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一話『瓦爾哈拉的冥奏』E Part

「我對聖杯的願望沒有興趣,只要能讓我親眼見識聖杯就好…」

來訪的黑衣男子自稱芬里爾.N.亞倫格林。
從談話中聽來,他曾是北歐魔術協會『徬徨海』的魔術師,為了研究聖杯戰爭不惜讓自己死徒化、因而被協會流放。
 
他表示自己有一套周詳的計畫,願意協助逃亡的主人進行聖杯戰爭,只要能〝讓他親眼見識聖杯的降臨〞便不求任何報償。
…這樣的條件再怎麼想都可疑到極點,本后不相信這個吸血種。

正當本后要一刀了結他時—
「聽說亞特拉斯鍊金學院有許多大規模的實驗計畫…希望不要動用到太多『素材』才好…」
一句話,讓主人阻止了本后的刀刃。
這個吸血鬼,十分瞭解本后與主人的處境,而主人心裡唯一牽掛的,便是被封印在亞特拉斯深處的女兒。
雖然不想承認、但單憑本后身為Assassin的戰鬥力…並沒有取得勝利的把握…
他似乎看透了主人的心思…隨即跟我們保證,只要與他合作,一定可以順利拿下聖杯。
 
計畫的第一步,便是潛入魔術協會的本部『時鐘塔』。
對本后的寶具『虛偽的亞歷山卓城』來說,化身潛入事再簡單不過的事…但這個吸血種…該不會是連這一點都知道才下這道指令的吧…。

本后以留學生『克麗奧.賽勒涅』的身份潛入時鐘塔之後接到的下一個指示,便是『與同學成為好友,融入時鐘塔的環境,讓計畫更加順利進行。』
本后聽從指示,開始了『校園生活』,主人則潛伏在倫敦,等待下一步計畫。
聽主人說,那個吸血種還進行了某些行動,將主人的女兒從『大型實驗素材』的名單中一次又一次的移除,這也讓主人對他的計畫更加深信不疑…。
 

 
第一個與本后搭話的,便是名為芙蕾雅的女孩,自然成為本后的目標。
芙蕾雅是一個再常見不過的見習魔術師,她沒有家人,只有一名叫古德曼的養父。
也許是養父的教育影響,芙蕾雅的性格十分溫和,沒有一點心機…不用花本后太大的力氣,已然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
奇怪的是…這樣一個平凡的女孩,竟然對聖杯抱著滿滿的憧憬,希望能藉著聖杯來找回自己真正的家人…這不禁讓本后起疑…本后與芙蕾雅的相遇是否真是偶然…。

終於…在潛伏半年後,吸血種所說的計畫開始了,
而本后的『好友』芙蕾雅,竟一躍成為舞台的主角。

 

 
Lancer組遇襲,原主人神父不幸亡故,芙蕾雅成為Lancer的主人。
 

 
Archer組到達倫敦後,藉由本后的主人創造的『Assassin』發動襲擊,讓原本敵對的芙蕾雅與茱荻絲者成為夥伴。
 

 
—在倫敦眼的大戰上,拔除芙蕾雅唯一的心靈支柱—古德曼教授。
 

 
—倫敦塔橋上,讓芙蕾雅見到本后與主人的身影,讓『Assassin』組成型。
 
—聖堂教會從倫敦全面撤退。
Caster的黑色閃電襲擊巴黎…
整個聖杯戰爭的發展彷彿都在那吸血種的掌握之中。
跟著他的指示,確實能在最短時間內坐收豐碩的成果…直到他對我們下達的最後一道指示為止—
『在蘭斯大教堂與Lancer交戰,利用芙蕾雅對本后的友情,消滅Lancer,然後將芙蕾雅留在身邊。』
看似簡單的指令,卻暗藏著殺機。
 

 
在主人要給Lancer最後一擊時,Saber出現在我們面前,斬去了主人一隻手臂,逼本后現出Assassin的真面目。
 

 
這時本后才明白…在那個吸血種的劇本中,這一場演出真正的大綱…是『Assassin組的退場』。
自此,本后與那個名叫芬里爾的吸血種完全決裂,
只要有本后…與主人召喚的『凱撒大人』…就算是Assassin,也能以自己的方式進行聖杯戰爭—

 
而這一切,竟然毀在本后那虛偽的自尊心上。

 
若不是本后堅持要親自殺掉Rider的主人…帖沐兒的話…

--------------------------------------------------------------------------------------------
          
傳說,埃及豔后克麗奧.佩托拉為了單獨會見當時征服埃及的凱撒,命人將自己卷在絨毯之中,以『禮物』的身份偷偷進入了凱撒的房間,原本只想藉著這征服者奪回權位的她,竟就這樣無法自拔地深深愛上了凱撒。
因為這個事蹟,她獲得了等同於『單獨行動』的特殊能力—
『給予霸王的贈禮』< A  gift  for  Caesar >
但也因為這個能力,讓她必須再一次與〝凱撒大人〞永別。
 

 
「您又要…丟下克麗奧一個人了嗎……」
Assassin靜靜地握著主人冰冷的手,
淚水與雨水混雜在她哀傷的臉龐上,
來自主人的魔力已經斷絕,Assassin的身影卻沒有消失…也無法消失,只能看著主人離自己而去…。
 
〝克麗奧。〞
而在失去Master的現在,Assassin腦中第一個出現的,竟是芙蕾雅的身影。
在時鐘塔與自己嬉鬧的身影。
在蘭斯大教堂為自己阻擋敵人的身影。
身為敵人,仍然試著說芙自己的身影—
 
「別…開玩笑了………不是要妳…不准再直呼本后的名諱…了嗎…。」
Assassin靜靜地說道。
--------------------------------------------------------------------------------------------
 
「一定沒問題的…」
「咦?」
「一定沒問題的!我們一定、一定會贏得聖杯,然後讓妳實現願望!」
「…芙蕾雅…」

芙蕾雅伸出左手的小指,勾住了Lancer的手指。
「我們約好了,一定會幫妳實現願望——所以,不要再露出那種悲傷的表情了。」



 

 
是啊…芙蕾雅跟我約好了,

我們會一起贏得聖杯,實現我的願望…

…芙蕾雅她…



 
「〝不可能說出這種話〞…〝那一定不是芙蕾雅〞…」
「!!!」
 
一股陰沉的聲音在芙蕾雅身後響起,黑霧遮蓋了聲音的主人,卻無法遮蓋他傳出惡意。
 
「妳能如此相信芙蕾雅,就是對我最大的讚美了。」
 
讚美!?
他在說什麼?
為什麼我跟芙蕾雅之間的羈絆會是對他最大的讚美!
 
「畢竟—」
「不要再裝神弄鬼!你對芙蕾雅做了什麼!」
 
框噹。
一副眼鏡,從芙蕾雅身後的黑霧飛出,掉落在芙蕾雅與Lancer之間。
一個身影,解開了札成一束的馬尾,緩緩出現在芙蕾雅身後。
 



 
「畢竟…〝芙蕾雅〞這個人格,可是敝人一手創造出來的呢。」
 
--------------------------------------------------------------------------------------------


「我把芙蕾雅從愛因茲貝倫城的廢墟挖出來的時候,她早就就呈現假死狀態,現在…我不過是將『開關』再關起來而已—」
「…」
         
「那個人造人…應該是她們的母親吧?吟唱轉移術式到一半時被我刺了一爪…也許是這樣芙雷雅才沒有被成功傳送走吶…」
住口…
 芬里爾就在芙蕾雅耳邊、將她一直在探求的真相,甚至蒙蔽在黑暗中的真實一一道出,而芙蕾雅本人,卻完全無法聽聞。
         
「要培養一個足以參戰的『小聖杯』可不容易呢…要賦予她基礎的人格,給她虛構的記憶,還得潛伏在時鐘塔讓她學習魔術的基礎,光這個過程就花了我5年—」
住口…住口…」
 Lancer不明白芬里爾為何要說這些,但用力握住銀槍的鎧甲,早已與槍身摩擦,放出怒不可抑刺耳的金屬音—
 
「重點來了—必須讓她從小對聖杯抱著滿滿的憧憬,如果〝名額〞滿了…還得殺一個Master,才能轉移英靈—
「我叫你住口!!!!!!!」
盛怒的銀槍刺向死徒芬里爾的眉間—
此時一旁黑霧爆散,一把巨大的黑刃彈開了銀槍。
 
「咿嘻嘻…嘻嘻…啊哈哈哈哈哈哈—來得正是時候啊…我的—Saber!」

看著銀槍與黑刃再次交鋒,芬里爾放出了狂笑。

最後的拼圖、終於拼湊出完整的真相。

與芙蕾雅相遇的那一天,Lancer與原本的主人—安德列神父確實與Saber在大教堂交手了一回,但在那場戰鬥的最後,從暗處發動偷襲,給予安德列神父致命傷的、卻是—
 
〝黑色的大劍〞
 
--------------------------------------------------------------------------------------------
 
黑霧中,茱荻絲用神滅之手掩蓋著自己跟帖沐兒的口鼻。
雖然神滅之手的數十重抗魔結界阻絕了瘴氣,帶著帖沐兒的她卻無法移動。
 
「!?」
然而,就像命運的引導一般。
銀槍與黑刃的死鬥劃開了瘴氣,
讓茱荻絲看到了她不斷追尋的—
 
「芬里爾.N.亞倫格林……!」
--------------------------------------------------------------------------------------------
 
黑色的『Saber』舞動著巨大的提爾鋒,與Lancer的聖旗槍交鋒數十回後—

鏘!—

被銀槍震開了刀刃。
「…!」
Saber』遲疑了,儘管面表情、卻遮掩不住這一秒的驚訝。
Lancer的確擁有不凡的槍術,但還不到能壓制自己的地步,以往的一來一回都是基於主人的意識、只要『Saber』認真起來,Lancer根本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但這一秒,她卻是扎扎實實地被擊退了。
 
 Lancer身上散發出與之前完全迥異的殺氣、銀槍的攻勢變得十分沈重、就像在愛因茲貝倫的地下大空洞貫穿那黑化的聖劍使時一般,將『Saber』節節殺退。
 
LancerLancer…』        
輕微的念話,讓Lancer停下了攻勢。
 
「…!…芙蕾雅…是芙蕾雅嗎?」
『我的意識…快維持不住了……用…寶具…神諭的聖槍…消滅芬里爾的Saber—』
「芙蕾雅…再等一下、我馬上救你出來!」

 
Lancer迴轉槍身將『Saber』向後震飛,自己順勢向上躍起,
聖旗如同漩渦般將所有的魔力集中到槍尖、數百、數千枝的銀色閃光瞬間聚集,讓槍尖放出劇烈的閃光—


         
「寶具…!」
  芬里爾收起了原本的笑臉,看著對準了『Saber』的銀色漩渦
















         
露出了更加詭譎的奸笑—

















 


「……………只是因為想救Master,就忘記Master原本的囑咐了嗎?」
「!?」
 
〝跟那個黑色英靈對戰…千萬不要使用寶具。〞

 
此時,芙蕾雅的聲音又再度傳入了Lancer的意識中。
『救我…
救我…
救我…
救我救我救我救我救我救我救我救我救我…
嗑…呵呵呵…我代替妳的空殼主人傳的念話…就是妳想聽的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芬里爾身旁的芙蕾雅,仍然無神地看著前方,她的聲音卻不斷在Lancer耳邊響起—
「芬里爾!!!你—」
 


Lancer放出怒吼時,黑色的羽翼早已躍到高空,吟唱出寶具的真名。
 



『開放
黑色的『聖槍』,在手上成型,放出與聖槍同樣耀眼的黑色極光—



Corrupt
『墮天的—』




 Valhalla
『英靈殿』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