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九話『FlyMeToTheMoon』B Part

 

原本熟睡的她,似乎視聽到了說話的聲音,才爬起身來詢問狀況。


Rider?』

沒錯,就只是這麼一句輕聲呼喚,竟將自己的魅惑完全消滅,
緊接而來的,是那大漠蒼狼憤怒的鐵拳。
 
本后逃走了。
就像凱撒大人死後…羅馬帝國大軍壓境時一樣…
放棄了國家—
放棄了生命—
…永遠逃入了歐西里斯神的世界。
 
歐希里斯.凱撒坐在一旁,不發一語。
在旁人看來,他們可能沒有交集,但這個來自亞特拉斯的叛逃鍊金術士卻比誰都瞭解自己的英靈。
暗殺、誘惑—
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她可以降尊紆貴、不擇手段,但—她仍是皇后。
她是王族、是高傲的埃及女王。
受到這種屈辱,她絕不會善罷甘休。
 
「是因為那個女人…」
Assassin站起身來。
「一切都是因為那個…叫做帖沐兒的女人————」
鏘———
閃耀著黑色光芒的蠍尾劍在地上劃出了巨大的刀痕。
--------------------------------------------------------------------------------------------
 
 
「吃本小姐一箭!」
「!」
轉向聲音來源的霎那,箭矢倏地一聲,從反方向呼嘯過Rider的面頰。
Rider銳利的雙眼再想尋找少女弓箭手的蹤跡時,Archer早已消失在樹林中。
「…好一個弓箭手…」
抹去臉頰上的血痕,Rider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笑容,光是腳邊擊落的箭矢就已經有數十枝,更別說那劃過自己各個要害的狙擊了。

咻!咻!咻!

Rider一個翻滾,躲過下一波的狙擊,開始起腳疾馳,而Archer的飛矢,仍不斷從四面八方襲擊而來,不給對手任何的喘息時間。

Rider的對手,是一個身在自己熟悉獵場,令人膽寒的『狩獵者』。

圍繞著他的樹林,是少女弓手傳說的起源,是一個就連征服了大半歐亞大陸的蒙古帝國都未曾染指的大地。英靈身在傳說之地的能力加成賦予她更加強勁的飛矢,『月神的斗篷』給予她不亞於Assassin的隱蔽能力。
 
少女一改以往正面對決的風格,利用自身『Archer』優勢做出的一連串攻擊,就連草原的霸王也感到棘手無比。
 
—那…又如何?
 
Rider在空曠處停下了腳步,舉起了手臂指向天空。

「征戰之處,皆是敵地—」

藏身暗處的Archer怔了一下,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惡寒。

「唯我鐵蹄,席捲天下—」

「呿!—」
下一秒,三連箭矢分別向Rider的心臟、額頭及舉起的右手射去。
不論Rider想做什麼,都不能讓他得逞,但—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像是席捲而來的巨浪,又像碾壓而來的山崩—
由遠而近,由雲端直衝大地。

「這是…!!」
Archer驚訝地放出聲來,隨即向後快速翻滾,瞬間已經退到數百呎外的樹梢間。
—方面是要閃避,一方面是要看清這從天而降的…『座騎』

就像職階『Archer』的優勢是狩獵般精準的狙擊一樣。
職階『Rider』的優勢正是在傳說中陪伴自己征戰四方的座騎。



萬馬奔騰
這應該是唯一能形容眼前景象的詞了。

陪伴草原霸主一生征戰,踏遍千山,數以千計的蒙古戰駒,正在眼前奔馳。
萬千鐵蹄瞬間淹沒了草原,踏平了樹林,在如同洪水的戰馬群中,Rider隱藏了自己的蹤跡,同時也讓Archer失去了藏身的獵場。

咻—!
「!」
Archer,閃過了一箭。
「…箭!?」
只見Rider站在馬背上拉開大弓,咻———!

對她射出了第二—

鏘!

第三箭。

鏘鏘!

水晶長弓化成的大刀,將襲來的箭矢一一擊落,
但光是被弓箭襲擊這一點,就已經讓
Archer怒上心頭。

「有沒有搞錯!你這算是哪門子Rider啊!?」
「連我大漠驖騎的騎射之術都沒見識過,乾脆別當弓箭手了!」
「不過就是騎在馬背上射箭還敢這麼大聲!?本小姐就讓你見識一下!!」
Archer躍上馬背,拉滿長弓,彎身連射三箭—
「求之不得!」
獸角製的大弓猛力一震,巨箭劃破天際,放出嘯音,朝Archer飛襲而去。
 
箭矢在空中相碰,放出如同劍戟相交的淒厲巨響。

Rider威力無比的巨箭與Archer精密狙擊的光箭不斷在空中併出耀眼的光芒,在這樣不相上下的極限死鬥中,只要有一方露出些微破綻,就意味著敗北。
 
而這『破綻』已經漸漸顯露出來…
 
--------------------------------------------------------------------------------------------


「您一定是ArcherMaster了,請上馬…跟我來吧。」

尋著Archer來到Rider營地的茱荻絲,只見帖沐兒獨自在此。
聽到帖沐兒的話,茱荻絲二話不說,快速躍上了馬背,跟著帖沐兒前往決戰之地。
這不會是敵人的陷阱,因為,這是Archer所選擇的對手…。



「該死…來不及了!」
就在天馬飛走之際,希耶爾出現在營地,滿臉的汗水體現出她焦急的情緒與急忙追來的事實。

「這樣下去…RiderArcher一定會兩敗俱傷…該死的芬里爾!…」
望著漸漸遠去的天馬,希耶爾憤憤地說道。
接著,回頭飛奔而去。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