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四話『黎明的終宴』B Part

        數條金色的巨蛇,纏繞住那巨大的鎮墓獸,啃噬著牠的身軀。

        「那是…Assassin的…—」

        倫敦的恐怖記憶湧上心頭,那一隻隻的金色毒牙,正是Assassin讓自己陷入苦戰的寶具。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暗殺者!!!!!—嘎嘎——!!!!!!!!!!!」

混合著劉月朧的怒吼,鎮墓獸放出詭異的嚎叫,掐住纏繞著身軀的巨蛇。

 

 

        「汝道這等三流寶具傷得了老夫的鎮墓屍甲嗎!!!!

嘎嘎嘎嘎!!———嘎嘎嘎—!!!!!!!!!!」

        巨爪一握,金色毒蛇瞬間爆散成一片片的碎塊。

 

        『鎮墓屍甲』—靠著月朧的咒力直接維持,包覆著月朧肉體的超絕近戰咒術兵器。

在掌握一切對手情報的Caster加持下,對各種西洋咒語與神聖魔法都有絕對的抗性,自然對金色毒蛇的詛咒毒性有所防備,只要月朧不出屍甲,就是寶具等級的毒牙也無法對他造成傷害。

 

「嘎啊…嘎啊……亮!…到底出了什麼事…—」

呼喚著真名,月朧試圖聯繫Caster以釐清狀況。

這時—

眼前的氣場流動打斷了月朧的思路。

       

        就像在倫敦塔橋上一樣,金色的碎塊化為小型毒蛇,包圍了倒地的月英。

        無數的毒牙正朝月英的喉頭噬去。

       

 

       

「該死的暗殺者!!!!———」

        鎮墓獸邁出大步,一記橫掃,將無數的小蛇擊成粉末。

        只見巨獸的雙爪猛力一擊,磚瓦瞬時震出兩個大洞,將無數的毒蛇隔絕在外。

       

        「沒事了…沒事的…」

        月朧從屍甲中伸出雙手,將月英擁入懷中。

       



「爹…爹不會讓任何人傷了妳……」

       

--------------------------------------------------------------------------------------------

 

        ▃▃▄▇▆▇▆▇▅▆▆▇▆▆▆▃!!!!!!!!」

惡鬼震天的長嚎震撼了山谷。

失去的八陣圖的強化束縛,光憑五把魔兵根本壓不住惡鬼憤怒的魔燄。

 

「哼……」

就在Rider的注意力被惡鬼的狂嘯吸引的同時,Caster的身形瞬間向後飛往白帝城,消失在魔城的黑暗之中。

 

「!—休想逃!!」

見到Caster逃跑,Rider正想追擊之際—

一道火炷衝至天際,如隕石般向下墜落,而這火炷的真面目,正是Berserker。滿身的瘡痍跟魔兵彷彿未能阻止魔王分毫。

但最令人吃驚的是—

惡鬼的刀口,竟向著Rider斬去。

 

「!!—哈!!!!」

Rider一個回身,以右手接住滿是魔燄的刀身。

▆▇▆▆▆▃!!!

「人外之物竟敢把刀口向著本汗!你好大的膽子!」

「▆▇▆▆人外也好,魔王也罷▆▆▆▆▃▃!!!

        Berserker目露兇光,看著眼前RiderCaster的大軍,擊毀八陣圖後Rider的言論,明顯觸動了魔王的逆鱗。

「▆汝等愚民所謂蒼天▆▇最終只會成為本王蹂躪的焦土▆▆▆▃!!!

「!!」

▆█—無間.叫喚—▆██████▆█▊!!!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焚滅本能寺的劫火狂嘯而出,Rider的右手冒出道道血痕,竟將Berserker的對軍寶具硬是接了下來。

        ▃▃▄▇▇▅▆▆▆▆▃!!!!!!!!」

        「你好樣的——!!」

        如此明顯的挑釁,豈有退避之理,Rider的左手瞬時放出血紅的寒光。

        就在此時—

       

        〝帖沐兒—!?〞

       

        Rider的表情一變,像是感覺到了什麽,將放出寒光的左手用力一握,收起了滿溢的殺氣,此時,與妖刀業火交鋒的右手開始爆出鮮血,想來已是到達極限。

        「算你運氣好…本汗今天沒心情與你爭鬥!」

        「▇▇▆▆▃!?」

        轟!!!!!!!

只見Rider向上一個翻滾,用雙腳用力向下一踹妖刀,整個人向上飛去,像火箭般衝出了Berserker的狂燄。

而如此一擊,讓惡鬼的寶具向巨大的白帝魔城撞去。

        「▃▃▄▇▇▄▇▇▄▇▇▄▇▇▅▆▆▃!!!!!」

 

轟!!!!!!!!!!!

魔炎狂嘯中,白帝城被從中截斷,爆碎的巨石磚瓦四散落下,Berserker的身形瞬間被無數的巨大岩礫掩埋,惡鬼身上的高溫讓周圍瞬間化為熔岩四竄的地獄。

失去八陣圖庇護的不死大軍只能四散逃竄,殭屍大軍的悲鳴充滿了山谷,一一被肆虐的業火吞噬。

 

Rider…!」

「—剛才的姑娘…Lancer嗎?」

       

        脫離了惡鬼的獄炎,正欲離山谷的Rider,遇到了剛剛將芙蕾雅與小怜救出戰鬥地域的Lancer

從少女們破爛的衣裳與滿身的瘡痍,不難看出與Caster惡戰的痕跡,但是RiderLancer都知道—

戰鬥,還沒結束。

 

忽然,一塊帶著火焰的巨大碎岩朝著少女們所在的地方落下,就在Lancer操起長槍準抵擋時,只見Rider咧嘴一笑。

 

—轟!!!!!!!!!!!!!!!!!!!!!!!!!!

巨大的黑影瞬間遮蔽了少女們,碎岩化為無數的炎灰,蒼白色的巨狼再度出現在眾人眼前。

 

       

       

「接下來就靠妳們自己啦!」

        巨狼一聲長嚎,飛越山頭而去,只留下一臉呆然的Lancer

        但是,這份訝異也只持續了數秒,近在眼前的異象馬上吸引了Lancer的注意。

        碎裂的白帝城慢慢地塌陷,就在Berserker造成的大洞完全崩毀時,上半部的魔城竟完全不受影響,就這樣漂浮在空中。

而出現在裂縫中的,正是隱藏住自己身形的Caster

在長生天的影響下,所有的龍脈頓時斷流,但是因為八陣圖產生的〝聖杯〞卻仍殘留著。


        Lancer!!!」

        「!?」

        呼喚少女的,是腳踏碎石,與Caster身後飛出的的巨大龍爪交戰中的Saber

        「妳在發什麼呆!!要打倒Caster,只能稱現在了!」

        Caster交手數回,黑鎧劍士瞭解自己的敵人是怎樣的對手,不管處於如何的劣勢,這個老謀深算的軍師一定留有後路。

 

        「該死的…—」

        Caster全身的法袍被燒得焦黑,全身的大小創傷早已無法回復。

想來是Berserker的寶具直擊魔城時,Caster並沒有閃躲,反而直接承受了這對軍寶具的威力,一切的理由,似乎都在他身後的〝聖杯〞之中。

        「…休想稱心如意。」

        只見Caster一面撐住劉月朧所在的城巔,一面唸出咒文,讓身後的〝聖杯〞放出強烈的光芒。

       

        「—…反轉術式,讓汝等全數回歸根源之淵!!!!!」

 

        
        
「呃!!!—」

        就在Caster做出這瘋狂宣言的同時,巨大屍魔的殘破的巨手忽地從岩漿中伸出,一把抓住了Saber,將黑鎧劍士拖入岩漿之中。

        眼見Saber墜落,原本與之交戰了龍爪也一一落下。

Caster露出痛苦的表情繼續吟唱著術式,失去龍脈加持的他已經沒有多餘的魔力進行防禦了。

       

        「—Saber!」

知道自己已經沒有猶豫的時間,Lancer操起聖槍,瞬間已然殺到Caster眼前。

「—嗚!」

Caster眼見如此,卻早已無力防禦,就在銀白色的槍頭要刺入Caster的胸口時—

        一陣光芒從城底的熔岩中衝刺而出,擋在Lancer的面前。

眼見此物,Lancer赫然停下了攻勢—

 

       

「你…」

擋在少女眼前的,是已經斷成兩截的龍頭長槍。

地獄的烈焰讓銀白的槍頭一片焦黑,碎屑與污泥充斥在已經殘缺不全的槍身上。

如此身形,根本無法擋住Lancer

但是,他,仍然擋在敵人面前,保護著〝丞相〞。

「子…龍……」

        Caster瞪大了雙眼,眼前的景象連他自己也無法置信。

就在此時,白帝城的樓閣之上—

--------------------------------------------------------------------------------------------

       

        「呃…呃…………噁咳!!」

        鮮血汩汩流出,順著刀鋒染紅了兇手的臂膀。

黑色的尖刀刺入了劉月朧的胸口,將老人的上半身從鎮墓獸中硬扯而出。

「!!…妳—」

此時,〝月英〞的形象逐漸模糊,化為金色的粉末飛散而去,在閃耀的幻象中—慢慢出現了一副更加嬌小的身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