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六話『遙遠的故鄉』B Part

「但是,為了流離的族人…我必須停止哭泣…必須戰鬥才行。」

這是帖沐兒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說出自己的心情。

—也許是芙蕾雅讓帖沐兒想到過去的自己,

—也許是帖沐兒想抒發自己緊繃的情緒,

少女也不知道理由,只是緩緩訴說著自己的心境,

「而且…」

帖沐兒坐起身來,若有所思地看著天窗外夜低垂的夜幕。

「我並不是一個人。」

「…帖沐兒小姐…」

「所以…」

回過頭來,帖沐兒收起了哀傷,微笑著看著芙蕾雅。

 

「我想…芙蕾雅妳最重要的人…已經在妳身邊了喔。」

 

        --------------------------------------------------------------------------------------------

 

       

一陣拳風掃過Lancer的身旁,少女身後的巨石應聲爆碎,然而面對Rider的攻勢,少女卻只是一昧地閃躲。

 

「怎麼?難道妳連對敵人攻擊的勇氣都沒有嗎?」

Rider不耐煩地催促著。

「……我」

〝敵人?〞

Lancer猶豫著。

Rider真的是自己的〝敵人〞嗎?

雖然Rider的態度讓自己十分憤怒,但是揮來的拳頭中卻不帶有任何殺意,

現在應該要先找到芙蕾雅才—

 

       

『想要保護小姑娘,妳還得更強點才行—』

「!!」

Lancer驚訝地看向Rider

這是在阿爾卑斯山的決戰中,Rider看到Lancer第一眼所說出的話。

 

「妳這丫頭還真是不受教啊。」

「……!」

Rider一個箭步向前,抓住了Lancer的銀槍。

 

「—因為本汗沒有敵意,就無法攻擊?因為必須守護的人不在身旁,就無法戰鬥?」

凝視著Lancer帶著疑惑與些許怒火的雙眸,Rider繼續說道—

「沒有為了信念打倒一切的覺悟—

妳—根本連憤怒的資格都沒有!」

「唔…!」

Lancer無法動彈,只能被Rider壓制著不斷後退,撞上了背後的樹幹。

 


 

       

「本汗看妳還有些姿色…」

看著無法反抗的少女,Rider笑了笑—

「如果不想戰鬥,就選擇臣服,本汗將妳納為妻妾如何?」

「!!你—」

「當然,妳的主人也可以一起—」

「住口!」

Rider的言論讓Lancer怒上心頭,銀槍散發出萬丈光芒,震開了Rider的手。

「我絕對—」

聖旗爆發而出,集中在槍尖。

「不會讓你碰芙蕾雅!」

 

        --------------------------------------------------------------------------------------------

 

       

「在此傳達埋葬機關納魯巴列克局長的指令—
『目標已經找到了,立刻出動吧~』」

「……我明白了。」

黑暗的聖堂中,茱狄絲著裝起身,正準備出發時。

「請先等一下,茱荻絲修女,局長的指令還沒結束。」

「!?」

茱荻絲停住了腳步,不祥的預感再度襲上心頭。

「『身為監督者毋需親自涉險,茱荻絲姊妹就不用出動了,請妳在本部指揮Archer出擊吧。』」

 


 

「什…!」

「『妳與Archer曾經幫聖堂教會解決了一個心頭大患,深厚情誼十分值得信賴~,就請茱荻絲姊妹以監督者的身份好好打一場勝仗讓我高興一下吧。~』

—以上。」

「…………是。」

茱荻絲緊握著顫抖的雙拳,接下了指令。

 

就在此時,一陣急風掠過代行者少女的身旁,往大聖堂外拂去。

茱荻絲低頭不語,步往黑暗的聖堂中心。

 

少女明白,

名為Archer的英靈,已然隻身前往戰場。

 

        --------------------------------------------------------------------------------------------

 

       

炫目的光芒與無數的銀槍響起的轟音在數秒後平息。

Rider甚至連右手的麵包都沒放下,單用左手便接住了Lancer揮來的銀槍。

 

「這東西就是妳的寶具?妳是看不起本汗嗎?」

「怎麼…!!」

寶具被單手接下,Lancer心中的震驚不言可喻。

就在此時,Rider的眼神一變—

他放開了銀槍,握緊了拳頭,一瞬之間轟音響徹樹林。

 

「是野心也好,是信仰也罷—」

四周的空氣都騷動了起來,像是龍捲風一般,無數的空氣爆流聚集到Rider的拳頭上。

「所謂的寶具—」

Rider散發出的威壓讓Lancer反射性地舉起了銀槍,雙腳卻不止地顫抖著。

「便是心中信念的強度!」

高舉的巨拳對準了目標—


「見識見識本汗的信念吧。」

倏地!呼嘯而出。

 

        --------------------------------------------------------------------------------------------

 

       

        「…最重要的…人…」

「難道不是嗎?」

帖沐兒微笑著,回頭注視著芙蕾雅。

「雖然分隔兩地,妳卻時時刻刻在幫她著想,有芙蕾雅這樣的主人,Lancer…真的很幸福呢。」

 

        隨著帖沐兒的話語

少女才赫然發現,自己已經將Lancer的存在視為理所當然—

為她著想,為她擔心,與她一起歡笑,與她一起流淚…

 

「我得…」

芙蕾雅抓著大衣,坐起身來。

「去找Lancer…才行…」

「等等。」

帖沐兒一把抓住了芙蕾雅。

        「…帖…帖沐兒小姐?」

        「安靜一點。」

        帖沐兒半強迫地讓芙蕾雅坐回了床上,注視著天窗上的夜空。

 

       

        「沒想到他們的動作這麼快…抱歉了。」

對著芙蕾雅簡短道歉後的下一瞬間—

『偉大的偉大的木靈呀!!請您降下恩惠吧!!』

啪刷刷刷刷刷——————轟!!!!!!!!!!!!!!!

 


 

無數的巨大樹藤從帳篷底端爆竄而出,將帖沐兒與芙蕾雅所在的木床高高舉起,直至空中。

「!!這…是…」

『—嘰喀—!?嘰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驚訝無比的芙蕾雅這才注意到,高竄的樹藤擊毀了無數怪異的土偶,而帳篷四周的樹林,也早已被這詭異土偶包圍。

 

帖沐兒看著不遠處的樹林,注意到了那如龍卷風吹起前的大氣騷動。

「啊…難怪…」

少女擺出了一個無可奈何的笑容,隨即拔起樹藤上的一片葉子。

『生命之子—』

樹葉在帖沐兒的手中赫然成長為數十倍的巨大葉片,包覆在木床自周。

『順著蒼空之流,將我等送至安全的境地吧。』

 

突風吹起,巨大的葉片載著少女們往前方的樹林飛去。

 

        --------------------------------------------------------------------------------------------

 

        『@_@(驚)!!!!!!!』

Rider的拳頭,不偏不倚地轟在偷襲者身上,恰似岩石碎裂、又如鋼鐵扭曲的詭異轟音狂爆而出。

應聲跪倒的身軀,正是前日與Lancer等人交戰,被稱為『大小姐』的惡魔。

        「…!!」

        本來以為會轟在自己身上的攻擊,竟落在教會的追兵身上,Rider的氣度與力量,完完全全地震懾住了Lancer

 

       

「想要守護最重要的人…」

        Rider看著跪坐在地上的少女,緩緩說道。

        「就要有與一切為敵的覺悟!」

 

       

        Rider!」

        「喔喔,帖沐兒,妳來的正好,妳可有看到這個丫頭的主—…不就坐在妳旁邊嗎!?」

        眼見帖沐兒與芙蕾雅從天而降,Rider稍微驚訝了一下,但隨之而來的地鳴,馬上讓他明白了原因。

        LancerLancer!!」

        「芙蕾…唔!」

        不等葉片落地,芙蕾雅一躍而下,緊緊地抱住了遍體鱗傷的Lancer

        「妳沒事…真的太好了…」

        「芙蕾雅……」

        Lancer卻猶豫著,不敢回應少女的抱擁。

 

        「妳們兩個,見了面就好,接下來就靠自己—」

        「大汗!沒看到她們都受傷了嗎?幫她們離開這個地方…」

        「開什麼玩笑?為什麼本汗非得…」

        「大汗……」

        「啊——!!妳又用這種眼神盯著本汗看!!好啦!知道了知道了!!」

        避開了帖沐兒的眼神,Rider露出了不情願的表情,大手向空中一伸。

 

       

        『—從偉大的汗國中降臨吧!本汗的駿騎!』

        一身巨吼,一匹白色的駿馬隨即從暴風中出現在Rider的身旁。

 

       

        在此同時,大地強烈地震動,天空也放出詭異的極光,聖堂教會的追兵除了那巨大的空中惡魔外,還有不知名的『什麼』正在地底蠢動著。

 

       

「坐上去!」

Rider大手一抓,將少女們放上了馬背。

        Rider…你…」

        「少說廢話!要謝的話謝帖沐兒去。」

        不讓Lancer有說話的機會,Rider接著說道。    


      

        「先警告妳,離開了本汗身旁的駿馬是非常脆弱的,任何一點傷害都會讓牠消失,到時候妳們就自己想辦法用走的吧!—駕!!!!!!」

        「啡啡啡啡啡啡啡!!!」

        隨著Rider一聲令下,白色的駿馬震蹄一躍,朝天空奔去。

 

       

        「帖沐兒—」

 

        「再會了~芙蕾雅—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再好好地—」「丫頭們!!下次交手前給本汗變強點!!否則就準備進入本汗的後宮吧!」

 

        駿馬奔馳著消失在天邊,只留下帖沐兒與Rider站在原地。

 

       

「真傷腦筋…現在放走她們,未來一定會很麻煩的…這聖杯戰爭看來是越打越艱困了哪。」

話雖如此,Rider的臉上卻帶著期待的笑臉。

「嗯…那兩個孩子的思念合而為一時,一定能發揮無比的力量。」

 

       

        詭異的聲音響起,教會的追兵已經包圍了四周。

        而巨大的『地鳴』卻漸行漸遠,朝著Lancer與芙蕾雅的方向追去。

 

       

        「大汗,在地底竄動的不祥之物非同小可…就算大汗的駿馬恐怕也…」

        「哼,她們接下來得靠自己了!本汗可沒這麼好心。」

「…大汗……」

「嗯?」

「…關於剛才您說要將她們納為妻妾之事。」

「喔,那個呀,那個是本汗為了激勵—」

「…您難道不知道人家都還只是孩子而已嗎?」

「……那個…帖沐兒…聽我…」

「…這種態度在您的時代也許沒有問題,但是我相當不能認同喔。」

「所以說我沒有…」

「…我沒有責怪您的意思,真~的沒有責怪您的意思,只是有必要好好跟您解釋一下有關現在的—」

「……………………」

 


 

       

        對偉大的英雄而言,這是比聖堂教會的追兵更加凶險的狀況。

 

       

--------------------------------------------------------------------------------------------

 

       

        好似知曉少女們的想法一般,奔騰的馬蹄並非毫無目的地奔跑,而是不斷朝著北方前進。芙蕾雅依偎在Lancer身邊,似乎覺得相當安心,但—

 

       

        〝—現在的我,無法守護芙蕾雅。〞

        如此的想法,卻在Lancer心中繚繞不去。

 

       

        Lancer?」

        「芙蕾雅…」

        見到芙蕾雅擔心的容顏,Lancer的心頭緊揪了一下。

        『想要守護眼前的女孩』這樣的心情絕不輸給任何人,但是…正如Rider說得一樣,現在的自己,絕對沒有足夠的力量。

        「我沒事…不用擔心…」

        Lancer笑了笑,少女現在只能以這樣的方式回應芙蕾雅。

        芙蕾雅沒有再多說,只是靠在Lancer的懷中。


        〝前往愛因茲貝倫的故鄉,知曉我們的使命…〞

        這是姊姊交待的,也是芙蕾雅必須面對的過去。

        而且,現在的自己…

        並非孤單一人—

 

       

        〝小姐們……再逃下去可不行喔~〞

『嘰耶耶耶耶耶耶耶————』

恐怖的聲音突然在大氣中響起,五彩的極光之翼從天空中覆蓋而下。

 

「是那個死徒的使魔!—芙蕾雅,趴下!」

        Lancer駕著白馬急速下降,躲過了惡魔的羽翼。

 

        〝唉呀呀…我記得Lancer沒有『騎乘』技能的呀……算了,反正我也沒打算要在空中解決妳們~〞

        「!!」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Lancer心中一震,正下方的大地赫然碎裂,獸鳴瞬時響徹雲霄。

從大地的裂縫中爆竄而出的,是一座黝黑的〝山丘〞。

一隻擁有鯨魚體態的巨大魔獸。

 

 

        「可惡!」

        儘管Lancer將白馬拉高,那湖泊般的血盆大口,卻已近在眼前,朝著少女們噬來。

        嗷嗚—————————!!!!!!!!!!

        『吼吼喔喔喔喔喔喔!?!?!?!!!!!』

 

〝什…什麼!?〞

        隨著梅雷姆的驚嘆,巨大的惡魔倒了下去,踩在惡魔身上的—

是蒼灰色的巨狼。

 

轟!!!

        踏著那巨大的黑色身軀,巨狼朝著天空一躍,將覆蓋在空中的五彩羽翼扯了下來。

        三隻巨獸隨著巨響,落在同一片大地上。

 

 

Rider!—」

        「滾!!!否則本汗就連妳們一起宰了!!」

        Rider的心情似乎相當不悅,但在這陣狼嚎之下,白色的駿馬加快了速度,脫離了混亂之中。

 

        〝妳們!!——該死的!該死的Rider啊啊啊啊啊啊!!!!!!〞

        大死徒的咆嘯響起。

魔獸們的巨吼掀起了激戰的沙塵。

 

       

        --------------------------------------------------------------------------------------------

 

       

        「芙蕾雅…」

        羅馬的邊界近在眼前,

Lancer突然握緊了銀槍,對著身旁的少女說道。

「抓緊馬背…等一下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抬起頭來…」

「!……好。」

就在少女低身伏下之後,銀槍上的旗幟伸展開來,緩緩地包覆住芙蕾雅的身軀。

少女心中明白,巨大的惡魔絕非聖堂教會唯一的追兵。

而在這最後的境界線上阻擋著Lancer與芙蕾雅的,是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淡紫色的馬尾在夜風中飄動著,晶瑩剔透的長弓早已上好箭矢—


        「……果然來了呀…小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