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二話『鎮魂歌(後篇)』C Part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aster的笑聲卻仍肆意地迴盪在山谷中。

 

在神葬蝶爆發的瞬間,Caster發動了佈在八方向龍柱周圍的防護結界,將洩漏出來的波動瞬間壓制在次元裂口周圍。

那毀滅的波動讓中央的靈眽受創,將附近數以千計的殭屍兵化為塵土,卻沒能摧毀龍脈及湖中的五行塔。

 

雖然八方龍柱的防護結界因此完全毀滅,但卻成功地在神葬蝶肆虐過後,保住了重要的大法陣與主公的心血。

 

這時,Caster注意到了芙蕾雅與Lancer

 

「竟讓妳們撐過了一劫又一劫……」

Caster語帶不悅,揮了揮右手,將重新掌控的龍頭長槍與獸鬃長矛召喚到身邊。

「—既然狂戰士已化為塵土,就讓汝等來替主公抵禦騎兵吧。」

 

--------------------------------------------------------------------------------------------

       

「煞啊啊啊啊啊啊啊—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葬蝶的波動過後,安德列神父鬆開了踩住茱荻絲的腳,放出令人膽寒的尖嘯。

他失去了代行者的精準,喪失了高等殭屍的理性,狂亂地揮動著手中的黑鍵。

 

「兄長!!!!!」

 

在聽到茱荻絲的呼喊後,從安德列神父的眼中流出汩汩血淚—

 

「……茱……荻……絲…………?」

神葬蝶破壞了Caster的連結,將他最後的意識從死亡的世界喚醒。

         

就像是神賜的奇蹟。

茱荻絲欣喜若狂,拔腿衝向安德列。

教會的戒律、代行者的鐵則早已被拋在腦後,不管眼前的親人是否化為被神詛咒的不死生物。

她只想再一次擁抱那朝思暮想的兄長。

 

「不…不……要………靠…近……。」

一句從殘破的聲帶中發出的警告,阻擋了茱荻絲的腳步。

 

「快……殺………殺了………我………」

「殺……?…兄長……你在胡說什麼…你不是已經…」

「嗚…呃……!」

安德列發出痛苦的呻吟,撕開了胸口的符咒—

就有如心臟一般,一顆散著寒光的珠子深深地嵌入安德列胸口的刀傷,陣陣地鼓動著。

那正是他現在的生命之源—夜明珠。

       

 

        「毀了它……快……在我還抑制得了的時候……。」

        血紅的眼眸裡回復的一絲理性壓抑著對殺戮的渴望,期望那最後的救贖。

       

        生命,是神賜給人們獨一無二寶物。

        一旦成為死徒,就絕不可能再度沐浴在神的光輝之下。

        這是代行者存在的原因,更是茱荻絲再清楚不過的真理。

        「兄…長……。」

        茱荻絲緩緩地舉起了顫抖的神誡之手,轉換成格鬥型態。

她必須前進,必須讓兄長的靈魂得到救贖,但自己的雙腳卻抗拒著,讓她停留在原地—

       

        「快!!!!」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淚模糊了茱荻絲的雙眼,年輕的代行者向前衝去—

 

--------------------------------------------------------------------------------------------

 

雜沓的馬蹄—

交錯的劍戟—

叛軍的火矢讓四周陷入一片火海。

四周震天的殺聲與遍野的橫屍構築出地獄的繪圖。

 

這樣的情景,對他來說———早已毫無感覺。

 

       

他是令敵人聞風喪膽的夢魘。

他是暴虐無道的魔王。

不論面對數十倍的敵軍,身威顯赫的大名武將,甚至號稱當世最強的騎馬軍團—

對於膽敢擋在眼前的愚蠢雜碎,他一律賜予平等的死亡。

—沒有人可以擋在本王面前。

 

但這次…向他的喉頭伸出利牙的,竟是自己的重臣。

 

背叛的業火燒盡了他的軀體。

瘋狂的獄炎讓牠墮入憎惡的深淵。   

        對鬥爭的執念,對征服的執念,對怨敵的執念讓狂氣佔據了他的身軀。

—讓他成為狂戰之座的惡鬼。

       

        而這註定永世排回在修羅之道的男人…

        竟然看到了—

       

▃█ 殿下 ▇▃。請 ▃█▓▃——

 

—唯一的一道曙光。

       

       

「殿下!!請您移步!!叛軍馬上就要攻下大殿了!!」

       

身旁的家臣為了保護自己,早已全數犧牲。

唯還一活著的,是一個年輕的男孩。

為了阻擋叛軍的第一波攻擊,少年早已身受重傷。

但他仍然用武士刀撐著身體,跟隨在男人身後。

 

「你走吧。」

男人對著少年命令道。

語畢,隨即向叛軍的方向走去。

 

「殿下!!」

少年拖著受傷的身體,擋在男人身前。

「我不走!若殿下決心一戰!我也—」

 

「汝膽敢抗我之令!」

染滿鮮血的武士刀架在少年的脖子上,劃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殿下…是吾等的希望。」

氣若游絲的少年緩緩說道。

「如今…一統天下的理想近在咫尺,請殿下—」

嘎吱!!

就在對峙之際,頂上的大樑再也承受不住火焰的灼燒,坍塌下來。

「呶!?」

「殿下!危險!!!!!」

碰轟!!!!!!!!!!!!!

少年向前推開了男人。

帶著火焰的樑柱砸了下來,捲起無數的火星與爆煙。

而在煙塵散去之後—

「汝—!」

「咳!咳呃!」

巨大的樑柱壓碎了少年的雙腳,無數的火星灼燒著他背上的每一吋肌膚,少年已經回天乏術,但是…

「太好了………殿下…的御體無恙…」

—少年,卻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這是男人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看到這個笑容—

 

 

「我…已……無法隨侍在殿下身邊了…

〝…小怜…最喜歡最喜歡Berserker了…

 

請殿下……一定要—……實現……大願——

一定…一定…要實現自己的願望喔〞

 

 

!!!▃▃█▓—小ㄚ頭!!▃█▓

少年的話語喚醒了Berserker的意識,伸手一把抓住了小怜。

兩個人的身軀就這樣被神葬蝶的黑暗吞噬。

       

死亡的濁流中,惡鬼想起了

 

那個名喚蘭丸的少年。

 

--------------------------------------------------------------------------------------------

 

Archer失落地蹲在角落,她已經沒有力氣在移動任何一步,剛剛衝進木門時的期待與希望全部化為烏有。

 

—這裡沒有小怜的蹤影。

—這裡沒有Caster的蹤影。

—這裡有的,只有四面斑剝的牆壁與幾盞破舊的油燈。

 

       

「一個燈…二個燈…三個燈…………呵呵…有七盞燈呢…。」

她無力地數著眼前的油燈。

小槍在上面英勇地無雙的時候,自己卻只能在這空無一人的地下迷宮…數完雕像數油燈,數完油燈數雕像—

 

被耍了。

Archer如此確信著。

--------------------------------------------------------------------------------------------

 

「—汝,乃引導我野心之人。」

在黑暗中,小怜聽到呼喚,

這聲聲的呼喚,讓本應跟神葬蝶一同消逝的小怜恢復了意識,慢慢睜開雙眼。

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將她抱在懷中,注視著她。

 

「—汝,乃成就我霸道之人。」

男子的面容漸漸開始灼燒、扭曲,焦黑潰爛的面孔猙獰無比,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鬼,認誰看了都會膽顫心驚。

—但是,小怜卻一點都不覺得害怕。

       

「—ㄚ頭」

        「………是。」

「助本王取得天下!—」

        小怜的眼中流出了歡欣的淚水,對這再一次的誓約,做出了同樣的承諾。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一聲狂吼響徹山谷,讓準備奪取芙蕾雅令咒的Caster停止了動作。

「狂戰士!?」

Caster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應該已經消失在次元彼端的惡鬼竟然發出了吼叫。

接著,他的惡夢成為了現實。

 

夜空被撕裂,被扯碎—

從空間的裂縫冒出灼燒的燄光。

那火焰就像是不死鳥一般,在山谷上方喝然展翅。

 

他退去了般若的面具,卻仍擁有魔王般的面容。

不著一吋防具,卻仍擁有鎧甲般的身軀。

每一吋肌膚都帶著地獄的瘴炎;每一次呼吸都帶著業火的灼熱。

 



「吾乃…第六天魔王。」

—赤紅的惡鬼,再度降臨。

       

--------------------------------------------------------------------------------------------

       

        Berserker落在山巔上,輕輕地將小怜放下。

        睥睨著山谷中成千上萬的殭屍大軍,Berserker反握住手中的妖刀,將刀尖朝向湖中的五行塔。

 

「寶具!?—」

Caster眼神一變,右手背上的令咒再度放出光芒,對著惡鬼放出束縛的枷鎖。

只要身為英靈,絕對無法反抗的—

 

█▃██—無人能為本王之主—█▃██

「呃!」

Caster手中的令咒,竟然燃燒了起來,化為無數的火星,飛散而去。

「與本王共享天下者,僅本王所選之人。」

看了小怜一眼,Berserker放出了狂吼。

 

▃▃█▃█—無間.叫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