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八話『NoirChaos』B Part

 巨劍斬下的轟響迴盪在空無一人的街道。
本應將自己碎屍萬段的黑刃斬裂了石牆,正深深坎在碎石當中。
黑劍的英靈抹去臉頰上的鮮血,那被飛來的弓矢擦過而流出的鮮血—
 


 
「看看妳的狼狽相…沒有本小姐果然不行哪—」
抱著已經失去意識的茱荻絲,弓箭手少女緩緩說道。
 
月光下飄逸的白色斗篷帶著被撕裂的殘破,那是衝進黑色的斬擊中救下主人的代價。對此,Archer不以為意,只是緩緩將茱荻絲安置在牆邊,回頭看向黑色的英靈。

「敢動本小姐的主人,相信你已經覺悟了吧?小黑二號!
「……▆█▄▆………」
黑色的英靈面無表情。
就算沒有那覆蓋住整張臉的頭盔,也讓人感覺不出情緒的波動。
眼看著茱荻絲被Archer救走,沒有任何動搖,只是繼續叨唸著,靜靜地將刀刃轉向此處—
唰!—
倏地,黑色英靈已然衝向前來。

「!!」
鏘!!
Archer的水晶大刀向右橫掃,架住了正欲衝向茱荻絲的黑色鋒刃。
「竟敢無視本小姐—」
▆█▇▄▆………▆█▄▆……
重複著無意義的話語,黑色英靈依舊不理睬Archer
「本小姐看你要碎碎唸到什麼時候!!!」
大刀一斬,將黑色英靈向後逼退—

—喀鏘!
緊接而來的,是一記往黑色鎧甲上招呼的重踢。

「……!!」
「正好當成跟跟大笨狼交手前的暖身!」
跟著被踢飛的黑色軀體,Archer向前追擊而去。
--------------------------------------------------------------------------------------------
 
「芙蕾雅大小姐,這裡太危險了!請快跟人家來!」
「可是…」
「您在後方還是可以支援Lancer小姐!但是您在這裡她沒辦法專心作戰的!」
「嗚……」
被克勞蒂亞硬拉著,芙蕾雅躲到了入口附近的巨大的岩石後面。
少女們的眼前是英靈的戰場,本來就不是一般人該待的地方,即便如此…
直到剛才,芙蕾雅都還待在Lancer的後方,沒有特意躲藏。
 
沒錯,在那陣黑色的魔力噴流從召喚法陣冒出之前—
 
「嗚!」
Lancer以銀槍撐住快要向後倒下的身體,下一瞬間—
一道黑色的斬擊從眼前那片魔力噴流造成的煙塵中狂襲而來。
轟!!!!!!!!!!
純白的聖旗擋住了這一斬。
不給任何喘息的時間,緊接著的是第二道、第三道斬擊—
圍繞著聖女的旗幟並沒有讓她失望,環狀的全方位防禦將斬擊偏斜到岩壁上。
       
「……—」   
「!!」
帶著鎧甲的手一把抓住Lancer的脖子,重重地向岩壁撞去。
「嗚…呃…!」
 

 
鮮血噴濺在那黑色的鎧甲上。
—原本碧綠的雙瞳滿溢著邪氣的金黃。
—原本銀白的戰甲染上了深淵般的黑闇。
現在Lancer眼前的,早已不是先前那英氣凜然的少女騎士。
 
「怎麼會這樣…」
芙蕾雅在教授的筆記本中看過相關的記載。
20年前,『冬木』的大聖杯失控時,曾從虛無的空間中冒出大量的黑泥,燒毀了週遭的一切。
而另芙蕾雅不安的,是教授在最後加上的註記。

『—雖然沒有正式的紀錄,但被〝聖杯的黑泥〞沾染的Servant,極有可能轉化為完全不同的存在………』

眼前化為全黑的Saber,給芙蕾雅的正是那種感覺。
 
「對不起…」
聽到克勞蒂亞的低語,芙蕾雅才發現,身旁的小女僕正不安地顫抖著。
「…人家竟然完全沒有發現…就這樣讓芙蕾雅大小姐陷入危險…」
握住了克勞蒂亞的手,芙蕾雅讓她的顫抖稍微平息了下來。
「克勞蒂亞,妳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一定是他……對召喚術式動了手腳……而且…竟然連索妮雅大小姐…都能瞞過…」
克勞蒂亞還沒說完,一股恐懼的情緒瞬間佔據了芙蕾雅的心頭。
能對Servant的召喚術式如此瞭若指掌,又能侵入愛因茲貝倫禁地的,只有在母親的記憶中曾經見過的…
 
那身穿黑袍的死徒 帶著黑色巨劍的—
--------------------------------------------------------------------------------------------
 
刀斬,亂箭,體術,狙擊—
不論多凌厲的攻勢,都被黑色的巨劍一一化解,
這麼說來,成功攻擊到他的,只有最初的那一踹而已—
 
「該死的傢伙!不要給本小姐躲躲閃閃!!」
「………」
鏘!!
從他身上感覺不到RiderBerserker般的龐大力量,甚至感覺不到他有使出任何的武藝。
擋下Archer使勁全力的橫斬後,黑色的英靈仍悠然地揮舞著巨劍。
所以…與其說是攻擊全部被化解,不如說是—
「怎麼可能………」
Archer壓住顫抖的手,暗自咒罵道。
 
「—本小姐…在害怕…!?」
 
身體如同在抗拒這場戰鬥一般,本能地顫抖著。
能和如此的強敵對戰本應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但如今…
—卻像是被掠食者緊盯的獵物。
—卻像是被征服者壓迫的奴隸。
—卻像打從天地初開以來,就不該與眼前的對手〝為敵〞一般。
 
 
…這種蠢事……
Archer握緊了長弓。
這種蠢事!!本小姐絕不承認!!!!
長弓瞬間轉換成水晶大刀,與黑色巨劍正面交鋒。
黑色巨劍將水晶大刀向下壓去,又一次無效的攻擊—
鏮—————嚓!
「…!?」
沈重的金屬摩擦聲響起,黑色的英靈感覺到劍上傳來的震動。
「…就算…發抖……又怎麼樣……—」
Archer以肩膀頂住被黑色巨劍壓制的水晶大刀,以全身的力氣—
「使不上力……的話!…本小姐…就用更大的力氣就好啦!!!!!!
往上一頂,將黑色英靈頂向空中。
 
「!!」
「你就永遠別下來了!」
拉開了弓弦,如同在阿爾卑斯山腳與Berserker死鬥時一般,水晶長弓閃耀出銀白色光芒。
寶具。
這是Archer得到的唯一解答。
眼前的敵人是什麼都好,這世上沒有東西可以挨上一發還平安無事的。
因為,這是阿爾提米絲,母親大人的—
-  Hunting     Of   Artemis -
「月神———魔狩!!!———
光之箭狂奔而出。
撕裂著大氣,帶著青藍色電光的箭鋒竄出無數的白銀光流—
直取黑色英靈的心臟。
 
然而—
「…………」
見到飛來的銀白箭矢。
在那被鎧甲覆蓋的面容上,似乎露出了冷笑。
在空中悠然地迴轉軀體,黑色英靈的巨劍瞬間爆出濃濃的黑霧,口中唸唸有詞的他,將手伸進煙霧之中。
       
C▆█▇▄▆pt  V▆█▇▄▆lla—
 
模糊的雜音帶著規律的音頻,
聽似毫無意義的低吟,卻無疑是寶具的眞名解放!



相對於月神的銀白閃光—
紫黑色的電光在黑霧中放出狂野的咆嘯。
帶著 闇色的黑矢 從煙霧中狂奔而出。
 

「什—」
Archer還來不及做出反應,銀箭與黑矢已在空中相撞,放出巨大的轟音。
寶具相撞的衝擊如同無數真空的鐵鎚,震碎門窗的玻璃,掀起路面的石板,無數箭矢的碎片向四方散去。

「該死!」
Archer急速後退,張開斗篷,揮舞長弓,擊落飛來的碎片,然而,這麼作並非為了迎擊。
「等妳醒來看妳怎麼賠本小姐!」
一面叨唸了兩句,Archer看了身後昏厥的茱荻絲一眼,鬆了一口氣。

Archer的保護下,茱荻絲沒有被碎片波及,而在這樣的暴風中,敵人也不可能—


 
       

煙霧爆散,

巨刃,驟然劈下。


--------------------------------------------------------------------------------------------
       
鏘!—
勉強擋下了黑刃的追擊,Lancer翻滾到一旁重新站起身來。
Lancer!」
順著芙蕾雅的十字光環,Lancer快速迴轉銀槍,以槍尖擋住了Saber的下一斬。
握住銀槍的雙手傳來劇烈的疼痛。
與原本的『招式』不同。
化身黑鎧的Saber每一斬、每一劍都是封喉的殺著,若不是芙蕾雅的支援,帶著殺意的大劍怕是早已分出了勝負。
Lancer快速向後一躍,拉開了與Saber間的距離。
直覺告訴她,不論如何—必須與遠離那致命的黑劍。
 
不帶有任何猶豫、不帶有任何感情。
黑色的劍刃帶著的,與其說是污染或失控這樣膚淺的力量。
不如說是—
 
「無聊的……鬧劇。」
「!」
金色的眼眸縱觀著戰場,
看著Lancer與芙蕾雅。看著纏身的黑鎧,看著手上的黑劍。
—說出了第一句話。
 
「…這種空虛的理想—
早該在拔出選定之劍的一刻起就該捨棄了—」
 
 
緊握長槍,Lancer的頭一陣抽痛。
這樣的感覺—讓她想起了蘭斯大教堂前與Assassin一戰中,
出現在心中的—
       
「而本王…竟然自願三番兩次地成為鬥爭的道具,
甚至淪為可笑的模擬人格————」
 
劍刃放出黑色的閃光,
強烈的震動讓原本就被被黑色噴流侵蝕岩壁,開始加速崩塌。
 

 
「…就讓本王毀了這一切,斷絕愛因茲貝倫可悲的輪迴。」
 
沒錯,
與其說是 污染 失控 這樣膚淺的力量。
 
不如說是
                                     聖     
「…就從妳開始吧,愛因茲貝倫的人偶。」
 
深藏心中的
 
另一個    自己—
 
--------------------------------------------------------------------------------------------
 
        「嗚………呃啊—!」
抱著茱荻絲,Archer的身軀滾了數十公尺。
 
泛著深紅色符文的巨劍上,沾染的是少女弓箭手的鮮血。
而那血腥的巨劍,並沒有追擊過來—
       
「呵………」
看著眼前的景象,Archer苦笑了一聲。
「本小姐跟二號打架,你這個一號…插什麼手啊…」
 
黑色的長劍架住了闇色的巨劍,Saber並沒有理會Archer的話語,只是冷冷說了一句—
 

 
「找到你了—」
黑鎧劍士的眼中爆出了怒火。
「這場戰爭,不需要兩個Saber。」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