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七話『回憶的小夜曲』C Part

「當初刺穿那愛因茲貝倫老頭的心臟………發現他的身體是個鍊金術替身時…還真是嚇了我一大跳呢—」

        像是在確認當日的『手感』般,黑袍身影翻弄著右手的爪子,利爪貫穿的—並不是阿哈特翁本人,這件事讓他在意了好一陣子。

「—現在仔細想想,老頭應該早就知道我的存在了吧?…真是不容小覷呀…愛因茲貝倫…」

 

煞——————

梅雷姆.所羅門的惡魔放出尖嘯,掠過梵蒂岡的夜空。

在透明羽翼的大結界下,任誰都無法逃出這神的都市。

 

然而,看向壟罩在黑暗中的梵蒂岡,他 露出了一抹邪笑。

        「讓LancerArcher分開…倒是幫我省下不少麻煩……

那隻埃及毒蛇就算脫了韁,卻還是照著劇本在走嘛—…」

        「…………」

黑袍身影背後,身批長袍的『人影』沈默不語。

        只是靜靜地站在牆邊,等帶下一步指示。

        「沒有在阿爾卑斯山的大戰中退場的演員們—,賴在台上不走…還真是令人不舒服呢—所以…這一次—

也該讓那個煩死人的代行者退場囉——對吧?」

-----------------------------------------------------------------------------------

 

「芙蕾雅大小姐,Lancer小姐,早安!」

        「啊!克勞蒂亞…早安。」

與正在梳洗的芙蕾雅與Lancer道早之後,克勞蒂亞推開房門走了進來,手上的銀色托盤中裝滿了精緻的餐點。

 

        「人家送早點來囉,因為材料有限,只能作些簡單的東西…嗯~芙蕾雅大小姐您…喜歡吃鬆餅嗎?—」

「咦?啊,很喜歡喔,謝謝。」

看到克勞蒂亞端出自己拿手的鬆餅,讓芙蕾雅吃了一驚。

「是嗎?太好了太好了~Lancer小姐跟人家說…您做的鬆餅最好吃了~所以人家也想挑戰一下。」

「啊!不要說出來啦—…」

「咦?啊!對不起—這個不能說嗎?@□@」

 

Lancer說的嗎…?……謝謝…」

「不…不客氣…是真的…很好吃…」

Lancer羞紅著臉,假裝什麼都沒發生似地回過頭去,繼續整理她的頭髮。

這麼說來…Lancer是品嚐過芙蕾雅的特製鬆餅。

雖然…是用臉…— 

克勞蒂亞將餐盤放下,開始擺設餐具。

鬆餅香甜的味道讓芙蕾雅放鬆了心情。

在倫敦時一手包辦所有家務的她,很少有機會品嚐他人的手藝,更別說是為了自己調理的餐點。

就像是…母親為了孩子而—

 

「………………克勞蒂亞…。」

        「大小姐?」

        「妳的名字…跟母親大人的名字一樣呢……」

        「咦!?…………啊!嗯!對啊!……這…」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正在擺放餐具的克勞蒂亞呆楞在原地,過了數秒才回過神來。

 

 

「—這是…索妮雅大小姐幫人家取的名字呢…。」

 

「索妮雅姊姊?」

「嗯…人家第一眼見到的…就是索妮雅大小姐…。

從調製槽中出來的時候…整座城堡……只剩下索妮雅大小姐一個人了…」


「因為調製未完成的關係……人家的長相十分怪異…可是…索妮雅大小姐不但幫人家取了克勞蒂雅夫人的名字……還…把人家當作自己的妹妹一般對待…。」

        克勞蒂亞將手中的瓷杯注滿了紅茶,遞到芙蕾雅面前,露出一臉幸福的笑容。

        「索妮雅姊姊…真的很溫柔呢……」

        「呵呵…對啊,人家最喜歡索妮雅大小姐了……啊!那個…當然,人家也……很喜歡芙蕾雅大小姐喔!」

        「哈哈…謝謝妳,我也很喜歡克勞蒂亞喔。」

        「嗯?哈哈哈,人家,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啊!Lancer小姐~也請您過來用早餐吧~!不要再梳頭了~!」

 

       

        少女們在晨光下享用豐盛的早餐。

儘管身在殘破的城堡中,這裡卻是自己的家。

對芙蕾雅來說,這是不可多得的幸福,是絕對不想離開的歸處。

但是—

 

「克勞蒂亞,麻煩妳引導我們到森林的出口,我…必須離開了。」

        「………咦!?大小姐…可是……」

        克勞蒂亞站起身來,驚訝地看向芙蕾雅。

 

       

        「我曾經…希望藉著聖杯找到自己的真正家族…」

        芙蕾雅緩緩穿上大衣,走向克勞蒂亞,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

        「…我的願望…真的實現了……我不但有一個溫柔的姊姊…還有一個可愛的妹妹呢。」

        「大小姐…」

 

        「但…卻也是聖杯…讓我的家族支離破碎。」

〝回到我們的故鄉,明瞭我們的使命…跟愛因茲貝倫家千年來的悲願—〞

        賭上了家族的一切,造就了無數的悲劇,

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那名為『第三法』的宿願。

儘管如此,那悲嘆的一夜,已經為愛因茲貝倫無盡的探求劃下休止符。

 

 

       

『為什麼要不惜一切,追尋那失落的第三法?—』

『為什麼會產生聖杯戰爭這樣悲劇的輪迴?—』

 

〝—我本來…就是為了戰鬥而出生的。〞

—這是索妮雅姊姊找到的解答。

 

〝—然後,我要妳退出聖杯戰爭〞

—這是索妮雅姊姊為我選擇的命運。

 

       

但,早在少女踏上倫敦塔橋的那一晚,就已經選擇了自己的命運—

 

--------------------------------------------------------------------------------------------

 

「就算犧牲自己…也一定要—」

黑色的大劍,必會實現與少女的誓言,

—那黑鎧的騎士,是名為SaberServant

 



--------------------------------------------------------------------------------------------


「我一定…會把姊姊帶回來…然後—」

白銀的長槍,必會守護少女直到最後,

—那是金髮的少女,是名為LancerServant

 


  

--------------------------------------------------------------------------------------------

 

        

        「然後…結束這一切。」

 

       

 

 

 

 

「芙蕾雅大小姐………」

克勞蒂亞低頭不語,好像早就料到這種狀況會發生一般。

「………人家明白了。」

 

身著白袍的女僕,從口袋拿出了一把鑰匙。

 

--------------------------------------------------------------------------------------------

 

        「……帖沐兒,退後。」

        Rider?」

高大的身軀站起身來,擋在帖沐兒面前。

野性的直覺告訴他,這次的來訪者,決不是泛泛之輩。

 

與自己一樣的狂野—

與自己一樣的傲氣—

 

更重要的,是那渴望獵物的雙眸。

 

        —狩獵者的雙眸。

 

       

        「—把本汗當成獵物了嗎?真是沒禮貌的小姑娘哪。」

        「哈哈,在本小姐面前,很難有東西不是獵物的哪—」



   

「—那你,夠資格當本小姐的〝對手〞嗎?笨狼。」

--------------------------------------------------------------------------------------------

 

       

沈重的大鐵門緩緩開啟,逼人的寒氣從門中竄出。

 

在地底的長廊中步行了十幾分鐘。

從位置推斷,這裡應該是城堡後方的寒林地底數十公尺的深處。

 

「克勞蒂亞,這裡是?…」

「請大小姐稍等…」

克勞蒂亞點燃的火炬照亮了四周,一個廣闊的地下岩洞出現在少女們眼前。

 

「這裡是…索妮雅大小姐發現的—早在聖杯戰爭開始之前,愛因茲貝倫的祖先大人們探求『第三法』的地方。」

克勞蒂亞指向地面上的巨大法陣。

「同時…也是匯集愛因茲貝倫之地的地脈所在。」

 

「這是…」

Lancer走到巨大法陣旁,儘管廢棄已久,巨大的法陣仍散發出陣陣的魔力波動。

—那是身為英靈的少女再熟悉不過的波動。

 

       

「—遠在聖杯系統存在之前,祖先們為了探求『魂之具現化』,所使用的古老法陣,曾經造成不小的災害…,早在數百年前,就已經被封印起來的—」

 

「英靈的…召喚術式!?」

 

       

此時,召喚法陣突然冒出強光,岩窟開始強烈的震動。

 

「克勞蒂亞,這是—」

「………對不起…芙蕾雅大小姐。」

克勞蒂亞緊抓著裙擺,低頭道歉。

「—…索妮雅大小姐留下的啟動術式…只要…流有愛因茲貝倫血統的魔術師與Servant同時進入這裡…就會啟動。」

「索妮雅姊姊她…」

 

 

耀眼的青藍色光芒使得地底洞窟有如白晝般明亮。

 

「地脈的力量…早已大不如前…,沒有辦法召喚出真正的英靈—」

 

       

       魔力的波動捲起霧氣般的白色煙塵,遮蔽了視線。

 

       

「索妮雅大小姐改造的術式…是藉由地脈剩餘的魔力…創造出在現世短暫殘留的『替身』—」

 

魔力的碎片從四周慢慢匯集,從法陣的中央,出現了一個人影—

 

       

「…這是…愛因茲貝倫大地的記憶……」

 

Lancer穿上了鎧甲,緊握銀槍,注視著光芒。

煙霧中的人影捲起一陣旋風,將身旁的煙塵轟散。

 

「也是…索妮雅大小姐留給您…最後的試煉…—」

 

隨風飄逸的金髮,

銀白無暇的鎧甲,

 

「我問妳—」

渾身散發凜凜英氣的『她』,注視著眼前的少女們,問道—

 

 

「妳—可是我的敵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