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話『霸者的黃昏』B Part

 「這裡不是羅馬,埋葬機關…不論是局長還是梅蕾姆都不在這裡。身為聖堂教會正式任命的監督者,妳現在的判斷是什麼?」
希耶爾看著茱荻絲,等待她的回答。
 
「我…」
身為聖堂教會的代行者,
 
「茱荻絲.萊希特—」
身為聖杯戰爭的監督者,
 
「以本次聖杯戰爭監督者的身份判斷—」
 
身為芙蕾雅的友人—
 
--------------------------------------------------------------------------------------------
          
火,燃燒著。
 
隨著父親大人被毒殺,部族失去了族長—
我們,也跟著失去了一切。
族人拋下我們,一一離開了這片草原,去投靠更強大的部族。
如果不跟隨強大的領袖,便無法在這片草原生存下去。
弱肉強食,就是草原的鐵則。
 
「大汗……」
 
火,燃燒著。
 
沒有力量的人,只能等著被掠奪。
我們的敵人,並不打算放過我們。
他們劫掠了我們,劫走了孛兒帖,我的妻子。
弱肉強食,就是草原的現實。
 
「大汗………」
 
火,燃燒著。
          
千百敵城在我面前燃燒,
萬千敵首為我鐵刃所削。

本汗,會讓所有刀刃相向的人身首異處。
本汗,會讓所有背我而去的人後悔莫及。
 
本汗,會讓你們知道,何謂草原鐵則,何謂弱肉強食。
 
本汗             永遠是掠奪的一方。
 

 
沒有人可以從本汗這裡奪走任何東西!
 
「大汗!!不行— ……………咳!咳咳!
「帖沐兒!太好了…妳終於醒了…。」
「…咳!………芙…蕾雅—」
 
瞬間,血紅的光線再度覆蓋草原,Rider的寶具朝著Lancer奔襲而去。
Lancer旋轉著銀槍,將襲來的血浪一一彈開,
那血紅奔流中的萬千血刃,是大漠蒼狼西征時屠城的具現。
若是不慎被捲入,一定會像Assassin一樣,被那血刃碎屍萬段。
「呼…神諭的—」
瞬間、Lancer將槍尖朝下,深吸了一口氣。
聖槍!!!———
並不是對著Rider,而是對著血紅的巨浪放出了寶具『神諭的聖槍』。
血刃與銀槍放出無數劍刃相擊的尖嘯。
在強烈的閃光中,Rider失去了Lancer的蹤影,然後—
「!!」

鏘!!!
 

 

從天而降的銀槍與Rider的拳頭交錯,放出巨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Rider張開雙掌,放出銳利的爪風,而Lancer也以銀槍將這陣攻擊擋了下來,
—煞地一聲,Lancer往後被陣飛了數十公尺。
音爆般的巨響響徹草原,除了Lancer所在的地面仍然完好之外,附近的草原與岩石早已化為片片碎粉。

……征戰之處,皆是敵地
與數小時前的Archer一樣。
聽到Rider這句話,Lancer起了一陣惡寒。若少女有親眼看到那場戰鬥,就會早一步離開現在站立的位置—
「—唯我鐵蹄,席捲天下!
轟—
「!!」
附近數百呎的草原瞬間塌陷,不同於對戰Archer時從天上降臨,萬千天馬從大地中奔出,如同爆竄的間歇泉般將Lancer頂上空中。

Rider一踩地面,騰空躍起,以『馬身』為立足點,飛竄在萬千天馬之間。
鏘!
Lancer在空中衝整態勢,擋下了最初的一擊。
然而Rider就像一支巨大的飛箭,少了聖旗的保護,Lancer的槍術就是再高超,也無法擋下所有的攻擊,她銀白的鎧甲漸漸開始染上血跡。
 

 
帖沐兒驚訝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自從初次召喚之來,帖沐兒就再也沒看過Rider如此殘暴的戰鬥了,現在眼前的,不是自己熟悉的Rider,而是征服歐亞大陸,屠戮萬千城池的『成吉思汗』。

而當她注意到自己衣襟上的大片血漬與正在放出魔力治癒自己傷口的聖旗時,瞬間明白了一切。
「…………Assassin呢?」
「…已經被Rider用寶具消滅了…連同Master一起。」
帖沐兒心頭一緊,低下頭來。
—與那座寒冷的城市發生的情況相同,當帖沐兒被那個名為「五月」的死徒少女所傷時,Rider也曾有過一樣的眼神,要不是帖沐兒阻止,只怕那可憐的死徒少女早已身首異處。
「帖沐兒,妳的傷口還沒完全好,不要亂動…」
 
「用令咒停止Rider的行動吧。」
 

 
「!」
兩名少女同時抬頭看向同一個方向,說出這句話的,正是茱荻絲,而原本在她身旁的希耶爾早已消失了身影。

「…為對付第八名Master—死徒『芬里爾.亞倫格林』及其Servant,聖堂教會需要LancerRider…以及Saber的力量,我希望妳們…在場所有的Master立即停止戰鬥。」
「……茱荻絲。」
看到芙蕾雅的眼神,茱荻絲有點不知所措地別過頭去。
這是芙蕾雅來到這裡之後…應該說,自從羅馬競技場一別後,茱荻絲第一次好好地看著芙蕾雅。

她的頭髮從淡棕化為雪白。
她的眼珠從棕色化為愛因姿貝倫的鮮紅。
她逃離羅馬之後到底經歷了什麼呢…?
茱荻絲有好多好多的問題想問芙蕾雅,但…在這一切之後……茱荻絲已經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她了。

〝大笨蛋茱荻絲!剛剛都可以對本小姐說出那些肉麻兮兮的話了!有什麼不敢對小芙蕾講的?〞

「!」
茱荻絲甩了甩頭,讓自己冷靜下來…
對呀…如果Archer還在的話…一定會抓著自己跟去跟芙蕾雅講話的。

 
「請問…您說的『令咒』…是什麼呢?」
帖沐兒突如其來的問題打斷了茱荻絲的思緒,難道RiderMaster不知道令咒是什麼?
「啊…您說的…該不會是『躍馬紋』?」
說著,帖沐兒解除了右手背上的隱蔽魔術,露出了一組馬形的令咒。
「啊…」
茱荻絲這才意會到,這個遠在大漠草原深處的民族對令咒有不同的稱呼。
「—沒錯,這就是您的令咒,請您用以令咒停止RiderLancer的戰鬥吧。」
「抱歉…我無法這麼作。」
「!…請您別擔心…這是基於監督者權限發出的緊急命令,在結束之後,我會懇請教會為您補充令咒—」
「啊……我不是這個意思。」
帖沐兒打斷了茱荻絲的解釋,緩緩地撫摸著自己的右手背。
「我的意思是…我『不會』使用躍馬紋。」


 
帖沐兒站起身來,看著天空中奔騰的天馬群。
〝♪——〞
帖沐兒吹響了口哨,只見一匹純白的駿馬脫離了奔騰的馬群,降臨到帖沐兒身邊。
芙蕾雅與茱荻絲瞪大了雙眼看著眼前這一幕,茱荻絲更是驚訝地說不出話來,這些天馬應該是Rider的寶具,到底是怎麼—
 
「在我們的族規裡,是沒有『使用令咒』這件事的。」
帖沐兒輕輕地拍著走近身旁的駿馬。
 

 
「躍馬紋出現在身上…是無上的榮耀,是與偉大祖先心靈相通的證明,絕不是用以操控英雄的工具,更何況…」
看著芙蕾雅與茱荻絲,帖沐兒微微一笑。
「能夠穿越千載的時空相見的兩人……早已超越了一切因緣羈絆的定律…又何需命令呢?」
 
語畢,帖沐兒躍上馬背。
 
「芙蕾雅…能請妳和Lancer…幫我一個忙嗎?」
「咦?」
「請送我到Rider身邊,讓我…阻止他。」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