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一話『瓦爾哈拉的冥奏』C Part

 「—是提爾鋒啊!!」
轟!!!!!!!!!!!!!!!!
黑刃一斬而下,爆發出大量的碎石與煙塵,茱荻絲撲倒了芙蕾雅,躲開飛來的碎石,但首當其衝的Lancer,卻已被黑色的煙塵吞噬。
那黑色的身影,正是在Archer身上留下致死重傷的元兇,但當時離開了羅馬的芙蕾雅與Lancer不可能知道這『第八位英靈』的存在。
第八位英靈—在本該只存在七位英靈的聖杯戰爭中,絕對是規格外的存在,但在世界各地存留下大大大小的紀錄裡,卻大都存在著『第八位』的身影,身為規格外的最大優勢,便是潛伏,等待七位英靈自相殘殺,再給予最後的勝利者致命的一擊。
黑色英靈完全利用了這個優勢。偷襲落單的茱荻絲、伏擊失去戒心的Rider,讓她成功消滅了ArcherRider兩個強敵,而這次—

「!?」



黑色巨劍被白色聖旗偏折了刀路,砍入地面。
她仍然一語不發,只是用鮮紅的雙眸無神地盯著眼前的Lancer,似乎無法理解自己的突襲為何沒有成功,而接觸到刀鋒的白色旗面,因為提爾鋒的詛咒一瞬間化為紫黑色,但馬上又恢復為原本的白色。
「茱荻絲…讓Archer受傷的…是那個黑色英靈嗎?」
「妳怎麼會知道—」
「…我能感覺到Archer絮亂的氣息,而那種傷…絕不會是Rider的手法。」
說著,芙蕾雅站了起來,慢慢釋放出身上的魔力。
「能請妳…把帖沐兒帶到安全的地方嗎?」
茱荻絲這才驚覺,帖沐兒獨自坐在戰場的另一端,儘管沒有受傷,但失去了Rider的她只能靠著僅存的魔力抵擋英靈們戰鬥的餘波。



「快!趁著Lancer將她引開的時候!」
鏘!—
就在芙蕾雅喊出聲音的同時,黑色英靈被銀槍擊飛到數十呎之外。
這一擊並沒有對她造成傷害,黑色大劍轟地一聲插入地面,止住了疾飛的身軀。
下一瞬間、十字光環突然出現在黑色英靈面前,順著十字光環的引導,聖槍猶如一道銀色閃電,擊中黑色英靈的前額,讓她整個向後翻去。
 
然而,倒下的黑色英靈竟順勢將大劍向上揮斬而起—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抵擋劍鋒的槍身冒出劇烈的火花,一個迴旋、將黑色大劍彈開。
在這一來一回的交鋒中,Lancer已將黑色英靈帶向遠處,為茱荻絲打開了前往帖沐兒所在之處的道路。

「芙蕾雅,千萬別使用寶具。」
「寶具?」
「原因尚且不明,但那個黑色英靈…能夠使出對手使用過的寶具。」
「明白了,我會注意的。」

芙蕾雅一面回應著茱荻絲,一面以念話告知Lancer這個重要的情報。此時,正要起腳衝刺的茱荻絲卻又遲疑了一下—
「芙蕾雅…還有…一件事……」
「是?」
「………梵諦岡那時候…對不起!
「咦…?」
像是怕聽到回答,又像是為了掩蓋自己的羞澀,還沒等芙蕾雅反應過來,茱荻絲已經衝向草原另一端。
 
呆立原地的芙蕾雅。

向前奔跑的茱荻絲。

儘管被戰場的煙塵掩蓋,但少女們的臉上,似乎同時露出了笑容。
 
--------------------------------------------------------------------------------------------
 
少女絕對不是一個勇者。
戰慄。
Lancer與『她』那無神的雙眼接觸時,心中唯一的感覺。
就像Archer初次與『她』對戰時一樣,,抗拒著與『她』的戰鬥,而這樣的感覺在『她』失去頭盔之後越發強烈。
身體每一個細胞都在警告自己,『她』是無法反抗的絕對存在
 
「妳不害怕嗎?」

遙遠的記憶中,在名為奧爾良的戰場,
朝英軍最後突襲的前夕,似乎有人這麼問過少女。
 
那時的她沒有回答,只是拿起十字架,靜靜地開始祈禱。
儘管恐懼已經佔滿全身的感官,
儘管拿著聖旗的雙手顫抖不止。
只要拿起十字架,少女的心中便會獲得片刻的平靜,
因為少女相信,神無時無刻,都在看照著自己。
 
看著眼前引導著自己的十字光環,Lancer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蘭斯大教堂,與Saber的決鬥。
阿爾卑斯山,與Caster的鏖戰。
艾因茲貝倫的地下空洞,那黑色聖劍給予的試煉。
沒錯。
不論面對多絕望的困境,
只要有芙蕾雅在身後引導著自己,
一切都將會迎刃而解—
 鏘!
聖旗撥開了黑刃,
格擋、旋轉、突刺。
銀白的槍尖壓制了黑色英靈的攻勢,將她不斷向後逼退。
 
黑色英靈突然停下了動作,
鮮紅的雙眸靜靜地打量著四周,
看了一眼跑向帖沐兒的茱荻絲,
看了一眼Lancer身後的芙蕾雅,
就在Lancer察覺異狀時,黑色大劍瞬間翻轉劍刃,朝著地面重重地劈斬下去。
「什—」
Lancer能夠以聖旗防禦對自己的攻擊,卻沒有料到這一記朝著地面的劈砍,整個人被突如其來的衝擊震飛了出去。
黑刃劈裂的裂縫中冒出紫黑色的瘴氣,被瘴氣接觸到的草木瞬時枯萎死亡。此等瘴氣對Servant最多只有遮蔽視線的作用,然而,要奪走人類的性命卻是綽綽有餘。

「糟糕!」
被黑色瘴氣包圍的芙蕾雅趕緊發動淨化魔術,一片黑霧中,芙蕾雅隱約看到瘴氣吞沒了正攙扶帖沐兒站起來的茱荻絲。
黑暗遮蔽了視線,遠方傳來大劍與銀槍交鋒的淒厲聲響,放出廣域瘴氣的黑色英靈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讓Lancer回身營救被瘴氣包圍的芙蕾雅。
「咳!茱荻…」
芙蕾雅的意識逐漸模糊,但她仍踩著沉重的步伐向草原的另一端前進。
Lancer正在…奮戰,我不可以倒下…」
曾經無力的自己早已不再,現在踏上戰場的,是艾因茲貝倫家的魔術師—
芙蕾雅.馮.艾因茲貝倫。
 
 
 





 
 
(氣壓          —等級:精細操控         —爆散之風)
Air PressureLevelManipulationExplosion Wind—」
「!?」
         
 
 











懷念,卻不可能再次聽到的咒文,在芙蕾雅耳邊響起。
 
         
 
 
 
風,吹散了瘴氣,讓芙蕾雅脫離了險境。
 




 
就像在倫敦時一樣。
 

 
「…妳長大了呢…芙蕾雅。」
懷念的臉龐,再一次出現在自己眼前。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