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七話『回憶的小夜曲』B Part

       

       

我的世界,是一望無際的銀色。

       

『…是嗎…伊莉雅…—落敗了—沒想到連大英雄海克力斯也——…』

       

嚴冬時掠過窗櫺的風雪,有如妖精奏出的美妙旋律。

溶雪時冒出的胡桃嫩芽,像是生命吟唱的美麗禮讚。

        這片寒林,這座城堡,就是我的一切。

       

『大長老…偵測到術式波動…▆█▇▄▆大人已經確實啟動了〝女武神〞—…』

『原來如此……所以到頭來…那群人跟間桐、遠坂沒什麼不同…仍是覬覦聖杯的餓狼…』

 

我沒有辦法微笑,沒有辦法哭泣。

        大祖父說,單純身為『母體』的我,不需要這些無用的感官表達。

—但是,我最愛的 他,

卻仍留給了我…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

 

『—…女武神已然展翅……我等毋須再踏上冬木之地…,…克勞蒂雅啊…,養育她們長大,,她們將在接下來的聖杯戰爭中…為愛因茲貝倫帶來勝利。』

       

▆█▇▄▆大人…」

我倚靠著冰冷的調製槽,低喃著 他的名字。

 

 

「克勞蒂雅夫人,不好意思打擾您。」

熟悉的呼喚打斷了我的思緒,她是大祖父身邊的女僕。

「大長老想見您。」

 

--------------------------------------------------------------------------------------------

 

「大祖父,日安…。」

「調製的進展如何?」

「她們的…狀況很好…請大祖父寬心。」

 

每當回答這個問題,我的心頭總是一陣疼痛。

▆█▇▄▆大人離開愛因茲貝倫時,她們進入我的生命,

她們陪伴我經過十季的寒冬,而每年此時,她們都會進入長達一個月的調製期。

…為了愛因茲倫家的宿願。

 

「克勞蒂雅。」

「…是。」

「為成就失落的第三法,聖杯的力量是必要的。

滲透術式,破格召喚,甚至紆尊降貴,求助於毫無魔術師尊嚴的骯髒殺手—多少族人都犧牲了性命以成就我等愛因茲貝倫的榮耀。」

「克勞蒂雅明白…」

大祖父轉身看了我一眼。

「放下多餘的私情,別讓▆█▇▄▆的努力白費。」

 

▆█▇▄▆大人。

在您啟動術式的同時,就註定了她們參戰的命運…。

為什麼…您要這麼作呢……?

       

 

「今晚…是她們的最終調製,對我等愛因茲貝倫而言是極為重要的一夜,萬不可出任何差錯。」

「是…」

調製的結束—

意味著戰鬥特化的開始。

屆時,我身為『母體』的任務也將結束,而等待著她們的,將是寒風凜冽的地獄。

 

「大祖父…」

「…?」

「請允許克勞蒂雅…在調製結束前…陪伴在她們身邊……」

「………」

大祖父看著我,嘆了口氣。

點頭表示同意後,隨即離開了禮拜堂。

       

我對著大祖父離去的方向鞠了個躬,感謝他賜予的恩惠。

 

--------------------------------------------------------------------------------------------

 

「與特化禮裝『女武神之書』的同調結束。」「索妮雅小姐的調製即將進入最終階段。」「術式準備完成—」

 

身旁的女僕們為了最終調和的作業忙碌著,

我注視著調製槽中的她們。

 

『戰鬥的女武神—索妮雅』

『守護的女武神—芙蕾雅』

在戰鬥的女武神吹響勝利的號角後,守護的女武神將為愛因茲貝倫獲得聖杯—

這是大祖父對她們的期待,也是愛因茲貝倫對她們的期待。

但是…

 

「就取名為 芙蕾雅 索妮雅 吧?」

 

▆█▇▄▆大人溫柔地抱著她們,

當他這麼問我時,

我心中的喜悅,絕不是來自聖杯戰爭的勝利。

我相信▆█▇▄▆大人也是這樣想的…一定是這樣……

       

       

       

我從口袋中拿出一張被外界稱為『照片』的紙片。

據說是〝那個男人〞留給伊莉雅絲菲爾的禮物…

在聖杯戰爭失利後,他留在宅邸裡的中的一切都被大祖父肅清。

—唯有這張照片,被我偷偷藏了起來。

 

 

照片上的一家人,看起來…好幸福。

連被大祖父稱為〝骯髒殺手〞的他,都露出慈祥的微笑…。

       

愛麗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

是愛因茲貝倫家少數擔任『母體』的人造人。

—更是我的原型。

 

從她的些許記憶中,我知道—

雖然只有短短的八年,但她擁有的人生,遠比愛因茲貝倫家的任何人都來得精彩。

而她…應該有著跟我一樣的心情…

為了最愛的丈夫,為了最愛的女兒…不惜付出一切的心情…

 

五年前,與今晚一樣的冬夜。

伊莉雅絲菲爾.馮.愛因茲貝倫代表愛因茲貝倫家,

帶著那黑色的巨人前往冬木之地。

 

 

—然後,再也沒有回到故鄉。

 

在我誕生之前,

伊莉雅絲菲爾就已註定要參加聖杯戰爭。

儘管索妮雅與芙蕾雅能夠與伊莉雅絲菲爾相處。

大祖父卻從不允許我與伊莉雅絲菲爾見面。

 

「伊莉雅姊姊呢?……」

我沒有辦法回答她們。

 

我沒有辦法想像

沒有辦法想像,她們將步上一樣的命運。

 

索妮雅.馮.愛因茲貝倫。

芙蕾雅.馮.愛因茲貝倫。

這才是她們的名字…

她們不是什麼女武神…她們的人生不該是這樣的…

 

 

 

 

轟!!!!!!!!!!!!

 

突如其來的震動讓我摔倒在地。

位於地底深處的調製工房為了正確地製作人工生命,佈下了不止一二十層的守護結界,而如今—

這座工房正搖晃不已。

因為那來自地表的震動。

 

「入侵者,個體2,使用魔術類別不明,城門護衛隊已經全滅,第一護衛隊到第六護衛隊即速前往中庭—」

 

入侵者!?…

怎麼會?那包覆著寒林的大結界百年來都不曾被突破過,這是不擅爭鬥的愛因茲貝倫最大的優勢,也是能夠不受時鐘塔支配,遺世獨立的原因。

 

「克勞蒂雅夫人,請待在這裡不要走動。」

身旁的女僕們拿起巨斧,紛紛前往城門。

她們說得沒錯,就算城堡塌陷,在這座工房裡也是絕對安全的。

 

「——媽媽…」

「—媽媽……」

「!」

她們呼喚著我的名字。

小小的手拍打著調製槽,露出不安的表情。

「怎麼了?媽媽在這裡。」

我將手貼在調製槽上,安撫著她們。

我從沒看過她們露出如此不安的表情…到底…

轟!!!!!轟!!!!!!

巨大的轟音再度襲來,我緊靠著調製槽穩住腳步。

然後…我看到她們留下的眼淚。

 

 

        「芙蕾雅…索妮雅…」

        我呼喚她們的名字,輕輕地親吻了調製槽。

她們的表情漸趨緩和,讓我心中一陣抽痛,我不想離開她們…但是…。

 

「媽媽一下就回來…妳們要乖喔…」

我轉身離開了工房,頭也不回地往上奔去。

 

〝一定要帶著她們離開這裡。〞

我心中只有這個想法。

 

--------------------------------------------------------------------------------------------

       

        「應該在禮拜堂的桌上才是…」

要解除調製槽的術式,必須要有大祖父的魔導書。

我的腦中閃過大祖父召見時,擺在禮拜堂桌上的那本黑色書皮的魔導書。

轟!!轟!!!!

城堡坍塌的聲音、火焰傳來的高熱,

像是要阻擋我前進似地—不斷地敲擊著我的意志。

 

越接近禮拜堂,破壞的聲響便越來越近,儘管戰鬥並不是愛因茲貝倫的專長,但被一路入侵至此亦是前所未聞…。

「入侵者到底是…」

 

 

「……這可不是愛因茲貝倫家的大長老…那有名的尤布斯塔庫海特.馮.愛因茲貝倫嗎?讓您親自來迎接我…真是受寵若驚呀…。」

 

 

一個深沈、壓迫的聲音沖散了我所有的思慮。

本想踏進禮拜堂的雙腳,也改變了動作,帶著我躲入了石柱的陰影中。

 

「哼…封印指定的不死雜碎……」

「啊、啊、啊!沒禮貌,單就年紀而言,我還算是你的前輩喔。」

「原來如此……難怪你能突破我愛因茲貝倫的防禦法陣…

你身旁的那位…是『Servant』吧。」

「哈哈…Servant的召喚術…還得感謝你們在那塊名叫『冬木』的鬼地方上演的鬧劇哪—」

 

兩個背對著我的人影穿著一身的黑,大祖父的表情一如往常,冷酷如冰。

但我感覺得到…大祖父十分憤怒。

 

 

「既然你這麼清楚…我也不多說廢話了。」

黑色的人影雙手一攤,緩緩說道。

「把『鑰匙』交出來吧?你們家那個……叫什麼來著…對,▆█▇▄▆

▆█▇▄▆.馮.愛因茲貝倫,可把我給搞慘了,好不容易準備好的儀式就這樣被他毀了,愛因茲貝倫沒贏過一次聖杯戰爭…耍小手段倒是蠻行的…。」

 

▆█▇▄▆大人?

他剛剛說的是▆█▇▄▆大人的名字…,到底—

就在我幾乎要衝出陰影時,

我才注意到大祖父正已銳利的眼神瞪視著我。

〝拿書。〞

!!

〝拿書解開術式,—把她們帶走!〞

大祖父的聲音在我腦中響起,似乎完全看透了我的心思。

 

「我不會把芙蕾雅跟索妮雅交給你的。既然▆█▇▄▆已經達成使命,我愛因茲貝倫家便將獲得最後的勝利。

 

!!…芙蕾雅…索妮雅。

        彷彿是要提醒我事態嚴重一般,一向只稱呼她們為『她們』的大祖父唸出了…▆█▇▄▆大人為他們取的…名字…。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芙蕾雅?索妮雅?

哈哈哈哈哈,你們這群人封閉了幾百年,腦袋都不正常了…,喜歡給『道具』取名字啊…」

「慢慢笑吧…不死雜碎。」

說著,大祖父的袖中冒出銀色的絲線,

銀線在空中不斷交織、形成粗壯的四肢、形成閃光的飛翼。

「大長老…請保重。」

說著,大祖父身旁的女僕們躍上那龐大的身軀,融入其中,手上閃亮的巨斧成為利爪、成為尖牙—

 

 

—成為銀白的巨龍。

 

「……!龍…!?」

「—擁有與幻想種同等的力量。

好好品嚐我尤布斯塔庫海特.馮.愛因茲貝倫最大的鍊金術吧。」

 

巨龍的怒吼響徹整個森林—

我在第一道利爪的煙塵掩護下,拿到了魔導書。

—不記得入侵者有沒有發現我。

—不記得大祖父有沒有下一步指示。

我只有不斷地奔跑,穿過迴廊,穿過石梯,奔向地下的鍊金工房—

 

--------------------------------------------------------------------------------------------

 

她們不斷地呼喊著我。

 

我卻沒辦法用微笑安撫她們,

那是我的臉上,永遠不會出現的表情。

 

吟唱著術式,我只想趕快讓她們遠離這個地方—

 

然而,就在剩下最後一句咒文時…

—我猶豫了。

       

「芙蕾雅…索妮雅…」

我不想離開她們…,

誦唱結束之後,調製槽會透過空間移動術式傳送到這片無垠的寒林中,我還能再…—呃!!!

       

        鮮血,從我的雙唇汩汩流出。

 

        沾滿了鮮血的利爪切斷我的脊椎,穿過我的肺臟,穿過我的胸口—

        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甩向調製槽。

    &nb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