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五話『別離與再會的神曲』B Part

「…要通知芙蕾雅……」

茱荻絲心中惦記的,是兄長最後託付的少女。

 

茱荻絲握緊了那只來自埋葬機關的皮箱。

『監督者』—聖杯戰爭的管理人,

這個稱號正是神賜的恩惠。

有了聖堂教會的力量,要消滅多少魔術師都不是問題,

但……這跟芙蕾雅無關…。

       

〝啾啾……〞

一隻有著血紅雙眼的白色老鼠從人孔蓋中注視著茱荻絲,

縱身一躍,牠跳入了下水道的黑暗中。

 

-----------------------------------------------------------------------------------------

 

Archer怎麼來沒來?」

聽到芙蕾雅的詢問,Lancer才注意到那個要她先過來〝搭訕〞的少女一直沒有現身。

雖然女孩們相約在聖彼得廣場見面,一起度過聖誕夜後參加教皇的聖誕彌撒,但是Archer在看到芙蕾雅跟Lancer的〝順利發展〞後,似乎很識相地自動消失了。

「…真是……妳等我一下,我去叫她過來。」

「嗯。」

芙蕾雅微笑著放開了Lancer的手。

  

「一下下就好,我找到她馬上回來。」

看著Lancer一邊露出抱歉的苦笑一邊跑走,還真的有一種交了一個不機靈的伴侶的感覺。

她很想跟Lancer兩人單獨度過這特別的夜晚。

但正因為是特別的夜晚,才更希望Archer能夠一起參與,不論是對Lancer或芙蕾雅而言,Archer與茱荻絲…已經是無法取代的好友。

 

「嗯……?」

就在Lancer遠離之時,芙蕾雅察覺到四周的氣氛瞬間改變。

 

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正在慢慢的朝自己靠近,芙蕾雅無法形容這種感覺,卻又覺得十分熟悉。

 

少女曾經有過這種感覺,但從不像這次這麼強烈。

 

是一種深藏著恐懼…卻又令人懷念的—

 

「—芙蕾雅。」

「!?」

 

 

 

 

Archer!妳搞什麼啦!」

「…噗,小槍??妳才在搞什麼,妳不是應該跟芙蕾雅在一起嗎?」

把剛入口的啤酒噴了出來,Archer驚訝地說道。

「不是說好三個人一起過聖誕夜的嗎?而且只讓我跟芙蕾雅兩個人就……就很…就很…—」

「害羞?」

…對呀…害羞…不對!!!!………妳在說什麼啦!!教會不是叫妳監視我們的嗎!?」

「…本小姐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希望被聖堂教會監視…。」

「……就不是…就是…那個…」

「哈哈哈哈哈,開玩笑的啦。」

看到已經語無倫次的LancerArcher笑著打斷了她那說不出口的羞怯。

        「那,小芙蕾現在人勒?」

        「芙蕾雅就在……咦?」

        「在哪裡?」

        「……芙蕾…雅?」

       

        偌大的聖彼得廣場上人聲雜沓,卻已不見芙蕾雅的蹤影。

 

-----------------------------------------------------------------------------------------

 

雪。

 

城堡的周圍,飄著細雪—

 

那座在灰白的寒林中的城堡—。

 

「咳!咳咳!」

從夢中驚醒的芙蕾雅,像是被人從深深的沉眠中硬是叫醒一般,強烈的暈眩讓她不止地咳著。

 

「芙蕾雅…」

在一片黑暗中,身旁的人呼喚著自己的名字。

「…手法粗暴了點真是抱歉……但已經沒有時間了。」

 

那是一個少女的聲音,一個跟自己年齡相仿,

甚至…跟自己的聲音一模一樣的少女的聲音。

 

「唔…」

芙蕾雅睜開了雙眼,一個修士打扮的人影坐在自己眼前。

破舊的斗篷遮蔽了她的臉龐,但是芙蕾雅一點也不覺得陌生,因為…

—她的容顏總是藏在斗篷的陰影之下。

 

索妮雅小姐…」

「!…呵」

聽到了芙蕾雅的話,眼前的人影輕笑了幾聲。

 

 

「看來…妳的眼睛要比那些代行者靈光多了。」

索妮雅這麼說不無道理,單純隱藏外貌並沒有辦法侵入聖堂教會的大本營,除了斗篷之外,索妮雅在身上施放了不下10種的隱匿魔術,就是高階魔術師也無法輕易看穿她的身份。

 

「唔…。」

確認了索妮雅的身份之後,芙蕾雅站起身來,本能地向後退了幾步。

四周的景象讓芙蕾雅確認了自己的位置,少女們正位在羅馬競技場的中央。

 

〝—退出聖杯戰爭。否則…我就親手殺了妳。〞

儘管眼前的少女曾如此威脅過自己,從蕾雅的眼中卻看不出害怕。

 

「……妳果然沒有打算退出的意思。」

索妮雅注視著芙蕾雅的雙眼,更加確認了自己的想法。

       

        「既然如此…」

索妮雅朝著芙蕾雅快步走來。

突如其來的行動讓芙蕾雅下意識地伸出手來阻擋,

而下一秒發生的事,卻完全出乎芙蕾雅的意之外。

 

索妮雅握住了芙蕾雅的手。

 

「—!!」

 

----------------------------------------------------------------------------------------

 

「茱荻絲姊妹。」

        「!?」

一個帶著和藹微笑的老神父突然出現在茱荻絲身後。

他的穿著像是高階的神職人員,但是茱荻絲卻完全沒有見過這位神父。

 

「請問…」

茱荻絲趕忙收起沮喪的情緒,當她正要詢問老神父的來意時…

Arena Romano, ubi meta est ...code –Einzbern --


        「!!」

從老神父嘴中說出的,是帶有加密魔術的語言,除了茱荻絲之外,其他人只能聽到無意義的雜音。

 

 

       

「等等…您到底是—」

「訊息已經確實傳達了,恕老朽失禮。」

 

倏地一聲,茱荻絲只感覺到有無數的黑影穿過腳邊,消失在身後的下水道,而當她回過神來,老神父早已不見蹤影。

       

「目標……在羅馬競技場……可是…怎麼會提到…那個名字……」

 

年輕的代行者帶著些許的疑惑,輕聲複誦了一次那迷般的〝訊息〞。

她回身躍上屋頂,往羅馬競技場的方向奔去。

       

--------------------------------------------------------------------------------------------

       

就像一只被上了層層大鎖的箱子,終於打開了第一道鎖一般。

       

        飛雪。

       

        寒林。

       

        城堡。

       

火焰。

       

記憶的洪流衝擊著芙蕾雅,

一幕幕毫無印象,卻又痛徹心扉的畫面出現在眼前。

 

燃燒的廢墟。

 

        傾倒的樹木。

 


母親最後的笑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止的淚水沿著芙蕾雅的臉頰滑落,少女跪了下來,

        她的髮絲化為雪般的銀白

        雙眸化為血般的深紅—

彷彿失落的一切又重新回到了手中。

       

        白色的氣息不斷從索妮雅口中呼出,

急促的呼吸讓她的雙肩不停地顫抖,

少女放開了芙蕾雅,用手慢慢褪去了自己的斗篷。

 

芙蕾雅驚訝地注視著眼前名為索妮雅的少女。

       

「…在妳沉眠時解開記憶封印很簡單,但我希望妳明白一切。」

       

        她與芙蕾雅一樣

有著一頭銀白的髮絲與一對鮮紅的雙眸—

 

甚至,有著一樣的容貌。

 

       

「妳的名字……是…芙蕾雅……

…芙蕾雅.馮.愛因茲貝倫。」

 

----------------------------------------------------------------------------------------

 

最後一道鎖,解開了。

 

「愛因茲…貝倫…」

 

芙蕾雅聽過這個名字,

那是追求著第三法的魔術名門,聖杯戰爭創始的御三家之一。

        但…

索妮雅說這是『屬於芙蕾雅的名字』。

 

—〝家族〞

芙蕾雅的腦中閃過的,是自己追求已久的心願。

 

 

「芙蕾雅!!」

一聲呼喚打破了寂靜,是Lancer的聲音。

「妳好樣的!竟敢在本小姐的地盤撒野!!」

緊接而來的,是Archer的怒罵與飛來的銀矢!

  

咻—————鏘!!!

「!」

下一秒鐘,箭矢落地。

劍之騎士出現在索妮雅身邊。

 

Saber!」

眼見黑鎧劍士現身,Lancer也操起銀槍,做好備戰準備。

在阿爾卑斯山上,SaberBerserker最後一戰,充分展現了黑鎧劍士無與倫比的實力,絕對不能輕忽大意。

 

LancerArcher!不要!—」

「!?」

「芙蕾雅?!」

就在劍拔弩張之際,應該是受害者的芙蕾雅竟然喊了住手,這讓兩名英靈少女瞬間愣住了。

 

「芙蕾雅…妳……」

「…我沒事…」

若是被敵人洗腦,大可命令芙蕾雅用最後的令咒讓Lancer自裁,而少女讓她們停戰的這句話,卻是出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