……………………嗯…對不起。」

        小怜微微一笑,淚水已經止住。

 

「…當你跟小怜說…要小怜幫你取得天下時…小怜…真的好高興…這是第一次…有人需要我幫忙…」

        「呿!」

        Berserker將小怜放了下來,心中充滿了奇怪的思緒。

        〝為什麼可以露出這樣的笑容?〞

        這個問題,似乎就即將找到解答。

 

        就在惡鬼沉思之時,細小的呼吸聲從腳邊響起,疲倦的小怜就這樣靠在惡鬼的腿上睡著了。

 

        「小鬼…,妳!」

        本來想要一把把小女孩拎起來的惡鬼慢慢把手收了回去。

 

        「哼…!隨妳吧。」

 

--------------------------------------------------------------------------------------------

 

火箭與飛刃就像下雨般不斷地向著少女們殺來。

殭屍兵們一波又一波的狂襲而來,Caster十分明白殭屍與Servant在單體戰鬥力上天差地遠,所以他採取的——

是絕對的物量戰。

就算對軍寶具一次讓數百隻殭屍兵瞬間蒸發,馬上又有新的殭屍兵從黑暗中竄出,絲毫不給少女們喘息的機會。

而為了閃躲攻擊,Lancer的身形早已超過一般人能承受的速度,芙蕾雅的呼吸也漸感沈重。

 

「嗚…咳…!」

「芙雷雅!…」

「我沒事的!小心!」

 

芙蕾雅一聲警告下,Lancer的長槍順著十字光環的導引向上方一架,擋住了從死角殺出的龍頭長槍。

「哈!」

        Lancer一個迴旋,將龍頭長槍震開,繼續往Caster衝刺而去——

這血腥的長槍,這數以萬計的殭屍大軍固然厲害,但是指揮他們的只有一個人,現在Lancer的目的早已不是誘敵,而是要消滅Caster

 

——只要能打倒他,一切的惡夢都會結束。

 

 

        「毒屍部隊!」

        只見Caster將手一舉,湖中捲起無數的氣泡,無數身披綠色毛髮的殭屍從水中冒出,噴出黑綠色的濃煙,將Lancer與芙蕾雅團團包圍。

 

        「芙蕾雅,屏住呼吸!」

        左手緊抱芙蕾雅的腰際,Lancer向上一跳,從黑煙一躍而出。

 

        十字光環此時突然向後一飛,指向了從後方殺來的龍頭長槍,Lancer瞬間轉身,將槍尖指向後方,準備招架下一發攻擊,就在這時——

 

 

        ——披著雪白獸毛的獸鬃長矛倏地從前方襲來!

 

        「!!」

        「哈哈哈哈哈哈哈!ㄚ頭!

汝那半調子的探測魔術早已被吾看穿了!」

        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將少女們向下一震,又掉回了毒煙的包圍中。

       

        「嗚!」

        Lancer!」

        在落地的前一刻,Lancer用手摀住芙蕾雅的口鼻,一個轉身,以自己的身體作為緩衝,接住了芙蕾雅。

 

「汝等,入死地矣。」

        Caster從袖中抽出一根白羽,擲入毒氣當中。

        毒氣在接觸到白羽的瞬間爆發擴散,黑綠色的濃煙將少女們完全覆蓋。

 

        但是,攻擊尚未結束。

        只見Caster將手一揮,背後的射擊寶具立刻配合著爆發的濃煙對著少女們降下萬千的寶具箭雨。

        龍頭長槍與獸鬃長矛亦同時從左右兩方夾擊而去。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霧中,同時襲來的全方位攻擊——

Caster已經準備了結眼前的戰鬥了。

 

        「芙蕾雅!躲好!」

感覺到四面八方襲來的殺意,Lancer只能以身體趴在芙蕾雅上方,替芙蕾雅抵擋攻擊。

Lancer!這樣妳…」

「我說過要保護妳的!!只要妳沒事…我也…」

「我不要這樣!」

就在此時,緊緊抱住Lancer的芙蕾雅放出一陣光芒,她的瞳孔再度轉為鮮紅,雪白的頭髮倏地豎起。

 

 

有如閃爍的群星般,少女們的身旁出現了出數十組的十字光環環繞身旁,精確地指向所有襲來的攻擊。

 

「!!」

見到如此景象,Lancer也不禁瞪大了雙眼,但已經沒有時間訝異,現在她能做的只有—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一片黑暗中,閃亮的銀槍就有如飛舞的流星般,順著十字光環的指引,震飛了龍頭長槍,打落了獸鬃長矛,更擊落了那如暴雨般的萬千飛箭。

僅僅數秒之間,Caster所安排的一切殺著全數化為烏有。

 

 

        「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