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一話『鎮魂歌(前篇)』C Part

「…嗯!?」

而就在龍柱倒塌的同時,困住Berserker的地下水牢開始發生了變化。

湖水從水牢的四面岩壁汩汩流出,想來是支撐住湖水的結界因為龍柱的崩壞而開始漸漸瓦解。

眼看大水就要淹沒這個巨大的地底洞穴。

        

「!…Berserker…怎麼辦…」

被水聲驚醒的小怜,緊緊地抓住惡鬼的衣角。

 

儘管水淹速度之快,但逐漸崩解的法陣並非突然消失,一點一點崩解的支撐力讓湖水不至於傾瀉而下

—光是這一點,就已經解除了惡鬼心中的疑慮。

       

Berserker不急不徐地將小怜抱起,另一隻手則舉起那赤紅的妖刀,看著洞穴的天頂放出了狂傲的笑聲——

「…Caster!天亡你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結束了…嗎?」

        看著靜止不動的敵軍跟Caster的遺骸,芙蕾雅疑惑地問道。

        「應該是這樣沒錯…可是…」

        Lancer沒有辦法給芙蕾雅明確的答案。

明明已經打倒了Caster,胸口的不安卻沒有消失,而且茱荻絲跟Archer依然沒有任何消息…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少女們疑惑之時,空中響起了詭異的笑聲。

 

        「!!」

〝哈哈…哈哈哈哈哈………,竟能讓吾如此狼狽…著實勇猛無比啊…奧爾良的聖女ㄚ頭………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個笑聲…!!…」

        這時,芙蕾雅與Lancer想起了茱荻絲臨行前的警告——

 

〝小心點…我在聖堂教會的學姐提到…Caster他…似乎有——

再生能力。〞

       

        如今,這個警告得到了證實。

 

 

        就在月光的照耀下,Caster緩緩浮起的斷肢呈現詭異的青白色,接著以那焦黑的手臂為中心,無數的飛灰開始慢慢聚集——重新建構出那灰白長髮、那青白的法袍,隨著那帶著惡意的臉龐逐漸成型,圍繞著湖岸的上千死屍又開始蠢動。

 

        「嗯…?」

        無視於眼前的Lancer與芙蕾雅,Caster轉頭看向山谷西方。

        正是索妮雅與Saber方才砸毀的龍柱所在的方向。

        「原來…入侵的鼠輩不只妳們啊…

青龍柱被破壞了…那就表示…」

Caster的眼神突然一變,像是想到了什麼困擾的事情,接著,那冷冽的目光快速移向了Lancer與芙蕾雅。

 

「正如汝等所見…吾有要事處理…」

Caster將手一舉,龍頭長槍與獸鬃長矛立即飛向他身邊。

「……就請妳們在最短時間內留下命來吧。」

 

「在那之前,先把你自己的性命留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Caster準備要動手之時,湖面瞬時掀起了巨大的波濤,形成一個深不見底的漩渦,而原本黑暗的湖水竟然變成了一片火紅。

        然後,一道火柱從漩渦的中心爆衝而出。

       

「…狂戰士——

       

--------------------------------------------------------------------------------------------

 

        「小怜!!」

        「!?……芙…芙蕾雅姊姊!??」

        看到惡鬼手中抱著的小女孩,芙蕾雅驚訝地瞪大了雙眼。之前Berserker一切的行動都有了解釋。

        小怜她,真的是Berserker的主人。

 

        「怎麼?那個ㄚ頭不是Caster的走狗?」

        「不要亂講啦!你不是也在醫院看過芙蕾雅姊姊嗎?芙蕾雅姊姊是小怜的好朋友!」

        小怜見到芙蕾雅的身影,顯得又驚又喜,原來之前Caster威脅她的話都是騙人的。

       

       

        「朋友!?笑話!參加聖杯戰爭的皆是敵人!」

        Berserker對小怜的話相當不以為然,瞪了Lancer與芙蕾雅一眼。

        「等本王殺了Caster,再來好好料理妳們!」

        「不准妳跟芙蕾雅姊姊他們打架!不然小怜就不幫你了!」

        「妳還是一樣天真哪…丫頭。」

 

        「沒錯——

        Caster突然打斷了小怜與Berserker的對話。

        「殺與不殺——該由我主公決定,呵呵呵…」

 

        「………你說什麼…!?」

        對於Caster以自己的主人自居,Berserker憤怒異常,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殺氣。

這時,芙蕾雅突然注意到整個湖面的魔力流開始混亂,而Caster的表情也從剛剛的憤怒漸漸變成了冷笑。

        …好像有什麼事將要發生。

 

        「咳!!」

小怜胸口的令咒放出了光芒。

「嗚…咳!咳!…好痛…好痛…。」

小怜緊抓著Berserker痛得流出了眼淚。

 

「小怜!!!」

「ㄚ頭!?」

不只是芙蕾雅,連Berserker也被這個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到了。

 

        「該死的…—」

碰!!!

一聲咒罵之後,惡鬼突然落在芙蕾雅與Lancer的身旁,將小怜放下。

 

 

「小怜!」

「芙…芙蕾雅…咳!…咳咳!…姊姊…」

一落地,芙蕾雅立刻向小怜跑去,將小怜抱在懷中。

Berserker…」

Lancer快速移身到芙蕾雅身邊,即便這惡鬼當前的目標不是自己,少女手中的銀槍仍絲毫不敢鬆懈。

然而,看到身為〝敵人〞的芙蕾雅擁抱住小怜,Berserker只是倏地回過頭去,怒視著Caster

 

「ㄚ頭,給我在這裡好好待著。」

轟!!!!!!!!!!!!!!!!!!!!!!!

        話語一落,Berserker瞬時化為一道火柱,衝向Caster

 

Berserker不要!他——

Lancer顧不得情勢,大叫了出來,現在就算攻擊Caster,也只會重蹈覆轍。

然而,這惡鬼又怎麼會聽得進Lancer的警告。

 

「奪臣之罪,就是將你千刀萬剮也未能抵償!!!!!

▇▃▅▆▇▃▅▆▅▆▇!!!!!!!!!!!!!

 

        手起刀落,

        赤紅的妖刀將Caster的身軀一刀兩斷。

 

--------------------------------------------------------------------------------------------

 

        Saber抱著索妮雅,正遠離山谷中心的戰場,往外部移動,他十分明白主人剛才那發寶具攻擊冒了多大的風險。

       

「該死…」

        此時,撲面而來的暖風,讓Saber更加憤怒。

——這是一陣根本不該吹來的風。

 

從進入阿爾卑斯山脈開始,索妮雅就已經察覺了,這陣陣來自東南方,違背常理的氣流,正一點一滴地改變著大氣中的魔力流向。

就好像破了一個小洞的水壺一般,一開始沒有什麼感覺,但每使用一次魔術,就會有一點魔力像漏出來的水一樣,隨著這陣氣流飄走。

 

〝結界寶具〞——索妮雅如此確信著。

 

一旦發動魔術,不只威力會因此減弱,連發動時需要的魔力的都是平時的數倍,但索妮雅仍然在這樣的狀況下使用了如此大的魔術攻擊…。

 

        Saber…」

        「不要說話,我先把妳帶到安全的地方。」

        「沒有人追來吧…?」

        「放心吧,只有那隻曾經跟蹤我們的殭屍才有可能對我們造成威脅,

但那隻怪物剛剛離開前說到『別擋路』,有可能是被Caster召喚回去了。」

Saber回想起剛才的狀況,緩緩地推測道。

 

Caster應該對那隻怪物另有安排吧?…只是沒想到…連那種屍體他們都弄得到手。」

索妮雅面色凝重地說道。

「…看來那個東方的死靈法師,早就有跟聖堂教會全面開戰的打算了。」

 

少女的這一席話不是沒有理由。

那跟蹤他們的〝怪物〞用來襲擊他們的武器…正是——

--------------------------------------------------------------------------------------------

        「黑鍵………」

        茱荻絲驚訝地呆立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這隻魔物!神的敵人!

        使用的竟是代行者的兵器!?

 

        然而,這一切的疑惑,都在那黃色的布袍飛散後得到了解答。

 

        藏身在那黃色布衣下的,是一身的青藍色。

與茱荻絲身上的法衣一樣的青藍色。

那道從右肩一直延伸到腰部的巨大傷口上,貼著一面黃色的布製符咒,符咒上用硃砂書寫的咒文,早就跟鮮血混成一片污濁的紅。

本應是青藍色的眼珠,現在卻充滿了鮮血,死盯著眼前的敵人。

 

「怎…怎麼會……」

茱荻絲跪了下來。

隨著止不住的淚水,從口中呼喚出了那朝思暮想的——

「兄…長…」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Caster那無數在空中飄散的肉塊放出令人膽寒的笑聲,連Berserker都停止了攻擊。

 

   〝聖杯所予之肉身,區區西洋魔術之膚淺產物耳,

稍加改動術式,擁不死之身亦不足為奇!!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