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四話『黎明的終宴』C Part

「切…死不乾淨的臭死人…」

看著胸口被打穿,慢慢脆化的金色巨蛇,Assassin憤怒地一踩,讓蛇身爆散為金色的粉末,滿心的不爽全寫在臉上。

橫躺在一旁的,是劉月朧的〝鎮墓獸〞。

滿地的污血爛肉都顯示出方才群蛇啃噬的兇殘,但…

唯獨月朧的身影,已經不在。

 

「本后還以為那個殭屍女已經死透了呢。」

 

破碎的瓦片,深陷的房樑,全都是震腳與衝拳留下的痕跡。

彷彿可以見到月英擊碎巨蛇,將父親救走的身影—當然,Assassin因憤怒扭曲變形的容顏更不在話下。

 

「現在的代行者殺人都殺一半的嗎?—」

帶著些許的嘲諷,帶著金色貓耳的暗殺者回頭看向茱荻絲所在的位置。

此時她金色的雙眼中映照的,是正飛奔離去的茱荻絲。

 

 

看著代行者少女的背影,Assassin露出了奸詐的微笑,輕聲說道…

「沒錯…妳還不能死哪,小姑娘…

妳還要幫本后找到更棒更棒的樂子呢♥—喵~哈哈哈哈哈。」

 

笑著,暗殺者的身影消失在烈焰的黑煙當中。

       

--------------------------------------------------------------------------------------------

       

「…………」

Caster的意識逐漸模糊,最後的意識告訴他,

自己的身體,正筆直地墜入地獄的業火中。

 

〝你可能曾為了救不了他們而後悔,但如今……帶他們走上冥府魔道的,正是你自己啊!〞

 

「冥府…魔道…嗎……?」

心中回盪著Lancer的話語,Caster笑了笑。

「……自蒙主公召喚,…亮早有覺悟……然蜀民軍兵,僅隨亮之命,欲報先帝爾…但求…將士就此安息—墮入冥獄者,唯亮…便可…」

 

—就在此時,巨大的光芒突然包圍了Caster的周圍,然後—

 

「…?」

墜落,停止了。

正在疑惑之際,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Caster身邊,將他的身體撐了起來。

『—丞相。』

「!」

『今隨丞相出征,乃吾等之意志,絕非丞相之過。』

「…子…子龍!?」

聲音的主人,正是在最後一刻,都還守在自己身邊的龍頭長槍,然而,在所有的寶具都已經失效的現在,怎麼會—

 

『孔明。』

一道身影出現在眾人之中,用懷念的稱謂呼喚著Caster

       
       

「玄德—主…公…!!」

眼見先帝,Caster急忙跪了下來,數千年來的悲慟瞬間湧上心頭。

對自己的悔恨,對主公的不捨,對國家的愧疚,一縷一縷的情緒在心中交織成千言萬語,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臣…臣……」

已經夠了—』

「!…」

溫暖的手搭在Caster的肩上,哽咽的嗓音打破了Caster千年來自責的輪迴。

為了我…為了大蜀…汝已經付出太多太多了—』

        隨著先帝的話語,一個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眼前廣闊的光芒中,攙扶著這曾經支撐著他們的丞相站起身來。

       

眼前的景象是真是假—

如今,已經不再重要。

在那光的盡頭等待著的,是自己曾經付出性命為之奮鬥的一切。

 

 

 

「臣……不勝感激。」

看著先帝,Caster深深鞠了個躬。

語畢,眾人逐漸消失在光芒中,

只剩下一個身影獨自矗立在Caster身後。

 

「—亮曾發誓…絕不會再重蹈覆轍…讓主公失望。」

Caster緩緩地對著身後的人影說道。

「但如今…亮…怕是要先主公而去了。」

 

 

 

「汝願意……成全吾最後的心願嗎?」

聞言,那嬌小的身影點了點頭,隨即消逝而去。

 

「…月朧主公跟公主…就拜託汝了………我妻…月英啊。」

 

Caster閉上了雙眼,身軀逐漸化為點點微光。

胸口滿溢的溫暖,似乎讓他察覺到了這〝奇蹟〞的起因…

 

「………是汝贏了,小ㄚ頭。」

       

浮現眼前的,是少女最後的悲憫。

        帶著些許的遺憾,青袍軍師的身影消失在光芒之中。

--------------------------------------------------------------------------------------------

 

〝亮……亮!!

汝不能走!!亮!!!!!—〞

 

        呼喚著Caster的真名,老人驚醒了過來。

急促的呼吸讓胸口汩汩鮮血噴濺而出,微弱的心跳正無情地倒數著自己的死期。

〝亮………已經不在了啊…〞

月朧知曉了戰鬥的結果。

而自己所在之處,馬上也會被惡鬼四竄的業火吞噬。

 

無盡的空虛與絕望襲上心頭。

老人不甘心地想要站起身來,只希望在最後找到一絲曙光—

 

 

 

 

「爹…………」

此時,一道溫暖柔軟的氣包覆了月朧的手。

 

〝!!〞

 

「爹…爹……您醒醒啊…爹……」

在模糊的意識中,陣陣呼喊傳到月朧的耳中—

 

〝怎……怎麼可能……〞

月朧恨不得自己能睜開雙眼,看看眼前的景象。

       

『月…………月英………是妳嗎?』

 

--------------------------------------------------------------------------------------------

 

LancerArcher回到了芙蕾雅與小怜的所在地。

迎接她們的,卻是少女哀傷的臉孔。

 

「小怜!小怜!」

芙蕾雅不斷地呼喚著懷中的女孩,只希望她能睜開雙眼。

但是虛弱的小怜已經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

索妮雅輕觸著女孩的額頭,探索著原因,而她臉上凝重的表情,似乎也已經道盡了一切。

「小怜她到底…」

「—……魔力完全枯竭。」

「!!」

「而且…魔術迴路幾乎被破壞殆盡,已經…沒辦法產生任何魔力了…」

 

       

就算曾經身懷足以毀滅大地靈脈的巨大魔力,在經歷一次神葬蝶的爆發和八陣圖的摧殘後,小怜身上已經沒有任何剩餘的魔力了。

       

「…現在任何一點魔力負擔,都可能會奪走她的性命—」

聽到這裡,芙蕾雅表情一變。

正因為少女十分清楚眼前的女孩所處的〝狀態〞。

 

「沒錯…—甚至是…英靈的存在。」

       

        —接著,就在下一秒鐘,少女們的惡夢成為了現實。

 

        轟!!!!!!!!!!!!!!!!!!

        白帝城的廢墟中突如其來的爆發,將周圍的熔岩捲起陣陣的火浪。

 

        霎時之間,熔岩的巨浪被一分為二,帶著火焰的一斬朝著眾人襲來!

「!!」

        鏘!!!!!!!!!!!!

槍弓交錯,熔岩翻騰。

        ArcherLancer合力擋住了這一斬

        而虎口上不止的劇痛,喚起了少女在山腳下的記憶—

       

 

 

        「哼…果然動手啦—」

        「怎麼回事!」

        看著Lancer疑惑的表情,Archer緩緩說道。

        「小槍…妳真以為解決了那個小白臉章魚就結束了嗎?」

        「難道…」

        「沒錯…就是那個〝難道〞啦。」

       

「▆▆█▆▃▆▇▆▂▆▃▃!!!!!!!!!」

--------------------------------------------------------------------------------------------

       

月朧用最後的力氣伸出顫抖的手,輕撫著少女的臉頰。

 

殭屍特有的冰冷早已消失無蹤,

滴滴淚珠落在月朧的手上,

       

還魂之術,聖杯戰爭,

一切的一切都彷彿只為了這一刻而存在—

 

『~~爹爹每天都好忙喔~月英長大以後,也要幫忙爹做好多好多事~這樣爹就能陪月英玩兒了~~』

『哈哈哈…爹明白,月英最乖了,痛痛痛…』

     

        貼心的話語,溫暖的回憶,

一幕幕湧現在月朧心中。

 

不是夢境,更不是幻覺—

 

追尋了20年的氣息,如今…就在自己身旁。

 

        

  『
爹,別擔心,女兒完成學業後…馬上就會回家了—』

『……爹………終於…盼到妳了……』

 

微笑中,老人鬆開了手,在月英懷中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轟!!!!!!!!!!!!!!!!!!!!!!!

無情的火焰轟然放出爆音,將兩人的身影團團包圍,

少女抱著父親,只是靜靜地跪在原地。

 

「…女兒………絕不會再離開您了…」

 

       


        隨著綻裂的地殼,少女與老人的身影被熔岩吞噬,

消失在熾烈的火焰之中…

 

--------------------------------------------------------------------------------------------

       

Berserker,求求你住手!」

芙蕾雅抱著奄奄一息的小怜,大喊著哀求到。

「小怜的魔力已經枯竭了,再這樣下去她會死的!!」

 

廢墟之中,只傳來惡鬼冷酷的聲音。

「▆▆▆▆▆▃又如何?▆▆▆▃▃」

「………什—?」

芙蕾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回答,而下一秒,惡鬼隨即放出了狂笑。

 

「哈哈哈哈哈▆▆▃臣為君死,天經地義▆▆▆小ㄚ頭的魔力既然已經枯竭,▆▆▆▆便與廢物無異▆▆哈哈哈哈哈!哈▆▆▆▆!!!!!!!!」

一聲大喝,兩道帶著業火的斬擊又再度從火焰中飛出。

 

鏗!!!!!!!

「!!」

在少女們反應過來之前,這波攻擊已經被擋了下來。

—被那黑色的大劍擋下。

 

 

 

Berserker。」

黑鎧劍士對著廢墟的方向說道。

「你沒忘了我們的約定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