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再一次的命運交錯,再一次的聖杯戰爭 ─ 這是 女武神們的圓舞曲─
  • 332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ate/女武神的圓舞曲 第二十二話『起始的交響曲』B Part

 在這時,我看到了。
那個男人—
古德曼‧沃爾夫的笑容。
拿在他手上的冕冠。
還有…那個緩緩落在他身邊,拿著巨劍的Servant


 
「你幹什麼!」
我的一聲怒吼,讓在場的所有人注意了到這個男人的詭異行動。

「古德曼先生…?」
萊希特夫婦一臉疑惑地問。

真是天真到極點的一對夫妻!
 
-------------------------------------------------------------------------------------------
 
「好久了…」
他的聲音整個變了,如此深沉,如此…壓迫。
 
「追尋兩個世紀…終於讓我親眼見到了…聖杯。」
 
兩個世紀!?
我正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時,
突然想起入口那些死氣沉沉的工作人員…不,該是會動的屍體才是。


這個名叫古德曼.沃爾夫的男人
—是死徒。
 
「說來慚愧…我一直都很想試試看成為Master是什麼感覺。
也許是因為這樣,我才想將
Saber召喚出來吧?」
一直想成為Master?這該死的吸血種在說什麼夢話。
「但看來…」
古德曼回頭看了一眼背後那拿著大劍的Servant,嘆了口氣。
「我似乎對自己的Servant還不太瞭解。」
 
「我從剛才就一直下令要她殺了你們,她卻完全不想動手呢。」
         
—果然被大祖父料中了。
就和百年前,祖先們第一次召喚出聖杯時一樣。
正因為〝獨占萬能願望機〞這樣愚蠢的欲望,
才引發了現今所謂的聖杯戰爭。

這個古德曼.沃爾夫也是一樣,是覬覦聖杯的餓狼—
 
我看了一眼他的Servant
聖杯賦予我的能力、讓我知道她是Saber

那身穿純白鎧甲、拿著銀色巨劍的Saber面無表情、安靜地站在古德曼身後,將巨劍垂在腰際,冷冷地看著我們。
 
「—芬里爾…前輩。」
前輩!?
約翰.萊希特說出了一個我沒聽過的名字。
但被稱作『芬里爾』的古德曼,似乎有點驚訝。
 
「—你知道我是誰?」
 
「您是…被逐出協會的聖杯學者—芬里爾‧N‧亞倫格林前輩吧。」
「都200年前的事了…我的事情在彷徨海很有名嗎?」
「…我們夫妻也是聖杯學者、當然聽過關於您的事情。」
「這可真是預料之外—」
他的聲音突然沉了下來。
「看來、現在協會已經不會驅逐聖杯學者了啊…」
 
「協會已經不比從前了、在經歷過四次聖杯戰爭之後,聖杯早已不是禁忌的學科,如果前輩願意回到協會的話…」
「我會回去的。」
「那—」
「殺光你們,取得聖杯之後,我會回去—
在協會那些人的屍體上、刻下我芬里爾‧N‧亞倫格林的大名—哈哈哈哈哈哈哈!」

         
—碰!

       
「約翰———!!」

刺鼻的硝煙味傳入鼻腔、
瑪利亞‧萊希特的嘶喊讓我從驚愕的事實中回過神來,
約翰‧萊希特倒在血泊當中。

這時我才注意到…我們已經被活死人團團包圍。

 
『用槍真是沒意思,出血太少啦。』

 
『我還是喜歡…直接用手…挖出心臟呢。』

 
『現在開槍殺了他們、等等吃起來就不新鮮了吧?』

 
『那女的是本大爺的食物、不准搶。』

 
『只想到吃…真是沒品的傢伙們、在下只要能一探聖杯的祕密就好了。』

 
『安靜點、老大說馬上就會結束了。』
 
 
此起彼落的話語混雜在大群的活死人中,
開槍狙擊的技術與這些帶有意識的談話—
—!
原來如此、是跟他一樣自甘墮落為死徒的魔術師嗎?
將這些死徒分布在死屍群中、
讓操屍的魔力增幅分布,所以才能一次操控如此多的屍體…。
         
「既然Servant不想動手、只好動用備案了。
畢竟在這裡消耗令咒完全不划算呢—」
 
最糟的狀況。
因為召喚聖杯的震撼、讓我不自覺地向前走了數十步。
現在我與『保溫箱』中間、阻擋著無數的活死人—

我撇了一眼躺在血泊中的約翰.萊希特與抱著他的瑪利亞.萊希特。
如果他們能幫我爭取時間…
只要幾秒就好、讓我衝到保溫箱旁—
 
『齊格菲先生…不論您想做什麼,請您準備好吧—』
 
—!?
來自約翰‧萊希特的念話讓我愣了一下。
鏘啷—
接著、鐵鍊的碰撞聲在空中響起。
 
 
〝賜你等30秒—〞
冷酷又帶點嘲弄的聲音—
 
〝為自己的罪行辯駁吧。〞
像是直接從腦中響起、又像是從空中傳來。

 
『誰,滾出來!』

『一定那個愛因茲貝倫的傢伙在裝神弄鬼!』

『先把他們宰了吧!』

死徒們騷動了起來。
不要說辯駁了,響起的只有詛咒與謾罵、

我不知道這聲音來自哪裡,
但、名為芬里爾的吸血鬼第一次收起了那令人作嘔的笑容。
 
接下來的事情,只發生在一瞬之間。
 
 從空中落下的、
是在十八世紀的歐洲、曾對無數罪人降下制裁冰冷刀刃,
而裝有這些刀刃的刑具名為—斷頭台。
 
———————————————!!!
 
無數刀刃碰撞的巨大聲響早已超越人類耳朵能接受的頻率。

眼前的景象化為一片汙穢的紅。
不是胡亂的斬殺、
而是準確地從每一個死徒的頭上直直落下,斬下他們的頭顱。
         
接著、在一片血花之中—
響起了轟音、
 
分不清是槍響還是砲響。
只看到眼前激起的炫目閃光。
將死徒以外的活死人,都轟成了灰燼。

 
—這一切,只發生在一瞬之間。


         
強大的魔力流如旋風般從眼前的聖杯竄出。
掠過我的身旁、聚集在眼前的兩人身上,綻放出強烈的光芒。
 
瑪利亞‧萊希特的左手背、右手背—
 
約翰‧萊希特的胸口、左手臂、右手臂—
 
出現在他們夫妻身上的—
是為數五組
15道的令咒。
 
血霧與屍塵中、
兩個身影悠然地走了出來。
而聖杯賜予我的能力、讓我清楚地看到了他們的職階。
 
—『Archer

『哼、斷頭台是嗎?…朕還是第一次見到血腥味如此之重的女人。』
 
—『Assassin

『唉呀…承蒙誇獎、您身上的火藥味可不遑多讓啊。』
   

      
我現在才想起來…

開發出新的令咒系統,取代間桐的—


正是這對〝天真的夫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