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七話『回憶的小夜曲』A Part

--------------------------------------------------------------------------------------------

 

Archer呢?」

「…她現在大聖堂的周圍擔任警戒工作。」

雖然茱荻絲這麼說,但擁有〝單獨行動〞的Archer在那一戰後,總是獨自待在羅馬市郊的樹林,只有茱荻絲呼喚時才會現身,根本無法掌握確切的位置。

 

「唉…不好好管教自己的Servant…我們會很困擾的…茱狄絲姊妹…」

納魯巴列克面無表情的說教著。

「那些異教徒是怎麼說妳們的?…對……〝鷹犬〞。

那麼…身為一隻被豢養的鷹犬,就應該好好地把獵物帶回來給主人—不是嗎?」

「是…。」

 

       

鷹犬。

或許真的是這樣沒錯。

 

身為代行者,不管教會下達任何指令都只能默默承受。

 


 

兄妹倆所屬的特殊部隊—「魔劍追尋者」。

本是第八聖蹟會為了取得封印指定死徒『芬里爾.N.雅倫格林』所持有的某樣〝聖遺物〞而設立的。

而在「冬木」的大聖杯解體後,第八聖蹟會逐漸式微,要不是這次突如其來的『聖杯戰爭』,像魔劍追尋者這種為了特定聖遺物設立的小型組織,怕是—

 

『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茱狄絲在心中吶喊著。

在找到那個讓自己家破人亡的『芬里爾』之前,絕不能…。

 

「不過在梅雷姆小弟弟的努力之下—」

納魯巴列克看了站在一旁的大死徒一眼。

梅雷姆.所羅門沈默不語,只是微笑著回應了局長的稱讚,

—畢竟,為了擊退那隻巨狼,他的左腳與右腳仍在隱隱作痛。

 

「—Rider沒有跑掉~Saber也沒有離開的跡象~情勢還是對我們有利的~~所以我這次就不跟妳計較了。」

「感謝局長的諒解。」

 

「而且…我這裡有一個好消息要給努力不懈的監督者茱狄絲妹妹—」

說著,納魯巴列克靠了過來,在茱狄絲耳邊輕輕說道…

「妳一直在找的…死徒…芬里爾他呀…—」

「!!」

 

--------------------------------------------------------------------------------------------

 

     

「呀!!!」

 

      刷!!!!!—

        巨大的斧頭掃過芙蕾雅身旁,襲擊者因為武器太過沈重的關係向前蹌踉了好幾步。

        掩護著芙蕾雅躲過了攻擊,Lancer抄了起銀槍,正當她準備攻擊時。

「—噗哇!」

        襲擊者已經自己跌倒在雪堆中。

 

       

        「……………—妳是誰!」

        Lancer呆了兩秒才回過神來,急忙擋在芙蕾雅身旁。

 

       

        「這這這這句話是人家要問的!噗哈!咳!咳!」

        襲擊者爬起身來,一邊抖掉身上的積雪,一邊舉起了沈重的巨斧。

        竟是一個身著白色裝束的嬌小女孩。

 

       

 

       

        「不…不管你們是誰!能若無其事地走進結界裡面!一定…一定是敵人!!人家不會讓你們靠近城堡的—」

        說著,小小的襲擊者再度高高舉起巨斧—

 

       

        然後跌進雪堆中。

 

       

「…妳……妳沒事吧。」

        芙蕾雅走上前來,扶起了女孩,

Lancer也將那把危險的巨斧從她手中取走,丟到一旁。

 

        「嗚……卑鄙……就算妳們把我抓起來…我也不會透漏城堡的位置—……!!咦!?………索…索妮雅大小姐?」

「妳知道索妮雅姊姊!?」

「您……您不就是索妮雅大小姐………啊!難…難道是…」

女孩頓時露出了驚訝的神情,急忙退後了好幾步跪倒在雪地中!

 

「真真真真真是對不起!請您原諒克勞蒂亞的無禮!人家不知道索妮雅大小姐已經找到您了!—」

「等一下…這到底是—」

 

「請您原諒人家!芙蕾雅大小姐!

 

芙蕾雅驚訝地站住了腳步,

眼前這素不相識的女孩,確實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

 

「原來您是芙蕾雅大小姐的Servant,真是失禮了,啊,Lancer小姐,請小心您的腳步…。」

「妳叫…克勞蒂亞吧?妳可以不用這麼…」

「這怎麼行,人家可是愛因茲貝倫家的女僕長呢!怎麼可以對重要的Servant失禮呢!」

 

名為克勞蒂亞的女僕拿著從村裡採購的物資和巨斧,帶著芙蕾雅與Lancer前往森林深處。

 

「所以…妳每個月都會出城嗎?」

「是的,芙蕾雅大小姐,人家身為人造人還是必須補充基本的營養嘛,以前索妮雅大小姐在的時候還要買更多食材呢~。」

「姊姊她…也會做菜嗎…?」

「不行不行,怎麼能讓大小姐親自下廚呢!而且索妮雅大小姐的料理根本是…—」

「兇?…」

「啊!大小姐您看!已經到了喔!」

 

原本凜凜吹拂的風雪化為飄落的細雪,

被一片雪白覆蓋的城壁、尖塔悄悄出現在一片寧靜之中。

 

像是時間被暫停了一般。

繚繞在少女夢中—等待著她的歸來。

 

 

灰白色的森林裡,

那座永遠飄著雪的城堡—。

 

愛因茲貝倫城。

 

       

--------------------------------------------------------------------------------------------

 

       

        「聖堂教會的狀況如何?」

        「…街上巡邏的代行者增加了好幾倍,那個大死徒的惡魔不斷在羅馬週邊巡迴,看來是不想讓任何人出去了。」

        「…呵,看來Rider確實讓他們吃到苦頭了…咳!咳!」

        「妳不要再說話了,好好休息!」

        Saber將扶著索妮雅坐起身來,從一旁的紙袋中拿出了麵包。

 

       

「快吃吧。真是…竟然讓『獅心勳章』持續這麼久的時間…」

        Saber將麵包撥成小塊,遞到索妮雅嘴邊。

        「真是抱歉…如果我的身體狀況允許—」

        「妳吃了自己做的料理只會讓身體惡化而已。」

        「………」

        索妮雅將麵包吃了下去,她只能用沉默來回應黑鎧騎士精準的的吐槽。

 

       

        「……妳上次要我調查的那個人。」

        「!!…找到了嗎?」

        「不知道確切位置…但已經可以確定人在羅馬了。」

        「咳!…咳!…他到底想做什麼…如果現在能用Helmwige調查的話…」

        「先等妳身體狀況恢復再說。」

「…可是…」

「那隻狡詐的野獸絕不會無緣無故現出利爪,我們絕對會找到他。」

 

        索妮雅恢復了冷靜,Saber說得沒錯。

        〝他〞不會毫無目的地闖進聖堂教會的大本營,只要一有所行動—

 

       

       

 

       

「一定要在他找到芙蕾雅前…結束這一切……」

 

       

索妮雅看巷窗外,夜幕已然低垂。

銀白色的月光映照著細雪,這是她在故鄉時,

 

夜夜見到的景象。

 

       

--------------------------------------------------------------------------------------------

 

       

        「啊!芙蕾雅大小姐,抱歉,正面的城門已經坍塌了,請往這邊走。」

 

       

        克勞蒂亞領著少女們從偏門進入了城堡的中庭。

在靠近寒林的大片雪地上,矗立著一把把的巨斧,和克勞蒂亞手中的拿著的巨斧並無二致。

 

       

        「…克勞蒂亞…這是…」

        「啊……那是……姊姊們的墓碑……。」

        克勞蒂亞的語氣中透著些許的哀傷,望向雪地中的墓園。

        「呵呵…人家會當女僕長…是因為…愛因茲貝倫的女僕只剩下人家一個人了……。

索妮雅大小姐說……姊姊們在5年前的浩劫中為了保護愛因茲貝倫…已經全部罹難了。」

 

       

        「……嗚。」

        「芙蕾雅?妳沒事吧?」

        一聽到『浩劫』二字,全身的細胞都拒絕回憶起『哪一天』一般,芙蕾雅感覺一陣強烈的頭痛,被身旁的Lancer一把扶住。

        「大小姐!?」

        「我沒事……。」

芙蕾雅搖搖頭,看向風雪中的城堡,

        雖然被白雪覆蓋,卻隱藏不住城壁上的刀痕血跡。

 

       

『愛因茲貝倫的覆滅』

這個消息曾在各大魔術協會之間喧騰一時。

即便愛因茲貝倫並不在時鐘塔的管轄之下,如此的魔術名門大家族竟在一夜之間化為廢墟一片,對魔術協會的威望確實造成不小的衝擊,據說高層老早就封閉了消息,卻仍在協會內部傳了開來。

時鐘塔,甚至聖堂教會的代行者都已經來調查過無數次。

 

至今—都沒有找到兇手。

 

       

教授的筆記本中當然也有提及此事—,

但是芙蕾雅當時絕不可能知道,這個事件的主角,竟是自己的家族。

 

 

       

像是要掩蓋少女的悲痛一般,原本平靜的風雪呼嘯了起來。

芙蕾雅走向墓園,跪了下來。

 

「…抱歉!是不是人家說錯什麼…」

        「克勞蒂亞…—」

        「是!…芙蕾雅大小姐—」

 

       

        「謝謝妳…保護我們的家園……」

語畢,少女低下頭來,獨自祈禱著。

 

--------------------------------------------------------------------------------------------

 

       

        如同疾風一般掠過樹梢。

        獵鷹般銳利的雙眼掃過周圍的樹林。

 

        攫起一把樹葉,聞了一聞,少女露出了笑容。

 

        狩獵,是她的天賦,也是她唯一能完全放鬆的時刻。

 

        「嘿嘿…這隻笨狼,本小姐找到你囉~。」

        倏地,少女的身影再度消失在台伯河畔的樹林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