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二話『鎮魂歌(後篇)』A Part

        「抱歉…」

        「嗯?」

        身在倫敦的露維雅訴說著歉意。

她動用了艾帝魯菲爾特家族的一切關係,甚至背著協會與聖堂教會內的〝特殊人物〞聯繫,好不容易才查到有關Caster本陣的位置,但是…

對於〝大陸魔術〞這個擁有跟自己同等實力的神秘敵人,時鐘塔還是採取觀望的態度。

 

 

「在最高議會決議之前,我沒有辦法幫上妳——

「我明白妳的立場。

議會那些膽小鬼八成是想等Caster在聖杯戰爭中被其他魔術師消滅掉吧?」

秋羽螢靜靜地回答道。

「而且——妳不是已經把我送到這裡來了嗎?這樣就夠了。」

「可是…」

「再道歉下去就不像妳囉?

放心!我可是連27祖都畏懼三分的死徒獵人—秋羽 螢哪!」

「……聽妳在胡說八道…,自己小心點!」

        從耳機裡傳來的最後一句話,是露維雅的祝福。

 

        秋羽螢微微一笑,從直昇機上躍向那漆黑的夜空。

 

--------------------------------------------------------------------------------------------

 

█▃▃█▓▇▃█▃▃▇

「嗚…!」

        妖刀與銀槍交擊著,惡鬼一刀接著一刀往Lancer砍去,雖然全被銀槍擋下,但卻震得Lancer虎口發麻。

不同於以往的怒吼或狂吼,Berserker陣陣的吼叫不帶高低起伏,沒有絲毫情感,惡鬼只是一昧的朝著敵人斬去。

 

        BerBerserker…不可以…咳咳!」

        儘管小怜忍著疼痛不斷地叫喚,妖刀卻沒有停止攻勢的跡象。

 

        「沒用的…令咒在吾之魔力增幅下,發出的命令是絕對的。」

Caster手背上的令咒閃著光芒,慢慢地說道。

 

「危險!」

芙蕾雅抱著小怜往旁邊一閃,躲過了殭屍的爪擊,在BerserkerLancer激戰之時,無數的殭屍已經渡過湖水,包圍了芙蕾雅與小怜。

 

        「芙蕾雅!!」

        █▃▃█

        「呃!!」

        眼看芙蕾雅陷入險境,Lancer一個閃神被妖刀掃中手臂,重重跌落在地上。

        Lancer!」

        「趴下!」

        顧不得鮮血狂噴的手臂,Lancer將芙蕾雅與小怜的的身子壓低,聖旗槍一記迴旋,綻放出圓弧形的光芒,將包圍而來的殭屍一掃而空。

 

 

                「嗚…!」

        Lancer跪了下來,剛剛的迴旋,讓手臂上的傷勢加劇,噴出的鮮血幾乎染紅了整隻手臂。

但是,敵人卻不打算給少女任何機會——

 

        「狂戰士!」

        ▃▃█▃▓

        Caster一聲令下,赤紅的惡鬼再度狂襲而來。

 

Berserker!不可以!!」

而不知道什麼時候,小怜已經離開芙蕾雅的懷中,拖著虛弱的病體擋在Berserker面前。

█▇▃█▃█▃▃█▇▃▃

        但是,儘管小怜如何大聲呼喊,那瘋狂妖刀卻完全沒有打算停下。

 

        「不好!」

Caster來說,小怜是加速法陣完成的關鍵,可是在如此的加速度下,已經來不及下令阻止Berserker的攻勢。

        然,戰場上瞬息萬變,對Caster來說早已是司空見慣。

        下一瞬間,一根白色長羽自Caster的袖中疾射而出,擊中妖刀,讓刀路偏斜了數吋。

刀身,就這樣從小怜身旁擦過。

 

「狂戰士!這ㄚ頭的性命尚有——

眼看計謀奏效,Caster正想下令阻止Berserker——

 

 

       

▇▃▃▇▃█▃▃█▃!!!!

武器被擊中的Berserker借力使力,一個翻身,這瘋狂的妖刀,竟然朝著Caster斬來!

        「!!!」

 

--------------------------------------------------------------------------------------------

 

        「嗯?茱荻絲?…怎麼了?」

「兄長…我…我…作惡夢…」

茱荻絲小小的身影無助地站在房門口,泛著淚的大眼睛注視著坐在書桌前的安德列神父。

 

「來,過來。」

「嗯…」

茱荻絲快步跑到哥哥身旁,坐在安德列的腿上,這讓她感到無比的安心,對父母雙亡的茱荻絲來說,這個長自己10歲的大哥就是一切。

 

「別怕,跟兄長說,是什麼惡夢呢?」

「我夢到…兄長…變成了死徒…然後…」

「喔?那麼說~兄長的牙齒也變得尖尖的囉?」

「不要笑啦!我…我是真的很害怕…」

        「哈哈,抱歉抱歉…」

        安德列摸了摸茱荻絲的頭,安撫著正漲紅著臉生氣的妹妹。

        他大概猜得到茱荻絲為什麼會作這樣的惡夢。

 

        自從兩兄妹進入聖堂教會後,便被有計劃地培養成代行者,在這一連串的訓練課程中,教會不斷地灌輸給他們一個觀念——

        〝代行神意者,即便對象是血親摯友,也必堅定意志,降下神罰。〞

 

       

 

        『如果…對象是哥哥的話…』

        『只要是神的敵人,就必須施予制裁,就算對象是安德列兄弟也一樣。』

        這不經意的發問,以及這冷酷的回答,對年僅5歲的茱荻絲來說,是極為沈重的壓力。

 

        安德列擁住茱荻絲,輕聲說道。

        「兄長跟妳保證,絕不讓妳的惡夢成真。」

        「…真的嗎?」

        「兄長騙過妳嗎?」

        「………沒有。」

        茱荻絲躺在安德列懷中,開心地笑了。

        抱著自己唯一的妹妹,安德列在心中暗暗發誓。

一定要在茱荻絲必須開始戰鬥之前,找到殺害自己雙親的死徒芬里爾,對他降下制裁。

 

        「放心,哥哥…會保護妳的——————

 

 

         

 

——————————殺!!!!!!!!!!

        對著自己的心臟刺來的,是染滿鮮血的黑鍵。

        那曾經溫柔地擁抱著自己的手,變成了隨時會撕裂喉頭的利爪。

 

        「兄長!!!」

        「主公的…敵人…敵人…殺……——!!!!!」

        「…不要啊!!!!!!」

 

        噗喳!

 

        肌肉被撕裂的聲音清楚地傳進茱荻絲的耳中。

        一把黑鍵貫穿了她的右肩。

 

        「呃啊!!!!咳!咳!」

       

一陣天旋地轉,在茱荻絲意識過來時,她已經被重重地踩在地上。

 

鏘!

 

下一秒,茱荻絲閃過了另一把往自己眉間刺來的黑鍵。

 

看著在自己的臉頰旁嗡嗡作響的劍身,她明白自己已經犯下致命的錯誤,

身為一個代行者絕不能犯下的錯誤。

 

從〝兄長〞口中傳出的陣陣低吼,彷彿宣告著自己的死期。

 

--------------------------------------------------------------------------------------------

 

妖刀,就這樣停在Caster眼前,

它的刀鋒正與阻擋自己的力量不斷對峙,持續地發出金屬與魔力的悲鳴。

        而擋下這刀的,竟是Caster手中一把黑木羽扇。

        自己的妖刀被一把羽扇阻擋,而狂傲的Berserker竟沒有作出任何反應,只是不斷地狂吼著,想要斬下眼前的敵人。

見此景象,Caster立刻明白了眼前的狀況——

 

 

「沒有脫離操控…卻會憑著本能反抗吾之命令…果然是那ㄚ頭的影響嗎…!」

Caster的眼神中透漏著失算的憤怒。

——看來僅有一道令咒…還不足以制住你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說著,小怜突然跪倒在地,發出更加悽慘的哭號。

她胸口僅剩的的第三道令咒爆出光芒,慢慢開始消失。

       

▃█▃█▃█▓!!!!

聽到小怜的哀號,Berserker大吼一聲,帶著烈焰的妖刀在空中畫出爆炎的弧線,再度朝Caster狂劈而來。

 

——狂化者!有勇無謀耳!!」

Caster眼神一變,手中的羽扇就像有生命似地舞動了起來,靈活地擋開Berserker的每一發斬擊。

眼前的景象,已經完全背離了聖杯戰爭的常理,擁有英靈當中最強力量的Berserker,竟被Caster手中一把小小的羽扇給擋了下來。

 

Lancer!」

芙蕾雅將倒地呻吟的小怜一把抱起。

趁著BerserkerCaster纏鬥之際,無數的十字光環瞬間將Caster包圍了起來。 

「!?」

突如其來的事態讓Caster吃了一驚。

圍繞在身旁的每一個光環都精確地避開了Berserker的刀路,確實地指向Caster的手軸、脊椎等,維持形體完全的重要關節。

這些關節若被擊破,勢必讓Caster的形體粉碎,而被迫停止正讓小怜痛苦萬分的術式。

 

        下一秒,Lancer的銀槍就如雨點般向Caster刺來。

       

鏘!!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