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十九話『FlyMeToTheMoon』E Part


「本小姐的寶具?」
「嗯…除了消滅脯海林安納修那一戰遠遠地看過之外…似乎從沒妳提起…」
「嗯嗯~所以~~?」
「掌…掌握Servant的狀況也算是Master的義務…以後的戰略也比較好擬定……」
「嗯嗯~然後~~~?」
「而且妳的傳說…非常多…我實在沒辦法準確掌握…………」
「嗯嗯~所以………」

咚!!

「好痛!?」
「為什麼我非得跟你扯這麼多不可啊!?」
「妳真的很容易被耍著玩耶……呵呵…………嘿!」
 「嗚哇…妳妳妳做什麼!?不要突然抱住我!」
「反正一定是上頭那些個〝煮叫〞什麼的叫妳來問的吧?理由…本小姐猜猜……一定是要妳〝確實掌握聖堂教會的Servant固有的戰力〞之類的。」
「唔……」
「茱荻絲,妳自己呢?」
「我自己?」
「妳想知道本小姐的寶具是什麼嗎?」
「嗯…我…」
「……想不想嘛?」
「………想。…我想知道…」
「嗯…好………但是本小姐還不能……」

咚!!!!!

「好痛!妳又打我!」
「妳耍我啊!」
「哎喲不是啦!聽本小姐把話說完嘛!」
「妳說!」
「…並不是不想跟你說……本小姐只能說…這寶具…如果要使用的話…」
「使用的話…?」
「……也一定是為了妳用的。」
「……………什麼意思?」
「反正不能跟妳說就對了!」
「喂!別跑————」
--------------------------------------------------------------------------------------------
 
銀月的綴飾,隨著Archer的躍動,不斷在夜風中飄盪—
映照著月色,綻放出銀白的光芒。
 
月,一直都這樣映照著阿塔蘭忒。
 
就像幼年被棄置山林之時,為母熊收養一般。
就像卡呂冬狩獵野豬之後,與生父重逢一般。
就像那命運的賽跑之後,與摯愛相遇一般—

即便被聖杯召喚,以Archer的身份在聖杯戰爭中重生,
阿塔蘭忒,仍是月神阿爾提米絲眷顧的愛女。

祈願
是阿爾提米絲賜給愛女阿塔蘭忒最好的禮物。
          
—第一次,消滅了嗜血的兇獸,為了讓茱荻絲從那片鮮血的森林中逃走。
—第二次,擊退了血紅的闇刃,為了讓茱荻絲從那黑刃下生還。
只要祈願,月神必會伸出援手。
 
全身的感官、戰鬥的直覺…都在告訴自己,
Rider比腑海林更加兇猛、比黑色英靈更加強悍。
是值得…也必須讓自己使出全力的最強對手。
 
但背上的刀傷傳來的陣陣劇痛,也正告訴她,
神的眷顧並非無限。
下一次的祈願,也許會是—
 
Archer。』
「!」
『我,茱荻絲.萊希特…以令咒之名命令妳…』
「!…茱荻絲…」
『不准留下任何遺憾,讓對手…見識妳的全力全開…』
 
 
『成就…超越阿基里斯、超越海克利力斯的—阿塔蘭忒的傳奇…』
 
--------------------------------------------------------------------------------------------
 
令咒,化為光點,化為魔力,
灌注在Archer身上—
 
Rider化身的巨狼停下了攻勢,
雖然察覺了異像,卻完全沒有打算阻止或躲避的意思。
草原的王者,只是站定了腳步,準備接下即將到來的一擊。
 
興奮、遲疑、歡欣、驚訝—
百感交集早已無法形容Archer現在的感受。
奔騰的情緒化為淚水,奪眶而出。
「唔…本小姐怎麼…………」
急急忙忙地將淚水擦掉的Archer看著茱荻絲。
 
『對不起…』
年輕的代行者仍然舉著施展令咒的手…終於說出一直深埋心中的話語。

『為了替父母、替兄長報仇…我聽從教會的命令…把妳…當成聖杯戰爭的道具……但……』
「但是妳做不到,對吧?」
『咦…』
「這就夠了,妳以為本小姐是笨蛋啊?本小姐可是超~了解妳的喔。」
『可是…』
「馬上就感謝別人~馬上就道歉—那是小槍或小芙蕾的角色設定呀。妳可是少有的傲驕角色
          
妳到底要不要讓我說話啊!!…啊……』       
 茱荻絲破口大罵後,立刻滿臉羞紅地摀住了自己的嘴吧。
「這才像妳會說的話嘛。」
『…………』
「妳就是妳,妳是茱荻絲.萊希特,本小姐最自豪的主人哪—」
說著,Archer摸了摸胸口,拿出了兩人間最深的羈絆—
 

 
 「告訴本小姐—月亮,出來了嗎?」

 『…………月亮,一直都在哪兒喔…』
 
--------------------------------------------------------------------------------------------
 
那是前夜降臨羅馬的光芒。
 

 
銀月的光輝瞬間撒向雅典的大地,彷彿白晝來臨。
Archer身上讚頌月神的圖騰瞬間滿佈全身。
 

 
指引著月之光芒,少女的指尖放出箭芒般的波紋。
灌注自己的祈願,獻上對阿爾提米絲禮讚。
 

 
由月神.阿爾提米絲親自降下對自己的加護—
 
這是Archer的弓矢,
是少女真正,也是最後的寶具—
 


- Arrow   Of    Artemis –
--------------------------------------------------------------------------------------------
 
「好強大的…魔力…是寶具!」
隨著芙蕾雅的驚嘆,Lancer與希耶爾看向窗外。
 
一道巨大的光柱雅典山區直衝天際—
那絕對是超越EX級的寶具。
「太遲了嗎?…」
希耶爾咬牙切齒地說道。
「……我先走一步!妳們靠近時小心一點!!」
Lancer!」
說完,Lancer跳出直昇機,朝光柱所在的草原直衝而去。
Archer……!」
          
--------------------------------------------------------------------------------------------
 
嗷嗚—————————!!!!!!!!!!

面對襲來的月神之箭,震天的狼嚎響徹了天地。

『蒙客.騰格里—長生天』

蒼天之下,不論何處,即便是英雌阿塔蘭忒的起源之地,都能在轉瞬之間化為自身領土的EX級結界寶具。
而在此轉換的同時—
所有的武勇傳說都將被破壞,
所有的英雄史詩都將被剝奪,
『長生天』的光柱直衝雲霄,就像擊碎八陣圖那般,轟散了整個四周的雲朵,與月神之箭在空中相撞。
寶具的衝突震動著大氣,捲起颶風,將樹林林跟拔起,巨石震為粉碎。
月神之箭不斷地粉碎又重組著,箭身的碎片如流星雨般降下。

 
帖沐兒退向遠方,身旁圍繞的風盾順著暴風的方向捲起、讓飛來的碎石木枝順著風路掠過自己身邊,在自然魔術的保護下,帖沐兒絕不會受到自然的傷害。
 
而茱荻絲,卻仍然站在寶具爆發的中心點,
看著自己的Servant,看著月神的獵人奮戰的姿態—
神滅之手的防護咒文彈開了飛來的碎石,卻擋不住月神之箭的鋒利的餘波。
箭身的碎片落在她身旁,將大地掀起,茱荻斯仍然一步也不動地站在原地。
她已經不想再次離開Archer了。
          
          
「……大蠢蛋………妳這樣本小姐……」
          
Archer!!!茱荻絲!!!」
          
「!!!…這聲音……小槍!是小槍嗎!?」
          
  銀白色的光柱開出了一條通道,Lancer衝入魔力的暴風中,用聖旗將茱荻絲身旁的魔力碎片全部彈開。
          
「小槍!茱荻絲拜託妳了!把她帶走吧!」
「那妳…」
「妳上次用寶具轟了本小姐!別以為就這麼算了!解決掉笨狼之後就輪到妳了!」
          
「!…………好!…我等著妳!」        
說著,聖旗將茱荻絲包覆了起來,Lancer將茱荻絲一把抱起,離開了寶具的風暴。
 
          
          
「不要!我不要離開!!—ArcherArcher!!」
          
        
茱荻絲的聲音逐漸消失

          
Archer
看向茱荻絲與Lancer離去的方向,眼眶不爭氣地溼潤了起來—
但下一刻,她—
露出了燦爛無比的笑。
 
「互相訂下再戰的約定,特訓完後,終於在最後一刻趕來本小姐身邊的好友—」
          
「能讓本小姐全力全開,接下本小姐最終寶具的超強對手—」
 
「還有與本小姐解開誤會後,哭著離去的………—」
 
「本小姐最棒的……主人。」
 
「本小姐的史詩傳奇…真是太棒啦啊啊啊哈哈哈!!!!」
 
 
隨著Archer的笑聲,月神之箭倏地爆發開來,將長生天的光柱轟散—

「!—」
瞬間,吞沒了巨狼的身影。
 
--------------------------------------------------------------------------------------------
 
 
 
 
 
 
 
芙蕾雅與希耶爾從直昇機躍下。
眼前的景象,連身為埋葬機關一員的希耶爾都驚訝不已—
來自銀月的光柱貫穿了天空,貫穿了大地,
將巨大的蒼狼吞沒。
 
 
 
少女淡紫色的頭髮撒向空中,
與身旁的銀色星塵相互輝映著—
 
背上的傷,不再疼痛。
她纖細的指尖,細嫩的臉龐,飄散的秀髮—
慢慢地…慢慢地…化為點點微光—
          
少女…
似乎聽到有人在呼喚她的名字。
 
是小槍。
 
是芙蕾雅。
 
還有,茱荻絲。
          
 〝哈哈…〞
 
不知是想要聽清楚那些呼喚,還是想要再度擁抱這一切…
少女伸出了手,
一邊微笑著,一邊,流下了淚來。
 
好丟臉…
  
今天晚上,自己已經哭了幾次…又笑了幾次呢?

 



          
          
〝阿爾提米絲女神…〞
 
 
 
〝……阿塔蘭忒…現在…〞
 
 
 
〝…很幸福喔……〞
 
 
--------------------------------------------------------------------------------------------
 
芙蕾雅跪在茱荻絲身旁,輕輕地拍著啜泣的她。
 
Lancer收起了聖旗,注視著Archer消失的地方。
月神之箭的餘暉猶如將星空灑落凡塵一般,美麗地令人窒息,就像是那精神洋溢的少女,留給大家最後的禮物。
 
「咳!…咳咳!!」
雄渾的咳嗽聲引起了希耶爾的注意。
 
在月神之箭轟出的大洞中,Rider滿身是血的緊握著右手,勉強地爬起身來,
在最後的最後,血石仍然護住了天選之子的性命。
 
帖沐兒急忙跑向Rider,她看來十分緊張,連基礎的防護魔術都沒有施展。
 
一瞬間,希耶爾握住了黑鍵,又慢慢地鬆開了手,
那大漠的蒼狼,儘管遍體鱗傷,還是用他銳利的雙眼掃向這裡。
〝英靈啊…真是可怕的東西〞將手伸出法衣,希耶爾暗自嘆息道。


 
「是誰!」
 
Lancer的大喊打破了寂靜。
一道金色的光芒閃過了銀槍,趕在帖沐兒之前衝到Rider身邊。
 
「咳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拖行,粉碎大地的拖行,充滿殺意的拖行,
行刑般殘忍的,拖行。
那似曾相識,卻又更加鋒利的金色利爪。
那似曾相識,卻又更加陰冷的黑暗殺意。
 


 
那似曾相識的—冥界胡狼。
像是要把靈魂拖進冥界一般,將Rider拖行而去。
 
 
          
「大汗!!!!!!」
          
「……唉呀?妳叫他大汗?不是Rider呀?」
 

          
         
 熟悉的聲音,讓芙蕾雅的右肩傳來一陣劇痛。
          
下一秒鐘—
          
「雖然本后曾經抱怨過…但這一刀—」
 

「本后很樂意自.己.來♪」       
蛇蠍般的利刃,貫穿了帖沐兒。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