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三話『絕望的安魂曲』C Part

        「子龍!?」

        ▃▃▄▇!!▆▇▆▆▇▆▇▅▆▆▇▆▆▆▄▃▃!!!!!」

        Caster話語未畢,Berserker已然被五虎大將壓回了烈焰的底端——

轟然一聲巨響,魔兵們與惡鬼在地面上撞出了巨大的落坑。

        ▆▇▆▆▆!!!!!」

        Berserker的鮮血狂噴而出,五虎大將就這麼刺穿了惡鬼的身體,將惡鬼緊緊釘在地上。

        ▆▇▆▆▇▆▇▅▇▆▆▆▄▃▃!!!!!」

 

        啪鏘!!!!!

        Berserker妖刀一斬,五把魔兵應聲而斷。

        碎片與木屑騰空飛散,被周圍的烈焰化為飛灰。

       

        ▅▆▄▃▃!?」

        兵器雖斷,意欲起身的惡鬼,竟然無法移動身子分毫。

        五把兵器仍然硬生生插在地面上,任憑Berserker怎麼拉扯都不為所動。

鏘!鏘!鏘!鏘!鏘!

隨著惡鬼的掙扎,五把殘兵不斷響著一聲聲的悲鳴。

五虎大將以最後的力量封印住兇惡的Berserker,只願丞相能實現主公生前的悲願。

「……你們…」

眼見此景,一向冷靜的Caster不禁透出哽咽之聲,但眼前的狀況,卻不允許Caster有任何猶疑。

 

—寅時.凌晨四點五十分—

 

「看你還有什麼鬼可以擋住本小姐!!!」

 

果不其然,沒有了獸面長弓的箭牆護衛,Archer的箭雨瞬間佈滿了白帝城的上空,如同暴雨般朝著魔城墜下。

 

「汝休想!!!!」

Caster羽扇一揮,射出數百根白色長羽。

這些長羽在空中膨脹、成型、巨大化,變成一具具的——

 

       

「稻草人!!??」

Archer揉了揉眼睛,自己的寶具箭雨,竟然被一具具的巨大草人吸收,進而化解而去。

Archer!」

「小槍!?」

只見Lancer舉起銀槍,將一具巨大稻草人轟成碎片,突破重圍直衝Caster而去。

Archer見狀,馬上明白了Lancer的用意,將手中的十字弓轉換成水晶大刀,隨即起腳追上。

 

—寅時.凌晨四點五十二分—

 

「全軍聽令!!全力阻擋敵軍!!!!!」

嘎嘎嘎嘎嘎嘎嘎!!!!!!!!!!!!!!!!!!!

眼見少女們進逼而來,Caster一聲令下,數以萬計的殭屍兵登上城郭,朝著ArcherLancer殺去。

 

「小白臉!你沒戲啦!!這些爛死人怎麼會是本小姐的對手!」

「小心!!」

Lancer回頭銀槍一掃,將一群準備要撲到Archer身上的飛天殭屍擊墜而下。

 

噗轟!噗轟!噗轟轟轟!!!!!!!!!

只見這些殭屍的屍身炸裂,紫黑色的黏液狂噴而出,將所至之處侵蝕出一個個的毒洞

 

「我靠!這啥…」

「不要大意!下一波來了!!」

喀鏘!喀鏘!喀鏘!

        城牆上出現了一座又一座的巨大連弩,無數的火箭朝著兩人襲來。

「這傢伙到底還有多少機關!!!!」

雖然Archer驚嘆連連,卻僅止於驚嘆而已。

一般的魔力箭矢豈會是對手?少女們迴轉兵器,將無數接近的箭弩擊落。

 

       

「一定要——

芙蕾雅讓Lancer恢復了冷靜。

以天上的大陣封印住Master的魔術,以無數的機關消耗Servent的體力,這一切的機關,完全是為了拖延她們的進擊。

 

Caster一定在等待著什麼。』

 

天時地利均被Caster佔盡,要不是Berserker,她們甚至無法接近Caster。自己已經無法再擊發寶具,但Caster也無法再度復生。

『這是打倒Caster最後的機會……』

Lancer強壓著心中冉冉而生的不安,暗自說道。

 

—寅時.凌晨四點五十五分—

 

「哼!」

就在此時,Caster朝著芙蕾雅跟小怜所在的山巔射出一支白羽——

轟!!!!!!!!!!!!!!

「呀啊啊啊啊啊!」

巨大的爆炸讓山崖坍塌,芙蕾雅跟小怜就這樣墜落了下來。

        

「芙蕾雅!」

Lancer正準備回身之時,卻被無數的殭屍擋住去路。

這是Caster為少女們留下的最後一著。

只要Master一死,無論多強悍的Servert都必然…

       

        ————————!!!!!!!!!

        「!!」

        震天動地的吼聲響起,Caster回頭一望,

        那比山巔還高大的屍魔朝著山谷中央倒了下來。

        全身的魔力放出點被一個不剩地消滅了的牠,化為崩碎的屍塊與土石,將其下的殭屍兵全部碾碎掩埋。

        滾滾塵土中,一道身影接住了墜落中的少女們。

        就在Caster驚訝之餘,那〝身影〞旁殺出了一道黑色的閃光。

「哼——!!!!!!」

        「!!」

        鏘!!!!!!!

        Caster閃開了突如其來的一擊,用以阻擋的龍爪被瞬間斬飛。

 



        「下一劍就是你的首級了!
Caster!」

「!!——Saber!」

 

—寅時.凌晨四點五十七分—

 

煙塵散去,索妮雅的身影赫然出現在小怜與芙蕾雅身旁。

「…索妮雅……姊姊?」

「!」

再次見到灰袍少女已經讓芙蕾雅十分驚訝,而從小怜口中聽到少女的名字,更是讓芙蕾雅錯愕萬分。

 

 

        
               

「……不用怕,已經沒事了。」

索妮雅溫柔地安撫著小怜。接著,抬起頭看了抱著小怜的芙蕾雅一眼。

自上次蘭斯大教堂一別,自己日思夜想的少女就在眼前,她心中有千言萬語想跟眼前的少女訴說,可是——

Saber!!」

索妮雅別過頭去,呼喚著黑鎧劍士。

「消滅Caster!」

 

—寅時.凌晨四點五十八分—

 

轟!!!!!!!!!!!!!!!!!!

白帝城底發生了劇烈的爆炸,在那翻滾的爆煙中,身上插滿魔兵的惡鬼赫然出現在Caster身旁。

        ▆▇▆▆▇▆▇▆▆▆▄▃▃!!!!!」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妖刀一記縱斬,將Caster緊握手中的羽扇連同右手臂斬了下來。

 

       

「該…死!!!」

失去了寶具,Caster只能向上飛去……

Lancer的銀槍與Archer的大刀隨即從一旁殺出——

「你想跑哪裡去啊!!小白臉!!」

唰地一斬,Caster的額頭爆出鮮血,頭上的綸巾被一斬而飛。

        而同一時間,Lancer的銀槍也刺穿了Caster的肩頭。

 

—寅時.凌晨四點五十九分—

 

「嗚!!」

Caster翻轉龍爪,將身旁的LancerArcher彈開,但在此時,黑色的大劍一記橫劈,卸掉了另一隻巨大龍爪。

「受死吧!!!」

「呃咳!」

Saber舉起鋼靴往Caster胸口一踢,讓Caster重重地撞上一旁的城壁。

 

       

操起大劍,Saber朝著Caster的喉頭疾斬而去。

       

—卯時.凌晨五點—

       

——此時,第一道曙光從山邊升起——

 

       

--------------------------------------------------------------------------------------------

 







「好可怕…」

「小怜…小怜!怎麼了?」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芙蕾雅驚慌失措,就在一切的戰鬥將要終結之時,小怜像是感覺到了什麼,蜷起身子,劇烈地顫抖著。

 

 

 

「好可怕…好可怕…小怜…好怕———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怜吐出大口的鮮血,身上的魔力流如同噴泉般衝向天際……

而就在同時,令人顫慄的笑聲再度響徹了山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轟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地鳴,劇烈的地鳴,衝天的巨大光柱在空中畫出巨大的八卦圖形,大地放出比起白帝城浮上時更加劇烈的悲鳴。

 

--------------------------------------------------------------------------------------------

 

轟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