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四話『黎明的終宴』A Part

「你—」

抱著氣若游絲的小玲,芙蕾雅怒視著Caster,強大的靈壓卻讓她發不出任何聲音。

這時,索妮雅強忍著站了起來,擋在芙蕾雅與Caster之間。

「…匯集歐洲大陸地眽魔力,難道你…」

 

魔力流匯集在八陣圖中央,形成一股直衝天際的魔力柱,四周的雲彩在魔力的波動下舞出陣陣的五彩極光,如此的異像簡直就像是—

 

「〝聖杯〞。」

Caster微微一笑。

 

 

「…汝等確實是這麼稱呼它的,沒錯吧?」

「…!」

見到索妮雅驚訝的表情,Caster將羽扇朝著光柱一指。

「…聖杯者,龍脈之匯集,龍穴之具現—

八陣圖前,如此程度,不過雕蟲小技也。」

--------------------------------------------------------------------------------------------

       

在五彩光芒的照耀下,月英身上的傷口漸漸癒合,非但如此,那青綠色的屍肌,竟慢慢回復了血色。

        眼見如此,劉月朧難掩心中的悸動。

等待了二十載的悲願,終於將要實現。

 

—而將這二十年的光陰從自己與女兒身邊奪走的人,絕對不可原諒!

       

        「老夫不會馬上殺妳的…我要妳好好看著西方人渣們的末日!」

        說著,劉月朧將茱荻絲高高舉起。

        「然後…像妳這樣優秀的屍體將會成為老夫的禁衛殭屍,永遠為老夫效命…喀喀喀喀喀喀。」

       

        「你…把兄長變成魔物…襲擊教會,殺光我所有的同伴,…」

        淚水混雜著血水,從茱荻絲憤怒的眼中鼓鼓流出。

「我一定要…咳!…殺了你—」

        「喀喀喀…」

        看著茱荻絲憤怒的臉龐,劉月朧笑了出來。

       



        「…老夫所憎恨者不下千萬,豈有閒暇突襲汝小小的異教教堂?

別把老夫偉大的理想跟汝等人渣之間的鬥爭混為一談了!」

        「!?」

「況且…那個代行者的屍身被棄置在老夫殭屍兵帳旁—有如此優秀的屍身送上門來…豈有不用之理啊…喀喀喀喀喀哈哈哈哈哈—」

「怎麼…—」

「……汝自可安心,待八陣圖發動,所有的西方人渣便會一個不剩地化為灰燼,屆時汝便能與殺兄仇人在地獄相會啦—哈哈哈—喀哈哈哈哈哈—」

 

老魔術師的笑聲迴盪在茱荻絲耳邊,讓她覺得格外刺耳,年輕的代行者想起了那燃燒的聖保羅大教堂—

 

……到底是誰—

       

--------------------------------------------------------------------------------------------

       

        轟!!!!!!!!!!!!!!—

        巨大的轟音如同敲響的喪鐘,讓大地停止了顫動。

       

        「喔…龍脈的連結完成了嗎?……」

       

        「喂!小白臉!!!你有種放開本小姐!本小姐把你的章魚腳全部扯下來!!!」

        Caster冷冷地瞥了大叫的雙馬尾少女一眼。

        LancerArcherSaber、甚至數度危及自己性命的Berserker,都已經被次元裂隙深深地封印住。

 

        四個一騎當千的Servant,就這樣臣服在自己的陣法之前。

        就算推定為最大威脅的Rider來犯,也只是徒然。

        老謀深算的青袍軍師如此確信著。

       

        如今,眼前的英靈與魔術師,都是獻給〝聖杯〞的祭品。

        「汝,便是第一號祭品。」

        「呃…咳!」

        隨著Caster的手勢,Lancer的軀體飛了上去。

       

Lancer!!!」

        芙蕾雅放聲大叫。

        「ㄚ頭,住嘴!」

        一手掐住Lancer的咽喉,Caster狠瞪了芙蕾雅一眼。

        「吾最痛恨的,便是汝等那副自以為可以拯救一切的嘴臉!!」

       

        「你沒資格這樣說芙蕾雅…」

        聽到Lancer虛弱的聲音,Caster轉頭看向金髮少女。

       



「…芙蕾雅…曾經有機會退出聖杯戰爭……但是她面對了自己的命運…你…—卻只是在逃避而已…」

        「—!?」

        無視Caster憤怒的眼神,Lancer繼續說道。

        「我不瞭解你的過去……但如此之多的臣民,絕不可能毫無理由的跟隨你…!」

看向滿山滿谷的殭屍大軍與五虎魔兵,少女露出哀傷的眼神。

「你可能曾為了救不了他們而後悔,但如今……帶他們走上冥府魔道的,正是你自己啊!」

        「住口!!!」

        Caster憤怒地喊了出來。

「此處大軍,…自一千五百年前開始…就一直是吾忠實的部下。」

Caster揪住心口的法袍,出師表的文字一一浮現了出來。

「這一針…一線…都是他們給吾的託付!!!」

 

南征北討,安邦衛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但是…」

 

忠臣良將一一先自己而去,直至隕命,都沒能達成先帝的遺願—

 

        「沒有絕對的力量,這種理想只是癡人說夢!」

        說著,八陣圖的法陣開始旋轉。

        「多說無益,汝就在無盡的黑暗中慢慢地懊悔吧!!!!!」

 

轟!!!!!!!!!!!!!!!!!!!!!!!!!!

        嗷嗚—————————!!!!!!!!!!

        「!?」

狼嚎。

混雜著殭屍兵們驚愕的怪叫,巨大的狼嚎瞬間撼動了整座山谷。

隨之而來的地鳴也讓Caster準備施法的手停了下來。

       

       

        蒼灰色的鬃毛隨風飄揚,巨大的身體遮蔽了稀微的光線,

        隨之而來的地鳴並非毫無理由,那身長超過百尺的〝移動墓園〞被重重地踐踏在滿是穢血的利爪之下,

        『牠』狂野的雄姿吸引了萬千大軍的目光—

        「…Rider…」

        索妮雅緩緩地說出了男子的職階,在這次聖杯戰爭中最後一個登場的Servant,騎兵之座的英靈Rider

        轟——!!!!

倏地一陣疾風讓巨狼的身軀消失無形。

站在原地的是一個身披白鬃披風的高大男子,像是看到獵物的猛禽,男子用他赤紅的雙眸狠瞪了Caster一眼。

        「你就是Caster?」

        低沉而壓迫的聲音彷彿帶著無限的殺意,質問著眼前的青袍軍師。

       

        「哼……騎兵。」

        看著眼前的男子,Caster收起了驚訝的表情,冷冷地說道。

        然而,面對Caster那滿山滿谷的大軍與天空上不祥的巨大法陣,男子亦只說了一句話。

        「—準備好受死了嗎?」

 

「大言不慚!無論汝是何等英雄,出現在吾陣中便是飛蛾撲火!!」

轟啪!!!!!!!!!!!!!!!

        Caster一聲令下,兩隻長達數丈的巨大手掌倏地一拍,將Rider重重地夾在雙掌之中,方才被巨狼殺成重傷的屍魔,已經緩緩地站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八陣圖中,魂還無端,就是將牠打成灰燼,也是徒勞無功—」

        「原來如此…」

        「!?」

        Rider的聲音,讓原本得意無比的Caster吃了一驚。

       

        轟!!!!!!!!!!!!

        嘎嘎嘎嘎嘎嘎嘎!!!!!!!!!!!!!!

        只聞一聲巨響,巨屍雙手爆裂,混雜著飛散的穢血與屍塊,Rider飛騰到空中—

 

 

        「你破壞靈脈,費盡心思搞出天上那個大法陣,只為了讓你的臭死人〝循環無端〞是嗎?」

        「哼…!」

        羽扇一揮,Caster直指Rider

        「全軍聽令!!!!殺!—」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遵從丞相之命,萬千屍兵朝著Rider撲殺過去。

「哈!!!」

        Rider雙手一揮,眼前的數百隻屍兵瞬時爆裂,破懷力一點都不亞於那巨狼的利爪。

雖說爆碎的殭屍在八陣圖的極光下便可無限再生,但是別說攻擊了,這些殭屍兵甚至連碰都沒辦法碰Rider

—眼見如此窘境,Caster卻露出了詭異的微笑。

       

        「小心!!!!!!」

        「!?」

        芙蕾雅的叫聲讓正在屠殺屍兵Rider回過神來—

        一道巨大的十字光環,正指著空中直轟而來的黑色閃電!

        「該死!」

        轟!!!!!!!!!!!

 

 

       
        Rider
一個翻身,向前閃過轟擊,接著,就像吞噬空間一般—

黑色閃電捲曲翻騰,次元裂縫將地面侵蝕出一個圓滑的空洞。

就算是英靈,也會被一點不剩地消滅掉。

 

「礙事的丫頭!!」

「呃!—啊啊啊啊!!!!」

眼見黑雷被閃過,Caster怒上心頭,羽扇一揮,一道強大的氣勁將芙蕾雅彈飛了十數呎之遠。

「芙蕾雅!!—」

就在Lancer失聲大喊的同時,一隻強而有力的大手止住了芙蕾雅飛騰的身軀,而接住她的,正是Rider

「……Rider…」

芙蕾雅擠出了最後一點感謝的微笑,昏厥了過去。

「…謝啦,小姑娘。」

Rider將芙蕾雅輕輕地放置在地面上,看了Lancer一眼,似乎明白了這兩人的關係。

        

        「想要保護這個小姑娘,妳還得更強點才行哪。」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