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八話『NoirChaos』C Part

 他沒有Berserker惡鬼般霸道的力量,
也沒有Caster的無數護衛助戰,
而在這樣的情勢下—
 
鏘!!
用巨大的劍身偏斜了Saber的縱斬。
鏗!鏗!鏗鏗鏗—
迴轉劍刃彈開Archer的銀矢—

舞動著闇色巨劍,
殘破的黑色斗篷隨風飄散,如同羽翼般飛揚而起,
就像為了戰鬥而生的死亡天使,穿梭在SaberArcher之間。
       
躲藏在至高處的安全點,索妮雅注視著這場戰鬥。
Saber交戰中的黑色英靈,正是4年前毀滅愛因茲貝倫的Servant,而他的Master
「死徒.芬里爾…」
不自覺地唸出了仇人的名字,儘管憤怒,索妮雅仍然注意著四周的動靜,
芬里爾不在這裡。
不只是芬里爾,方圓幾里內的街道就像是被淨空了一般。
在城鎮中心發生這樣大規模的戰鬥,竟然連一點騷動的跡象都沒有。
在其他城市或許有此可能,但這裡—
是羅馬,是聖堂教會的咽喉。
 
詭譎的氣氛繚繞在心頭,少女卻沒有撤退的打算。
 
這一切,是聖堂教會的陷阱也好,是芬里爾的陰謀也罷—
眼前的敵人,是找到仇人唯一的線索,而且—
「哼…」
看向倒臥在街角的茱荻絲,
看向與Saber一同作戰的Archer
 
索妮雅輕嘆了一口氣。
「…我好像…也被妳影響了呢…芙蕾雅」
--------------------------------------------------------------------------------------------
 
轟!!!!!!!!
聖旗擋開黑刃,在石壁上留下巨大的斬痕。
「!」
鏘!
下一瞬間,銀槍馬上掃中黑Saber因攻擊僵直的右腳。
鏘!
第二擊中右手,接著—卡鏘!!!!
「什—」
黑色的手鎧第一次染上了黑Saber自己的血。
但卻緊緊地接住了連擊中的槍尖—
 
「速度…比剛才更快了哪……」
金色的眼眸瞪視著Lancer
瞪視著圍繞在四周,指向自己每一處破綻的十字光環。
芙蕾雅的十字環除了輔助攻擊,更能在敵人攻擊時預測攻擊的走向。
Lancer的配合,甚至已經超越了在阿爾卑斯山上對與Caster決戰時的速度,但—
Lancer———」




喀鏘!
「呃啊!」
芙蕾雅話語未畢,黑刃已經擊碎Lancer側腹與左手臂的鎧甲。
而攻擊的瞬間,少女的身旁瞬時出現了20個以上的防禦預測光環—
「咳…呃…」
「左手斷了吧?」
走向被擊飛的LancerSaber甩掉手上的血,
「能夠預測,不代表能夠抵擋。」
看向芙蕾雅,Saber說道。
「愛因茲貝倫,動用本王的劍鞘,對英靈的強悍如此執著的你們,應該最清楚不過了—」
       
「這就是你們追求的,純粹的力量差距。」
       
正當黑刃要再度舉起時—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




石窟的天頂放出青藍色的爆光,瞬間朝Saber崩落—
帶著黑色噴流的侵蝕,數十噸的碎岩就這樣把Saber吞沒。
 
「芙蕾雅大小姐!請…請跟著人家離開!」
「克勞蒂亞!?」
「人家已經啟動了反轉術式!這個岩窟…還有召喚法陣…隨時都會消滅掉!」
石壁上出現了一條條藍色的光紋,朝石窟中心不斷冒出黑色噴流的召喚魔法陣集中而去。

 
克勞蒂亞開啟了剛才一行人進入石窟的通道。
芙蕾雅遲遲沒有移動腳步,只因擅長魔力感知的她,感受到另一股魔力流動—封閉愛因茲貝倫的大結界,將再次啟動。
 
「芙蕾雅大小姐,請快一點!」
「我不要!…如果我們離開—」
「沒錯!…大結界…大結界將會啟動…
在確認聖杯戰爭結束之前,芙蕾雅大小姐…應該說這裡的一切,都不可能離開愛因茲貝倫的森林了…但是—」
 
「!!…」
不安的心跳。這是Lancer在蘭斯大教堂前對芙蕾雅表明真身之後就沒有過的感覺—
「芙蕾雅!!聽克勞蒂亞的話!快走!咳…」
「!!…Lancer…」
Lancer站起身來,在那一片的黑暗和芙蕾雅之間展開了聖旗。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碎石中傳來淒厲的嚎叫,黑色噴流從石縫中爆衝而出—
--------------------------------------------------------------------------------------------
 
鏘!
「!!」
擋下攻擊,Saber將黑色英靈一劍斬開。
感覺到自己體內流竄的力量,Saber的情緒瞬間從驚訝轉為憤怒。
 
        『索妮雅!不准再使用女武神之書!妳現在—』
「放出這點魔力還不至於要了我的命!專心找出他寶具的破綻!」
『…………妳撐住。』
語畢,Saber架起大劍向前衝去—
索妮雅調整呼吸,一邊以『』支援著Saber,一邊整理著黑色英靈的情報。
 
—職階‧『Saber
—寶具‧使Archer負傷,型態是『弓』,與Archer的寶具形狀雷同。
—戰鬥‧每當Saber想要使用寶具時,在身上就能感覺到某種異樣的魔力波動…
 
「難道…他能夠模擬出相同性質的寶具……」
儘管索妮雅不敢斷定。
但,『招式』發動的條件卻已經確定了—必須先由敵人先發動寶具
 
『那裏的白髮小妞……妳是…妮蕾雅的姊姊吧?』
「!」
驚訝地看向戰場,向自己傳話的竟是Archer,她紫色的雙眼,正看著自己的躲藏處。
『…我妹妹…叫芙蕾雅。』
『哈哈,別在意…妳知道是誰就好了。』
「叫住我有什麼目的,妳也想為主人的兄長報仇—」
『天哪,茱荻絲是這樣,妳也是這樣—妳們這群人懂不懂人話呀??』
說到一半的話突然被Archer打斷,索妮雅呆住了。
『妳真的瞭解現在的狀況嗎?本小姐想殺妳?妳跟小黑的腦袋都裝水泥喔?』
「……那…妳…」
『—雖然有點丟臉…但…本小姐想請妳幫忙。妳跟小黑能幫我拖延小黑二號…1分鐘嗎!』
「!?」
應該是敵人的Archer竟然有求於自己,這讓索妮雅再度噤口,難掩驚訝。
 
「…拖延…?妳打算做什麼…」
『當然是用寶具打爆他!!(握拳)』
「別傻了!妳應該最清楚才是!一旦使用寶具就會—」
『—那單純是因為威力不夠而已!』
Archer自信滿滿地握住了長弓,笑著答道。
索妮雅雖然想要反駁,但…也許這最簡單的答案,就是自己沒注意到的—
 
「好…我們會協助妳—」
『啊…等等等等等等—』
正當索妮雅準備下令給Saber時,空中又傳來Archer的聲音。
「妳又怎麼了!」
『告訴本小姐……—』
「?」

『月亮———————————出來了嗎?』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