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九話『FlyMeToTheMoon』D Part

 昨日凌晨,正確來說是22小時之前—
在羅馬城的死鬥中,SaberArcher面對了前所未見的強敵—那手持巨劍,在黑鎧中帶著血紅光芒的『黑色英靈』
儘管Archer的寶具解放讓他們成功地擊退了敵人,卻無法殲滅他。
黑色英靈帶著傷逃走了。
逃往他的Master,愛因茲貝倫的仇敵—死徒.芬里爾。
趁著羅馬的混亂,Saber與索妮雅避開了聖堂教會的包圍網,藉著女武神之書『Helmwige』的追蹤術式一路跟著黑色英靈來到了這裡,卻失去了他的蹤跡—
 
「我還沒虛弱到連Helmwige的追蹤術式都撐不住。」

雖然聽Saber的話放下了魔導書,索妮雅仍然不服輸地反擊了一下。
「呵…」
Saber輕笑了一聲,繼續望向遠方。
「放心,芬里爾一定在這裡。」
聽到Saber這麼說,索妮雅稍微冷靜了下來,雖然心中的想法與Saber一樣,但面對仇敵的衝動讓她無法自己,才會有如此焦躁的舉動。
遠方的景象,正是芬里爾身處此地的最好證據。
數公里外的山丘間,兩股力量的激烈衝突正在上演,萬千飛矢劃破天際,放出淒厲的尖嘯,
;萬千駿馬踏過大地,放出震天的蹄音。
          
『芬里爾的氣息會在這裡斷絕,決非偶然。』
 
--------------------------------------------------------------------------------------------
 
           茱荻絲向前奔馳而去。
           淚水與汗水模糊了視線,卻未讓少女停下腳步。
          
帖沐兒站在剛落地的天馬身旁靜靜地看著。
          
巨狼左肩的裂傷不斷地淌著血,堅硬的鬃毛上插滿了一枝又一枝的箭矢。
少女獵手在巨狼身上留下了一道道奮戰的傷痕。
—然而,諸神的庇佑並沒有降臨在獵人身上。
少女的鮮血染紅了巨狼的利牙,殘破的斗篷與淡紫色的長髮隨著夜風飄散,無言地訴說著這場死鬥的結局。
          
           帖沐兒別過頭去,儘管心中充滿不忍,卻無法改變命運的安排,眼前上演的,正是聖杯戰爭。   
          
茱荻絲舉起了手,不斷地喊叫著。
 
           呼喊著少女獵手的名字,
 
           嘶喊著自己心中的悔恨,
 
           那怕是一點點也好,只要自己的聲音…能再一次傳達到Archer的耳中—


 

--------------------------------------------------------------------------------------------
 
「呼~~啊~~茱荻絲…是茱荻絲對吧?」
「是的,請問有什麼事呢?」
「本小姐想睡覺了…」
「請再等一下吧,妳才剛剛被召喚出來,還有很多資料要呈報給主教大人…等事情處理完再…等等…Servant應該不需要睡眠才是啊…」
「—本小姐也是會想睡覺的好嗎?妳看這份資料上的Servant也會想吃飯睡覺啊!」
 



 
「那是因為她的主人無法正常供給魔力的關係,我的魔力供給應該—」
「魔力很正常啊。」
「那妳—」
「就想睡嘛…」 
「咦?啊……咦?那…就趕快確認完畢就可以………接下來…關於妳持有的『怪力』屬性,是來自卡呂冬狩獵野豬的傳說…沒錯吧?」
「沒錯!那隻大野豬一下子就被本小姐撂倒了,在場的獵人可是全都嚇呆了喔!嗯~那真是本小姐最榮耀的一刻呢,不是本小姐在說大話,只要是比力氣,就算是碰到大英雄海克力斯本小姐也…………等等…妳有在聽本小姐說話嗎?」
「卡呂冬…狩獵野豬…接著……咦?Arcehr?妳要去哪裡?」
「本小姐要睡覺了…= =
「等等!還有—」
「妳現在聽本小姐講再多,還不如親眼看著本小姐解決一隻幻想種給妳看比較快—」
--------------------------------------------------------------------------------------------
 
突來的巨響,響徹雅典的草原,
眼前的景象震攝了所有觀戰的目光。


 
Archer的拳頭帶著鮮血,擊碎了穿刺自己身體的狼牙。
巨狼面頰扭曲,將Archer拋上空中,放出淒厲憤怒的怒嚎。
 
瞬間、驚訝與欣喜交雜在茱荻絲心中。
雖然停下了嘶喊,舉起的手卻遲遲無法放下。
一直想傳達的話語,竟也一起靜了下來。
 
被拋到空中的Archer似乎看了茱荻絲一眼,
滿面的泥血讓她臉上的表情模糊不清,但下一秒鐘—
 
少女獵手用行動表明了自己的意志。
 
一記從天而降的肘擊。
將比自己大上數十倍的巨狼擊倒在地。
 
--------------------------------------------------------------------------------------------
 
「剛才的戰鬥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本小姐不太知道你在問什麼耶~」
「還給我裝傻!問妳剛在倫敦塔橋上怎麼會中了Assassin的金蘋果幻術這種一目了然的陷阱!」
「妳這麼大聲等下把小槍她們給吵醒…—」
「她們在隔壁車廂!」
「好啦好啦!就本小姐錯了嘛!妳又不是不知道本小姐的傳說!」
「妳是說那場讓妳擁有保有能力『神速』的賽跑…」
「對啊妳看,就連賭上本小姐終生幸福的賽跑上,本小姐一樣被金蘋果迷惑…」
「龜兔賽跑的兔子都比你有學習力!」
「但本小姐跑得比兔子快。」
「誰在問妳這個!」
 
「而且啊~就算真有危險敵人也抓不到本小姐,本小姐對自己的速度有自信!」
「妳剛剛明明就被抓到了…」
「如果他們真敢抓住本小姐那正好,本小姐的月弓對應近戰到狙擊四種型態,不管在哪種狀況下…—」
「妳知不知道這樣會害死自己啊!」
「!?…………茱荻絲?」
「我叫妳要更謹慎一點!兄長已經不在了…這場聖杯戰爭我們說什麼也不能落敗!」
「…知道了啦…本小姐跟你保證,接下來絕不會被任何敵人抓到!」
「不被抓到…!?你知不知道『反省』這兩個字的定義是什麼!說來說去要不是妳在公園自爆真名—」
「本小姐去看看小槍他們的狀況!!掰~!」
「喂!話還沒說完!妳—」
--------------------------------------------------------------------------------------------
 
巨狼,怎麼也追不上少女的速度。
 
把深陷地面的頭部用力拔出,化身巨狼的Rider瘋狂地嘶吼著。
狼爪翻起地面,捲起沙塵,鐮刀般的利牙不斷地朝Archer噬咬而去。
 
然而,Archer如疾風般穿梭在Rider身旁,
一箭、接著一箭不斷地朝著那龐大的身軀射擊,
每當巨狼轉向,少女獵手的身影早已消失無縱。
 
此時,巨狼身旁忽地捲起了一陣微風。
 

 
舞動身軀詠唱著自然的讚歌,帖沐兒為巨獸拭去了身上的鮮血與箭傷。
少女的魔術即是『自然』。
以自身魔力作為媒介,與自然連結所引出的大魔術,
即便不及固有結界的『侵蝕』,也相當於世界的『竄改』,就算影響到聖杯的奇蹟誕生的『英靈』也不足為奇。
再者,撫慰巨狼的風,並非Archer的盟友。
瞬間,沈重的空氣,讓少女獵手的速度慢了下來。
下一秒,巨狼已經一口咬下。
利牙的牢籠封住了少女自豪的速度,
長弓架住了野獸的下顎,噬咬的力道卻絲毫未減。
 
強烈的光芒照亮了草原,
無數的銀色光彈猶如流星雨一般轟向巨狼,
受到衝擊的野獸鬆開了嘴,
Archer抓住機會猛力一踩,從巨狼的口中跳出。
此時,巨狼眼中閃過一道兇光,用力咬下—
 
咬碎了自己口中的水晶長弓。
 
Archer尋找著光彈的來源,
儘管心知肚明,少女還是想親眼看到—
不遠的草原上,茱荻絲維持著攻擊的姿勢,神滅之手還殘留著光芒。
 

 
Archer笑了出來,
就算失去了寶具。
就算巨狼的獠牙再度襲來。
就算自己背上詛咒的刀傷,不斷留著泛黑的濁血—
 
她,還是露出了開心的笑。
 
「吶,笨狼—」
 

 
「本小姐跟你一樣,有個超棒的主人呢。」
 



---------------------------------------------------------------------------------------------------------------------------------------------------




各位讀者大家好~我是Hunter~
次組算趕上了截稿期限,但是似乎還要在一回才能把19話結束...
在此要感謝在會場不斷支持我的讀者,也要感謝不斷留言敲碗的wulzhfo和妖貓 >_<
你們的支持真的是我最大的動力( 一直拖稿的我真是對你們感到抱歉 orz )

另外還要跟妖貓講一個遺憾的消息....嗯....PF20沒報到 orz....
真的希望可以在今年內可以出下一本實體本,預計收錄到20話 <---(只寫到19話的人)
在這情況下見到你的敲碗留言真是汗顏~我一定會努力~

那麼,下一回就是『Fly Me To The Moon』的最後一回了~
希望各位朋友下回也繼續收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