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九話『FlyMeToTheMoon』C Part

 「中!」
「呃啊!!」
Rider吶喊的同時,巨箭劃過Archer的大腿,爆出鮮血。
「獵人ㄚ頭!不行了嗎?這裡可是妳的地盤哪!」
「要你多管閒事!」
一箭掠過Rider舉弓的右手,Rider一拉馬韁,策馬迴避。
下一瞬間,卻失去了Archer的蹤影。
「…!!」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無數的箭矢從上方襲來,箭矢的暴雨瞬間遮蔽了天空,遮蔽了弓箭手的身影,但對Rider來說,在亂軍之中尋找敵將根本是家常便飯。
他看到那掙扎的弓箭手少女,強忍著大腿與背上的劇痛,手中的水晶長弓已然化作巨大的連弩,正對自己放出奔流般的銀箭。
「雕蟲小技!!」
Rider手中的長弓消失,張開手掌,在他手掌的中心,出現了一顆血紅的寶石。
「喝啊!!!!」
猛力一撥,無數的箭矢就像被火焚燒一般,在Rider的跟前化為碎屑。
 

 
『天選的血石』
傳說中大漠蒼狼鐵木真出生時即握在手中的血紅寶石。
這血石不只是是長生天賜給王者的象徵,更能使Rider本體或他想守護的人免於傷害。在阿爾卑斯山時,Rider能單手接下Berserker的寶具也是因為血石的緣故。
就像Rider說的一樣,希臘是Archer的地盤。
Rider能與身在主場的Archer戰成平手,全靠自身強大的力量與血石的庇佑。如今Archer捨棄強大的單點狙擊而使用廣範圍的分散射擊,自然會輕易被抵銷,但……
「笨狼!!!!!」
「!!」
在飛箭化為的煙塵中,Archer的身影赫然已在眼前數十尺處。連弩化為水晶大刀,就要劈下。
「妳以為用那遍體鱗傷的手臂可以做出像樣的斬擊嗎!」
Rider帶著血石的右手用力一握,倏地出現了一把巨大的馬刀,準備接下Archer的斬擊。
 
「誰說—」
 

 
「要用—」
 

 
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Lancer …」
「嗯,我知道。」



剛到菲烏米奇諾機場通關大廳的芙蕾雅與Lancer,已經發現一股不尋常的魔力流動,那是屬於『代行者』的特殊波動。
「竟然堂堂正正地從羅馬的大門口進來…梅雷姆的老鼠們倒是沒算到這一點啊。」
希耶爾邊說著,邊從嘈雜的人群中出現,
還沒走到兩人身旁,Lancer已經檔在希耶爾面前。
「姊姊…Saber他們在哪裡!」
不等希耶爾開口,芙蕾雅已然問話。
「放心,索妮雅.馮.愛因茲貝倫沒事,如果英靈Saber消失了,聖堂教會一定是第一個知道的。」
「妳們不知道…?在羅馬競技場把我們…把茱荻絲她們逼到走投無路的不就是聖堂教會嗎!」



「妳們說的是聖誕夜在羅馬競技場發生的事吧…」
希耶爾抓抓頭,微微露出了煩躁厭惡的神情,不是對芙蕾雅,而是對自己〝埋葬機關同事〞的厭惡。
「芬里爾.N.亞倫格林…4年前消滅了愛因茲貝倫的死徒……」
「!…」
看到芙蕾雅驚訝的表情,希耶爾繼續說道。
「我會告訴妳們發生的一切,但是…請妳們先跟我走。」
希耶爾指了指窗外停機坪上的直昇機。
「如果妳們還想要幫助你姊姊…跟茱荻絲的話—」
         
--------------------------------------------------------------------------------------------
 
『提爾鋒』
在北歐神話的傳承中『出鞘必然奪走性命,最終為持有者帶來滅亡』的詛咒魔劍。
毀滅了無數主人後,提爾鋒最後被名為亞倫格林的狂戰士奪走,從此消失在神話的舞台中—
聖遺物的名字一直在茱荻絲的腦中迴盪不去。
畢竟…自己與兄長在第八聖跡會中所屬的『魔劍追尋者』,便是在尋找這把魔劍。
 
襲擊自己的黑色英靈,手上那把放著血色紅光的大劍。
         
雅典的燈火漸漸出現在海平面的彼方。
這裡是Archer…是傳說的弓箭手阿塔蘭忒的起源之地。
英靈們在傳說具現之地,所有的能力都會大幅提昇,甚至連傷口都會自行癒合。這也是為什麼Rider選擇此地的原因—不單是一場公平的決鬥,草原霸王要,是最強狀態的對手。

 
眼見此景,茱荻絲的胸口卻緊揪了一下。
 
她向神祈禱,祈禱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
否則…弓箭手少女背上的刀傷,就不可能會痊癒…

--------------------------------------------------------------------------------------------
 
『該死…使不上力…』
 

 
『只差…一點點了…』
 

 
〝—閉嘴!—妳身為Servant,只要乖乖聽令行事就好了!〞
『少囉嗦…要不是因為你這麼傲嬌…本小姐哪需要這麼辛苦………』
 

         
Archer…教會的命令是絕對的…
『什麼東西…都自己一個人往肚裡吞…妳是不會跟本小姐說啊…』
 


『真是白癡……妳看得到本小姐的記憶…本小姐也看的到妳的啊…』
 


『那個埋髒機關的女人…不就是要你幹掉所有的Servant嗎?…』
         


『…本小姐現在就幹掉這隻笨狼…給妳看…』
 
--------------------------------------------------------------------------------------------
 
載著芙蕾雅與Lancer的直升機往雅典直直飛去,
希耶爾說出了自己的推測—



「沒錯…剩下的最強ServantRiderArcher的互相削弱,正是芬里爾所期望的
…再這樣下去,Archer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