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話『霸者的黃昏』A Part

 那是勉強維持意志的哀號,也是必然的反饋。
 
以靈魂換取了英靈之力的反饋。
 
金色的液體,從假面中流出。
流過肩胛骨構成的肩甲、流過在指骨構成的利爪;一層一層地取代了骨骼、一片一片地取代了血肉,在全身流竄—
以自身『凱撒大帝』的血統作為媒介,透過魔術禮裝『阿努比斯的假面』讓英靈強制與肉身融合的降靈秘法。
每一秒,冥王都會削去一分靈魂,直到肉體全為英靈取代消滅為止。
—這便是歐希里斯.凱撒的實戰降臨鍊金術Caeser (凱撒)
 
現今的融合度與力量,早非倫敦之時可以比擬。

  —這金色的冥王之軀中絕非單純的召喚,而是存在著真正的『凱撒』

--------------------------------------------------------------------------------------------
 
Lancer!」
就在銀槍刺向Assassin時—
Assassin將帖沐兒整個轉向Lancer,讓槍尖瞬間停了下來。
「唉呀唉呀別亂動~!本后就知道妳會來這一招——咦!?」
鏘!!!—
「喵呀!?」
槍尖一轉,劃過Assassin的額頭,將她向後逼退。
帖沐兒倒了下去,就在Lancer要將她接住前,數條金色的蛇將帖沐兒纏起,向後拉到Assassin面前。
就這樣以帖沐兒的身體擋著Lancer的槍尖。
 
「…嚇………嚇死本后了,妳這死丫頭…動作和以前不一樣了哪……」
「………」
Lancer沒有回應,只是讓槍尖指著前方,保持對峙之勢。
不知是為了牽制Lancer,還是為了折磨帖沐兒,
Assassin這一刀並沒有直接刺穿心臟,而是讓刀鋒在體內保持一個隨時可結束帖沐兒性命的距離。
此時映入Assassin眼簾的,是與自己因緣匪淺的少女。
「克麗奧!…」
「不是說過別這麼叫我了嗎…芙蕾雅…。」
「………快放了帖沐兒!」
「帖沐兒?………不是『RiderMaster』嗎?…熟到直接叫名字啦?」
Assassin微微一笑,金色的毒蛇將帖沐兒纏得更緊了。
「一下跟Archer她們混在一起…一下又跟RiderMaster這麼親密…沒有『克麗奧』跟妳作朋友…妳就直接跟敵人交朋友了是嗎?芙.蕾……雅!!
 
兩條巨大的金色的毒蛇從Assassin手上飛射而出,往芙蕾雅與Lancer咬去。
 
「哈!」
Lancer旋轉長槍,將兩條毒蛇擊成碎片,就在下一瞬間—
「帖沐兒…她才—」
芙蕾雅的十字光環。
出現在Assassin的刀鋒前,精準地指向刀鋒前端。

「她才不是敵人!!!!」



「—!?」

銀槍的底部抵住了蠍尾彎刀的刀尖—鏘!!地一聲,將整把短刀頂出了帖沐兒的胸口,更讓受到衝擊的Assassin整個向後飛去。
「咳啊!」
貫穿胸腔的傷口噴出鮮血,Lancer一揮銀槍,槍身伸出聖旗將帖沐兒包覆了起來,擁有治癒能力的聖旗雖然止住了鮮血,卻也被整片染紅。
「—!」
趁著Lancer接住帖沐兒的空隙,碎裂的毒蛇殘餘的身軀捲住了Lancer的手,Lancer一個不穩,讓帖沐兒倒向地面。
「—去死吧!!」
Assassin右手一甩,將數十條黃金毒蛇甩向帖沐兒。
 
就在這瞬間,一股強烈的耳鳴響起。
就像突然身處深海中,貫穿鼓膜般的尖銳耳鳴—
 
喀鏘!
強烈的金屬撞擊聲響徹了草原。
巨大的黑影瞬間遮蔽了月光—
那是Assassin的主人,歐希里斯.凱撒巨大的身軀。
「你搞什—」
Assassin話還沒說完,一股奔流般的殺意已然覆蓋全身上下。
從歐希里斯.凱撒的身上,放出了血紅的—
 

          
應該說,讓凱撒巨大金屬身軀飛起來的『他』放出了血紅的寒光。
 
--------------------------------------------------------------------------------------------
 
「嗯…那個…大汗…有件事…希望您能…答應…」
「什麼事?」
「您左手的寶具…可以的話…希望您………—」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ssassin看到的,是無數的血光—

破滅的血光、
掠奪的血光、
寸草不生的摧枯拉朽的
血流成河的屠殺殆盡的血光血光血光
血光血光血光血光血光血光血光血光血光血光血光血光血光血光血光血光血光—


根本來不及閃躲,血色的巨浪直直朝Assassin撲來。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時,另一股巨大的力量,在血浪中開出了空隙。
金色的冥王抓住了Rider的雙肩,將他向後推去,就像不想讓那Assassin受傷一般,以自己巨大的身軀擋住了深紅的巨浪。
「———!?」
Assassin躲在歐希里斯.凱撒的身後,原本想說些什麼的她忽然靜了下來—
呆呆地看著前方〝Master〞的身影,
那以『全身全靈』,為自己擋住寶具的巨大身影。
 
 
凱撒…大人…是凱撒大人嗎!您回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Rider的手,貫穿了金色的裝甲,將歐希里斯.凱撒向Assassin的方向用力一踹,對著眼前的兩個敵人,那膽敢傷害自己主人的兩個『敵人』,解放了那煉獄般的的真名—

 
Massacre
「—血—— 刃———屠—— 城—」
 

下一瞬間,巨大的血浪淹沒了Assassin與歐希里斯.凱撒的身影,

如同海嘯般將路徑上的一切吞噬,


只留下一片荒蕪。

 
 




 
 
 
「……芙蕾雅,看好帖沐兒。」
包覆著帖沐兒的聖旗緩緩從銀槍上脫落,持續治療著少女重傷的身軀。
Lancer。」
「我明白……要來了!」
 
—鏘!!!!!
 
銀白的長槍彈開了突襲,將Rider向後彈開,
那一擊的目標,是抱著帖沐兒的芙蕾雅。
Lancer將聖旗分離以治癒帖沐兒,換言之,如今的聖槍已經失去了防禦力。
Lancer仍然擋下了Rider的一擊。
 
Rider,你曾經說過『想要守護最重要的人…就必須有與一切為敵的覺悟』。」
 
Lancer看向Assassin被寶具吞噬的痕跡,那片寸草不生的大地。
「我已見識到你的覺悟…但與你一樣—」
擺好架式,Lancer檔在Rider與芙蕾雅跟帖沐兒之間。
「我…不能退讓。」



 
「不知道現在的我,是否有與你一戰的資格了呢…?」
 
Rider不發一語,瞪著Lancer與芙蕾雅,雙手一張,再度放出陣陣血光。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