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二話『鎮魂歌(後篇)』B Part

在那該死的木門後頭,一定是被Caster擄走的小怜。

而只要救出了小怜,就可以盡情把Caster射成蜂窩,把他的陣地轟成廢墟,因為感動而熱淚盈眶的雙馬尾少女如此深信著!

       

        碰!!!

       

        懷著無限的希望與期待,Archer大力踢開了木門。

 

--------------------------------------------------------------------------------------------

       

「讀完了嗎?」

「是的,父親大人…只是…這些詩詞的意義,小怜並不明白…」

「無所謂。」

男人用冷淡的態度回應了小怜的疑問。

 

「只要讀過一次,這些字句就已經烙印在妳的腦海中了。」

說著,男人將手放到小怜的額頭上。

「現在,將它們深鎖在意識中吧。

等妳決定履行秋羽家使命的那一天,自然會喚醒這一刻的記憶———————————……」

 

 

       妾…以此身起誓…』

       

就像是幽谷中的回音,一句帶著強烈魔力的咒文詠唱,瞬時從四面八方迴盪開來。

——讓惡鬼緩緩放下手中的妖刀。

 

「!?…豈有此理!」

見到Berserker中止了自己的命令,Caster難掩眼中的訝異。

接著,就在下一秒,他找到了混亂的根源。

       

        小怜。

       

        妾,願以血肉為祭—--

       

隨著詠唱,

小怜從身上散發出陣陣波動,如同漣漪一般越來越廣,擴散到整座山谷。

       

        就像受到強烈的干擾,所有的殭屍兵都像是壞掉的遙控玩具一般,

開始傾倒,開始混亂,開始痛苦的掙扎。

       

        「…吾之制馭失效了!?」

       

        在這奇特波動涵蓋的範圍內,所有的魔力都開始漸漸失控。

        這對必須同時操控數萬大軍的Caster而言,無疑是最大的威脅。

       

以骸骨為祭——

 

即使事出突然,Caster也馬上掌握了當下的狀況。

「哈!」

        下一秒,湖中高塔周圍瞬間佈下了數十層的隔絕結界,確保主公與最重要的公主安全無虞。

        「嗚…」

        「月英?」

        「父親大人……我沒事。」

        聽到劉月朧回頭呼喚自己的名字,殭屍少女趕緊將彎曲的身軀重新站直。

雖然不知道塔外發生了什麼事,卻萬萬不可打擾父親。

 

以三魂為祭——

       

        「嗚…咳咳!芙蕾雅!

        鉗住Lancer的龍頭長槍與獸鬃長矛漸漸失去了力量,開始鬆動。

 

        Lancer趁機掙脫了束縛,衝向芙蕾雅身旁,將她一把抱起,準備帶著芙蕾雅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

        「小怜!……!?」

        而本來想連小怜一起救走的Lancer,眼前的景象卻讓她說不出話來。

       

以七魄為祭——

 

小怜飄浮在空中,

她的身體仍然纖瘦細小。

可那覆蓋全身的黑,卻像暈開的墨水一般,擴向無盡的夜空。

那是一件黑色的大和服,兩旁的衣袖就如同一雙巨大的翅膀,遮蔽了四周的星光。

衣袖與腰際上的彩蝶在金色的枝枒間悠然地舞動著。

 

 

魔術禮裝…!!」

Caster眼中帶著憤怒,他不明白為何滲透過小怜內心的自己會讀不到這一步棋。

遍尋記憶中研讀過的歷代聖杯戰爭歷史——

眼前的景象甚至一度讓Caster聯想到前次聖杯戰爭中,身為御三家的艾因茲貝倫為了制馭聖杯之力所織造的純白法衣。

       

可是眼前的黑色和服帶給Caster的感覺……卻只有吞噬一切的虛無。

 

這時,一直緊閉著雙眼的小怜,終於睜開了雙眼——

——但求虛無之回歸。』

 

--------------------------------------------------------------------------------------------

 

        「呃…噁!咳咳咳!!!!」

秋羽螢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噁心,隨著不止的淚水,她像是要把心肺都咳出來似的,狂咳了十數秒。

 

看著前方不遠的山谷中,不斷湧出的黑色魔力流,

她知道埋藏在心中十幾年的恐懼,終究降臨了。

       

——那黑暗的波動。

——那曾經奪走自己母親的波動。

        ——那以施術者的靈魂作為代價,將〝秋羽〞的特殊波動無限擴大,

令周遭靈脈化為虛無的特化魔術禮裝…

 

——神葬蝶。

       

 

「小怜——!!!!!!!!!!!!!!!!」

絕望的呼喊,響徹了阿爾卑斯山。

 

--------------------------------------------------------------------------------------------

 

        Berserker………Berserker…〞

        ......……小丫頭!?」

        〝太好了…你聽到小怜說話了。〞

       

        惡鬼回過神來,這黑暗的波動竟讓Berserker脫離了令咒的枷鎖。

        「小鬼!妳…」

        正想說話的惡鬼,卻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攝。

       

小怜飄浮在空中,那如黑色蝶翼一般的衣袖正不斷地延展。

她的面容就像細緻的冰雕一般,無神的雙眼直視著前方,蒼白的嘴唇只是不斷地唸誦導向虛無的咒文。

 

〝謝謝你……〞

小怜的聲音,直接在惡鬼的腦中響起。

對意識逐漸被神葬蝶取代的小怜而言,這次的對話已經是最後的道別。

 

…願以雙眸為燭,永望虛無之虜。』

       

〝大姊…芙蕾雅姊姊…大家…

都對小怜好溫柔……小怜卻只會礙手礙腳……〞

 

 

 

〝但是…你…給了小怜生存的希望……〞

就算只當是魔力源也好,這是體弱多病的小女孩第一次感覺到…世界上還有人需要自己。

 

       

 

〝……好想……真的好想……一直跟你一起走到最後…〞

 

『…願以髮為繩,束縛蒼天之靈。』

 

 

       

〝但是……我……〞

        無神的雙眼中落下了一滴淚,緩緩地拉開了和服的領口。

        ——…已經沒有辦法再幫你了……〞

        那完全消失的令咒說明了一切。

       

『…願以骨為牢,禁錮大地之魄。』

 

        〝父親大人總是跟我說…犧牲自己…是我唯一的用處。

小怜…終於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了…〞

       

       

〝能夠為了我所愛的人使用這個力量…小怜真的好高興…〞

 

神葬蝶的爆發,意味著周遭一切靈脈的毀滅,

不只是Caster的法陣,即便是〝聖杯〞也會立刻化為烏有。

 

Berserker……希望你能幫小怜最後一個忙…救芙蕾雅姊姊她們出去。〞

黑色的蝶翼開始收縮,集中在小怜身上,四周就像暴風雨前的大洋一樣寧靜。

       

——萬物皆隨妾之血河,回歸殞命之海。』

 

〝然後…一定…一定…

要實現自己的願望喔…〞

       

〝小怜…最喜歡最喜歡Berserker了…〞

 



 

〝…再見……〞

       

『回歸根源之淵——

       

        咒文完結,就在那毀滅的波動爆發的前一秒…………………

 

        「休想!」

        Caster一聲大喝打破了靜寂。

 

遮天蔽月的黑雲瞬間佈滿了夜空,黑色的閃電如同翻騰在雲朵間的巨龍一般狂野地奔竄著,發出陣陣的咆吼。

       

        「吾苦心佈置的大陣豈會毀於汝等之手!

——隨著黑色的雷光消失在虛無的彼端吧!!!」

 

        數十道黑雷轟擊而下,在小怜的身後撕開了空間的裂縫,將小怜的身軀連同神葬蝶的黑翼全數吞噬。

 

 


 

      「▃█▃█▃██▃▃█▃█▃█▃!!!!!!!」

        一聲狂吼,Berserker化為一道火柱,追著小怜衝入了無垠的黑暗之中。

那本該完全封閉的異次元斷面也因此出現了裂縫。

 

而從那斷斷續續的裂縫中爆散而出的——

是毀滅的足音。

       

        「不好!」

        響徹雲霄的爆音淹沒了Caster的驚嘆,

        神葬蝶的死亡之翼,向四周散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